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调在修仙世界
低调在修仙世界

低调在修仙世界

超喜欢吃烧烤

仙侠/修真文明

更新时间:2024-05-21 22:51:17

第一章:中邪

  “嗬嗬嗬—”

  吴涛从噩梦中惊醒过来,双手撑在硬木板床上,张大了嘴巴,如一个溺水得救之人,大口喘气。冷汗顺着额头大颗滴落,砸在硬木板床上,于黑暗逼仄的小屋中发出低低的沉闷声响。

  那个噩梦,他仿佛置身于无尽的黑暗之中,被心慌,恐惧淹没。突然间,有莫可名状的恐怖于黑暗中袭来……吞噬了一切,包括他。

  “咳咳……”

  渐缓过来,他又开始剧烈地咳嗽,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有一种要将心肺都咳将出来的阵势。

  不多时,吴涛平静下来。

  这时,外面响起了矿工说话的声音。

  “寅正了。”

  吴涛心说着,掖开被子从床上起来,“嘶”一声,他倒吸一口凉气,才发觉自己的单衣已被冷汗打湿,离开被子的温暖,刺骨冰冷的空气如同冷水浇透了全身。

  他连忙披回被子,颤颤巍巍摸来油灯和火折子,一吹,火折子的光给他带来了些许安然。

  灯火如豆,驱散了这间矿工单间的黑暗。

  他掖紧身上的被子,弓坐在床上,随手拿过桌面上一方铜镜,铜镜里,一个消瘦的面庞出现,额头上的黑印,似乎要比昨天更为扩散一些。放下铜镜,吴涛怔怔地看着跳跃的豆火,不觉间,他感觉有两行温热自双颊滑过。

  “妈的,怎么就穿了呢?”

  吴涛胡乱抹着眼泪,内心透着绝望。

  一天前,他还是蓝星上千千万万个996社畜之一,农村出身,孤身来到大城市,兢兢业业,三十二岁,好不容易熬到月薪一万三,在老家县城里全款买了房,凑够了十万彩礼钱,够资格迎娶他那位在便利店上班的月薪三千“门当户对”的大龄相亲女友。

  人生胜利在望,游戏即将通关,临门一脚就差射门了,怎么就穿了呢?

  “艹,贼天爷,我做错了什么,这样惩罚我?”

  吴涛强烈不甘心。

  吸收完原主的记忆,吴涛已知这具和他同名同姓的身体的处境。可以用‘糟糕透顶,命悬一线’这八个字来形容。虽说是个修仙者,却是修仙界最底层的散修,不过炼气二层的修为。

  散修,没有背景,修为低下;在这个有妖魔邪祟的修仙界,连自己的生命都难以自己掌控。

  更别说修行资源了。

  一些有灵气有资源的地盘,皆被修仙大派占据。

  所以,像他这样的散修,多是为修仙大派打工,赚取低廉的灵石度日修行。

  原主就是在青灵宗下的一处灵石矿山中挖矿,每日寅正起床下矿洞,亥正收工,如此一个月,完成当月任务,才得三块下品灵石。若任务没有定额完成,还要克扣灵石。

  租房一块,吃穿用度一块,只剩下一块灵石可供修行。

  若想买法器,想买好的功法,想结个道侣……想都别想,建议每天早点睡觉。

  原主今年二十五岁,下矿十年,方才修行到炼气二层。照这个进度,或许到死都修行不到炼气后期。

  穷则思变,在很多年以前,原主为了摆脱这种困境,打算学习一门技术。

  因此,他一年多来省吃俭用,只吸收天地间游离的微薄灵气修炼,终于存够十二块下品灵石,咬牙买了一本关于炼器的基础书籍,企图成为一名被修仙门派供奉的炼器师。

  就算再不济,习得一些皮毛,也足够谋生,不至于终老这矿山之上。

  梦想是性感的,现实是骨感的。

  多年来,原主连一阶一级禁制都刻画不出来,可想,他是没有炼器天赋的。炼器师的梦想,似乎比长生还要遥远。

  但更近的意外,发生了。

  三天前,原主下矿洞,身中邪祟,阴邪之气无时无刻都在体内扩散,照这个扩散程度,若得不到救治,三个月左右,必一命呜呼。

  至于为何原主早早死球,让吴涛穿了过来,这就不可知了。

  其实这种程度的中邪只需一张一阶中级的破邪符就可清除,但原主为了学习炼器,平素灵石就不趁手,哪够灵石购买破邪符。

  一张一阶中级破邪符二十块下品灵石。

  他还差十五块。

  “这处境,我如何才能改变?”吴涛心中直叹气,比他前世还要糟糕,至少前世还没有性命之虞。

  忽地,他眼睛一亮。

  “根据同矿场签署的《矿工条例》,下矿中邪属于工伤范畴,申报上去,完全可以领取购买破邪符的灵石。”吴涛从记忆中想起,原主已经向矿山管事申报,三日过去,批复流程也该走完了。

