柯学收藏家
柯学收藏家

柯学收藏家

葑萧君

二次元/衍生同人

更新时间:2024-05-26 21:48:43

眼睛一闭一睁来到名侦探柯南的世界成为古董店老板,开门看到一街纸片人后,羽田迟生默默又把门关上了。 当他反应过来这个世界十个人里九个是犯罪分子,看到报纸上各大博物馆又双叒叕开业的新闻时,羽田迟生觉得自己又行了。 ———— 对不起我是个简介废物
目录

28天前·连载至防下架

【前世番外】迟生,长生

  伦敦威斯敏斯特蘇活区。

  热闹嘈杂的唐人街里,拐角处坐落着一栋低矮凄冷的小屋,风吹过,破旧的牌匾被拨的格拉作响,依稀可见得上面古董二字。

  在门外驻足的黑发青年眼底尽是迟疑,他伸出没有拎着东西的左手摸向木门,内心挣扎很久后,终于扣响了门扉。

  “Who is outside?”

  略显沙哑的疑问,但能听出来是他。

  看来是没走错的。

  青年松了口气,转而更用力的敲起了门,“我,沈长生!”

  只听门内踢里哐啷一阵响,伴随着各种东西滚落在地的咕噜声,沈长生默默后退两步。

  不久,门被吱呀一声推开,穿着简单白色卫衣卫裤的青年推开门。覆在眼上的绷带遮住了他上半张苍白的脸,青年扬起一个笑容,“怎么突然到某这里来了?”

  沈长生的目光先是落在他脸上,然后向下打量他的衣着,最后停在他右手中红白相间的盲杖上。

  “今天除夕,我来看看你……不是梁迟生,你大过年的就穿这样?赵佐信呢?”

  赵佐信,梁迟生的搭档。那么多年他们两人都一起行动,关系极好,怎么今年过节时没看到呢。

  “他说有点事情今年没办法陪某过节,也不知道到哪里去了。”

  梁迟生侧身让自己好友进来,对搭档离开这件事显然没什么不满,语气中尽是好友特意前来探望的喜悦,“今年居然还让你跑一趟,怎么,诊所不开门了?”

  对于自己这个莽到没边终于栽了跟头的好友,沈长生是想骂也没脾气,看着对方眼睛上那条绷带,最终叹了口气,“算了,今天不谈那些事情,我陪你过除夕。”

  “除夕……今天除夕了?!”

  “你是多久没出门了!”

  “不知道,不记得了。某只知晓最近几天有人在放炮仗,摸不准具体日子。”

  沈长生听着他那文绉绉的言论啧了一声,“你赶紧给我把你那奇怪的语调改了,听着难受死了。”

  “……呵。”

  舒心多了。

  沈长生仔细打量了一番好友的古董店,然后默默蹲下身将掉在地上的塑料水杯捡起来放在桌上,手指尖顿时沾了一层薄灰。

  和他的诊所相比这里真不大,但好歹在伦敦也是个栖身之所。多宝阁摆了一个又一个,上面摆着各式各样的小玩意,已经有些落灰了。

  很多柜子架子歪斜着,估计是梁迟生走路时磕到过,但一直没有去扶,或者越扶越歪。

  “茶叶在厨房橱柜里,你可以自己去拿着喝。顺便帮我倒杯水吧,矿泉水快喝吐了,想喝点热的。”

  梁迟生摸索到沙发附近,小心翼翼的试坐了下,确定没栽到地上后才松了口气。

  “茶叶我自己会弄,你先把衣服换了,本命年穿一身白晦气不晦气啊。”

  “看来是没穿错,这身白的不好吗,我觉得挺显眼……沈长生你有病吧,把我放下来!”

  他从一堆塑料袋里翻出提前买好的大红新式唐装,不由分说直接塞过去,然后把人提溜到卧室,一声穿不好叫我后就把门关上了。

  “冷清的跟过鬼节似的。”

  古董店外有路人提着食材匆匆路过,他们中有的人会诧异的看过来,好奇这家沉寂了大半年的店铺原来也有人在,过年时也会贴上大大的红福。

  只不过好像不是那位老板,这次在忙碌的更像是街另一头那家私人诊所的实习医生。

  没想太多,家里还有人在等着他们回去,这些路人大多在匆匆一瞥后快步离开。

  “沈长生,我盲杖呢——”

  刚把最后一个红灯笼挂上,沈长生就听到好友在怒吼。

  这才想起来之前是把人扛回卧室的,盲杖好像落在沙发旁边了。

  匆忙爬下梯子折回店内,将盲杖递到梁迟生手里,顺便打量了一番他身上那套新衣服。

  不愧是眼光贼好的他挑的,就是好看。

  “有穿错吗?”

  本就看不见好友,又听不见声音,梁迟生有些不自信,还以为自己把衣服穿错了。

  “好着呢,等下出去吃饭怎么样,我在中餐厅订了一桌年夜饭。”

  “我以为你会做。”

  “笑死,就咱俩这水平,不出明天医院停尸房里就多两具新鲜的。”

  沈长生瞥了一眼堆在角落里的箱子,那些都是梁迟生装面包用的。

  之前还能自己煮泡面,现在被剜了眼睛后就只剩下开袋即食的面包能自给自足了。

  莫名对好友心酸。

  “你找个地方坐下,我替你把店里扫扫,再这么住下去你不死于感染也死于肺病。”

  梁迟生也清楚自己几斤几两,找了个不碍事的地方坐着,并且对于好友替自己打扫卫生这件事乐在其成。

  “明年再替我扫一遍怎么样?”

  “我劝你好自为之,你再这么浪下去明年我估计还得多扫一个墓碑。”

  听到这话沈长生恨不得把扫帚扔他脸上。

  没见过这么乐观的王八蛋,为了流落在外的文物满世界跑,最后连一双眼睛都丢下了,还是撞破南墙不回头。

  下次脑袋丢了怎么办?

  仿佛是在沉默中猜透了好友的心思,梁迟生打了个哈哈,“大过年的别这么严肃嘛,你要是明年不想来也行,帮我买一箱巧克力面包?”

  “迟早把你吃得和面包一样……不是我说你,梁迟生你干这到底图个什么?”

  他沉吟片刻,“梦想。”

  “你这叫幻想。”

  对于沈长生的吐槽,梁迟生只是莞尔一笑,“也可以这么说。”

  梦想是很复杂的,有时人们因它存在而热血沸腾,但有时也会因它存在而心如刀绞。

  他靠在沙发上听着耳边唰唰的扫地声,良久颇为老成的叹息,“劝君谨慎择梦呦,否则自己选的路跪着也得走完。”

  将垃圾打包丢出门外,沈长生毫不客气的在好友脑袋上抽了一巴掌,“你是八十几了搁在这里感慨人生呢?起来准备吃饭。”

  “欺负老弱病残!?现在的年轻人真差劲……”

  对于好友这种蹬鼻子上脸的行为沈长生干脆没理,他走向厨房倒了杯水,站在门口边喝边等梁迟生出来。

  只是……

  他目光移向好友经常藏文物的那个角落,总觉得和之前的摆放样式有些不同。

  是梁迟生撞到了吗?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