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异世界,我能敕封神明
诡异世界,我能敕封神明

诡异世界,我能敕封神明

第九天命

仙侠/神话修真

更新时间:2024-02-19 09:51:17

简介一: 道德三皇五帝,功名夏后商周。 七雄五霸斗春秋,秦汉兴亡过手。 青史几行名姓,北邙无数荒丘。 前人田地后人收,说甚龙争虎斗。 三皇五帝定人伦,至武王姬发推翻最后一位人王夏启,至今已过五千年。 五千年前,文圣姬昌渭水得神秘布绢,获得盟誓之力,随即与天下诡异签下“正一诡神盟约”,从此文圣得诡异相助,天命归周。 自此诡异做神,凌驾于众生之上,得人族举族祭祀,享受人道祭拜。 有些人恨人上人,是因为自己不是人上人。 而有些人恨人上人,是因为觉得人上不该有人! 简介二: 练气士吞吐日月精华,意图求取长生不死。 当崔渔吞吐了一口日月精华入体之后,脑子里‘叮'的响起一声“发现诡异之力入侵”后,他就知道麻烦大了! 夺取【日月精华】之诡,得大神通‘沐日补天’。 夺取【无心鬼】之诡,得‘藏心术’。将心脏藏在隐秘之地,心脏不死人身不灭。 夺取【一块奇异天外布匹】之诡,获得敕封诸神之力。 一枚诡异的桃子,夺其诡可活九千年! ……
目录

6天前·连载至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只想活着而已,有什么错?

第一章 物质转化

  一道凄厉的猪叫声响起,将睡得迷迷糊糊的崔渔吵醒。

  叫声凄厉、惨绝人寰震耳欲聋,吵得崔渔心中烦乱睡不着觉,此时忍不住破开嗓子叫骂了一声:“喊什么喊,杀猪啊!明天电影还拍不拍了!”

  喊了一声后,惨叫声逐渐停止,崔渔困的睁不开眼,继续昏昏沉沉睡去,也不知过了多久,有些睡梦朦胧的崔渔只觉得腹中犹若雷鸣,口鼻之间一股肉香味传来:

  “杀猪菜!我最爱的杀猪菜!”

  身为东北人,对过年杀猪的气氛再了解不过,尤其是东北特色杀猪菜,味道他实在太熟悉了。

  “剧组哪里来的杀猪菜?谁在杀猪?这么香的杀猪菜竟然不叫我。”崔渔猛的翻身爬起,然后不由得一个踉跄,直接栽倒在地。

  破旧的栅栏,夹杂着泥土的腥臭,有三只猪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映入了眼帘。

  最关键的是,崔渔伸出手想要从地上爬起来,却看到了一双蹄子。

  猪蹄子!

  什么情况?

  崔渔呆呆的站在猪圈内,一双滴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地上蹄子,口鼻间杀猪菜的香气不断弥漫。

  有些不敢置信!眼睛中满是惊愕,犹若晴天霹雳打得他晕头转向。

  “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都是梦!都是梦!”

  外面的大笑吸引了崔渔目光,一双眼睛透过栅栏缝隙,看到了栅栏外热气腾腾的大锅,炖肉的香气不断在大锅中扑鼻而来。

  一群身穿古朴道袍衣裳的汉子,正手持杀猪刀不断剔肉、清洗肝脏。看起来要多诡异就有多诡异。

  所以,我成了猪?外面的人在杀猪?

  怎么就成猪了?

  不是在横店拍电影吗?

  自己好不容易求爷爷告奶奶,费尽千辛万苦拉来了投资人,怎么就变成猪了?

  轰——————

  就在此时,一道潮水般的记忆,犹若是涛涛大河一样,浩浩荡荡的涌入崔渔脑海。

  无数记忆碎片就像是走马灯一样,纷纷灌入他的脑海,无数信息被其接纳吸收。

  河州道

  李家村人士

  为了寻求仙缘,四处拜师学艺。直到有一天,遇见了一个仙风道骨的道士,然后惊为天人拜师学艺,来到此地隐居修炼。

  师兄弟三十几个人,倒也其乐融融。

  “崔渔!我是李家村人士!我叫崔渔!我是一名道士,怎么变成一只猪了?”