  想到这里,吴涛穿好衣服,打开门,外面已见不到矿工身影,全都下矿洞去了。他紧了紧衣领,在山路两旁的火盆中火舌吞吐下,向管事的居所行去。

  不多时,已到管事居所处。

  王管事的宅院笼罩在微弱的月色下,向院子里看去,屋头并无掌灯。这时他才恍然,王管事跟他们矿工,毕竟是不一样的,要睡到辰正才起床。

  果然,人和人,不管在哪个世界,都有个高低之分。

  吴涛便站在王管事院外等候。

  时间缓缓流逝,起初是一线天光,而后这根线渐渐扩大,如同是熟睡之人的眼睑,睁开了,也就天亮了。

  日头倾洒下来,晒落在吴涛的面庞上,他额头的黑印,似乎在日光下扭曲了一下。这时,他耳朵一动,连忙站好,侧耳倾听院子里传来的细微说话声。

  男声是王管事的声音,还有两个女声,娇嗔嘤咛,似乎在责怪王管事白日里还不肯消停。

  众所皆知,王管事在矿场中养了两位妙龄二八的凡女,专门照顾他的日常器具。

  吴涛不禁触景生情,情绪瞬间低落下来,想他前世,努力挣首付,彩礼,却是连门都没进过,而她的几任前男友,只需一些廉价的甜言蜜语,就可以随意出入。

  原主二十五,也是个雏儿。

  两世悲惨!

  还有谁?

  “从今天开始,季大师的日记就是我的人生格言。”吴涛在心底暗暗发誓,这一世,他绝不自己动手。

  再等了约莫三刻钟,门开了,王管事出来,见到吴涛就是一怔,厉声道:“你是哪区的矿工,一大早不去下矿,来我这里做甚么?没完成任务可要扣灵石的。”

  “管事大人,我是吴涛,三号区的矿工,三天前在矿洞里遇邪了,那时我已经向管事大人申报,今日前来是想问问,申报结果下来了没有?”吴涛连忙点头哈腰,挤出一脸谄媚的笑容,详细解释道。

  王管事一身锦衣华服,身材肥胖,听到解释,这才收回严厉脸色,觑了吴涛一眼:“原来是你,跟我来。”

  吴涛立即跟上王管事,来到他日常办事的地点,王管事递过来一张纸,吴涛接过,一看之下,心中大为光火,这竟是一份正常离开矿场的自愿契约。

  吴涛压制住心中的怒气,像孙子一样笑着看着王管事,强颜道:“管事大人,你是不是拿错了?我下矿中邪,工伤申报……”

  王管事面无表情打断吴涛的话:“吴涛,我并没有拿错,你现在中邪了,已经不能下矿了,离开矿场,是你最好的选择。签下这份自愿契约,你还能得到这半个月的灵石。”

  “至于你的工伤申报,青灵宗庶务堂没有批复下来。这是我以你的立场,为你做出的最好选择。”

  “不可能!”事关性命,吴涛还想争取一下:“根据《矿工条例》,青灵宗庶务堂不可能不批复的。”

  王管事冷哼一声:“怎么?你还要去庶务堂申诉不成?”

  这一声冷哼,让吴涛彻底冷静下来,他怔怔的看着王管事,从对方脸上蕴含的威胁,他明白了。

  王管事,是将他的工伤补偿吃进了自己的肚子。

  他敢这么做,定然是跟庶务堂有所勾连,不怕自己去申诉。就算真的申诉下来,庶务堂也不会尽心尽力为区区一个矿工出力,必然是一拖再拖,拖到必须执行的时候,王管事再借口自己没有灵石,庶务堂那边就会要吴涛自己提供王管事身上有灵石的证据给庶务堂。

  王管事是矿场的管事,他一介矿工,身份低微,如何有能力提供王管事灵石的证据?

  这一套,吴涛前世就领会过好几次。

  见吴涛沉默,王管事呵呵一笑,慢悠悠道:“吴涛,签了吧。”

  吴涛知道,自己不签也得签了,面对炼气后期的王管事,他毫无反抗的能力。

  再不甘心,又能如何?

  想到这里,他拿过毛笔,签上自己名字,打上手印。

  “管事大人,我签了,那半个月的灵石,可以给我了吧?”现今处境,一块半灵石好过没有。

  王管事满意地看着自愿契约上的名字和手印,再听得吴涛的话语,顿时冷哼道:“吴涛,你三日未下矿洞,给矿场带来了极大的损失,我不追责你这笔损失已是我心善,你还想要灵石?”

  “你?”吴涛握紧拳头,恨不得一拳砸在他那张恶心的猪脸上,但所谓历练出来的成熟理智让他始终没有动手。

  “滚吧!”

  王管事一拂袖。

  吴涛咬紧牙关,脸上无悲无喜,最后看了王管事一眼,什么也没说,转身离去。

  “散修,狗一样的东西。”看着吴涛狼狈的背影,王管事嗤笑一声。

  ……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