怪谈玩家
怪谈玩家

怪谈玩家

薄情书生

都市/异术超能

更新时间:2023-08-17 02:42:36

它们用规则重塑逻辑,用理性描述理性之外的事物。 这是怪诞诡谲的游戏,也是现实世界的延续。 直到正常变为异常,异常成为常态。
目录

9个月前·连载至完结感言

第一章 一通电话

  八月十二日,阴。

  秦满江拿起放在床头柜的眼镜戴上,扭头看了一眼时间,早上七点半。

  窗帘虽然拉着,但一丝晨光都没泄进来,看样子是个阴天。

  从床上起来,打开电视,早间新闻正在播放。

  他拿起手机,给班长发了条信息。

  “身体不舒服,继续请假。”

  很快,他收到了同样早起的班长的语音:

  “秦满江同学,你再不来这学期的课程会全挂掉的,你还是……”

  声音很温柔,但秦满江没有继续听下去。

  他不太喜欢自己的名字。

  这名字是老爹取的,他不是个文化人,一辈子没出过江边小村,只是听说当年自己出生那会儿,刚好是黄昏,老村长诗兴大发,看着红彤彤的江面念出了“一道残阳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于是老秦灵感上来了,当即决定半江就这么好看,那我儿子至少得是个全江。

  在老村长的建议下,秦全江这个名字被秦满江替代了。

  秦满江也很庆幸,还好老秦没有头脑一热给他取个秦瑟瑟。

  不过,后来老秦溺死在他依靠了一辈子的江水里,那之后,秦满江就不太喜欢自己这名字了。

  “没关系,班长,请照常帮我请假,挂科的事我会自己想办法。”

  秦满江回复道。

  然后他放下了手机。

  作为一个普通的江边农家孩子,秦满江之前二十年的平凡人生里,只发生过两件大事:

  一件是他考上了大学,而且是排名很好,离家也不算太远的伏城大学。

  另一件,则是老秦去世。

  老秦是一个心很大的乡下汉子,虽然早年丧妻,但一直活得乐乐呵呵,没心没肺,秦满江是如何也不相信他会在儿子考上大学那一刻自杀的。

  但老秦自杀这句话,是妹妹亲口说的,她眼睁睁地看着老秦在和秦满江出生之日同样的一个黄昏,缓缓走进了江水里,江水没过了他的身体,很快人就没了踪影,被人在下游发现时,已经变成了一具被水泡得肿胀的浮尸,经鉴定,尸体的确是老秦。

  按理说,亲妹妹目击了自杀过程,那就没有什么怀疑和调查的必要了。

  可老秦自杀之后,妹妹的精神状态就一直很奇怪,她充满了攻击性,总是用恶毒又恐惧的眼神注视着周围的一切。

  经过检查,医生们得出结论,秦满意患有多种精神疾病,最严重的是被害妄想症,放任自由的话会对社会造成很大危害。

  秦满江没有遵从医生的嘱咐送她去精神病院,而是退了学校宿舍,在伏城租了一套房照顾她。

  可即便如此,秦满意还是在一个月前彻底丧失了意识,她被送入医院抢救,直到现在都没清醒过来。

  而这,也是秦满江如今整日翘课的缘由。

  他需要钱,尽管伏城大学的学生只要正常毕业,找到一份薪资待遇不错的工作几乎是顺理成章的事,但他等不了。

  维持秦满意生命的医疗仪器开一次就要一笔巨额的花费,他需要大笔的钱。

  她不能就这样死掉。

  无论是作为妹妹,还是作为老秦自杀事件的直接目击者。

  秦满江拿起遥控器,将电视里播报新闻的声音稍微放大了一点,然后走向洗手间,刚把牙膏挤在牙刷上,还没伸进嘴里,手机又响了。

  这次不是班长,而是一通电话,班长没有他的电话。

  果然,擦了擦手上的水,过去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来电信息后,秦满江眸子微亮。

  人都是有朋友的,秦满江也有一个,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但秦满江的这个朋友,却是个实实在在的富二代。

