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星际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全星际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全星际都是我的手下败将

温迟迟

科幻空间/星际恋歌

更新时间:2022-12-20 00:05:14

【刚且直末世大佬应骄x青涩高岭之花纪寒玉】 应骄在末世搞了一辈子的事业,她消灭了变异种,搞死了丧尸皇,达到了真·事业巅峰。 可惜,应骄还没来得及享受,人就没了。 再睁眼,应骄成了星际黑户,没有身份,没有来历,人还在军部监狱里蹲着。 应骄:? 没关系,正好我能躺平。 然而,星际复杂,人生险恶。 交了个朋友,说要一起奋斗,结果人家是最强富二代! 上个选修课,老师说要一起合作,结果全是来蹭她美食的。 加个好友,本以为是忘年交,谁知竟然是星际元帅,还是个炫娃狂魔,时常要给她发些宝贝儿子的美照。 纪·元帅·峋:看我儿子可爱吗?来,杀点虫族,嫁给你。 应骄:…… 应骄看着自己悉心投喂的小玫瑰,行吧,今天就把灭虫族提上日程! 注:女主感情菜鸡,谈恋爱全靠本能驱使;男主武力值只比女主低,也强,但在女主面前是易推倒款——不好这口请千万不要勉强。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474章 番外6 现在很好(完)

第1章 穿越、星际

  星际的监狱十分朴素。

  尤其是一线军部的监狱——他们从不花钱做外观,除了实用,什么花里胡哨的都没有。

  应骄此刻就待在这里面。

  她坐在一张小床上,面无表情地喝着被隔壁狱友称为营养液的东西。

  “喂,哥们,你没事吧?这都喝了多少了?可少喝点吧,你之前都睡三天了,突然喝太多小心消化不了!”

  祝星尘被关在应骄隔壁,他来这里已经四天了。应骄比他晚一天,是三天前来的。

  三天前,应骄好不容易干掉了丧尸皇。同归于尽的惨烈结局让她没忍住,终于崩了“末世荣耀”的人设骂骂咧咧。

  在意识消散的最后一刻,她闻到了一股浅淡的玫瑰花香。

  再次醒来就是现在。

  她形容枯瘦,全身看不出半点血肉,一眼过去只觉得是张干蔫的人皮附着在骨头上。看不出本来面貌就算了,连是男是女都难以分辨,也不怪隔壁错称她为“哥们”。

  祝星尘的话很多,醒来不过十几分钟,应骄就从他嘴里知道了不少东西。

  比如说这里已经不是末世了,是一个被称为星际的世界。这里没有异能,不过科技却比末世发达太多。

  虽然没有异能,但这里的人普遍都拥有精神力。

  比如眼前这个。

  尽管话很多,但也拥有七级精神力。不过这不是他自己说的,是应骄感知到的。

  应骄拥有三系异能——精神系,力量系,火系。每一系都是十级满级。她的异能并没有跟着身体一起消散在末世,所以她现在还是能感知到比自己低阶的精神力。

  七级精神力……

  应骄双眼半合。

  不知道在这个世界是个什么水平。

  不过看这小伙子深藏眼底的张狂样,应该不算差。

  喝完最后一管营养液,应骄的胃不再似初醒时焦灼。她往身后一靠,终于给了嘴巴一直啵得啵得个不停的祝星尘一个眼神。

  “应骄。”

  她的嗓子干涩沙哑,发出的声音像老树皮相互摩挲所发出的声音一样。

  十分难听。

  “什么?”

  突然被宠幸的祝星尘没听清。

  应骄再说了一遍:“应骄,我的名字。”

  “哦?哦!”

  祝星尘眼里闪过兴奋的神色,也不知道在激动个什么。

  不多时,他稳住神色:“我叫祝星尘,刚才说过了。我是从帝都星来的,你呢?”

