衡华
衡华

衡华

日曜明辉

仙侠/修真文明

更新时间:2024-02-23 03:11:56

修行之道,百行百艺。 有人擅斗法,有人擅炼丹,有人喜画符,有人喜制器…… 亦有一类修士擅长推演功法。此类演法师在宗门、家族又称“传功长老”。 伏衡华,穿越之后为伏家演法传功,安然过着书虫生活。但因为祖父将死,不得不出岛奔波,筹谋自己与祖父的仙路道途。
目录

7天前·连载至第八百零七章 魔影

第一章琅嬛藏书孕道种,行功演法第一人

  延龙水域,蟠龙岛。

  伏衡华坐在琅環馆三楼的演功房,正小心翼翼对一副玉俑进行功法推演。

  俑偶,修士进行功法推演的常用道具。修行功法的改良和修缮,是一门极其凶险的事。稍有不慎便会走火入魔。修行者自然不能一开始就拿自己的身体冒险。

  仿照人体的俑偶应运而生。通过精血喂养,并在俑偶体内运行真气,让俑偶成为“另一个自己”。

  当俑偶运功实验后,修士再亲身尝试,可极大概率减少走火入魔。

  伏衡华眼前的俑偶,是“行功俑偶”中品质最高的玉俑,能将人体还原百分之七十。皮肉、经脉尚可,骨髓以及生命传承烙印,很难通过俑偶的“人祭替代原理”进行还原。

  自然,其价值不菲。

  “月含玉兔日藏乌,盘结龟蛇作真武。阴阳和合济太极,五行攒簇……”

  衡华默默算计着口诀,在他背后有一男一女护法,祈祷这次的成功。

  “一定要成功,一定要成功。如果再失败,我们真没钱了。”啸鱼作为侍女,负责管账。眼下伏衡华的全部家底用来置办俑偶,推演功法。

  这只玉俑已是最后一件。

  如果再不成功,她去哪给自家少爷弄钱去?

  护卫恒寿默默想道:要是老太爷得知少爷的败家行径,这次要打多少日下不来床?

  随着灵气在玉俑体内推演,练气一层、二层、三层……一步步攀升至筑基境。

  玉俑表面覆盖的金缕玉衣开始激活。

  玉衣手工十分粗糙,是伏衡华自己制作的灵甲,参考前世博物馆看到的金缕玉衣。

  玉片纷纷浮现符箓灵篆,道道灵光随之激活。通过金丝传递,灵光将玉俑团团护起。

  忽然——

  房间东侧的“警雷钟”有感,紫金小钟快速晃动,发出嘹亮警报。

  衡华三人同时抬头。

  紫光跃动,天雷正缓缓凝聚于上空。

  “开始了,啸鱼、恒寿,撤!”

  三人早有准备。

  衡华一个翻身,果断从窗户跳下,手捏“御风诀”。清风吹来,衣衫飘飘,他凌空而立。

  侍女啸鱼开门关门,飘然闪出演功房。

  恒寿看到同伴毫无义气的举动,自己正巧被挡在门口,默默掏出黝黑铁伞。撑开后,他躲在角落避雷。

  轰隆隆——

  雷霆轰入琅環馆,飞溅的火焰在馆前点燃。

  ……

  蟠龙阁,伏丹维躺在榻上,悠然享受婢女按摩。

  “人世悠悠,千二百岁。富贵荣华,俱在……”

  没等老者哼完。

  轰隆——

  震天巨响把他打断。

  女婢下手突然用力,只见老者猛地坐起。她吓得花容失色:“老爷饶命!”

  老者没理她,目光看向蟠龙阁后面的琅環馆。

  黑烟滚滚,焰光熊熊。

  “混账小子,又在家里瞎折腾!你祖父我的命,早晚被你折腾没了!”

  自己只能活十年了,最后十年还不能让自己好好安享晚年吗?

  伏丹维气得胡须震动:“来人,去后头看看。那浑小子鼓捣什么呢?”

