异秘空间
异秘空间

异秘空间

勋奇

奇幻/另类幻想

更新时间:2022-02-25 10:06:36

奇幻空间+暗黑怪物+基因细胞+领域 深邃浩瀚的宇宙,衍生亿万星辰,一颗星星的陨落,意味着一个种族的衰落与消亡,隐秘弱小的种族,在无尽的岁月长河中悄悄生根发芽,富饶与贫瘠的土地,孕育着芸芸众生,他们极力繁衍,生生不息。 万族林立的时代,肉弱强食的世界尔虞我诈,未知文明入侵,血与火的洗礼,基因的神秘力量,亘古的星元之力,毁天灭地的领域之战。 异灵种,能量体,黑祟族,奇行族,虫族,巫蛊族,吞噬族,虚空族…… 万族大战,只为争夺人类所居住的异秘空间!! 顽隅抵抗的人类,觉醒基因和星元之力,形成最后一道防线,残余的星光之力,以微弱的火苗之势迅速燃烧在这片大陆,一场救赎与种族的大战就此展开序幕。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四章 得救,危机四伏!

第一章 重生之后 卡塔星

  天府洲,耀罗区,红玫海岸下午四点二十一分。

  天穹灰蒙一片,似张牙舞爪的恶魔在耳畔呢喃,乌云也兜不住雨水的沉积,豆大的雨点,率先突出重围,跌落凡尘,海平面上,水珠震起螺旋的波纹,沿着海岸线消失不见,随之而来的便是倾盆大雨。

  碧蓝的深海上空,乌云汇聚,黑丫一片,轰!青色的雷芒一闪而过,平静的海面泛起朵朵白色浪花,恶狠狠的拍打在海岸线,狂风呼啸,卷起阵阵沙尘。

  刚刚还碧空如洗,万里无云,游客嬉笑打闹,此时的沙滩上,人群犹如惊弓之鸟避而不及,双手遮掩头顶匆匆跑过避雨,灰暗的天空让人内心沉闷。

  噼里啪啦的声响,掩盖城市的喧嚣,偌大的沙滩上,一位少年安静的蹲坐在地,淋着雨,思绪万千。

  少年名叫阳小寒是一名学生本应该拥有大好年华,现在病魔缠身,岌岌可危。

  阳小寒身穿病服衣,蓝色和白色相间的条纹,眼眶凹陷,深壑的黑眼圈上面有细微的褶皱,明显睡眠不足,皮肤惨白的像张纸,体内造血细胞干涸,瘦弱的身躯风一吹就会到。

  乌黑的眼睛少了些童真和稚气,眼神被病痛折磨的污浊暗淡,头发因为化疗完全掉了,带着一顶黑色鸭舌帽,淡淡的眉毛,显得精神萎靡。

  现在完全是油尽灯枯,握着病危通知,醒目的红色字体,让这个少年再也绷不住,双臂环抱着腿蹲坐在沙滩上,把头埋进双腿之间,不争气的哭道:“为什么?我才十七岁!就给我判决一天的寿命!!贼老天你真是不公啊!”

  其实阳小寒并不是在意只有一天的寿命,而是在病房内听到家人和医生的对话,自己死了家人可怎么办?父母孤苦伶仃,未来养老怎么办?幻想着未来娶妻生子和父母旅游,将来老了颐养天年,如今什么也做不到了!

  医院内。

  刚收到消息的父母。

  李玉希红着眼眶眼里布满血丝,抽泣的问道:“大夫还有多久时间?还能靠药物延续吗?”

  主治大夫看了看通知,已经宣告了死亡,摇了摇头,艰难的说道:“只有一天了,你们看着办吧!”

  阳天沉思一会,控制不住的酸楚涌上鼻头,擦了擦眼角晶莹的泪珠,嘴唇微微颤抖,充满心酸的呵斥道:“别治了!别让咋们的小寒受罪了,他已经苦了8年!放手吧!下辈子让他做个好人。”

  李玉希软躺在地,嚎啕大哭:“呜呜,小寒,我的小寒啊!”