  此时崔渔脑子里一道道原身记忆不断涌出。

  来到这个村庄,在修炼的过程中,自家的诸位师兄竟然一位位诡异的消失,而猪圈中的猪却怎么也吃不完。这三个月来,每消失一位师兄,猪圈里就多了一头猪,然后原身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开始暗中观察。

  师傅每隔几日都会去外面招收几个徒弟回来,可是招收的徒弟越多,留在庄子里的师兄却越少。

  直到有朝一日,他无意间亲眼看到自家一位师兄活生生的变成了一头猪之后,他的心态就崩了,再也没吃过猪肉。

  此时此刻,崔渔脑海中记忆翻滚,前身记忆不断涌现,一篇关于口诀的记忆浮现:

  “是那篇口诀!那篇口诀有问题!”

  他记得师傅传授给自己一篇口诀,说是修炼后可以炼气成仙,原身天赋不错,不到一个月体内就有气感诞生,可越是如此他就越心惊胆颤,口诀修炼的速度越快,距离变猪的日期也就越近。

  然后原身为了不被师傅杀掉,就开始暗中反击。

  原身暗中出手两次,可惜全都被道士躲过,甚至引起了道士的怀疑。

  第一次是师傅忽然出远门,出发之前在屋里放了一盆水,水上飘着一只纸船,又用另一个盆盖着,并嘱咐三师兄好好看管,不要让人打开来看。于是原身知晓道士的小女儿太调皮,随即暗中勾引,叫少女拨弄盆中水,然后自己假意劝阻,故意翻了船,卷起风浪。三师兄怕被责罚,随即原身出馊主意,叫三师兄又打了一盆水,并且咬死不承认。

  半日后师父狼狈而归,直接就开口责问,三师兄狡辩说没有,道士看着盆里翻了的船问:“刚才行船河中船侧翻,为何要欺骗我?”

  然后从那晚之后,圈里多了一头黑猪,可是却再也不见了三师兄。

  第二次道士点燃巨大的蜡烛放在屋堂之上,告诉五师兄好好守护,不要让风吹灭了蜡烛。师父就出门了,原身用手段迷晕五师兄,趁机吹灭蜡烛,然后在师傅回来之前悄悄又将蜡烛点燃,随后师父回来又责备五师兄,五师兄辩护说自己没有睡觉蜡烛怎么会熄灭的?师父愤怒的说:“刚才我摸黑走了十余里路,你还在这里狡辩?。”

  然后不给五师兄辩解的机会,直接变成了一头猪。

  两次没有弄死道士,原身另辟蹊径,见到妖道经常对师娘打骂,于是将主意打在了师娘的身上。趁着每次道士去招收徒弟,主动去讨好师娘,想要从师娘口中知晓破解化猪的办法。

  你别说,前身还真是个人才,竟然被他成功了。那师娘也不知为何,竟然当真告知了他道士的破绽。

  可惜,前身虽然得了妖道破绽,但他却低估了妖道手段,那妖道实在是诡异,一只耳朵竟然落在家里,人虽然在千里外,但此事却被他听了去,然后此事被妖道窥破。

  道士明显知道了徒弟跟妻子之间的事,但是他回来后却什么也没说,只是让崔渔去猪圈喂猪,不料前身才刚进猪圈,自己也变成了一头猪。

  然后道士来到猪圈前,看着崔渔冷冷一笑:“你到是聪明,竟然被你察觉出变猪的事情,错非今日耳朵落在家里,没准还真会被你算计到。可惜你费尽心思,终究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你既然想知道天蓬变的禁忌,告诉你又有何妨?修炼《天蓬变》却有两个禁忌。”

  “第一,不能吃猪肉。”

  “第二,不能破女色。”

  “一旦破了,便会成为栏杆中的猪。”

  “乖乖等死吧你。”说完话道士大袖一甩,指挥其余的徒弟抓猪杀猪,然后原身被吓死,崔渔的灵魂就来了。

  画面至此,记忆碎片中断,留下崔渔呆呆的站在猪圈内,眼神里满是悚然。

  看着外面杀猪的妖道与几位师兄,很显然先前老道士指挥杀猪,抓的并不是原身,而是猪圈里其余的猪。只是原身自己将自己给吓死了。

  “练气口诀?”

