赘婿剑帝
赘婿剑帝

赘婿剑帝

青丘野狐

玄幻/东方玄幻

更新时间:2022-04-21 02:04:05

一代剑帝,时过七万年,重生成了琅琊宗赘婿苏玄。曾经的徒弟,已成一方大帝。曾经的灵宠,也成了妖族圣王。连昔日的仆从,也从蝼蚁变成了无上圣地的巨擘老祖。虽修为不在,帝魂沉睡,却带着轮回神眸,成为命数中不可知的存在!“本帝重活一世,当镇压世间一切敌。”——苏玄自此,一个踏破时光长河,追逐万古,横推一切的无敌神话开启了!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266章 震惊的东域中人

第1章 剑帝重生七万年

    东域,琅琊宗,小神峰。

  在座偏僻的阁楼之中,一名青衣少年躺在金丝楠木床榻上,悠悠转醒。

  睁眼的少年,目光怔怔,毫无生气。

  他费力着从床上撑坐而起,眼神之中,开始出现迷茫与陌生,时间仿佛在这一刻停滞,许久之后,才开始喃喃自语。

  “现在的我,究竟是那个万古岁月中的沧古剑帝……”

  “还是这个一无是处的赘婿苏玄?”

  汲取了一丝灵气,掐指算后,苏玄微微皱眉。

  “没想到,时间已经过了七万年!”

  “我竟然……重生了?”

  苏玄轻吐了一口浊气。

  他曾经以剑证道,踏灭无数神朝、神宗,铸就无上神话。

  百万年间,培养诸多弟子,自神话时代崛起,成就沧古剑帝之名。

  当年为了破获黑暗动乱之始,寻求一线生机,踏入了至高生命禁区。

  里面种种一切,无人得知,只有他知晓,世间恐怖,均在一些巨擘棋盘之中博弈。

  还有那黑暗源头,神话起源,有太多恐怖。

  那一次,他最终重伤回归,没想到迎接他的却是心爱女人的背叛。

  “冰漓圣女,我待你不薄,你为何这般负我!”

  “想当初,你不过是罗浮天区区圣女候选,是我让你坐上圣女之位,更吸收大帝之气,有成帝之姿。”

  “你想要什么我会不给?何需将我置于死地?”

  苏玄眼神冰冷彻骨,脸色更是极其阴沉,丝丝杀气,弥漫在他脸上。

  “冰漓,等着吧!待我再临罗浮天之时,必是你的灭亡之日。”

  正当他喃声自语时,一股来自灵魂的痛苦袭上识海。

  一段段陌生的记忆不断涌现。

  东域苏家,近千年来日渐式微,为防被紫阳山一脉势力吞并,不得已联系上琅琊宗,想延续祖上联姻亲事。

  这门亲事,琅琊宗宗主慕北山碍于情面,准备补偿点灵药推辞过去,结果却被女儿慕倾城给一口应了下来。

  最终结果,是苏玄这个无法修炼的废人入赘了琅琊宗。

  算是完成了联姻的形式,双方脸面也都过得去,同时也解除了苏家的危难。

  在这整个琅琊宗中,除了慕倾城以外,没人待见他这位姑爷,甚至暗中有无数门人与他做对。

  两人成婚这半年以来,若非慕倾城护着他,以他这个无法修炼的废人,早已死了千百次。

  可惜这种保护也不是绝对的,像这一次,他便受到了暗袭,导致身体重伤,神魂破碎而死……

  “想不到,我竟然重生在一个这般懦弱的废物身上?”

  苏玄摇头失笑,心中满是复杂,现在的他,既是苏玄,也是沧古剑帝,自己因女人背叛而死,重活一世,却又多了名妻子。

  慕倾城。

  倒是个好听的名字。

  收回心神,苏玄开始检查目前身体的体魄。

  “嗯?这东西,竟然也跟来了……”

  苏玄脸上浮现出一抹古怪。

  现在他的眼睛,竟是七万年前,他闯入生命禁区,诛杀亿万黑暗物种,取得的轮回神眸。

  传闻这是世间最为神异的神物之一,前世自己还未来得及探究便已身死,现在却与自己这副身体完美融合。

  神魂微动,以轮回神眸内视自身。

  “难怪这副身体以前无法修炼,竟然是万古难见的荒古剑胎体魄,这种罕见体魄,未经打磨,确实如同废体……”

  “要解决倒是不难,就是得借助些许外力才行。”

  “还有这琅琊宗,不知道和我十万年前所认识的琅琊帝宗,是否有所联系……”

  ……

  “那废物现在就在这休息?”

