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开始我还以为修仙很难呢
一开始我还以为修仙很难呢

一开始我还以为修仙很难呢

陌上烟南

仙侠/幻想修仙

更新时间:2022-03-09 16:06:31

仙路飘渺,大道难寻,长生不易,修仙者能刻仙纹,通千古。 中州大陆,妖魔横行,邪派丛生,幸有三帝五君,万千仙门,百姓得以安抚。 陈陌本是一个仙一门的普通伙夫,虽志向远大,奈何天资平平,在他的眼中,修仙难于上青天。 机缘巧合之下,他得仙一门长生峰长老青睐,作为长老峰杂役,偶尔能得到长老的传授。 大长老人称医圣,二长老为符神,三长老是剑仙。 大长老:“老夫乃堂堂医圣,现在,老夫的医术比不过亲手教出来的这小子了。” 二长老:“风神符,老夫当年用了一月才学会,他见老夫刻画一遍,不出十秒便已熟识。” 三长老:“这一剑为斩星,老夫学了三年才习得,他仅学了三遍。” 陈陌低调修炼三年。 当他出关,仙一门的一个小小杂役,势必要引起轰动。 多年以后…… “一开始我还以为修仙很难呢。”——陈陌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46章 这位陈师弟,绝对不凡

第1章 你ping挺高啊

  仙路飘渺,大道难寻,长生不易。

  修仙者能刻仙纹,通千古。

  中州大陆,妖魔横行,邪派丛生。

  幸有三帝五君,万千仙门,百姓稍以安抚。

  ……

  嗡——

  嗡——

  仙一门。

  清脆的钟声伴随着破晓的苍穹,在日出的红橙破晓之光的照映下,云雾散去,一座波澜壮阔,气贯长虹的巨大宗门崭露头角。

  紫光照耀,似有七彩之光在仙一门各处闪耀,十三大山峦,云雾缠绕着半山腰,缓缓飘动,紫气东来,似有无数灵力涌入其中。

  犹如神仙境,门当瀑布开。

  仙一门,长生峰。

  简陋的木屋,约莫十平米,只有桌椅一对与一张床。

  里面漆黑一片,稍有两道微光顺着窗户照在墙壁上。

  床上躺着一名看起来年纪不大的男子,正在呼呼大睡。

  砰——

  突然,木屋的门被踹开。

  “起来干活了。”

  一名穿着蓝白色长袍的中年男子站在门前。

  只见他身体瘦小,獐头鼠目般,手中握着一把戒尺。

  床上,陈陌慢悠悠的坐了起来,搭拢着脑袋,睡眼惺忪。

  “陈陌,你还要不要脸?什么时辰了还在睡觉?”

  瘦小男子对着陈陌喝斥道。

  陈陌打了个哈欠,无精打采的说道:“管事,昨夜我一直忙到寅时,天都快亮了才休息。”

  “我管你忙到什么时辰,今日是我长生峰圣女殿下的生辰,误了生辰宴,我拿你试问。”

  啪啪——

  他的戒尺用力抽了两下门框,又是怒斥一声:“即刻去厨房,一炷香内见不到你,宗规伺候。”

  说罢,瘦弱男子快步离开。

  陈陌打了个哈欠,然后穿上蓝白色的粗布衣。

  遥想一年前,他穿越到这中州大陆一个普通村民家中。

  得知这中州大陆是修仙圣地,陈陌意气风发,欲与天公试比高。

  现实也还是不错,至少他可以沟通天地灵力以修炼,不至于是无法修炼的普通人。

  那年,恰好碰到仙一门来平安村招收弟子,他被招入宗内。

  一时间,平安村锣鼓齐鸣,挨家挨户前来祝贺陈家。

  陈陌的父母也是激动的眼泪都飙下来,认为是祖上十八辈积德,将福气传承到了他们的儿子身上。

  这简直就是光宗耀祖的好事。

  然而到了仙一门,陈陌因天赋平平,被分配到了十三峰之一的长生峰,他的天赋在这里只配做一个烧火的伙夫,甚至连当一个外门弟子都没有资格。

  这一烧就是一年。

  如此就算了,这管事名为张生,也是个趋炎附势,唯利是图的小人。

  他手下几十号人,就极其针对他陈陌。

  就因为他长得帅吗?