  “一个大活人,活生生的变成猪?”

  “这到底是什么世界?”崔渔不断翻阅着脑海中的记忆,整个人都惊呆了。

  就在此时,一道信息在崔渔的眼前划过:

  【姓名:崔渔。】

  【状态:怪异。】

  【天赋:篡夺。】

  【注1:可篡夺所有诡异之力,化作本命神通。】

  “篡夺?将诡异之力化作本命神通?”崔渔一愣。

  不等崔渔多想,此时一道信息变化:

  【发现宿主由人变猪,被诡异之力入侵,可提取诡异之力。】

  【注1:由人变猪涉及到物质改变,篡夺后可获得天赋神通‘物质转化’。你将获得神血五缕!】

  【注2:代价由猪变成人。】

  【注3:代价可豁免。】

  【是否篡夺诡异之力?】

  崔渔看着眼前版面,整个人是又惊又喜。

  惊的是自己变成猪,喜的是自己有金手指。可是看到代价可豁免,还是不由得眉头一皱。这个代价好啊!为啥还要豁免?也就是说,只要自己不豁免代价,提取了物质转化的神通后,自家猪身就可以再变回去。

  崔渔站在猪圈内,努力的稳住身形,深吸一口气:“稳住!稳住!根据原主的记忆,那妖道是个有本事的,能操控水流神通莫测。此时提取神通,要是真的能变成人身,岂非打草惊蛇?还需等待时机!”

  崔渔心中无数思绪流转,虽然内心惶恐,但终于冷静下来,静静的站在猪圈内,透漏栏杆冷眼旁观。

  只要不现在弄死自己,自己就有机会悄悄的跑出去。

  没让崔渔等多久,入山采药的诸位师兄陆续回归,看着昔日里那一张张熟悉的面孔,崔渔悲从中来。

  一众师兄弟在院子里打打闹闹帮忙整理内脏,倒是好不欢快。

  “吵吵闹闹,成何体统?”就在此时妖道自屋子内走出,对着众位弟子训斥一声,惊的众弟子如鸟兽般,纷纷恭恭敬敬站好,不敢有丝毫冒犯。

  “药材都采好了?”妖道问了句。

  “回秉师傅,都采好了。”众位弟子纷纷面色恭敬的拿出背篓。

  妖道巡视一遍,自背篓内拿出一只人参打量一番后,方才满意的点点头:“做的甚好,今日再多杀一头猪犒劳尔等一番。”

  说着话看向猪圈,透过栏杆与圈中崔渔对视,背负手掌不紧不慢的向猪圈走来。

  猪圈里

  崔渔听闻老道士的话,见到老道士透过栏杆盯着自己,不由惊的魂飞天外,心中莫名升起一股直觉:“冲我来的!这老道士冲我来的!这就要杀我吗?”

  崔渔很慌!

  整个人慌得一批!

  通过原主的记忆他知晓,这妖道本事大的很,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就算自己得了神通,但想要对付这修为有成的妖道,怕是以卵击石。

  心中惊疑不定时,道士已经来到了猪圈外,俯视着圈中的崔渔,嘴角露出一抹冷笑。

  四目相对,一股冷意顺着空气弥漫,将崔渔的心神冻结,思维都陷入了凝滞。

  “好猪!好猪啊!真的是好猪啊!”道士盯着崔渔,抚摸下巴上胡须,口中连连称赞。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