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瞳神医:穿越后给反派养崽崽
邪瞳神医:穿越后给反派养崽崽

邪瞳神医:穿越后给反派养崽崽

我欲封神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2-04-21 07:51:53

战地军医余银宝穿成一个臭名远扬,无恶不作,胖如猪,黑如碳的熊瞎子。顺带喜提一个杀人如麻阴狠毒辣的残暴相公和两个以成为坏人为毕生目标的一双儿女。银宝冷笑:看姐是怎么逆袭人生,智斗各路极品和渣男的!多年以后:神医谷谷主的余银宝公开招帅哥三名,要求年轻貌美脾气好……稳坐江山,爱民如子的皇帝卫春林说:“谁敢迷惑我母后,先独自开荒一万顷地再说。”一统江湖的魔教教主卫春芽冷哼道:“谁敢和我阿爹抢娘亲,老娘剁了他全家喂王八!”某个功成身退的全国首富,半夜爬墙哭唧唧的喊:“娘子,你真不要为夫了吗?为夫给你跳天鹅湖啊!”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312章   大结局

第1章 穿越后

    “哥哥,后娘会不会死了?”稚嫩娇软的女娃声音在银宝的耳边响起。

  “死了活该,她死了就不会有人卖你了。”身边男孩气鼓鼓的道。

  “哥哥,后娘说她已经把我卖了,就算她死了,我也会被带走吧!”

  “东头的石头说:人伢子是专门卖孩子的,不知道我会被卖到哪里去。以后是不是再也见不到哥哥了。”

  “不会的,春芽放心,就算哥哥以后沿街乞讨,给人做牛做马也要养着你的。要是人伢子敢来抢你,哥哥拼死也会保护你的。”男孩的声音变得坚定起来。

  银宝皱了皱眉头,感觉脑袋要炸裂了一般,睁开眼,入目的是黄泥墙壁和一个削平的树墩子。

  整个屋子里乌漆麻黑的,不远处,纸糊的窗户残破不堪,小冷风嗖嗖的刮进来。

  屋顶也都能清晰的看到泥土和稻草裹扎的痕迹。

  土炕边,两个孩子彼此牵着手,有些惊恐地看着她。

  身上的破布褂子大洞小洞一堆,即便如此也能看到不少的补丁,估计要饭花子都比他们穿的好。

  两张小脸更是黑漆漆的,像是从哪个煤矿里钻出来的。

  “喂,我警告你,你休想卖了我妹子,不然我要你好看。”见余银宝睁开眼,男孩凶巴巴的丢了一句,扯着小丫头扭头就跑。

  银宝皱眉,她记得自己是一个战地军医,在抢救一个伤员的时候,被迎面飞来的炸弹送上了天。

  怎么一睁眼就到了这里?

  忽然,银宝感觉脑子里轰隆一声,无数个信息涌来,让她头痛欲裂。

  片段的记忆中,似乎这身体的主人也叫余银宝,这里是大秦国北部的一个小村子。

  还来不及多想,忽然外面传来了吵杂的声音。

  “银宝妹妹在家么,我们是来接春芽的。”

  话音未落,一个穿着粉红罗裙,搽胭抹粉头戴红花的妇人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个满身脏兮兮的瘸子。

  来的这个女人叫月娘,是十里八乡赫赫有名的人伢子。

  她身后跟着的是给她打下手的泥腿子。

  “都准备好了吗?今儿我们就要将春芽给接走了。”

  月娘肥硕的屁股挨在了炕边,乐颠颠的问。

  银宝皱眉:

  “你们接春芽做什么?”