  边上的小厮赶忙动身,可没跑出去,就见一位丰神俊朗的少年郎走进来。

  他穿着暗红劲装,行礼道:“祖父,您这是冲谁发火呢?”

  “还能是谁,你那不省心的堂弟——你是不知,上月他又把琅環馆烧了!”

  又烧了?今年第七次还是第八次了?

  伏向风一边赔笑,一边将礼物呈给老爷子:“堂弟骄横,不也是您老宠出来的?您瞧,这是我给您带回来的还春丹。对驻颜延寿有帮助。”

  伏丹维搓着自己满头皓发,长叹道:“别忙活了,你祖父就这几年活头。如今最大的期盼,是你们这辈出几个金丹修士。届时,纵然这蟠龙岛让出去了,你们也有机会拿回。”

  他随意将手指搭在向风手腕,检查其修为。

  突然,老者惊喜道:“你突破了?三昧火成了?”

  伏向风突破的喜悦下,他倒也顾不得伏衡华惹出来的乱子。

  向风脸上带着几分矜持:“这次出门小有奇遇。”手指轻撮,一朵炙热火焰飘出。

  三昧火,修士精气神所炼,降妖伏魔最常见的手段之一。

  “好好——”

  老者想起什么,拉着他往琅環馆走。

  伏向风连忙散去三昧火。

  “来来,去找你堂弟,让他帮你推演功法。这修行啊,每重境界都要仔细推敲。出现一点变化,就要修改调整功法。”

  功法,是因人而异。

  功法适应人的需求,而不是人被动按照功法修炼。

  一篇火属性的地典仙诀,换成精通雷法的修士修炼,自然要按照实际情况进行修缮。如果修改得当,雷火合练,反而事半功倍。

  一篇要求修炼者为瞎子的仙书,难不成正常人修炼,便要自戳双目吗?自然是修改功法,增添正常人可以修炼的途径。毕竟成仙之法难求,与其找一篇低阶功法凑活,不如改良修缮仙诀为自己的专属。

  有功法适合男子修炼,换成女子修行,同样要重新修改。古来第一位修行者观天地而创道法,在传功异性时,自然是按照自己修行的功法进行改良。

  向风快步跟上老者,从一开始被强拉,到他主动搀扶老者:“又是堂弟那套理论?”

  “你堂弟啊,千般胡闹,万般惹祸。唯独有一点,他对创造功法的天赋,实在是高。”

  向风默默点头。

  没错,目前伏家炼气、筑基两大阶段的族人,所用功法大多与伏衡华有关。这小子别看修为差,可在功法演算和创造上,着实是把好手。

  两人赶到琅環馆,见到花匠们提着水桶,正在琅環馆周围灭火。

  “你们注意些,别烧了我的书馆。”不远处,一个面相稚嫩,和伏向风有几分像的少年指手画脚。

  衡华头发散乱,啸鱼正在边上给他重新整理。

  “啸鱼,别管我。先把咱家花客护住。”

  少女神情无奈,挥挥手,幽蓝色的寒冰玄气飘至花田,扑灭焦枝上的火苗。

  见伏衡华被炸得面如焦炭,伏丹维火气噌噌上冲,拿起玉尺就要打人。

  衡华远远瞥见自家祖父杀过来,果断逃入琅環馆,将门口的牌子翻出。

  “书馆重地,禁止打斗。”

  八个金光闪闪的大字飞在门口,一层仙家禁制笼罩琅環馆。

  伏丹维是金丹大修士,自然不怕衡华制作的仙家禁法。但到了书馆,他知道里面放着自家八万道书,默默停下手,站在门口训斥怒骂。

  伏向风赶紧过来,扶着老者道:“祖父,您消消气,消消气。小六儿,赶紧出来。帮三哥挑选修行功法。”

  衡华站在书馆内,看到伏向风安抚住老者,默默解开禁法。但他没出去,站在门口请二人进来。

  顺带,他对侍女啸鱼打眼色。

  啸鱼在花匠们灭火后,赶紧把他们拉走串供。将自家公子又一次惹祸的事情糊弄过去。

  “不过三少爷回来,老太爷内心高兴,应该不会对少爷有什么苛责吧?”

