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合院:别惹我,我只想当闲鱼
四合院:别惹我,我只想当闲鱼

四合院:别惹我,我只想当闲鱼

缺金喜水

都市/都市生活

更新时间:2023-12-26 15:21:22

  新书《年代:从陕北窑洞开始》   李卫东带着游戏农场回到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不需要为填饱肚子而奔波的他,只想当一条闲鱼。   奈何,家里两个男人总是看他不顺眼。   隔壁俏寡妇,又一心想把妹子嫁给他。   院里各种糟心事接踵上演。   身处滚滚洪流中的李卫东,直接爬上了岸。   所有人都傻眼了。
目录

5个月前·连载至完本感言!

第一章 活着真难

  冷!

  李卫东本能的把手伸向旁边。

  平的?

  一个激灵,让他从梦中惊醒。

  年久失修的窗户正不断往里渗着冷风,逼仄的卧室里,墙上糊满了旧报纸,借着外面凌晨擦亮的光,隐约还能看到上面的标题:缩紧裤腰带,大步向前看。

  眼下是1962年,地点是影视剧里情义满满的四合院,就是那个住着圆润秦寡妇的地儿。

  尽管眼下困难时期基本已经渡过,市面上的东西也不再那么短缺,但不管城市里,还是农村,吃不饱饭,仍旧是常态。

  很多人的裤腰带因此都快勒断了。

  只是相比农村,城里的日子要好过不少。

  这个时候,只要你是城里户口,家里有粮本,哪怕瘸腿的无业游民,也能轻轻松松在附近乡下找个漂亮的黄花大闺女。

  而且还不需要什么房子车子,三金彩礼,给个十斤八斤的粗粮就行。

  农村跟城里,俨然筑上了一道高高的大坝。

  原主刚出生没多久,母亲就病逝,父亲把他丢到乡下,让爷爷奶奶照看。

  在1955年厘定户籍那会,按照就地原则,直接把户口落在了农村。

  直到前段时间,爷爷去世,才跟奶奶住进了城里。

  原主来的第一天晚上,就跟亲大哥干了一架,脑袋被打破,半夜里一命呜呼,便宜了后世87年才出生,并且同名同姓的李卫东。

  如今这个家里,李父拥有着绝对的权威,身为报社副主任(副科级)的他,拿18级公务员工资,每个月87.5元。

  说实话,这个工资已经很高了,毕竟眼下,一斤富强粉也就两毛钱,一斤猪肉六毛。

  但问题是,在这当下,光有钱还不行。

  你得有粮票。

  下馆子得用粮票+钱,买粮食得用粮票+钱。

  而粮票是哪里来的?