  “妹妹啊,之前不是说好了要将春芽给我,钱你都收了的,我们是来领人啊。”

  银宝的心咯噔一下,从记忆中得知,这身体的原主是一个好吃懒做,好事儿不干,坏事儿做绝的蠢女人。

  不仅如此,这女人体重有三百斤,还瞎了一只眼,因此人送外号熊瞎子。

  打从她嫁过来后,便一直看两个孩子不顺眼,于是,趁着自家男人上山打猎的时间,就把这小闺女用一两银子的价格卖给了人伢子。

  想着人伢子把人带走了,就算是自家男人从山里出来,想后悔也来不及了。

  昨天就是拿钱,签卖身契。

  等蠢女人回来,准备要把春芽送去的时候,哥哥春林得知此事,气恼的捡起一边的棍子砸在了她的后脑,一下把人给砸死了,随后战地军医余银宝便到了这身体里。

  她还来不及说什么,忽然房门踹开,春林拎着小葫芦瓢冲进来:

  “你们滚,我妹妹不卖。”

  话说完,一瓢屎尿泼在了月娘和那个男人的身上。

  “啊。该死的屁孩,我的衣服!”月娘尖叫。

  这可是她今天新上身的一套衣服,还准备晚上穿着去吃酒呢。

  春林恼恨的瞪向了银宝:

  “爹爹娶你过门是照顾我们的,不是要你卖了我们的。卖了妹子,我看你怎么和爹爹交代。我告诉你,爹爹打猎就要回来了,回来弄死你!”

  春林凶巴巴的说完,扭头就跑了。

  月娘跳起来,看着身上的黄黄之物,气得七窍生烟,一边用手绢去擦,一边气恼的叨咕:

  “太过分了,这孩子太没礼貌了,银宝妹妹,这孩子你得好好教教。要我说,左右也不是你生的,不如把他也卖了,男孩儿还能比女孩儿多卖点钱。”

  “得了,和一个孩子计较什么?快把春芽领过来,那边还等着我们呢。”

  一边的瘸子抖了抖身上的屎尿,一脸不耐烦的用袖子揉了揉鼻子道。

  银宝捏着鼻子皱眉:“你们搞错了吧。我可没答应要把春芽卖给你们。”

  “你说什么?”月娘闻言立马翻脸。

  “我说妹子啊,你可是拿了钱的。居然出尔反尔。”

  银宝冷哼:“我拿了你的钱?谁看到了!你说我把春芽卖给你,证据呢!”

  “放屁!”月娘大怒。

  “你这是和我们耍无赖啊!”

  说着,月娘伸手从怀里掏出一张卖身契道:

  “这可是白纸黑字写着的,你想反悔,我们就到县衙门去说理。”月娘掐着腰,顾不得身上的恶心味道,拿着卖身契在银宝的面前抖了抖。

  银宝挑眉,一把将卖身契抢过来,刷刷两下撕个粉碎,随风扬在了空中。

  月娘愣怔了一秒,暴怒!

  “啊!你个该死的熊瞎子。你居然敢跟老娘耍混,老娘今天撕烂了你!瘸子,给我抓住她!”

  话落,月娘撸胳膊挽袖子就要下场开撕。瘸子更是很听话的上前去抓银宝的衣领。

  银宝见状冷笑,顺手捞起来土炕边的棍子搂头就砸。

  这棍子还是刚才春林砸银宝的那根。

  瘸子用手格挡,瞅准了机会还想要抓银宝。

  银宝见状朝着他瘸着的那条腿就是两棍子。

  “啊!”惨叫声响起。瘸子再顾不得别的,抱着他的膝盖躺地下打滚。

  原本,月娘的主心骨都在瘸子身上。别看他瘸了一条腿,很能打的。

  可现在,看着躺倒打滚的瘸子,月娘心里也没底了。

  “你,你等着,你个该死的熊瞎子,居然坑到老娘头上了。我们走着瞧!”

  月娘说完也不管瘸子了。扭头就跑!

  “站住!”银宝一声爆喝。

  月娘吓得一哆嗦,停住脚步恶狠狠的看着她。

  银宝从袖子里掏出来一两银子塞进了她的胸口:

  “拿着你的钱,滚蛋!从此别让我看见你!”

  月娘磨牙,呼哧呼哧直喘气。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