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捡到女孩然后圆梦这件事
关于我捡到女孩然后圆梦这件事

关于我捡到女孩然后圆梦这件事

炽之翼SF

奇幻/神秘幻想

更新时间:2024-07-24 11:16:19

从小中二病的少女,意外捡到神秘女孩。在半强迫半自愿的情况下领养的女孩,没曾想居然是圆自己中二梦的起点?!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章(1)争抢!

序章 (1)早晨!

  清晨,太阳渐渐升起,金色的阳光穿过半透的软云,洒在二十二区的中央街区上,居民们又开始了一天的悠闲生活。住在街角的大妈推开木窗,支起了开在家里的水果摊;街中的面包坊门前,丽萨小姐又是第一个来上班开门;街尾的老大爷摇摇晃晃地推出自己的修鞋摊,不忘在摊边顺手摆上两只茶具……

  街区还没驶来枫氏家族的马车车队,还能算是安静。美好的清晨原本就该这么平和的展开,但是一道半空窜出的身影突然打破了这份宁静。

  “梅姨早上好!”黑影从大妈的水果摊前一闪而过,摆得漂漂亮亮的苹果塔塔尖便消失了。

  “丽萨小姐早上好!”黑影从面包坊门前一闪而过,丽萨小姐刚放到展示台上的几块黑吐司便消失了。

  “德爷早上好!”黑影从老大爷的修鞋摊前一闪而过,老大爷刚给自己倒上的一杯凉茶便顿时见了底。

  黑影所到之处,留下一片问好声,还有一句“又是你!诺瓦娜!”的抱怨。

  那个叫做诺瓦娜的女孩,在狂奔中四处“掳掠”着早餐狼吞虎咽,顺走人家的东西不忘先问句早安,留下一个灿烂的笑容。

  被顺走东西的居民们倒是没有上前追赶诺瓦娜的意思,反而抱怨的时候嘴上还挂着笑容。

  她就这样沿着主干路奔跑着,向着远处高耸的塔尖奔跑着——那是坐落于二十二区的贵族学校,是二十二区的名片——塔伦兹中学。

  房檐上的鸽子被诺瓦娜急促的脚步吓飞,屋脚边的猫咪被诺瓦娜快速的步伐惊醒,门沿前的家犬对诺瓦娜匆忙的扬尘怒吠,整条安静祥和的街道愣是被一个年轻活泼的女孩给闹腾起来。

  诺瓦娜咽下水煮蛋蛋黄,在十字街牌前紧急刹车,快速整理了自己的仪容仪表,随即换做小碎步拐过街角,向着那铁黑色的铁栏门走去。

  诺瓦娜并未像早日一样压点来到,而是早早地提前步入校门,门口考勤的弗洛伊先生差点把自己的金丝单片镜给惊掉。而诺瓦娜偷偷地拿舌尖舔掉嘴角的奶油渍,快速而不失优雅地走进教学楼。

  她来到自己的班级,走入教室,便看到班长妮在认真地读着手里的数论书。诺瓦娜悄悄地走到靠墙的角落,那个一旁已经是空座位的“孤岛”——诺瓦娜自己的位置上。诺瓦娜翻开背包,拿出那几本被旧报纸好好包起的课本,又掏出羽毛笔和铅笔,从桌子底下捡起半瓶蓝墨水,便收拾好了自己的桌面。

  时间还早得很啊。诺瓦娜看了一眼教室前面高挂的黑色挂钟,时针刚刚指到“7”字过这么一小格。诺瓦娜转头,朝着身边空无一物的书桌自言自语:“蒂,你怎么还没来啊?”

  时间一点一点地过去,诺瓦娜右手撑着脑袋,无精打采地翻看着书本,暖菊色的阳光慢慢爬上诺瓦娜细长的小腿,爬上褐色的小礼裙,爬上白皙的小臂,爬上褐色的短发,侧着将诺瓦娜晶蓝色的双眸照得闪亮,她的剪影在红砖墙上投下细长的睫毛。

  转眼间,讲台上便站上了古板的数论老师,他照旧整理了一下胸前的红色领带,抓了抓已是地中海的头,沙哑地喊道:“上课!”

  于是,又一天枯燥无味的教学开始了。诺瓦娜除了机械性地每节课更换桌面上的课本之外,其余时间都在望着各个角落发呆。年轻的女孩脑子里天马流星,各种奇奇怪怪的事情在她的脑海里接连上演。

  当眼前的时针指向“12”字过了两小格后,班主任熊女士终于松口喊出了“下课”两字,全班仿佛长抒了一口气般,焦急着目送熊女士的离去。

  于是,早上如噩梦般的课程总算告一段落,愉快休闲的午餐时间到了。同学们纷纷掏出自己的饭盒,有的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看着对方的饭盒指指点点,有的两两并坐着相互分享着饭盒里的小菜,有的被团团围住成为“饭局”的焦点人物……

  而诺瓦娜则悄悄地从书包角落里翻出清晨从梅姨水果摊上顺来的苹果,偷偷地咬下一口用来充饥。

  是的,这里是贵族学院,小小的一场午间饭局都是贵族们交流感情、发展未来下线、巴结背后靠山的好机会,每个人手里都会有一份象征着家族的豪华午餐,一份“绝不会输给其他人”的精致午餐。但是诺瓦娜不是他们的一员——她并不是贵族。

  诺瓦娜出身于平民家庭。父亲原本是枫氏家族新兴工厂的工人,在诺瓦娜五岁之前家境一直都算不错,但是一场事故过后,父亲的右腿落下残疾,只能靠着委员会的救济金和在周边店铺给熟人打下手维持生计。母亲则是在五年前的事故中惊吓过度,身子虚弱不堪,也没法像先前给布料店卖些自己织的布料品贴补家用,现在光是每天家里各种杂事的打理便让母亲常常上气不接下气。整条街的邻居们或多或少都知道诺瓦娜家里的情况,也或多或少的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帮助着这个不幸的家庭,而懂事的诺瓦娜也会在自己闲暇时间,走街串巷地帮助街坊邻居们。

  至于诺瓦娜的学业,也是源于五年前的那件事情。依靠着父亲当时的勇猛,救下了一位贵富人家的女儿。人家老爷拗不过女儿的求情,给予的一点点帮助,将诺瓦娜即将打工养家糊口的命运,转变成了现在在贵族学校读书。

  一切都源于五年前的事情啊……诺瓦娜咬下一口苹果,又开始浮想联翩了。

  下午的修养课程倒是诺瓦娜擅长的内容——毕竟学会这些东西有助于她在这种地方生存,而且因为“她”的影响,诺瓦娜对修养课不是这么排斥。总体的感觉,是比上午的各种理论课舒服很多的。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