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装人偶堕入爱河
武装人偶堕入爱河

武装人偶堕入爱河

听凭风引

二次元/青春日常

更新时间:2022-03-29 01:00:09

“我是武装人偶,我是为战争而制造出来的兵器。” “这不重要。” “我在你身边只会带来灾难。” “没有你的日子才是灾难” “我只会吃糖,还很无趣。” “这不是很甜吗。” “可是我听说我妹妹上次亲了你。” “…” 苏斌感受着怀里颤抖的娇躯,他知道,他很快就要逃离银河系了。 (党争向温馨睡前日常文)  
目录

1年前·连载至跟大家说下切了的原因吧

第一章 一般路过普通人苏斌

  阿斌的高中成绩并不理想。

  所以从小到大普普通通的苏斌也只考上了一所普普通通的大学,毕业后找到了一份普普通通的工作。

  苏斌的父母也像所有普通的父母那样,倾尽自己所能给苏斌在这普通的三线城市里付了一套房的首付,让他安了家。

  没有命运多舛,也没有荣华富贵。

  苏斌至今为止的人生平静的就好像老家院子里那口瓦缸里的水,风都吹不起波澜。

  普通的苏斌目前唯一值得一提的大概就是,他母胎solo至今仍未登神,在这个时代也不知道是值得称赞还是悲哀。

  不过苏斌对此并无意见。

  也许三十岁之后能成为魔法师?

  这是他自嘲的时候经常会有的想法,毕竟他也是个老二次元了。

  至少还有纸片人会爱他,虽然偶尔会让他再氪个648。

  下班后苏斌看向玻璃中自己的倒影,捋了捋头发,觉得自己似乎该剪头了。

  于是苏斌便来到了一家与自己家完全相反方向的理发店,这是他刚出校门工作时租房子住的地方的理发店。

  “哟,小斌哥来剪头了啊,快坐快坐,要喝杯水吗?”

  因为是老顾客,也因为店里今天人不多,所以稍微有点娘娘腔的店长托尼老师格外热情。

  “不用了,赶着回家吃饭呢,就还是照老样子修短一点就好了。”

  苏斌谢绝了托尼老师的好意,径直走向熟悉的第二张洗头床躺下。

  “其实你的头型还有五官底子都蛮好的,如果剪个圆寸再修一修眉形的话,肯定就会像个明星一样。”

  因为是老顾客,也因为店里没人,所以身为店长的托尼老师亲自帮苏斌洗头,也很职业化的向苏斌提出了建议。

  “明星?像谁啊?该不会是相貌平平那位吧?”

  这还是第一次有人说自己像明星,苏斌只当是托尼老师惯用的拉客话术,并没放在心上。

  “像那个谁…来着?”

  但托尼老师似乎是认真的,眉头紧皱一副陷入了沉思的样子,就连手上专业的动作都停了下来。

  “哦!对了,就是出轨的那个叫什么来着!”

  终于想起部分信息的托尼老师高兴的一拍手,手上沾着的泡沫拍的轻舞飞扬,落在了苏斌的鼻尖上。

  “长得像出轨的…那还是算了…就老样子吧。”

  不过苏斌其实还蛮高兴的。

  至少不是长得像女票的那位和被戴绿帽那位。

  “真的不考虑考虑吗?又不是让你冲卡办会员,修眉毛算我送你的,而且只是长得像,又不是说你会出轨…”

  托尼老师很失望的样子,但还是喋喋不休的尝试劝苏斌改变形象。但见到苏斌闭上眼睛一言不发的样子,他也识趣的闭上了嘴。

  只可惜苏斌在意的并不是像不像出轨的明星。

  而是他习惯了自己现在的样子。

  就好像来这家店的理由也仅仅只是因为习惯而已。

  咔擦咔擦。

  托尼老师技艺精湛,很快就按苏斌的简单要求修好了头发。

  “还是不考虑考虑吗?再帮你改个寸头也只收一次钱哦…”

  临走前付款时,托尼老师幽怨的眼神让苏斌捂着屁股落荒而逃。

  出了地铁站,苏斌还得骑大约十分钟的共享单车才能到家。

  剪完头加上来回赶路的时间,此时天色已经渐暗,苏斌疑惑的望着本该灯火通明的昏暗街道。

  今天路上人格外的多,该不会是地震了吧。

  苏斌有些担心,于是放慢了行进的速度,这才从街道上高声阔谈的大妈口中了解到:

  因为突然停电的关系,空调停止运行,所以大家都只好出来乘凉。

  不是地震就好,苏斌悬着的心放了下来。

  但停电…

  对于苏斌这个习惯了便利电器的现代人来说,伤害力度并不亚于地震。

  手机电量已见红,电脑开不了机,没有wifi,没有空调,煮不了饭,也没有热水泡泡面…

  最惨的是,苏斌住在二十四楼,停电意味着电梯无法运行。对他这样出来工作了三年的阿宅来说,一口气爬二十四楼,腿估计是保不住了。

  希望早点抢修好吧。

  苏斌一路观察,发现这次停电涉及的区域十分庞大,影响肯定不小,市政应该是有望在他到家之前抢修好的——至少在到他楼下之前,苏斌都还是这么想的。

  在楼下等了十五分钟发现电力仍旧没有恢复供应的迹象,苏斌望了望漆黑的楼道,一咬牙,选择了痛苦且漫长的登楼之路。

  毕竟出去开房住一晚对他这样年纪轻轻就背上房贷的普通年轻人来说还是太奢侈了。

  一口气爬到十楼之后,苏斌就已经觉得自己太阳穴突突直跳,两条腿抖得就好像簸箕。

  望着依旧黑暗到连台阶都看不清的楼道,苏斌气都快喘不过来也忍不住开骂:

  “呼哧…连应急灯都是摆设,呼哧…明天一定投诉物业这些GRD,呼哧…明年物业费必须降下来…”

  怀揣着对不干事的物业的怨恨,苏斌终于眼冒金星的“爬”上了二十三楼。

  苏斌此时只觉得自己的两条腿真的就像面条一样,嘴巴里苦的跟吃了黄连一样却连一点唾沫星子都抿不出来。

  终于要到家了,扶墙而行的苏斌只觉得眼前一片金碧辉煌…

  而且这种感觉好像还不是幻觉,应该是来电了。

  苏斌一口气没喘上来,两眼一黑,差点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去。

  苏斌不知道自己时怀着怎样的心情回到的家门口,他现在只想一头栽在床上睡到天明。

  最好是一觉醒来就能把今天所有的事都忘记。

  苏斌无力的掏出钥匙打开了锁,推开门的一瞬间,苏斌的全部视野都被站在窗前俯瞰整座城市的少女所夺走。

  窗外落日余晖下,所有的建筑仿佛被镀上了一层金边。侧身倚靠在窗前的少女就这么静静的望着这座普通的城市,她的身影也在夕阳映射之下有了一圈绚烂的金边,如梦似幻,璀璨眩目。

  少女听到门口的动静优雅的转过身来,一双不带一丝感情的漂亮红眸落在了站在门口不知所措的苏斌身上。

  窗外的风轻轻撩起少女如雪花般晶莹洁白的发丝,也撩拨着苏斌的心跳。

  “我…我…”

  苏斌突然结结巴巴。

  “那个…”

  苏斌的眼神开始游移不定。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走错了…”

  苏斌手忙脚乱的拉上门出去了。

  站在门口的苏斌,有生以来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如此有力。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