  但陈陌暂时也没打算离开。

  这仙一门是大陆至强宗门,在这里倒还能有机会遇到一些机缘。

  尽管已经一年过去了。

  “哎,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

  陈陌微叹了一口气。

  “算咯,人家主角穿越,系统,大礼包面面俱到,我来这都一年了,天天求,每日想,也没见个踪影,估计也是没有了,干活吧,听说圣女殿下长得很白,今天说不定能有机会瞅见一眼。”

  陈陌跳下床然后伸了个懒腰。

  “叮…【仙人系统】开启。”

  一道如七八岁萝莉甜美系统声音从陈陌脑海中响起。

  陈陌的动作顿在原地。

  他身体激动的微微在颤抖。

  来了吗……系统终于来了吗?

  一年了!

  人家穿越,系统不都是即时附带的吗?

  所幸,系统来了便好。

  然后陈陌学着小说中男主角,闭上眼睛,意念一动,试图召唤系统。

  毫无反应。

  陈陌疑惑的睁开眼。

  “系统开启。”

  他呢喃一声,幻想着面前可以出现一个蓝色的系统画面。

  也是没有任何反应。

  “系统你人呢?”

  陈陌喊了一声。

  没有动静。

  过了两秒,系统声音传来:

  “叮…本系统名为仙……嗡~~滋滋滋——”

  嗡——

  滋——

  滋滋滋——

  脑海中突然传来系统的声音,但是继而变成了电流的声音,伴随着含糊不清的系统说的话……根本就听不清楚。

  “卡了?”

  靠!

  感情这系统是个小学生霸王机?

  陈陌黑着脸,嘴角抽搐了一下,然后随口说道:

  “你不会是我穿越的时候就开启了,延迟太高现在才到吧?”

  这次,陈陌脑海中系统声音总算不卡了。

  系统:“对,有点延迟。”

  陈陌:“(キ`゚Д゚´)!!”

  你踏马ping挺高啊。

  见系统好像不卡了,随后陈陌赶紧说道:

  “打开系统面板。”

  滋滋滋——

  脑海中,刺耳的电流声再次传来。

  又尝试了几次,还是无果。

  “算了,你先回去歇着吧。”

  陈陌无奈摇摇头,然后快步走了出去。

  ……

  长生峰厨房。

  几十号弟子汇聚此处。

  张生在他们面前拿着戒尺走来走去。

  听到动静,他目光看向跑过来的陈陌。

  “哼!你陈陌好大的面子,本管事和几十人等你一人是吗?”

  张生面露不悦,手拿戒尺指着陈陌。

  “弟子没误时吧?”

  陈陌站在那儿,目光微凝盯着张生,平淡道。

  张生也是不知有何借口责备陈陌,只是冷哼一声道:

  “哼!赶紧归队。”

  陈陌咧嘴一笑。

  “得嘞,谢管事。”

  然后他走进人群。

  张生在人群前方负手踱步,款款道:“今日是长生峰圣女殿下生辰,午时在长生殿举办生辰宴,生辰宴的菜品由我们负责,菜品本管事已经罗列好了,你们只需要按照流程洗菜,切菜,烧火,做饭即可,我警告你们,此事不小,若是谁出了差错,后果不堪设想,听明白了吗?”

  “是!”

  众人高呼一声。

  “抓紧时间,现在开始。”

  然后众人纷纷散开。

  陈陌跟一位年纪二十,与他一般大的男子坐在一起烧着柴火。

  “陈兄,你还没见过圣女殿下吧?”

  史开文一边烧着火一边问。

  “嗯,没见过,怎么了?”

  史开文坐直,抬头回忆着,露出一抹憧憬的表情。

  “一年前我有幸见过一眼圣女殿下,那一刻我才知道什么叫做倾国倾城,什么叫做惊世容颜。”

  然后他看向陈陌,问:“你说,这次咱们有没有机会再见她一面?”

  陈陌耸了耸肩膀,道:“有吧,如果我们往长生殿送菜的话,或许就有,话说,这圣女真如此美丽?我就只听说过她雪白雪白的。”

  “你平日里忙完了就回去看书,大家空闲时间才有机会讨论,你当然不知道,圣女殿下岂止是雪白,除了白,她更是极美,我中州南域第一美女又岂是吹嘘而已?秀色掩今古,高贵,优雅的让人不敢直视。”

  然后史开文叹了一口气:“都怪那该死的张老鼠,我本应半年前提拔为外门弟子,却被他一句我烧火烧的旺,是个烧火的好苗子,直接又打回烧火伙夫,我…我烧他全家才烧的旺!”

