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门内,怪物在门外
我在门内,怪物在门外

我在门内,怪物在门外

幻世逸少

科幻/末世危机

更新时间:2022-07-13 11:08:37

不要开门!千万不要开门! 当怪物来临的时候,每一个元宇宙住民都无法置身事外。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六十一章 满载而归

第一章 不是在搞钱,就是在搞钱的路上

  自从在元宇宙里遇到这个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孩,初暖的好日子就到头了。

  初暖只是想搞点小钱钱,去海边晒晒太阳,看看美女,可是这个女孩却要让他去拯救元宇宙。

  这不是笑话嘛,初暖连自己都拯救不过来,哪里还能拯救得了元宇宙。

  他有那时间,去海边看美女,不香吗?

  走在人烟稀少的路上,初暖摸了摸口袋,比脸还干净。

  唉,这次又超支了。

  原想着这次怎么样也能撑上个十几二十天吧,没想到想象是美好的,现实是骨感的,才短短几天的功夫,他就把十万块全都砸在了海滩上。

  不过这也不怪他。

  怪只怪,这次海滩上的美女竟然有那么多,说话又那么好听,他心情一高兴之下,赏,必须打赏,就把口袋里的钱给打赏完了。

  “必须想办法搞点小钱钱,要不就没钱可以打赏海边漂亮的小姐姐了。”

  初暖左看看,右看看,唉,这路上的店,关的关,倒的倒,凄凉的很。想从这里搞钱,看来是不可能的了。

  他摇了摇头,转过身,换了另一条街道。

  如果没记错的话,这条路是通往一个叫过雨冰雪的独栋别墅群。

  能够住在过雨冰雪的人,不是大富豪,就是大富翁,钱一定不少,只要有人发发慈悲,拨根汗毛,都够初暖去海滩上逍遥个一年半载的。

  不过收益大,风险也大。想在过雨冰雪里搞钱,光有艺高人胆大还不行,还得要有运气。

  如果运气不好,那不但搞不到钱,下场一定很惨。

  要不是这阵子光景不好,其它的路都搞不到钱,初暖打死都不想到这样的地方来,实在是风险太高了。

  初暖一路走,一路想,倒不觉得路有多长,就走到了路的尽头,过雨冰雪的门口。

  在门口的岗亭上,站着个腰板挺得笔直的大帅锅,威风凛凛,气势惊人。

  这个大帅锅,是住在过雨冰雪里的人,请来防止闲杂人等进入的专业人士,拥有丰富的经验,能够处理各种突发的疑难状况。

  这种专业人士有个好听的名字,过雨冰雪的住民亲切地称呼他们为风蝉。

  初暖想要进入过雨冰雪,第一关要过的就是他,用初暖的术语来讲就是——过风蝉。

  风蝉不是那么好过的。一旦不小心露出了破绽,被风蝉识破了马脚,严重的时候甚至会有生命危险。这也是初暖一般不愿意到这种地方来的原因之一。

  能轻轻松松搞到钱,初暖犯得着冒着生命危险来到这样的地方吗?那不是有病嘛。

  可是现在,他不是被逼得没法了嘛。

  别的地方又搞不到钱,就只好到这个地方来碰碰运气了。

  初暖挺了挺胸膛,提了提精气神,自我感觉有点像大富豪大富翁的样子,大摇大摆地向过雨冰雪的门口走去。

  “站住,这里是私人领地,闲杂人等不得进入!”站在岗亭上的风蝉拦住了他。

  果然,装得还是不像,要不然风蝉绝对不敢这个样子跟他说话。

  初暖有点懊恼,还是本钱不够啊,做不了大生意。

  有哪个大富豪大富翁会身上穿着地摊货,迈着十一路公共汽车回家的?

  他如果搞个豪车,再弄一身高端上档次的行头,说不定风蝉就不敢拦他,恭恭敬敬地放他进去了。

  初暖定了定神。他知道,这个时候,他不能怂。

  没看风蝉握着棍子的手,青筋已经开始往外了吗。

  一旦他灰溜溜地退了,那迎接他的,将是一场狂风暴打。

  别忘了,他走的这条路也是属于过雨风雪的,闲杂人等一样走不得。

  这个时候,风蝉把他打一顿,回头还可以跟过雨风雪里的住户们讨个赏钱。

  “看,我尽心尽力地做好本职工作,帮各位大富豪大富翁把闲杂人等都挡在了门外,各位大富豪大富翁是不是意思意思,多多少少打赏一点。”

  初暖知道,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的风蝉愿意动不动就大出力气的原因所在。

  “瞎了你的狗眼,你也不好好看看,我是谁!”

  嚣张,绝对的嚣张。

  初暖这时候想要蒙混过关,就得嚣张,而且是那种顶破天的嚣张。

  唯唯诺诺在这时候只会露怯,礼貌有素质在这时候会被看成是胆怯。只有嚣张,才会被看成是有底气的存在。

  果不其然,风蝉被初暖一句破口大骂后,态度马上缓和了下来,后退了两步,客气地问初暖是谁。

  “你可听好了,说出来吓死你,我是——”初暖摆足了架势,拉长了声音。

  虽然这个样子他自己也觉得挺恶心的,但没办法,想在元宇宙里混,谁不是戴着个面具在演戏。

  特别是干他这一行的,更是需要演得像,演得真,演得别人乖乖地把钱从口袋里掏出来。

  他搜肠刮肚地想了想,想到了个不管是在财经新闻上,还是在短视频上都听得耳朵起了茧子的名字,“桑荷的二姨的妹妹的老公的大姨夫的表姐的堂妹夫的表哥的二舅姥爷。”

  名字这么长,谁能记得住。风蝉在心中骂了句粗口,只记住了桑荷的二舅姥爷。

  名字很长,证明关系很远。

  可是“桑荷”这两个字的份量,让风蝉不敢敷衍了事。

  这位可是跺一跺脚,至少也得掉下三斤黄金的人物,而且还是四个九的足金。

  羡慕煞多少个投胎十万八千次的穷汉,一辈子也捡不到一斤黄金。可怜呐,风蝉摇了摇头。不知是在可怜自己,还是在可怜别人。

  他伸手按响了桑荷的门铃,磕磕碰碰地告诉她有亲戚来找。没办法,这名字太长了,想要记住,以他的脑子,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

  虽然不情不愿,可是他又不敢不问。

  问了,顶多挨顿骂。

  不问,万一这人真的是个有身份、有地位、有来头的人物,就这么让他给怠慢了,那他可就吃不了兜着走了,有他的苦头吃了。

  别看眼前这人,长得是挺帅,还很年轻,看起来还是个学生的样子,可是一身上下,加起来不到一克黄金,但是,谁家还没有个穷亲戚呢。

  “逢笑阴,你不带脑子的吗?这名字一听就知道是假的,你还来问我!我的时间精力不值钱的吗?真是猪脑子!不,猪脑子都比你聪明。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人花钱请你来当风蝉队长……”

  对话机里的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柔,话语也是一如既往地犀利。

  果然,住户把他给骂了个狗血淋头,要不是隔着对话机,唾沫星子能淋湿他一脸。

  行,果然是个掏不出一两黄金的穷鬼,而且还是个满口谎话的穷鬼,那他在住户那边受的气,可就不能这么白受了。

  他撸起袖子,准备把这气好好地撒在初暖的身上。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