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娘子她身娇体软
穿越:娘子她身娇体软

穿越:娘子她身娇体软

小猫吃肉丸

古代言情/经商种田

更新时间:2022-03-30 13:34:32

她二十一世纪顶尖女杀手,一朝穿越成了两个娃娃的养母,娃娃可爱又讨喜,养着呗! 奈何总有些人见不得旁人好,处处作对,使绊子,她可不是原身那好欺负的主,来一个揍一个,来一双砍一对。 什么?想要我的命,真是笑话了,阎王都不收,就凭你们么? ...... 他,病弱贵公子,被亲弟下毒,命不久矣,幸得神医搭救,又得苏檀舍命取药,终是捡回了一条命。 陷害我也就罢了,竟然欺负到她头上,动了我的人,那就留你不得了! 两个本毫不相干的人,却在机缘巧合下相遇,一步步走向彼此。 ...... 他说,一见钟情是你,日久生情亦是你。 她说,等我,等我有朝一日站在与你相匹配的位置,娶我可好!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58章 大结局

第1章 重获新生

  “好痛。”苏檀拧着眉,手指不自觉用力,指甲陷进掌心里。猛地睁开眼,一张稚嫩的小脸映入眼帘,眼眶里还积着泪水,见到苏檀醒来,惊喜地呼喊道:“娘亲醒啦,哥哥,娘亲醒啦!”

  苏檀起身坐了起来,看着眼前小孩。是个小姑娘,也就三四岁的模样,身上的衣服洗得发白,却也算干净整洁,此时她正眨巴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苏檀。

  不一会儿,门外冲进来一个脏乱的小男孩,约莫五六岁的模样,衣服上全是补丁,雪白的小脸蛋上脏兮兮的,他迈着小短腿,跑向苏檀,一头扎进苏檀怀里,带着哭腔说道:“娘亲,你总算醒了,大宝还以为…还以为你跟爹爹一样要死了。”

  苏檀一头雾水,娘亲?爹爹?

  她环顾四周,这是个土坯房,墙壁上坑坑洼洼的,地面也是凹凸不平,房间布置很是简陋,就一张床一张桌子,桌子上摆放着一个布满黑漆漆水垢的茶壶,旁边搁着两个带缺口的小茶杯。

  苏檀揉了揉太阳穴,她这是在哪儿?她不是任务失败,被炸死了么?

  苏檀二十一世纪顶尖杀手,因队友出卖,导致暴露,被炸死了,这会却莫名其妙的在一处陌生地方醒来,突然苏檀脑子一阵抽痛,一股新的记忆涌入脑海。

  原身的主人与她同名,是被这俩孩子的父亲买来李家村的,孩子父亲待女子宽厚,只需她照顾两个孩子即可,就这样一家四口倒也生活的其乐融融。

  有一天这俩孩子的父亲上山打猎,不慎遇见了野狼群,被咬死了,村里人都以为她要跑路了,不曾想这女子重情谊,竟留下来继续照顾两个孩子。

  世事难料,女子在上山采野菜的时候,跌落山崖,摔到头,失血过多,也死了,被村民发现抬了回来。

  接下来就是狗血的穿越重生情节了…

  “娘亲,你怎么了,是不是头还疼啊?”小男孩担忧地望着苏檀,奶奶地说道。

  “一定是疼的,我去拿糖糖,吃了糖糖就不疼了。”女娃娃从床上蹦哒下来,跑进了里屋。

  苏檀作为杀手,见惯了生死和人情冷淡,被这两个小奶娃娃关心着,有些不知所措,却也觉得心底有股暖意涌起。

  她俯身抱起小男孩,说道:“大宝,娘亲不疼,娘亲没事了。”

  小女孩手里攥着糖果,跑了进来,看见这一幕,撒娇地抱住苏檀的大腿:“小宝也要娘亲抱抱。”