  ……

  琅環馆,伏家三人站在一处。

  衡华一本正经地,在门口拿起登记册:“乙巳月,庚申日,四月初七。伏丹维携孙伏向风,入琅環馆。”

  见孙子摆出馆主姿态,伏丹维眼皮跳动,强忍着没吭声。

  没办法,自从衡华展现自己在推演功法、修复残经的天赋后,他就顺理成章当了自家的“图书管理员”。

  他在书馆定下的规矩,经过所有族人认可。自己作为伏家长老,当然不能带头破坏。

  若自己不当回事,不把规矩立下。回头自己不在了,其他族人趁机欺负自己孙子怎么办?

  忽然,伏丹维想到了什么,仔细观察书馆。

  书馆古香古色,共计三层。红木大架上陈列伏家收集的真凡两类,共计十二部,七十二万本书。其中修真六部有道、法、术、技、杂、闻。计八万册,包罗修行界的天文地理、道法咒术、丹器符阵以及异闻奇谈。

  当然,也不乏伏衡华自己撰写的书。诸如《百经千脉人体图》《千法元集》《观梦算卜》《北辰元星图》等。俱是在专精一道的金丹高人们教导下,衡华完成的结业成果。最近写完的一本书《千草算录》,是得丹道高人葛留悉心指点,重新编撰整理的古修丹方。

  覆洲之后,古修时代的诸多天材地宝不是换了名字,便是彻底绝迹。以其他药材进行替换,势在必行。这也是演法师其中一脉,金方缮药师的工作。说通俗点,就是前世的制药。

  “没少什么东西,刚才着火爆炸,是哪里弄的?”

  伏丹维寻觅一圈,目光落在通往二楼的阶梯。

  不好!

  衡华心中一动,连忙道:“咳咳……三哥,你突破到真火境了?”

  “对。我来挑选接下来的功法。要用‘灵俑’测算吗?”

  “年前你来的那次,我就看出你筑基圆满,算到你即将突破。已经给你备了三本真火境的功法。当然,检查一下最好。”

  伏衡华伸手在伏向风肩膀轻拍。

  “有一缕凤气萦绕,是得到外在的机缘?捡了凤凰的翎羽,还是吃了沾染凤气的灵草?凤为风火之精,看来我给你准备的这三本书正好合适。”

  随后,衡华取来木偶:“注入法力——您老干什么呢?”

  伏丹维脚步一顿,暂缓上楼的动作:“老夫去楼上瞧瞧。筑基以上的功法,不都在二楼?”

  “我年前算出三哥的修行进度,已经把他要用的典籍放在一楼。”

  衡华招招手,中厅小书架飞来三本修行典籍。

  “你老这么急,来来,帮三哥掌掌眼,我给三哥检查身体。”

  将伏丹维拉回来,伏衡华偷瞥楼梯上边,见恒寿垂下一条红色璎珞——打扫完毕。

  衡华暗暗松了口气。

  把现场收拾好,别让祖父发现就成。

  伏衡华为自己推演功法,是瞒着族里弄的。

  伏向风将真元注入木偶,原本做工粗糙简单的木偶变化为相貌和他相仿的小人,表面出现一个个穴窍经络。

  接着,他运转自己目前修行的功法,木偶的经脉缓缓流动真元。

  功法,乃修行者“师法自然”而来。以人体模拟天地,将天地运行具现于人体之内。

  传闻,世间第一位修行者本为凡人。通过观摩天地自然之理,彻悟真气运行之理。因此,每一篇功法都可以视作一种天地之理的运行。

  伏衡华看着木偶,那真元的流动,犹如一阵风在天地间流动。

  “先等一会儿,让真元多走几圈。对了,三哥。你这次回来,还打算出门吗?”

  “暂时在家里待几天,沉下心,好好修炼。怎么,又打算让我帮你捎东西?”

