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道
镜道

镜道

演宁

仙侠/现代修真

更新时间:2023-09-10 23:36:26

镜者,水火交融之器也。 能通玄于镜,亦能明心悟道矣。 应届大学毕业生任宁,偶得一面铜镜,入道修行,成了镜道一脉的传人。 且看他如何凭借一面镜子,一步步的攀向修行之路的顶峰。
目录

5个月前·连载至新书《我那些坑师的徒弟们》已上传

第1章 古镜

  在闽省的榕城北边,有一座莲花山,山上有一座规模不大的道观,与山同名,名为莲花观。

  说是规模不大,显然是非常委婉的说法。实际上,它只有不到三百平米的建筑面积,一个小院落里只有一座主殿,以及边上明显就是后来搭建起来的砖瓦房。

  砖瓦房是平房,只有单层,倒是有三间,此时房门紧闭,也看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任宁心中猜测,这三间平房应该就是观中道士的住处了。

  好吧,其实都不用猜,这就是明摆着的嘛,又没有别的建筑,道士不住这又能住哪?

  任宁将目光从平房处移开,迈步进入院中的主殿,放下身上的背包,也没注意看殿上供奉的是哪位神仙,纳头便拜。

  这时,边上有一位看起来七十多岁的老道士走了过来,一脸激动的看向任宁身边的包包,声音有些颤抖的问道:“师......师兄,是你回来了吗?”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任宁的背包里好似有什么东西要冲出来似的鼓涌了起来,下一秒,背包直接飞起,落入了老道士的怀里。

  任宁有些懵逼,虽然在拜神,可是自己的背包就放在身边,哪能不知道背包的异动?

  他扭头看向老道士,嘴里喃喃的念叨着什么,此时若有人凑近去仔细听,就会听见他反复念着:“这都是幻觉,都是幻觉,我要相信科学,要相信科学......”

  任宁今年二十三岁,刚刚从闽省的农林大学毕业,还没有找到工作。半个月前在西湖边的花鸟市场上闲逛,看到了一枚巴掌大的圆形古铜镜,莫名的喜欢。

  当然,他也知道,这些摆在地摊上的东西,基本上不可能会有真正的古物,都是做旧了忽悠人的。

  但是,他是真的莫名喜欢,于是一番砍价之后,从八千块被他砍到了八百块,将古境给买了下来。

  八百块钱,可是他将近一个月的伙食费,不知道怎么的就脑抽的给买了这么一面不能当吃也不能当喝的铜镜回来。

  然后,回到出租房内,用钢丝球在给古镜做清理时,不小心弄伤了手指,血液滴在了镜子的背面上。

  身为大学生,自然不会迷信的觉得有什么不好,纯是自己不小心而已,他并没有在意。换个迷信的人,只怕要觉得晦气了。

  结果,从那里开始,他每天晚上睡觉时都会做梦,梦到自己变成了一个道士,身边还有一群道士,转战各地。

  身为道士,竟然打仗!

  打的还是倭寇......

  任宁以为是自己之前抗战神剧看多了,因为梦中的自己,以及身边的道士,打倭寇都不用枪,而是各种武功,以及......在仙侠剧里才能看到的......法术!

  身形连闪,一拳打爆鬼子的脑袋,一脚将鬼子踢飞十多米远,甚至于......手撕鬼子!

  而梦中的自己,手持一面镜子,镜子一晃,一道清光射出,将鬼子定在了原地,这时就有其他同行的道士一剑将鬼子削首。

  关键是,这剑,竟然是飞出去的!削完鬼子的脑袋后,剑竟然又飞回了手中!

  不仅如此,还有很多更加夸张的场面,只是醒来后却是记忆模糊了,具体的想不起来了。

  这......如何能够让人相信?

  武功,也许有吧,但也不可能那么夸张吧?至于法术,那都是瞎扯淡!

  咱可是受过多年教育的,自然是相信科学,梦只是梦而已。肯定是抗日神剧和仙侠剧看太多了!

  然而,接下来每天都是类似的梦境,他就有点顶不住了,多少有些疑神疑鬼起来,连找工作都没心情了。

  因为每天晚上都是这种怪梦,让他感觉压力挺大的,白天都没有精神去好好找工作去参加面试。

  莫名其妙的,他就想到了莲花山,想到了莲花观。

  虽然他从来没有来过莲花山,只是听说过而已,可是他今天还是来了,冒着炎热来了。

  来的目的,是想将这古镜供奉在道观中,将古镜送走。

  这是以前听老家的老人说的,如果有什么东西沾上了不干净的存在,自己处理不了,千万别随手给扔了,而是送到观道里去由道士们处理为好。

  于是,他来了。

  来了之后,为显得自己诚心,进入大殿后,纳头便拜,连大殿上供的什么神仙都没有细看。

  然后,然后就看到了眼前很不科学,很不可思议的一幕。

  事实上,他在梦中见到过类似的场景,隔空取物嘛。可是,可是,这是现实中啊!

  好一会之后,他才从懵逼状态中回过神来,站了起来,学着梦中见到的场景那样,对着老道长拱手鞠躬,“道长......您手里的背包,是我的,能否还给我?”

  老道长这才将背包递了过去,面上显出有些不好意思的表情,却又有些激动的说道:“这位居士,你这包里有一面镜子,是我莲花观之物,可否奉还?”

  任宁接过背包,从里边掏出了古镜,问道:“道长,您说的是这面镜子吗?”

  老道长连连点头,“对,就是它!这是我师兄的遗物......”

  任宁原本就是想将这面古镜供奉到道观里,可是此时却是不知道哪根筋不对,手里握着古镜,没有将其交出去,反而是说道:“道长,这镜子我在花鸟市场上买的,花了我八百块钱,您看......”

  八百块钱,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特别是对于他这样刚刚毕业还没有找到工作的人来说,这都快赶上一个月的伙食费了。

  原本只是想要赶紧将镜子送走,此时看到有人想要讨要,反而想着要将成本拿回来了。

  当然,除了钱的问题,他不知道为何,想着要将镜子交出去,心中不是那种‘终于将不干净的东西交出去了’,从而舒了一口气的解脱感,反而是有那么一丝丝的不舍,好像一件对自己来说很重要的东西就要失去的感觉。

  或许,这才是他提到钱的真正原因,只希望可以用钱这个事挡住对方,这样就可以将镜子留下来了。

  只是,此时的任宁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内心真正的想法罢了。

  老道长此时已将自己激动的心情给平复了下来,听闻对面的年轻人如此说,这才打量起了对面的年轻人。

  之前,他的心思都在镜子上,都没有注意到年轻人长什么样。

  这一打量,老道长脸上露出了笑容,对任宁说道:“这里不是谈话的地方,你跟我来吧。”

  说完,当先出了大殿,向着一边的平房走去,似乎非常笃定对方会跟来一般,都不带犹豫的。

  任宁也没有多想,一手提着背包,一手握着古境,跟了过去。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