  ……

  这一幕幕恰好被阳小寒看到,他捂住嘴蹲在地上抽咽,屁股坐在瓷砖地上,此时的他就是回光返照,看似精神,身子骨和内脏已经坏死。

  回到病房后看到父母如此热情,丝毫没提及病危的事情。

  眼神和言语中都是安慰,阳小寒心如刀绞般的疼痛,到医生值班室偷偷拿起自己的通知书,下午便出去散了散心,来到了红玫海。

  他最大的心愿就是看一次海,上次看海还是9岁的时候呢!

  半刻钟后。

  阳小寒大脑懵空,感觉世界天旋地转,手脚开始冰冷,鼻孔流出红色温热的液体,眼角流出瘆人的血液,眼神暗淡像是死寂一般,全身无力平躺再地,肝脏处像是裂开一样。

  脑海中不断闪过小时候的记忆,那是他从小到大的回忆,据说人临死之前都会回忆一些事情。

  阳小寒苦笑了一下,嘴角僵硬的弧度,意识有些涣散,无力自嘲道:“就这么走了吗?真不甘心啊!起码要好好道个别吧!可我……连回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回想起李玉希,阳天的温柔呵护,渐渐的阳小寒感觉身躯很舒畅,没有一丝疼痛不安,眼皮子变得很沉重,就像小时候父母呵护他入睡一样。

  ……

  半个小时后,人们发现“安然入睡”的少年,只是这次睡着,再也醒不过来了,永远的离开了。

  ……

  空白的世界内,一道橙色流光牵引着他的灵体,随后消失不见。

  不知道过去了多久,一个小时,一天,一年,还是十年?阳小寒不知道,只知道自己睡了很久很久,做了一个冗长的梦。

  卡塔星,一道黑芒冲天而起,卷动苍穹,黑色的漩涡仿佛要吞噬天地。

  外面凛冬将至,大雪纷飞,银装素裹,人迹罕至的小道留下雪兔的脚印,盘踞的老树根变成湛蓝色的冰碴,锐利无比。

  一座小木屋内,里面的壁炉微弱的橘色火焰跳动着,屋内构造简单,锅碗瓢盆和床,算的上家徒四壁。

  男人在门外焦急踱步,双手紧握,黑色的眸子闪动,游走注视着飘絮的天空,胡子拉碴,棕色的发丝有些营养不良。

  身穿豹纹兽皮保暖,皱着眉,眼神充满担忧,嘴里喃喃道:“保佑母子平安!”

  十几分钟后。

  哇哇!哇哇!一声婴儿哭啼声,让男人虎躯一震,头皮发麻,内心悬着的石头放下,掩饰不住狂喜道:“生了?我当爸爸了!”

  男人名叫阳斯,是人族仅存的4万人之一,与林雪儿一见钟情,喜结连理,在这暗无星球孕育爱的结晶。

  吱呀,打开小木屋,阳斯走进去,看了看床榻上的林雪儿,身躯疲惫,脸色苍白,怀里抱着男婴。

  旁边的接生婆一脸笑容,开口祝贺道:“阳斯你小子有福气啊,生了个大胖小子!你瞧这肥墩墩的小脚,面如冠玉!以后一定气运不凡呐!”

  接生婆讨喜,随后阳斯拿起了几贯珠石,塞到接生婆手里,乐呵道:“谢谢婆婆!小心意,辛苦了!”

  接生婆手掌接过珠石,掂了掂金闪闪的,放进腰间,语重心长的开口道:“这段时间,你就要好好照顾一下,别让雪儿着凉!别干农活!多吃一些补气血的东西!”

  阳斯笑了笑,严谨的说道:“放心婆婆,这些我会注意的!”

  走近床榻,亲吻林雪儿的额头,轻声的说了一句:“辛苦了!”

  然后抱起孩子,对着林雪儿说道:“给孩子取个什么名字?”

  林雪儿眼神洋溢着幸福,身子骨虽然虚弱,抑制不住的笑容道:“寒冬腊月出生,而且我喜欢冬季那就叫阳小寒吧!”

  阳斯双手有力的环抱阳小寒,开心的像个孩子,笑道:“小寒!小男子汉,以后随我一起做个猎人!”

  ……

  阳小寒感觉体内有一股神秘力量窜动,身体动弹不得,眼睛也不能睁开,肉体陷入了沉睡,疑惑道:“我不是死了吗?怎么还有意识?”

  ……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