  “没,随便问问。”

  “你三哥回头要去风门岛,坐镇咱们家的产业。”

  伏丹维翻阅三本修行典籍。

  功法典籍有大众版和秘篆版两类。

  大众版,以普通文字书写,随便阅读修炼。而秘篆版,多是高等功法为求保密,以特殊灵文进行撰写。

  破译灵文,也是演法师的工作之一。如今这三篇功法,都是伏衡华破解完毕的大众版。

  随看随学。

  伏丹维看罢,递给伏向风:“你弟帮你挑的,一篇是玄风秘法,一篇是风火合练,还有一篇是提纯火精的。第三篇就罢了,不合适你,前两篇你自己抉择。”

  一千五百年前,东莱神洲沉没,天地元气随之大变。

  原本五行舒合、水火二气占比相同。可到万岛时代,天地间水灵之气充沛。修炼火法,难之又难。

  而随着天地大变,修士惊讶地发现。原本依照神州时代创造传承的修行法诀,逐渐跟不上这个新环境。

  功法,师天地万象而来。天地异变,功法自然要跟着改。

  水灵之气彻底压倒木火土金。一切以“阴阳五行”为根基的功法咒术,都需要进行调整。

  潮汐的引力扭曲太阴,间接导致太阳和其他星辰的轨迹变化。一应以星辰为媒介的道法,都要跟着调整。

  所以,演法师这个职业应运而生。

  演天地之道,法万象之理。

  向风明白火法难修,自然不会去选。

  大略看了前两篇,他皱眉道:“没有速成点的?尽快结丹那种?”

  伏丹维目光微动,既欣慰又感慨。

  衡华听到向风的话,头也不抬,盯着木偶道:

  “筑基三境,先定道基,提纯真元。再炼真火,熬炼玉液。最后缔结玄胎,合坎离龙虎,成就大道金丹。这个过程短则数十年,长则数百载。三哥如果打算在十年之内速成结丹,那是别想了。”

  伏衡华擅长演算,在他的预测中,伏向风要结丹,至少五十年后才有拼一把的可能性。

  “哪怕我得了凤缘?”说话时,他按照自己的运功速度,一点点推动木偶演算。

  衡华观察运功路线,记录三哥在各经脉中的运功速度:“你得凤翎机缘的事,我的确预测不到。但我已经事先把你得到机缘的可能考虑在内。

  “五十年。五十年后,你才有结丹的可能。咱们这一脉要说最快结丹,还得看五叔。只是他目前距离铸丹虽然只差临门一脚,但十年内希望不大。应该要十三年。”

  只差三年,蟠龙岛就有易主的危机。

  伏丹维也道:“蟠龙岛的事,风儿无须在意。纵然这座岛被你十七叔拿去。他也是咱们伏家人,不会对咱们柏皇堂如何。”

  “但他是白榆堂的人,”衡华淡淡道,“白榆堂那边人丁稀少,也有十几个嫡系族人。您老要是真不在了,蟠龙岛自然轮不到咱们家住。”

  伏家在延龙水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修行家族。历经千载,有好几个金丹大修士坐镇,威名赫赫。

  然而僧多粥少,伏家拥有的三岛十八屿中,只有两条下等一品的灵脉。

  一曰“玄凤”,灵脉即将升华为中等三品,是伏家祖庭。

  一曰“蟠龙”,便是眼下这座蟠龙岛,由柏皇堂的长老伏丹维执掌。此岛孤悬在外,与伏家诸岛屿相隔较远,水妖频出。是早年伏丹维与父亲从族内走出,来到这片废墟之地构建灵脉,经营数百年而成。

  当下伏丹维寿元将尽,柏皇堂无力守护蟠龙岛。而白榆堂的金丹修士风头正盛,又是天纵之才,眼下却无修行宝地。

  族里面的打算,是等伏丹维寿终后,柏皇堂一脉搬出,由白榆堂入驻。然后白榆堂暂时肩负起,保护柏皇堂族人的责任。

  搬出去容易,想要再回来,那可就难了。

  伏丹维笑道:“白榆堂那边的金焰屿也不错。老夫跟大长老商量过,回头再拿一个灵屿并过去。你们至少能有一条下等二品的‘燕颔’灵脉。”