  苏檀温柔一笑,准备将小宝也抱起来,却发现力气不够…

  这原身未免也太弱了点吧,两个奶娃娃都抱不动。

  苏檀只好蹲下身子,将两个娃娃一边一个圈在怀里。

  ……

  “就这儿了,男人女人都死了,就剩两个奶娃娃,这房子咱们先下手为强。”门外一个尖锐的女声传来。

  两个娃娃听到,有些害怕的模样,往苏檀怀里钻了钻,苏檀拍了拍两个娃娃的小脑袋,轻声说:“别怕,娘亲在呢。”

  苏檀走出门外,只见一女两男站在门口,这三人她有印象,女人是秦大娘,老一点的男人是他相公老秦头,怕老婆的主,另一个年轻男子就是他们的二儿子秦柱。

  三人看见苏檀站在门口显然一愣,老秦头拉了拉秦大娘的衣袖:“这寡妇没死,要不就算了吧。”

  秦大娘一扯衣袖,没死又怎么样,反正这家里也没个男人做主,这房子她要定了。

  “哟,命还真大啊,摔花了脑袋,还没死,命这么硬,莫不是你相公就是你克死的,哈哈哈。”秦大娘一副尖酸刻薄的模样。

  苏檀死死地盯着她,也不说话,看得秦大娘有些发怵。

  “我告诉你,你家这房子现在是我的了,你相公生前欠了我不少银子,现在你得用这房子抵债!”秦大娘往前走了一步,恶狠狠地说道。

  “又来抢人家房子了。”路过一村民说道。

  “可不是么,都不知道第几次了,还说人家欠她钱,可真会往人身上泼脏水。”另一人说道。

  “去去去,关你们什么事。”秦大娘转身朝着那两个村民喊道。

  苏檀心下了然,感情是看他们孤儿寡母的好欺负,想诓她的房子。

  苏檀冷笑一声,开口道:“欠钱?可有借据,若是没有,这房子怕是不能给你了。”

  “借据,没有,大家都是一个村的,没好意思留借据,况且我怎么知道你们会不还。”秦大娘狡辩道。

  “没有么,那就没办法了,只要我在一天,这房子你就别想碰!”苏檀厉声说道。

  秦大娘似乎被她的气焰震慑到了,这丫头往日都是求饶,今日这是怎么了。

  “我娘说你们家欠了钱,就是欠了,你说那么多废话干什么,赶紧滚出去!”秦柱吼道。

  苏檀冷漠的眼神扫过:“就算是报官,也要有证据不是,若是你们再这般胡闹,咱们就去镇上,找官府说说理去!”

  到底只是平头老百姓,民怕官是刻在骨子里的,秦大娘跟老秦头都有些害怕了,偏偏这个秦柱是个二楞子,朝前大步走着,作势就想给苏檀来一巴掌。

  苏檀可不是原身那个好欺负的主,往后微微一退,转而一脚踹在秦柱腹部,给秦柱踹出去老远,若不是她现在身子骨弱,没什么力气,不然这一脚怎么也得踢断他几根肋骨。

  秦柱抱着肚子躺在地上呲牙咧嘴地喊着,秦大娘跟老秦头赶忙跑到他身边。

  “诶呀呀!打人啦,杀人啦!”秦大娘大喊道。

  苏檀眯了眯眼睛,脚轻轻朝地面一滑,一颗石子准确的砸入秦大娘嘴里,还打掉了两颗牙。

  秦大娘捂着嘴,一脸惊恐地看着苏檀,半天说不出一个字。

  “再不滚,我就把你们三腿全打断!”苏檀浑身散发着冷冽之气,眼神里溢出杀意。

  秦大娘夫妇,吓得赶忙扶着秦柱就往外溜。

  真要命了,这个寡妇从鬼门关回来怎么变得这么凶啊!

  “娘亲好厉害啊。”大宝高兴地蹦哒起来。

  “我也想像娘亲一样厉害。”小宝从苏檀身后探出小脑袋,说道。

  苏檀温柔的一笑,同方才的冷冽判若两人:“大宝、小宝,以后娘亲会保护你们,再也不会让人欺负咱们家的。”

  两个小奶娃娃一脸正经地点了点头,他们的娘亲变了,变得好勇敢,好厉害,他们很喜欢这样的娘亲。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