  以城镇居民,也就是非农业户口为例,实行的是计划配给制。

  参加工作的成年女性每个月28斤,男性的话稍微多点,基本在32斤左右。

  而且细粮只占极少一部分,剩下的都是棒子面,地瓜干,高粱,小米一类的粗粮。

  你家粮本上有几口人,就会发给你多少粮票,并在粮本上记录下来,每个月也就只能买到那些定额的粮食。

  如果没有粮本,只拿着粮票去,人家压根就不会卖给你。

  倒是国营饭店不需要带粮本。

  所以有些富裕点的家庭,每到月底就去黑市偷偷买点粮票,然后下馆子,也是一种无奈。

  李父当年死了老婆,把还在吃奶的李卫东一扔,转头就又娶了个大姑娘,后来又生了一儿一女,也就是李卫斌跟李雪茹,现在分别十二岁,十岁。

  而李卫东还有一个亲大哥叫李卫民,比他大五岁,当年有幸没被丢到农村,如今二十三岁,没正式工作,整天游手好闲,刚刚成家不到半年。

  大嫂也是农村户口,虽然嫁到了城里,但眼下没有‘农转非’指标,根本不可能转为城里户口,也就吃不上配给粮。

  就算你的孩子,也是随母亲户口的。

  现在,加上李卫东跟奶奶,这个家里足足有八口人。

  但粮本上却只登记着五口人。

  八口人吃着五口人的粮食指标,矛盾立马就凸显出来。

  反倒是住的地方,其实已经算不错了。

  李家住在大杂院的前院,有两间坐北朝南的正屋,还有一间耳房,加起来差不多50多平米。

  因为李卫东跟奶奶的到来,靠东边的正屋被隔开,里面炕上住着奶奶跟妹妹李雪茹。

  外面一米二的小床则属于李卫东跟小弟李卫斌。

  李父跟李卫东的后妈搬到了客厅后面隔开的屋里。

  至于那间单独的耳房,给了刚刚结婚的大哥跟大嫂。

  李卫东从床上坐起来,摸了摸扁扁的肚子,胃里像火烧一般,无不控诉着昨晚那没几个小米粒的粥跟拳头大的窝窝头是多么的无用。

  这个年代,人们肚子里都没什么油水,像是下苦力的青壮,一顿吃二斤粮食都是等闲。

  此时,他无比怀念上辈子已经吃腻的大鱼大肉。

  穿越过来已经好几天,他刚开始幻想的躺平生活,遥遥无期。

  “二哥,你抓我干嘛?”

  旁边,挤着睡一个被窝的小弟睡眼朦胧的嘟囔道。

  “没事,刚刚梦到吃肉包了。”

  李卫东看了一眼把被子抢了大半的小弟,随口说道。

  “肉包?”

  李卫斌立马不困了,口水都快流出来。

  “想吃吗?”李卫东问道。

  说实话,原主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并没有多少感情,甚至是仇视。

  反倒是刚刚穿越的李卫东,对他感官还不错。

  毕竟他刚醒来时,对方又是给他端药,又是塞窝窝头。

  “当然想了,可光指望咱爸一个人挣钱,哪吃得起肉。”

  李卫斌小大人似的叹了口气,似对眼下这个家的状况充满担忧。

  他妈在生妹妹李雪茹的时候伤到了,以至于这些年身体都不怎么好,加上之前孩子还小,就没出去工作,一直在家里忙里忙外。

  按理说大哥李卫民都二十三了,早早就应该赚钱养家,减轻家里负担,偏偏又是个不省心的主,李父托关系给他找了好几份工作,每次都是跟人家打架,不学点好。

  李父赚的钱,有一小半都用来给人家赔偿了。

  原本想着结婚后,总能懂点事,但李父这番苦心明显白费了。

  为了贴补家里,李卫斌亲妈每个月都会把李父单位发的那点肉票副食票偷偷拿到黑市换成粮食。

  本就拮据,现在又多了李卫东跟奶奶,无疑是雪上加霜。

  “等我上班赚钱了,请你吃肉包。”李卫东许诺道。

  作为一个现代人,李卫东自然不缺少赚钱的主意,但结合眼下这个时代背景,还是让他暂时按捺下那颗不安分的心。

  如果觉得有手有脚就饿不死,只能说你太天真。

  像后世那种世界这么大,我想去看看,然后揣个路费就去四下漂泊,一路打工养活自己,在眼下根本就行不通。

  坐火车住店,你得有集体或者单位开的介绍信。

  进厂子打工?

  抱歉,这年头没有私营企业,厂子里的工人可是铁饭碗,临时工都能打破头,你一个农村来的,谁要你?

  至于说工地搬砖,对不起,能干工地的也都是建筑公司,正儿八经的国营单位,没有包工头。

  饭店洗碗?

  你想的可真美。

  就算你想在大街上要饭,也会被扭送到街道派出所,先查查你的底。

  然后还会有乞丐头子等着教你规矩。

  在当下,活着是真的难。

  “要是能有座上辈子玩的游戏农场就好了。”李卫东天真的想道。

  谁知念头刚落,他的脑海中就出现了一个虚幻的画面。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