  伏向风心中不是滋味。

  他们柏皇堂在蟠龙岛经营七百年。从下等三品的灵脉一点点升级。虽然族中其他人也出力过,但自家明显付出更多。多少叔伯长辈为了蟠龙岛战死?而这座岛之所以能复原旧貌,完全是老爷子当年一众好友前来帮忙。

  自己也好,衡华也罢,都在这里出生长大。

  几代人的记忆和牺牲,岂能轻易让出?

  衡华也想起自己父母的死。

  三十年前那场妖潮,柏皇堂伤亡惨重,嫡系族人存留不过二十人。而作为金丹长老的伏丹维,更是燃烧三百年寿岁,才把那三头金丹蛟龙打死。

  想到这,衡华垂眉低首,遮掩自己发红的眼角,淡淡道:“您老放心。孙儿已经在帮你推演功法。等您老突破,再添五百寿岁。这蟠龙岛,依旧是咱们家的。”

  “你?”

  伏丹维看着自己的小孙儿,缓缓摇头:“你小子别乱来,老老实实给族人推演功法。日后,少不了你的传功长老之位。咱们家的藏书,依旧是你掌管。其他的,别乱折腾。还有——别天天在书馆放火!”

  自家小孙儿在推演功法上才情绝佳。前些年,还有某个仙门特意过来收徒,打算将他培养为门派之中最为紧要的传经弟子。

  可他到底年纪轻,阅历浅。

  打娘胎起算,伏衡华修行六十载,有筑基修为。

  他这种父母皆是修士的孩子,生来百脉皆通,寿岁三百。六十岁相较于他,不过是刚刚成年。

  儿时,他曾问过父亲。为什么他们这样的灵人成长如此缓慢。为什么不能像凡人那样十几年就长大成人。

  然后被父亲一连串反问怼回来。

  “凡人修炼为修士,修士结合的孩子是灵人之体。飞禽走兽修炼为妖灵,妖灵结合的孩子是什么体质?”

  “诸多妖类保持原身习性,一次繁殖可上千上万。这些子孙是否全是妖兽?”

  “若只是大部分为原身动物,个别存在为妖兽。那这些个别存在的成长时间和原身动物一样吗?”

  天道均衡,有一得必有一失。

  强大且具备天赋的生命,总会在各种方面受到限制。

  更明显的例子,在于龙凤这类强大存在。幼年龙凤心智也不开,他们度过幼年期更加缓慢。三五百年都未必能成熟。

  灵人之体的心智压制,较于生来持有的高天赋以及血脉神通。只是一些微不足道的代价。

  根据父亲隐约提及的暗示。灵人心智缺失背后,疑似有莫大隐秘。可以等伏衡华长大后自行探索。

  如今,伏衡华作为灵人之体出生。虽经历心智压制的麻烦,但生来持有伏家蟠龙岛六血脉天赋之一的慧心。

  可过目不忘,通晓万法,最擅推演。

  衡华如今能轻松推算炼气、筑基层次的功法。不过涉及金丹化婴层次,那就两眼抓瞎。

  琅環馆修真类典籍八万部,其中涉及金丹化婴修行的正经、残篇,总共只有三十三本。

  从这些书中得到启发,伏丹维相信自家孙儿比一般筑基修士更了解金丹境界。但要说创造金丹修士的修行功法,还是不切实际。

  见伏丹维不相信,衡华也懒得争论。

  真以为,自己这些年在琅環馆放火玩吗?

  那可都是实验功法的正当行为。

  衡华暗道:到时,我把功法摆在他跟前,事实才是最有利的答案。顺带的,我把老爷子的宝库搬我房里,不过分吧?

