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软在我心上
她软在我心上

她软在我心上

酥九何

浪漫青春/青春校园

一品红文

更新时间:2023-02-09 16:47:21

【乖软甜VS痞帅野】
北鹤九中出了名的大佬江从,桀骜难驯,人有多帅路子就有多野。
巧的是,黎星沉转学第一天,就被安排到了这位传闻中不好惹的大佬旁边。
秉持着不惹事上身,安分度日的原则,于是——
江从说没他的允许不许换座位,好,那就不换...
江从说要在他打篮球时给他送水,好,那就送...
江从还说,让她和别的男生少说话,尤其不能和其他男生单独讲题,奇怪是奇怪,但惹不起啊惹不起,也照做...
总而言之,坐大佬旁边的生存法则就是,能躲就躲,不能躲就哄。
可后来,黎星沉被堵在课桌间,少年将人圈在怀里,嘴角的笑带着坏:“黎星沉,你是不是喜欢我?”
黎星沉:“?”
你...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
后来的后来,江从追着人跑:“祖宗,到底谁哄谁?”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番外:来日方长,余生作陪

第001章:浅扒一下大佬的裤子

  我心绕你许多年,思念泛滥,不止不休,所幸最后的我和你,成了我们。

  ——文/酥九何 2022.3.7

  —

  北鹤市的九月,骄阳似火,恍若盛夏。

  黎星沉在宿舍收拾一番,再背着书包走到明志楼的时候,额边已经出了一层薄汗。

  楼前电子显示屏上醒目的至理名言循环飘过,在这句至理名言的熏陶下,明志楼的嬉笑打闹声冲破云霄。

  今天是她转入瑞华学校的第一天,按照下一步的程序,她需要去三楼报道。

  “天呐!居然有人敢给江大佬表白!”

  黎星沉正往里走着,身后突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伴随着两个女生激动的话语交谈。

  “你说会成功吗?”

  “我觉着悬,柯漫漫都不行,还指望谁能入江少的眼?赶紧走吧,不然一会儿看不着了!”

  这句话落,两个女生冲刺似的掠过黎星沉身旁,掀起一阵闷风。

  黎星沉没在意,维持着慢吞的步子,但上了楼梯她才发现,楼上热闹得有点异常。

  入目皆是人头,乌压压的一片。

  上次见到这种阵仗,还是超市的菜品降价,她也是像现在这样,被大爷大妈们挤在边边上。

  凭着经验和身形小巧的优势,她沿着墙边勉强上到二楼。

  越靠近事发中心,情势越明了,结合刚刚无意听到的对话,黎星沉大致判断出来这是一个表白现场。

  通过人群晃动的缝隙,她看见了两位站在人群正中心的当事人。

  女生神态羞赧露怯,手里举着一个粉色的信封,嘴唇蠕动着,周围起哄声和议论声太吵,具体说了什么也听不清。

  顺着信封朝向的方向,一道修长挺拔的身影映入黎星沉的眼里。

  少年侧身而立,利落硬朗的短寸,容易让人把视觉重心往下移。

  下颌骨棱角锋利,延伸出来的线条流畅分明,高挺峭拔的鼻梁和眉骨使他整个侧脸轮廓更显立体,透着种落拓的刚硬。

  侧脸都一绝,果然有可以和降价菜品相媲美的号召力。

  不过这位男方当事人似乎不怎么走心,眼睫垂着,手插在裤子兜儿里,听着听着干脆懒懒散散地往旁边墙上一靠,掏出手机开始敲。

  杨浪两手揣怀站在吃瓜第一线,此时脸上已经出现了惋惜之情,他用肩膀撞了下江从,往女生那边甩了甩脑袋,一脸“我觉得这个真不错”的亲友团表情。

  江从从手机里抬头,挑了下眉,也往那边侧了侧脑袋:你行你上。

  杨浪:“……”我又不叫江从……

  这边在走廊看热闹的还好,黎星沉在楼梯拐角都快要被挤扁了,本来天气就热,这儿人还多,简直跟个蒸笼一样。

  所有人都在关心这场表白大戏的走向,只有初来乍到,被夹在人中间,可怜又无助的黎星沉,她只是想上三楼而已。

  黎星沉微微蹙着眉,正苦恼着,前面的男生低声吐槽了句没意思,然后贡献出了第一排的VIP位置。

  她心下一喜,想也没想就补了上去。

  可就在她要拐上三楼,即将脱离苦海的时候,身后有个抱怨的女声响起:“挤什么挤?有什么好挤的?”

  接着,没防备地,黎星沉身子被撞了一下,脚一崴,就往事发中心那边倒去。

  失重感袭来,惊慌之时,黎星沉下意识地往周围胡乱挥着手,试图寻找能抓住的救命稻草。

  现场有不小的惊呼,忽地,黎星沉不知捉到了什么,她也失去了思考那是什么的能力,全凭着不想摔个狗吃屎的本能借力往下拽。

  现场的惊呼变成了倒吸凉气。

  今天的女同学,怎么一个比一个勇……

  黎星沉一只手成功借力,另只手撑住地,这才没摔惨,劫后余生的她呼出一口气,却没有察觉到,周围已经鸦雀无声,就连呼吸都自动减弱。

  空气就这么静寂了十几秒。

  黎星沉逐渐反应过来不对劲,手里抓的好像是什么布料,她迟缓地看向自己还未来得及松开的手。

  这……这是谁的腿?!

  凝固般的空气此刻也席卷过来,她整颗心腾地一下悬起来。

  可越是这种时候越是忘记作出反应,黎星沉讷讷地抬头,对上一双冰冷且幽深的眼眸。

  两秒后,带着空白的大脑,黎星沉呆滞的视线往下移。

  橄榄暗绿的工装裤,一侧被拽得低了些,露出一点……藏蓝色的……内内边缘。

  不知道别人的视野怎么样,反正黎星沉的这个距离和角度,还能看见上面印的字母logo。

  “……”

  她扒了别人的裤子。

  她扒了表白大戏男主角的裤子。

  这两句话像楼下电子屏上的至理名言,平静又机械地在她脑海里循环飘过,黎星沉脸瞬间烧了起来,整个人像被抽了灵魂的木偶,就蹲在那里,保持着僵硬。

  一片尴尬又忐忑的静寂中,还是江从先淡定地收回手机,淡定地开口:“你说完了吗?”

  又是很长一段的安静,有人推了一下那个表白的女生,她才反应过来江从是在和她说话。

  “……”呃……现在这种情况还优先考虑她表白完了没?

  要不你先把裤子提一提?

  江从稍皱眉,彰显着耐心的消耗,女生见状连忙摇了摇头,可没到一秒又变成了点头,“说……说完了。”

  “我拒绝。”江从没有任何犹豫,面无表情地说。

  女生:“……”

  就是不提裤子也要优先拒绝我吗?他是真的不喜欢我呜呜呜……

  这时候被围观的羞愤和窘迫才超过了一时冲动的情愫,女生眼眶有些红,推开人群跑走了,还有同她一起的女生追过去。

  女主角走了,杨浪看着江从还在被拽着的裤子愣了两秒后,适时赶人,“好了,都散了散了吧!”

  这吆喝拉回黎星沉的感知,但不知是紧张还是怎么,手就是跟粘了胶水一样松不开。

  没一会儿,头顶上方响起沉又冷的声音:“你还要拽到什么时候?”

  大脑已经彻底紊乱,腿蹲得很麻,黎星沉想站起来,而失去了思考能力的她,甚至还妄图继续借他裤子的力站起来。

  腿上的力道不松反紧,江从这下声音是冷透了:“要不我把裤子脱下来给你?”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