  说着,史开文握紧拳头,满是愤慨。

  张老鼠是他们背地里对张生的称呼。

  陈陌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抚道:“没关系,到了宗门刻画仙纹的日子,你还是有机会再成为外门弟子的。”

  “哎,我跟你不一样,陈兄,你信不信,今天只要你有机会去那长生殿,你有机会能脱离苦海。”

  史开文看向陈陌认真道。

  “为何?”

  陈陌倒是一愣。

  “你那么俊俏,连我这个男人看到你有时候都……”

  陈陌;???

  “咳咳,你别误会,我是说有时候看到你都会羡慕你的俊朗,平日里烧火做菜,满脸污垢,若有机会去大殿,必然不能带着污垢前去,当你以真容进入大殿,尽管只是一个送菜的身份,可一旦被哪位长老,护法或者执事看上,真有可能脱离苦海。”

  陈陌摸了摸鼻尖。

  “是吗?”

  “对啊,那些前辈他们不就是看一个所谓的根骨和缘分吗?你这张脸,那就是不凡的体现。”

  然后史开文笑着说道:“嘿嘿,陈兄,若真有这一天,你可别忘了兄弟我啊。”

  陈陌笑了笑点点头。

  然后史开文又想起张生,怒骂道:“这该死的张老鼠,老子一辈子都被他给害了,真该死!”

  就在这时,张生拿着戒尺走进来。

  “你们两个嘀嘀咕咕说什么呢?”

  蹭——

  史开文立马站起来,低头哈腰赔笑道:“管教,小的跟陈兄在夸您呢。”

  “哦?夸我?怎么个夸法?”

  张生抱着双臂面露微笑问。

  然后他看向陈陌,发现他竟然还在烧火,喝斥道:“大胆,见到本管教喊了一声就坐下烧火?你眼中还有没有我这个管教?”

  陈陌站起身,道:“管教,弟子是怕菜烧糊了。”

  “哼!再有下次,宗规伺候!”

  随之,他又看向史开文,继续问:“你们如何夸我?”

  史开文弓着腰,一边围着张生转悠,一边笑着谄媚道:

  “我们夸您气宇轩昂,仪表不凡,仅仅靠着几道菜品,就深得宗门器重,年纪轻轻成了管教,佩服的不得了。”

  听到史开文的话,张生满意点点头。

  “嗯,还有呢?”

  “还有啊,还有就是……我跟陈兄说,我这辈子的目标就是能够成为您这样的存在。”

  “还有呢……”

  “还有……”

  史开文谄媚的又说了好几段。

  张生这才满意拍了拍史开文的肩膀:“好好干,总有一天你也能坐上我这个位置的,虽然有些难。”

  “嘿嘿,是!”

  然后张生目光看向陈陌。

  突然,他目光看向烧火的锅。

  “糊了,菜都糊了!”

  陈陌赶紧取下几根柴火。

  “废物!连个火都烧不好!”

  张生对着陈陌怒骂。

  陈陌面露不悦,然后抬头盯着张生,道:“这不是管教您说我目中无您吗?弟子方才就在烧火,您不乐意,现在我一直站在这儿,您又怪我烧糊了菜。”

  “狡辩!该打。”

  啪——

  然后他戒尺直接抽向陈陌。

  陈陌伸出手,直接握住他的戒尺。

  一旁史开文一惊。

  这管教修为虽然不高,但也有炼气境五阶,他的力量竟然被陈陌空手接住了?

  陈陌也是一愣。

  他只有炼气境三阶才是,也只是刚入修仙门槛,怎么接了这一戒尺,觉得如此之轻松?

  “你胆敢还手?大逆不道。”

  张生盯着陈陌大骂一声。

  “大逆不道?你也配这么说我?”

  陈陌火气也上来了。

  砰——

  陈陌对着张生鼻子来了一拳。

  顿时鼻血喷涌。

  而张生的身体直挺挺的倒在地上,晕了过去。

  (新书发布,各位多多支持哦~~看本书的都是帅逼美女~)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