  “李师兄放心,我都打探过的,这小子一日三餐都是我那伙房兄弟照料的。”

  一阵嘈杂声在门外响起。

  就在苏玄内视体魄的时候,一声砰响传来,房门被人从外用力踹了开。

  紧接着,便是一群人涌了进来。

  为首的李三儿,身着外门弟子的服饰,余下五人,则是杂役弟子的打扮。

  李三儿走到苏玄的面前,面带一股倨傲,神色间,看向苏玄满是高高在上之态。

  苏玄眉头微挑,这几条杂鱼,一路过来,说话还真是毫无顾忌。

  见苏玄被人踹了门也没敢说话,几名杂役弟子顿时面带不屑,一脸讥笑地看着他,这废物果然还是孬种模样,懦弱不堪。

  “姑爷,这么快就能从床上坐起来了,看来伤势恢复得不错!”

  李三儿居高临下,面带冷笑,这废物沾染了那位大人看上的女人,真是找死。

  苏玄淡淡看了他一眼,也没说话,神色却极为漠然。

  眼前这个李三儿,他倒认得,虽是个外门弟子,但背后却有着连内门弟子都不敢招惹的靠山撑腰。

  平日没少与自己做对,但以往慕倾城在宗门里,他倒也不敢过多放肆。

  “苏玄,你这是什么眼神?李师兄跟你说话,聋了不成?”

  一名杂役弟子张口喝骂,说完还不忘一脸讨好的表情看向了李三儿。

  李三儿眼中露出一丝满意,嘴上却是故作责怪道:“张师弟,苏玄可是咱们琅琊宗的姑爷,不得无礼。”

  “嘿,还是李师兄仁慈,要师弟我说,他这狗都不如的东西,哪担得起李师兄这般礼待。”

  张姓杂役弟子恭维说完,余下几名杂役弟子纷纷暗悔,恨自己说话太晚,这般好使的讨好话语,怎么就没让自己说出来?

  “你叫张童?”

  苏玄突然开口,他对眼前这个张姓杂役弟子有了印象。

  “受了次伤,连你张爷爷都忘了?平日爷爷怎么教你的?你一个赘婿,见了我们琅琊宗弟子都得行礼!”

  张童一脸讥诮,就在他以为苏玄闻言会面露难堪的时候,对方却面色平静地从床榻上走了下来。

  仿佛他刚才所说一切,都跟放屁一般。

  张童脸色顿时有些难看,这狗东西,竟敢无视自己。

  李三儿嘴角一咧,今天这苏玄很他娘的不对劲,莫不是这次受伤把脑子给弄坏了?

  不过眼下他也没闲功夫再陪苏玄演戏,今晚他过来,就是为了擒他带去那位大人身边。

  当下浑身气劲鼓动,散发气势。

  “李师兄的血气程度,一根手指都能碾死他!”

  “毕竟是肉身八重的实力,那废物估计立马就要趴下了!”

  张童等几名杂役弟子脸上浮现狞笑。

  苏玄神色没有丝毫变化,他堂堂一代剑帝,什么气势没见过?更何况是这区区一个肉身境的蝼蚁。

  “嗯?李师兄的气势我都快承受不住了,那废物怎么一点事没有?”

  一名杂役弟子惊疑开口。

  李三儿也皱眉觉得有点不对,正当他诧异之时,苏玄笑了笑,也没多话,手却是动了。

  “啪!”

  一个响亮至极的耳光,直直抽打在了李三儿的脸上。

  “没事不要乱听人使唤,你后面的人不出来,派你来找死呢?”

  苏玄冷漠道。

  众人哗然!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