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又是被认妈的亿天
今天又是被认妈的亿天

今天又是被认妈的亿天

殷曼儿

现代言情/都市异能

更新时间:2023-02-15 20:58:50

【女强丨甜宠丨爽文丨萌宝】 被各大修仙门派围攻的伏陌撕裂时空,来到曾经生活过的21世纪,刚降落便解决了一个虚伪院长,从此以后,伏陌便成为了儿童福利院院长,专门捡无家可归的小可怜。 被豪门父母赶出来的小可怜①号 四肢有疾的小可怜②号 眼盲还体弱的小可怜③号 嗷嗷待哺未满月的小可怜④号 …… 直到后来这些小宝贝们一个个成为大佬,心中却都尊敬着同一位母亲! ——男主迷你剧场—— 男主:听说我在这故事里存在感极弱??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91章 一鞭惊众人

第1章 风起云涌,回归故土

  风,刺骨无声。

  刺目华美的夕阳染红了天边,犹如香醇美酒令人如痴如醉。

  前提是,忽略了地上堆积如山的尸体。

  当七大修仙宗门的化神强者纷纷赶到时,血雨倾洒而下,落入地上瞬间如绽放的黄泉彼岸之花,亦宛若亡者的哀鸣。

  “伏陌,你竟敢残害如此之多修士!手段何其残忍!”

  “魔头!当初就不该念及你残留的善念,在你入魔那一刻便该将你诛杀!”

  山巅之上,血衣独立,墨发飞扬,尽显张狂。

  伏陌漫不经心地抹开脸颊上的一滴血珠,妖冶的红唇笑意不减还带着一丝癫狂。

  左手执一柄素剑,锋利的剑锋上顺流而下一行黑血,剑身冰凉如寒霜覆盖,真是物随其主。

  “这些畜生,杀了便杀了,尔等奈我何?”语调清凉,似乎丝毫不把这数千性命放在眼底。

  “妖孽!你竟心硬如此!见此血债也毫无悔改之心!”站在化神尊者之中一袭白衣,看似清风道骨的老者忿忿不平地指责着伏陌的冷心冷情。

  伏陌脑袋一侧,凤眸中一闪而逝的蓝光泛着浓烈杀意,便是那些个所谓的化神修士竟也不敢直视片刻。

  “魔头,妖孽……都过了这么几百年,你们这些老家伙来回还是这几句,真是……一点新意都没有!”随着话音落下的瞬间,一道剑光从众人眸底划过。

  下一秒,刚才言语激烈指责伏陌的老者便已成为了伏陌的剑下亡魂。

  “伏陌!尔敢!!”

  眼见刚才还站在他们身旁的同伴,被伏陌一击毙命,甚至他们都未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

  愤怒于伏陌的大胆,心惊于伏陌的实力。

  伏陌轻笑出声:“如何不敢?诸位莫不是需要我……再证明一次!”

  哗!

  同样快速,同样一击毙命,同样令这些化神修士没法反应。

  又一名化神修士陨落!

  “你!”为首的那名老者又愤又怒,但他却又知道自己的实力根本拿伏陌无可奈何。

  随后强压下心中的怒意,神色凝重地望向伏陌,沉声质问:“伏陌,你究竟要做到什么地步,才肯放过这些无辜的人?”

  蓦然听到对方口中的无辜二字,伏陌轻轻笑了起来,笑出了声,然后大笑……再到疯狂的笑。

  众人眉间紧蹙,似都不解此刻伏陌的行为。

  笑声蓦然截止。

  伏陌冷眼一扫眼前的所有人,“无辜?若论无辜,当年我的族人何其无辜?!你们这些所谓正道使者,打着光明正义的旗号,将我伏氏一族屠杀殆尽!妇孺、老弱、幼童……你们可有放过他们的性命!”

  “与魔共谋?狼子野心?妖孽出世必将天下大乱生灵涂炭?呵呵,好啊,既然你们将这些名头安在伏氏一族身上,我若不做实了这些名声,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你们的一番算计?”

  “我让你们的预言成了真,难道……你们不该感谢我一番?”

  “住口!你简直……一派胡言!”那些化神修士一个个被气得手发抖,又或许是被戳中了最隐秘的过往。

  伏陌素手一翻,剑锋微鸣,随时准备待命。

  “辩驳无意,今日若不是我魂断此地,便是诸位丧命黄泉之路!”

  剑起,血染,魂断。

  ……

  二十一世纪,江城。

  夜色正浓,蝉鸣蛙叫格外清晰。

  昏黄街道上,一道血色身影突兀出现,脚下一个踉跄虚浮步子半摔了一下。

  伏陌一柄素剑支撑着自己的身体,嘴里突然吐出一口黑血。

  抬手随意地擦了擦嘴角,抬起头环顾了下四周。

  昏黄的路灯,平整的水泥路,路边随意停放的自行车和小轿车以及墙上随意贴着的小广告……

  陌生却又熟悉的场景。

  伏陌低头,这次嘴角微微扬起的浅笑,却是这几百年来少见的真心笑容。

  “呵,没想到竟然又回到了这里。”

  她的故土。

  虽没有浓郁的仙气环绕,可这由心底升起的温暖感,就像是一位迷路了许久的孩子,突然回到了母亲的怀抱一般。

  伏陌低头看了下此刻身着血衣的自己,摇了摇头。

  这里可不是那个修士为尊的世界,若是被旁人瞧见,不得先报警。

  现在的自己,可算是一清二白的黑户。

  到时候可没法解释。

  手中素剑被伏陌收回灵海之中,同时取出一件看上去简易的服装换上,虽不是现代服饰,可比起刚才那副惨烈的模样,总归是好上许多。

  束起简单利落的马尾辫,青袍穿起,过长的袖口被撕掉,一双黑色无纹路的短靴穿在脚上。

  勉强看上去合格。

  伏陌没有在原地过多停留,而是一边寻路一边暗自调息。

  她现在需要找一处安静无人打扰的地方,好好休养生息,现在是夜晚,不宜打探情况,等到了白日再看情况。

  走了一段路,伏陌发觉此处唯有一处看似破落的儿童福利院。

  漆黑一片的屋子很安静,只是树影间藏着几个鬼祟的身影来回走动。

  伏陌冷眸微眯,抬脚一步三米,落地无声,悄然跟踪了上去。

  破落的福利院后门已经被青苔覆盖了大半,铁制的门锁早已生了锈,看上去就无法使用。

  一个身着简单睡衣的中年男人,肩膀上扛着一只一米左右高黑色塑料袋,里面似装了什么重物一般。

  这中年男人轻松打开了院子后门,门外,有一个身着灰色皮夹外套、手指间夹着一根烟头的男人显然是在等他。

  看到中年男人出来,门外的男子将手中的烟头随手扔在地上,用脚踩了踩掐灭星火,随后视线盯着对方肩膀上的黑色塑料袋。

  “这次的货怎么样?可不要像上次一样,给我个傻子交差。”

  中年男人拍了拍黑色塑料袋,贪财的眼睛里里露出狠人的精光:“虽然这福利院平常没什么人来,但你以为突然消失个孩子就没影响了吗?亏得那孩子是个傻子,也方便我找个借口。”

  “呵呵,谁能够想到往日和善的福利院院长陈海明,私下里竟然会做着这样的勾当呢。”门外的那男子毫不客气得嘲讽调侃对方。

  谁能想到,这鬼祟的中年男人竟然是这家福利院的院长陈海明!

  而他手中的黑色塑料袋中,竟然装着的是一个孩子!

  不过,这两人大概没想到,这段对话清清楚楚得传入了伏陌的耳朵里!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