  提及功法创造,伏衡华突然想到一个修真界的笑话:

  师父:你怎么还不化婴!

  徒弟:我没有化婴功法。

  师父:那就赶紧推演功法。

  徒弟:可我不是元婴修士,推演不出化婴功法!

  师父:那就赶紧化婴。

  徒弟:但我没有化婴功法!

  最终,师父差点被死板的弟子气死,将他撵出墙门。

  ……

  虽然只是神州时代,一个不知真假的笑话,但背后却指出一个问题。

  最初的元婴功法从何而来?

  如果第一位元婴宗师,是靠着一篇现有的元婴功法化婴成功。那么,这篇功法从何而来。如果功法是元婴宗师创造,那么创造功法的元婴宗师,他最初是如何化婴的?

  这个问题同样可以套在筑基、金丹,甚至飞升成仙。

  成仙之法何来?

  如果是仙人传授。那么第一位仙人的功法从哪里来?

  ……

  由此,修士们提出“实践--理论--实践”的方式。

  通过大量的实践,寻找天地万象的运行规律,从而模拟自己更上一层的功法。

  筑基修士观天地万象,创造推演独属于自己的金丹之道。

  金丹修士通过百万、千万乃至上亿次的推演实践,创造独属于自己的化婴之道。

  但推演失败,走火入魔接踵而来。有些修士爱惜羽毛,宁可找他人帮忙,也不敢拿自身轻易冒险。

  演法师这类专擅推演功法的修士,也由此拥有自己的立场。各门派家族,大多都有自己的传功长老。帮同族之人,同功法的修士推演,无疑事半功倍。也让其他修士腾出时间,为宗门、家族奋斗。

  一般修士为自己量身推演高一级的功法。

  演法师可以跨两个小境界,甚至可以跨越一个大境界,以通慧、天目、玄智等特殊天赋,通晓自然之理,编撰为运行功法。

  伏衡华便是此类。他筑基成功,已触摸“内生真火”之理,可以推算筑基、真火、玄胎三层境界。但面临成丹之法,便抓瞎了。更往上的化婴法,他敢创,也没人敢修炼。

  “可惜,若非老爷子道心有损,志气全失。根本不需要我各种费心思。他的才情,自己推演功法才是最合理的。”

  ……

  伏丹维盯着衡华,也在思量他的前程。

  演法师,这种能为他人演算功法的修士,自然是一个家族或者宗门的宝贝。但也正因为宝贝,家族绝对不容许这种人物轻易外出。

  “老夫还有十年寿命,自可庇护一二。若老夫不在,柏皇堂其他人搬出去不假。但他却要留下来继续守着琅環馆。恐怕这辈子都难有自由了。”

  想到这,伏丹维动了心思,他对伏向风道:“你回头要去风门岛。将小六儿一起带上——”

  “什么?”

  “我?”

  伏衡华正要帮三哥检查身体,听到这话,两人同时错愕。

  然后异口同声:“不要!”

  --------------------------------------------------------------------

  补录:

  《风水勘龙术》云:东莱灵脉有上中下三等,每等各三品。等级不同,灵脉孕养灵根、异兽亦有不同。下等一品,灵脉以龙凤为上佳,能生蟠龙木、凤桐木。

  ——————————

  补录:

  《修真百识·灵人》:

  夫修真之道逆天而行,修士产子之难远胜凡人十倍。短则怀胎十月,长则怀胎数载。

  所生灵童寿岁三百,百脉俱通,生来可入道,得天妒。未成年时,受三次“灵气暴动”。

  第一次为满月。度过即生,度不过即夭。

  十数年后,灵人发育停止,心智外貌皆如孩童。

  第二次灵气暴动时间未定,度不过即死。过之,入少年期,男子通精、女有天癸。

  第三次灵气暴动,度过即成年。

  灵气暴动时间不一,最晚可达百年。

  古曰“百岁灵人,方可成年。”

  灵人多见于修真家族,以灵脉生养。灵脉毁,族系断,则灵人绝。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