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理寺小饭堂
大理寺小饭堂

大理寺小饭堂

漫漫步归

古代言情/古典架空

更新时间:2023-06-27 18:53:38

午夜梦回,温明棠看到了那个娇养金屋的金雀美人的结局; 梦醒之后,换了个芯子的温明棠决定换条接地气的路走走…… **** 去年年末,京城各部衙门人员变动考评表流出,大理寺公厨以半年换了十二个厨子的佳绩高居榜首。 自此,大理寺公厨一战成名,成了全京城厨子的噩梦。 …… 这日,空缺了半月有余的大理寺公厨新来了一个厨娘……
目录

10个月前·连载至第四百五十五章 豚油拌饭(一)

楔子

  梆子敲了三声,两个被请来念经的和尚也抵挡不住困意下去歇息了。

  整个灵堂里只有两个粗壮丫头在烧纸钱。

  其中一个打了个哈欠,拿起手边的白帛,起身,道:“起来吧!”

  另一个随手扔了一沓纸钱到火盆里,跟着站了起来。

  夜风吹来,纸扎被吹的哗哗作响,雪白的灵堂里显得空空荡荡的,莫名的有些渗人。

  两个丫头却连眼皮都未抬一下,径自走到了正中停着的那具没有封口的棺材旁。

  抬脚踩上架住棺材的条凳,两人看向躺在棺材里的人。

  雪肤玉貌的少女正静静的躺在里头,灵堂昏昏烛光的照耀下,更显得其容貌夺目、栩栩如生。

  “温小娘子?”其中一个丫头唤了一声。

  躺在棺中的少女睁开眼睛,坐了起来。

  原来不是栩栩如生,而是棺材里的少女原本就是个活人。

  看着棺材里骤然坐起的人,两个丫头脸上没有半点意外之色,其中一个笑着说道:“委屈温小娘子了。”

  少女轻“嗯”了一声,抬头看向四周。

  这举动看的两个粗壮丫头不由一顿:坐在棺材里的少女一抬眸,目光流转。会动的美人比起方才沉睡之时,更为活色生香。

  这么个美人,难怪公子舍不得,不肯放手了。也难怪那位不放心,要千方百计的命人解决她了。

  两人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向少女伸出了手:“温小娘子,奴婢扶您起来吧!”

  少女不疑有他,向她伸出了手,下一刻,“唔”的一声,脸色陡变。

  白帛缠绕住了少女的脖颈,紧紧的向后勒去。

  烛光摇晃,将灵堂里三人的影子无限拉长到了地面之上,两个粗壮丫头紧紧勒住少女的脖颈,少女奋力反抗。

  影子摇摇晃晃,从挣扎到颓然松手,从一个活色生香的美人到冰冷的尸体不过转瞬之间。

  两个粗壮的丫头在少女脖颈边探了许久,确定确实死了,才松开了布帛,将少女重新放回了棺材里。

  灵堂都设了,当然要有死人了,一个假死人怎么够?

  做完这一切,两个粗壮丫头走下条凳,回到火盆旁,不复方才的漫不经心,神情凝重的往火盆里扔了一大把纸钱。

  做了亏心事,到底不如方才那般无惧了。

  “莫怪我们,要怪也只怪你们温家的人挡了旁人的路!”一个丫头絮絮叨叨的说了起来。

  “那位那样的身份,怎么可能容许公子心中另有她人?”

  “也怪你们温家不识抬举,若不是……诶,也不至于获罪抄了家,还喊冤无门,叫你从一个好端端的世家大族的娘子沦落至此!”

  ……

  这个梦做了不知多少次了,从最开始的只能如提线木偶一般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眼前的事情经过,到渐渐开始能在濒临梦醒之时掌控自己的身体了。

  背对着她,不敢看她的两个丫头正在絮絮叨叨的说话,也不曾注意到方才被他们勒死的少女突然睁开了眼睛,而后悄悄坐了起来。

  她知道梦快结束了,能做的不多了。

  少女想了想,手伸出棺材,晃了晃棺材旁的纸扎。

  方才对纸扎声连眼皮都不抬一下的两个粗壮丫头此时却被晃动的纸扎声骇了一大跳,本能的回头看了过去。

  却见方才还躺在棺材里的少女,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咧嘴露出森森的白牙,朝她们笑着伸出了手:“搭把手可好?”

  两道尖叫声划破了灵堂的上空。

  也……把温明棠从睡梦中叫醒了,她打了个哈欠,从床上坐了起来。

  把那两个粗壮丫头吓的那般惨,她觉得神清气爽、心情极佳。

  这个梦做了不知多少次了,从穿越过来,成为八岁的温明棠开始便会做。

  起初不过一年一两次的样子,随着出宫的日子将近,越来越频繁。频繁到今日就要出宫了,依旧做了一整晚的这个梦。

  一切恍若预警。

  看着渐露鱼肚白的天色,温明棠走下了床,将包袱里那一沓书信拿了出来。

  整整齐齐的七封书信上写着“明棠妹妹亲启”六个大字,右下角刻了个叶字的印章。

  成为这个温明棠之后,她也继承了少女八岁之前那些零零散散的记忆。

  温家没有出事被抄家前,少女同金陵叶家有一桩指腹为婚的亲事。当然,因着年岁较小,婚书未立,只是口头承诺而已。

  后来温家出事,这桩口头承诺的亲事自也不作数了。叶家的人在温大人被斩前亲自走了一趟,送了一份丰盛的断头饭,让温大人亲笔书下的婚事不作数的承诺,有了白纸黑字的承诺,算是彻底同温家划清了界限。

  不过,叶家那位同她指腹为婚的小公子倒是年年都有书信寄来,虽说没有在书信中提及婚事的事情,字里行间中却仍惦记着几分儿时的情谊。最后一封信是年关的时候寄来的,道听说她能出宫,邀她去金陵看看江南风景。

  温明棠看向身旁的铜镜。

  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出现在了铜镜中,厚厚的刘海遮住了大半的脸,也将少女的殊色遮去了大半。

  温明棠伸手,将厚重的刘海掀了起来。

  没有刘海遮住眉眼,一张美的惊心动魄的脸出现在了铜镜中。

  她皱了皱眉,镜中的美人峨眉微蹙、羽睫轻颤、抬起眸子看向镜中的瞬间,露出了一双形如桃花的眼睛。眼中含水,带着几分湿意,垂眸抬眸之间,水光潋滟,这是一双极致风情勾人的眼睛。

  眼睛之下是同样不输眉眼的琼鼻、红唇,配着天生的雪肤乌发,美的动人心魄。

  这样一张脸若是尽数展露在人前,入了宫,便不要想出宫了。

  温明棠放下了厚重的刘海,垂下眼睑:这是她惯常出现在尚食宫时的模样。

  容貌秀美,可……似这样的美人,宫中还有不少,也不算出挑。

  温明棠没有再看铜镜中的自己,转身认真收拾起了行李。

  待到宫中报晓鼓被敲响的那一刻,温明棠将打包好的三个包袱背在背上,推开了屋门。

  五年了!从先帝溘然薨逝等到新帝登基,她总算能出宫了啊!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