  秦满意的初期治疗费用几乎全是他垫付的。

  他姓李,名西就,东成西就的西就,李西就还有个亲哥叫汪东成,哥俩一个随父姓汪,一个随母姓李,这大概也是他从小就能跟江边野孩子秦满江混在一起的原因。

  家业之类的都交给继承了父亲姓氏的大哥打理,他负责的主要是活着,以及花钱。

  只有知足的人才配拥有幸福,李西就就很知足。

  不过,李西就已经没念书了。

  倒不是他考不上大学,他甚至考上了和秦满江一样的伏城大学。

  可是在大一刚进学校不久就被开除了。

  原因是一天晚上,他在操场跑步时看到一群人在墙根外打架,一时兴起就爬上了墙坐在上面吃瓜。

  看得正乐呵也不知道是谁手贱推了他一把,或者是他自己屁股打滑,就这么从墙上掉了下去,刚好掉在两拨人中间,两拨人正推搡得起劲,一看这人不认识,都以为他是对面叫来的人,就一起打他。

  从小除了学习什么都干的富二代哪儿肯吃这亏?

  他说还手就还手了。

  最后警察到了一验伤,那两拨人几乎都是在推攘,根本没怎么伤到对方。

  反倒是李西就神兵天降,给他们招呼得身上脸上青一块儿紫一块的。

  这件事后来被抓了典型,李西就他哥本来是能摆平的,但他自己不乐意念书了,就这么干脆利落地离开了伏城大学。

  总之,这小子又高又帅又有钱,除了脑子不太好,几乎没什么缺点。

  也许脑子不太好这点是优点也不一定。

  不过就算再怎么想我,早晨就打电话是不是有点过了?

  秦满江按下了接听:

  “怎么?”

  他嘴里混着牙膏泡沫疑惑地问。

  “秦哥,我看电影呢!”

  李西就的声音颇为兴奋。

  秦满江撇过头看了一眼电视里的时间,这么早就看电影?

  “哦,所以呢?”

  秦满江刷着牙随口问道。

  “这部电影太有意思了,大家都很沉浸,我旁边的女孩子都吓哭了,不过她的脸竟然没脱妆诶?明明画得那么白。”

  李西就嘀咕道。

  “世界那么大,有些人本来就白得反光,很正常。”

  秦满江用右肩和侧脸夹住手机,艰难地腾出手挤出了洗发液。

  说到这里,秦满江愣了愣,什么电影院早上七点半就已经营业了,而且从李西就那句“大家”来看,观众竟然还不少。

  “有道理,”李西就似乎被秦满江说服了,但很快又惊叹道,“哇!秦哥!有个老哥刚刚还在第二排坐着,我跟你说个话的功夫,就坐到我前面这排了,真快啊!”

  “世界那么大,有些人动作快很正常,你自己的动作也不慢。”

  秦满江将洗发液挤在了头上,一边搓一边回道。

  “也是……”李西就的声音似乎小了一些,过了会儿,他带着些疑惑问道:“秦哥,前排的老哥忽然把头转过来看着我,是不是我说话太大声被他听见了……他头拧过来身子都不带动一下的,真厉害啊……”

  “世界那么大,有几个骨骼清奇的人也很正常。”

  秦满江还是没太当回事儿。

  “你大清早给我打电话不会就是为了跟我说一句你在看电影吧?”

  “啊?”李西就的声音充满诧异,“什么大清早?现在不是晚上十点多了吗?我想着你做什么兼职都该下班了,才准备看个电影等你,然后咱去吃点夜宵来着。”

  秦满江洗头的动作一停,身体也僵硬了一下,这时,电视机里传出了清晰的播报:

  “昨天夜间凌晨,我市天南路三十六号,一处电影院发生火灾,目前尚未发现生还者,具体伤亡情况仍在调查……”

  秦满江下意识地屏住呼吸,他知道李西就不是一个爱开玩笑的人。

  “你在哪儿看电影?”

