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彩依旧景亦然
云彩依旧景亦然

云彩依旧景亦然

马其顿同心结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2-05-26 19:16:59

来阅文旗下网站阅读我的更多作品吧!
目录

1年前·连载至五

  “云叔叔,我这次来的目的只有一个,如果我和亦姝的婚约还作数的话,我想和亦姝结婚。”这是六年来景砚琛第一次来云家,这话是景砚琛到云家见到云远泽之后说的第一句话。

  结婚!?

  他没有用“交往”或者“在一起”之类的词,而是直接说的“结婚”!

  云亦姝坐在会客室外面的沙发上低着头假装在看手机。景砚琛从会客室出来,经过云亦姝旁边时,停下脚步,云亦姝抬头,两人目光对视,谁也没有说话,像极了六年前,景砚琛从这里走出去时,两人也是这样“相顾无言”,只一眼,景砚琛便又头也不回的走了出去,离开了云家。

  景砚琛不再是六年前那个父母双亡,家族企业破产,一无所有的19岁少年了,现在的景砚琛不但重振景家,还让从前景家的产业值翻倍,在S市首屈一指,早已在云家之上。

  云远泽仔细回忆了六年前自己对景砚琛说他和云亦姝婚约之事的口气和态度,他有点庆幸,自己一向稳慎,说话做事从不让自己毫无退路,这是他从商多年锻就的圆滑性格,心中再多决绝,表面上看都是如沐春风般的随意。

  他记得当初是这样对景砚琛说的:“砚琛,你和亦姝的事,是你爸妈和我跟亦姝妈妈在你出生前随口定下的,现在你爸妈不在了,你要忙着处理景家的生意和景家上上下下的事情,亦姝还小,过两年可能会出国去上学,你们两个的事情,就暂时不要再说,日后你们两个若是有缘再见面,彼此还有感情,我和你阿姨自然也不会阻挠你们……”

  景砚琛那个时候什么也没说,自从父母去世,他看过太多太多人在他面前从以前的曲意逢迎变成嘲讽和落井下石,像云远泽这样在他面前斟字酌句说话的已经算给他颜面的了,毕竟景云两家以前几代交好……

   16岁的云亦姝那个时候也像今天这样,躲在外面偷听,景砚琛出门时,看到云亦姝眼里水光闪烁,似乎想对他说话,他等她开口,但是她最终什么都没有说……

  以后,云亦姝就没有机会再和他说话了。因为当天晚上云亦姝曾经给他发微信,发现自己已经被景砚琛拉黑,电话也打不通了……

  云亦姝出国前和景砚羽从小到大都同班,景砚羽对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嫂子,我会代替我哥保护你的!

  云亦姝17岁时去的英国,出国五年,景砚羽和云亦姝就躺在彼此的高中同学群里五年,两人私下说过的话不超百句,无非就是过年过节时的一些问候和彼此学习的一些事,景砚羽再也没有在云亦姝面前提起过景砚琛,更没有叫过她“嫂子”。

  景砚羽在澳大利亚呆了四年,最开始的两年,学习费用和生活开支景砚琛每月定时转到他卡上,再后来就直接给他一张黑卡。景砚羽学的建筑设计,平日依然喜欢冲浪攀岩一些户外运动,对于家族的事业没有半点兴趣,也不操半点心,全由景砚琛一人管顾。

  两人再见面是在云亦姝回国后的第二个月,高中同学聚会。

  “什么时候回来的?”景砚羽问云亦姝。

  “回来两个月了,你呢?”

  “我上个星期才回来。”

  “还出去吗?”云亦姝问。

  “不出去了!你呢?”

  “我也不出去了,暂时先去我哥那儿帮他做些翻译方面的事吧。”云亦姝其实也没有想好要做什么,回国后她一时兴起报考了S大学英语助教的职位,听说考的成绩挺好,但是聘书还没有收到,云亦姝便暂时去云亦骁的公司玩了几天,帮他翻译了一些文件。云亦骁刚接手云远泽的子公司不久,正差人手,便要云亦姝留在公司充当翻译。

  “你呢,打算做什么?”云亦姝问景砚羽。

  “我能做什么,继续读书呗。我哥现在正在帮我联系国内的学校……”

  提起景砚琛,两人瞬间沉默。

  “他…砚琛哥,现在…还好吗?”云亦姝终究还是问了。声音低低的,垂着眸子,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云亦姝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有这种心虚的表现。

  “哦,我哥现在挺好的。”景砚羽似是对云亦姝的表现没有觉察出任何异样,语气一如之前的云淡风轻。

  同学聚会之后的一个星期,景砚琛就上门来求婚了,云亦姝怀疑是景砚羽告诉景砚琛她回国了。但是她没有向景砚羽求证,连在微信上都没有问过。

  自从六年前被景砚琛拉黑,云亦姝就没有再看到和联系过他,也从不在爸妈和哥哥面前提起和打听他,并且效仿他的做法,也把他给拉黑了。六年后第一次提起景砚琛这个人,便是在和景砚羽的同学聚会上问的那句“还好吗”。

  晚上吃饭的时候,云远泽当着全家人的面问云亦姝:“今天砚琛的话你都听到了,有什么想法吗?”云远泽知道他和景砚琛说话时云亦姝是在偷听的。

  “现在结婚会不会有点早?”云亦姝问。“——我不是说对他不了解,就是觉得,我们两个年纪都还不大……”

  “景砚琛可不是以前的景砚琛了,你倒是不见得了解现在的他。”云亦骁提醒自己的妹妹。

  “你这孩子,说得砚琛现在多可怕似的,尽吓你妹妹!”茹倩妤忙阻止儿子乱说。

  “倒不是说他可怕,毕竟他经历了那么多事情,又早早的离开了学校,在商圈摸爬滚打,性格不像以前了。”云亦骁解释,“小姝都六年没有见过他了。”

  云亦姝不以为意,“再怎么改变,不还是景砚琛吗!”

  “想嫁他?”云亦骁打趣的问云亦姝。

  “不是双方家长从小就给定好的吗?”云亦姝脸色微微泛红。

  “哼,别跟我说你还信奉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话!你还不是瞧着人家长得帅!”云亦骁不留情面的揭穿云亦姝。

  “要你管!”云亦姝拿起筷子就在云亦骁的手背上敲了一下。

  “姝儿,你和砚琛的事确实是我和你妈跟景伯父他们定的,但是婚姻关乎一辈子的幸福,总归要你们两个在一起合适才行。你哥刚才说的也没错,这些年砚琛这孩子的性格确实和以前有很大的改变,你看你们要不要先接触一下,彼此再了解了解,再说结婚的事?”云远泽也建议。

  “嗯,我知道的。”

  ……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