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现
奔现

奔现

衣山尽

现实/家庭伦理

更新时间:2022-12-06 11:38:48

年过四十,这对生活在大都市的“离异”丁克夫妻迎来新的压力。 曼姐向单位请请了长假,在家做了多年家庭主妇。她的身体不是太好,已经快到更年期了,这个中产家庭面临终身无子的结局。 虽然和妻子约定丁克,但丈夫许宁有些动摇。他正处于进一步做市场部总监,挤身大公司高管行列,退一步则被优化出局,前半生努力付之东流的挑战。 这次中年危机来得分外激烈。 此时,巨大的财富机遇正在朝许宁招手,诱惑着他。 曼姐则在思索她人生的意义,她选择了投身网文写手行业,把自己所思所想用敲击键盘的方式和读者共享。 同处一室的两人各自做出人生的选择,开始一段中年危机下,夫妻俩的奇妙之旅。 世界也给了他们命运的馈赠,无论好坏,都是生活,都是人生。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一百一十章 奔现

第一章 主持人

  情定七夕,鹊桥结缘,由区里组织的大龄青年相亲会正在热烈进行中。

  今年八月的成都天气邪了门,虽然秋老虎已经过去,但气温还保持在三十三四度左右,热到爆炸,但还是比不上在座男男女女的热情。

  主持人曾曼一手捏着话筒,一手拿着卡片,朗声念道:“……所谓爱情,就是心心相映,就是因为共同的理想和追求让我们相聚在一起。你倾慕我的花样年华温柔贤淑,像花儿一样盛开的美丽。我爱你如渊如海,胸怀宽广。今日的相识,或许是明日幸福的起点。在这似锦的繁花季节,请寻找你们的幸福,把握住你们的生命中的美好……”

  在读大学的时候,她就是学校的文娱积极份子,主持过很多大大小小的社会活动,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落落大方从不怯场,也是无数男生的梦中情人。虽然已经离开学校二十年,人到中年,又当了多年家庭主妇,这次重操旧业,瞬间就找回了感觉。

  此刻,她目光炯炯扫视下面那济济一堂的男孩子小姑娘,身上的气场扩展开去,将这场相亲会掌控如意。

  曾曼本就是个大美人,今天又特意打扮,从容优雅得体,简直就是艳光四射。和她比起来,下面那群在机关工作,整日案牍劳形的毛头小伙子和小姑娘显得是那么青涩。

  不知道的还以为主办方从哪里请来的大明星名主持。

  相亲会很快进入到男女互动环节,就是姑娘们坐成一排,男孩子们则挨个上前做自我介绍,展示才艺。如果姑娘对男生满意,就举绿牌子。反之,则举个红牌,有点《非诚勿扰》的味道。

  反正是个游戏,有人在唱歌,有人在跳舞,更有一个卫健委的男孩拿着一块茶点上前:“各位美女,现在是才艺展示,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吃饼。”

  大家顿时笑了场。

  一众年轻人嘻嘻哈哈,好不热闹。

  作为一个合格的司仪,在主持活动的是要调动自己的情绪,保持高昂的状态。曾曼身体本就不是太好,刚才消耗有点大,感觉地位低血糖,忙里偷闲,退到一边吃了块巧克力,喝了杯热水,这才感觉舒服些。

  这个时候,单位领导老陈挨过来,笑道:“曾曼,怎么样,过瘾吧?”

  曾曼已经两年没去上班,为人温柔和气落落大方,以前单位办会、迎来接往都由她负责。今天的雀桥相亲会缺个主持人,老陈就推荐了曾曼。

  她从小到大都是个乖乖女。小时候听父母的话,在学校听老师的,在家听男人的,在单位信任领导,不善拒绝人。加上大约是做家庭妇女时间长了,静极思动,便欣然前来。

  曾曼吐了一口气,微笑:“很有意思的,就是许久没有做主持,舌头有点打结,给主任你丢脸了。”

  “哈哈,丢什么脸,挺好的。不过……”老陈脸色忽然一变,装着郁闷的样子:“不过,我真有点后悔请你来。”

  曾曼一惊:“怎么了,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好吗?”

  老陈叹息:“曾曼啊曾曼,你叫我说什么才好呢,你为什么长得那么好看,都四十二岁的人了,还跟二十多岁的小姑娘一样,唇红齿白,挑李春风?你来就来吧,还打扮得这么优雅有品味,往台上那么一站,立即变成全场的焦点,所有男孩子的目光都被你吸引。今天来的姑娘们别看比你年轻十多二十岁,可和你一比,瞬间就被比下去。我如果是小伙子,也看不上她们。今天来了这么多人,到现在还没有促成一对,你我该不该怪你?”

  陈主任和曾曼大学老师是同学,算起来,曾曼是他的师侄,二人系出同门,说话也没那么多讲究。

  曾曼听老陈夸奖自己长得美,心中高兴,道:“主任你就喜欢乱开玩笑。”

  老陈:“不行,今天我怎么也得让其中一对脱单。对了,你看老王怎么样?反正你已经离婚好长一段时间,也是时候考虑一下个人问题。”说着就朝前指了指。

  陈主任手指的是一个五十出头的胖子,戴副眼睛。

  胖子叫王斌,是区融媒体中心的一个干部,直接管着曾曼他们单位。丧偶,有一子。今天是他带单位的小年轻过来的。一来,就被曾美人给迷着,又听说她离异独身,心便活了,跑去向老陈打探。

  他的心意老陈如何不明白,有意做个月老。

  听到老陈叫自己,王斌兴冲冲地跑过来,有一句无一句搭讪。

  他说今年的天气真热啊,地球要爆炸了,人类要灭亡了;我听陈主任说过的你情况。离异这种事情谁也不想的,做人要往前看,不要停留在过去;刚才我一直在留意你,咱们是金风玉露一相逢,更胜却人间无数……

  这人纯粹是胡言乱语,连基本的典故都不会,什么金风玉露,那是能够用在这种场合吗?曾曼如何好告诉他自己和丈夫其实是假离婚,这事叫人知道实在丢人。

  曾曼只能按下心中的不耐,装出微笑聆听的样子,当个合格的听众。好不容易将这次相亲会对付过去,老王却激情邀请曾曼共进晚餐。

  曾曼自然拒绝,但陈主任却拉她到旁边:“去吧去吧。”一通劝。

  曾曼是个没有主见的,只得默然不语,打算随便敷衍一下了事,也算是给陈主任面子。

  和老王在一起吃饭实在尴尬,还真有点如坐针毡的味道,她实在撑不住王斌的老宅着火的热情洋溢,忙跑去卫生间给“前夫哥”许宁打了个电话搬救兵。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