  “天南路啊!”

  “今天是几号?”

  “啊?”李西就的声音显得非常莫名其妙。

  “认真回答我,你认为今天是几月几号!”

  秦满江的态度让李西就怔住了,但很快,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道:“八月十一号啊,秦哥,你怎么了?”

  这句话仿佛打开了某种开关。

  整个世界在这一刻仿佛被水浸透了一般,周遭的一切都开始诡异地扭动起来,一股并不强烈,但却真实存在的窒息感也突兀地出现。

  “秦……秦哥,电影院里的大家,忽然都转头看着我……”

  李西就结结巴巴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这还是秦满江第一次从那个小子的身上感受到怂这种情绪。

  秦满江深吸了一口气,他自己都没发现,越是这种难以言说的诡异情况,他竟然冷静得越快。

  “别怕,他们只是比较奇怪的人,你别轻举妄动,先回答我,你所在的电影院是不是天南路三十六号,现在具体是几点?”

  秦满江这样的描述简直就像是一堆疯话,一般人根本不会信,但李西就信。

  “是……天南路三十六号,临界电影院,现在是八月十一号晚上十点三十一分。”

  “我问你,不是玩笑吧?”

  “啊?什么玩笑,今天不就是……”

  “……”

  “保持联系,我来想办法。”

  “不……不行啊哥,我得挂了,这里,待不住了……”

  话还没说完,电话就挂断了。

  手机里传来了盲音,早间新闻关于临界电影院失火的事仍在报道中。

  大火已经被扑灭,消防员正在全力搜救可能的幸存者。

  但从新闻画面里展示出的火灾程度来看,昨晚在电影院里的人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都出意外了。

  擦干了头发,秦满江伸向眼镜的手停在了半空。

  大脑活动和时间似乎都停滞了片刻。

  那副眼镜是高考前李西就送的。

  坦白说他和李西就无论家世,个性,还是兴趣爱好,为人处事,根本就完全不一样。

  李西就是个极其盲目乐观的傻子,秦满江唯一一次醉酒,是在老秦去世时的事,他怕醉倒的秦满江着凉,竟然醉醺醺地把桌板拆下来盖在了秦满江身上,两人差点没挨饭店老板一顿打。

  “临界电影院烧毁严重,被困人员生还几率极其渺茫,我们可以看到,现场已经运出了几具焦炭化的尸体……”

  理性而言,李西就已经死了。

  现场已经烧成了那样,没人还能活下来,甚至连提取DNA验明身份都很困难。

  可是……自己接到了他的电话。

  他还活在八月十一号的晚上十点半,并且能给身处八月十二号的自己打电话!

  秦满江深吸了一口气。

  此刻的李西就,就像薛定谔的猫,处于生与死的叠加态中。

  这让秦满江有些犹豫,一件事如果不去做,它就可能有两个结果,而一旦去做了,最后结果就只能有一个,人的参与直接干预了结果。

  现在的李西就仍活在昨晚,但自己一旦参与进去,破坏了某种微妙的平衡,或者从抬出来的死者中发现了他,那一切未知就会坍缩成一个结果——他的死亡。

  秦满江狠狠揉了揉自己已经有些长的头发。

  这件非比寻常的诡异事件甚至无法报警去处理,他无法解释。

  可是,就这么放着不管吗?

  这时,手机屏幕忽然亮了一下,是一条短信,发信人是李西就,信息很少,但很明确,只有两个字:

  “救我!”

  秦满江长出一口气,一切纠结与疑虑烟消云散,因为他明确看到了对方的请求。

  用冷水洗了一把脸,他没有急着立即出门去往火灾现场,而是看完了这场火灾的相关报导,以及网上的一些或真或假的信息。

  他沉默着,给李西就回了一条消息:

  “躲好,活着。”

  “我带你回来。”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