  “……”

  祝星尘一副友好打招呼的态度,似乎他只是想跟自己打个招呼认知认识。不过应骄还是从他小心谨慎的神色中看出了他想要套话的意图。

  应骄心里笑得恶劣,嘴上却笑得和善:“好巧,我也是。”

  祝星尘更激动了。

  “那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可是十一军的驻地,一线战场中的一线战场,普通人可来不了这里。”

  十一军?一线?

  应骄抓住两个关键词,手指轻轻在床上点了点。

  看来这个世界也不太平。

  就是不知道和末世比怎么样。

  应骄初来乍到,脑子里没有丝毫关于这具身体的记忆,人生地不熟。她没有再当救世主的打算,活着太不容易,如果能苟着就再不好过。

  精神系和力量系都能让她很好的混在人群中不被发现,至于火系——就先不用了……

  “哥们?哥们?”

  祝星尘见应骄不说话,内心忐忑,忍不住催促。

  他真的太惨了。

  擅自来一线迷路就算了,还被当成虫族间谍抓住,简直丢脸至极!

  这要让家里知道,少不了一顿毒打。

  祝星尘害怕极了,甚至都不敢报出自己的名字让就在十一军的大哥来接他。

  现在他只能期望关在自己隔壁这根干巴的“棍儿”是个真间谍,而自己能从他嘴里撬出些话来将功补过。

  不然,他完了。

  “哥们,说话啊,你来这里干嘛?”

  “旅游。”应骄睁眼胡扯:“我从小就要当个英雄,听说这里战火纷飞,就想来看看,参观参观。”

  “……”

  这谎扯得太明显,祝星尘差点没维持住自己“友善”的表情。

  心里太多需要消音的话让祝星尘懒得理会“要当个英雄”和“想当个英雄”的差别。所以不知道这话半真半假。

  祝星尘忍了又忍,递出监狱发的超难喝营养液想送个人情:“哥们,你吃饱了吗?我这儿还有。”

  所谓吃人嘴软,祝星尘觉得这人怎么着都要跟自己说两句实话了。

  结果……

  应骄接过营养液毫无心理负担地喝了,然后:“谢了。”

  之后就什么都没了。

  等了半晌,祝星尘忍不住再度开口:“哥们,你还没说你是来干什么的?”

  应骄又看了他一眼,干瘪的脸颊绽出笑来:“哥们,你呢,来这里做什么?不会是间谍想窃取战报吧?这可不行啊小伙子,好人可不兴做这个。”

  “你!”

  祝星尘怎么都没想到这人竟能这么无耻,喝了自己的营养液没点表示也就算了,竟然还对他倒打一耙!

  他现在确定眼前这人是间谍了。

  他哥说的:投靠虫族的人都很无耻。

  眼前这人无耻至极,绝对是背叛人类的虫族间谍没错!

  刚才那管营养液给他喝真是浪费了!就算是他不想喝的东西,也绝对不该给一个间谍!

  “嘀——”

  就在祝星尘搜肠刮肚想要痛骂应骄无耻的时候,这层监狱的门开了。

  穿着黑色硬挺军装的士兵打开狭隘牢房的大门,对应骄道:

  “4597,出来。”

  应骄没说话,起身跟着他们走。

  一队士兵面色严肃,应骄感应了下,里面有三个六级,其他都是五级。而且看样子这群人身手都很不错,至少比祝星尘好很多。

  应骄忽然有些怀疑祝星尘的七级精神力可能不算什么。

  跟着一行人一路向下,中间换了好几次电梯。

  应骄不知道这监狱究竟修得有多高,她只知道,自己已经下降了最少一百米。

  啧。

  该说不说,星际就是严谨,审个嫌犯都要向下这么深。

  下到最底层的时候,应骄又被带到了最里面的一处审讯室。

  “嘀——”

  门一开,应骄就闻到了一股浅淡的玫瑰花香,香味清浅怡人,和她死前闻到的一模一样。

  “!”

  应骄猛地抬头,一张艳丽淡漠的脸近在眼前。

  应骄惊了。

  这不是……花仙子?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