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真界开旅行社
我在修真界开旅行社

我在修真界开旅行社

引虎自卫

仙侠奇缘/现代修真

更新时间:2024-02-25 00:58:08

无CP 杨昭孤身一人来到修真界,面对这动摇三观的世界,她只能小心谨慎,步步为营。 还好她还有手机可以上网,可以发视频积攒香火,可以两界代购赚点银子。 两界风云搅,一步踏长生。
目录

12分钟前·连载至第五百六十八章

第一章,用科学的眼光看问题

  留仙村座落在小阳山脚下,据传山上的云阳观曾出过神仙,村子因此得名——留仙。

  “姐,你把道牌借我一段时间,我要带学校去好好研究一下,这绝对是个好东西啊。”杨云冲进院子里兴奋地大喊。

  现在正值十一长假,刚上大一的杨云回家过节。

  姐姐杨昭比他大三岁,今年21岁的她刚刚大四,现在也在家。

  “你姐和你妈去云阳观里打扫卫生,应该快回来了”

  杨爸爸正在清扫院子,一眼就看见了那个被杨云握在手里的道牌,眼睛一瞪,举起手里的扫帚就想打人。

  “爸、爸、爸,不是,你又怎么了,君子动口不动手。”

  杨云也不敢跑,生怕杨爸爸追他,嬉皮笑脸地躲躲闪闪。

  “你还问我怎么了,我为什么打你你不知道吗?你又偷你姐道牌玩,多大的人了还调皮捣蛋,弄丢了怎么办,那是你姐养身护命的东西!”

  杨云笑嘻嘻围着他爸转圈,却不敢跑。

  “爸,封建迷信要不得,没听人家说要用科学的眼光看待问题吗?”

  “人家那是用发展的眼光看问题!”

  “二者都有,都有。”

  院里正闹着,大门口就传来一声笑骂“杨云,跟你爸闹什么呢”

  杨云一转脸就看见了他妈和姐姐杨昭回来了。杨昭手里还端着一盆豆角和两个小瓜。

  “是我爸先要打人的。”

  “是他又偷杨昭道牌玩,我才打他的。”

  杨爸爸把烧火棍放下前还不忘瞪他儿子一眼。

  “回来就不老实,你小子就是欠打,快把护身符给你姐带上,多大的人了还淘气,天天就知道气你爸。”

  王妈妈在自己儿子的后背象征性地拍了两巴掌。

  “现在跟你姐在院子里把豆角摘了,中午吃豆角焖面。”说着王妈妈转身进屋。

  杨爸爸跟在后面也跟了进去。

  屋里传来王妈妈哄人的声音:“中午这豆角焖面,杨大厨也上上手呗,要说这面还是要你和的面才好吃。”

  “那是,你们女的劲小,和的面就不劲道,这还得看我们男的。”

  “要不你怎么是一家之主呢?”

  外面的姐弟两个对视一眼,都觉有点撑。

  杨昭将手里的盆放下,又起身从屋里找了个小盆用来放摘干净的豆角。

  “怎么让爸看见你拿着护身符了?”

  杨云找了两个小板凳和杨昭一起在院子里摘豆角,兴奋的低声跟姐姐说:“姐,你这个护身符真有大秘密!”

  “密什么秘密?你不是去钓鱼了吗?非要拿着我的护身符去给你镇鱼运,现在鱼呢?鱼竿呢?又空军了?”

  杨昭有点幸灾乐祸。

  “哟,我给忘在河边了,没事,我一会儿打个电话让人给我拿回来就行,姐,说正事呢,你别打岔。”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银白色的小布袋,把他手机放在布袋里,把口扎实了。

  “姐,你给我打个电话试试。”

  杨昭一脸不解,却还是配合的打了个电话,布袋里的手机没响。

  杨昭一脸异样的看了弟弟一眼,这是防辐射的手机袋,一般给孕妇用的,他哪来的?

  杨云又将护身符和手机一块放进布袋里,把口扎实了说:“再试试再试试”

  杨昭又打了一回电话,这回却是奇了,布袋里的手机居然响了。

  她一脸惊讶的看着弟弟,又将电话拨了过去,果然布袋里的手机又响了。

  杨昭将布袋接了过来,自己将护身符取出,又打了个电话,手机没响。试了几次结果都一模一样。

  “姐,你将这个护身符借我回学校研究一下,没准下一个诺贝尔提名就有我。”

  没理弟弟在那里胡扯做梦,杨昭端详着手上的护身符。

  这东西陪了自己近20年了,现在看着竟然有些陌生。

  那是一个通体泛着乌黑油亮光泽的金属圆牌,以前也没深究过是什么金属,直径大约35毫米,厚四毫米,一面铸着文王八卦,另一面则刻着“仙道永昌”四个瘦金大字。

  这是云阳观已经羽化的吕守仁道长在杨昭三岁拜师那年赐的,说是这块道牌承接着云阳观世代的香火功德,用来给她保身护命的。

  杨昭三岁以前叫杨宝芹,生来就身子弱,三天里有两天病着,拿着药当饭吃。

  家里的老人心疼孩子,就提议杨爸爸带着杨昭去拜个大柳树、大石头什么的当个干娘干爹借借命数。

  可是杨爸爸觉得这些不靠谱。

  他一早就盯上了云阳观的吕守仁道长,虽然云阳观只是一个座落在山脚下的小道观,里面的道人也只有吕道长一个。

  但是观里的香火却从来没缺过。

  只因为吕道长有一手针灸治病的绝活。

  留仙村离着县城远,以前交通也不发达,十里八乡的谁没请过吕道长扎过几针,就连杨昭几次发高烧惊厥也是靠吕道长的针灸压了下来,这才有时间送去医院救治。

  但药却是不敢开的,吕道长没有行医执照。

  再说那石头柳树什么的有神仙法力高强吗?

  他将自己的想法跟王妈妈一说,那时还年轻漂亮的王女士觉得很有道理。

  于是杨爸爸没事就抱着小杨昭去云阳观凑近乎,王女士更是天天送菜送饭。

  当年已经六十多岁吕道长眼明心亮,他是个豁达慈祥的,也没为难人。

  转天就挑了个日子,收了四样拜师礼,喝了一杯徒儿茶,杨昭就成了云阳观的一个小小的记名弟子。

  即是记名弟子,那就不用依字派名。

  但是“宝”字太重而“芹”字又太微薄,给了一个“昭”字作为道名,取日明之意。

  又将自己的道牌给她当了护身符,以观中香火保她平平安安。

  杨爸很是乖觉,第二天就去派出所花了50块钱将女儿的名字给改成了杨昭。

  说也奇怪,自那之后,也不知道是孩子长大了,还是拜师真的起了效果,杨昭的身体竟然慢慢的好了起来,五六岁后更是连个感冒都不爱得了。

  这道牌理所当然成了家里的宝贝,等闲不让杨昭摘下来。

  杨昭也很听话,老老实实的带着。

  除了有时会偷偷地借给弟弟去镇鱼运,剩下的时间就不曾离身,带了有小二十年了。

  杨云还在那儿喃喃自语。

  “姐你说是不是这个里面有什么超小的电子元件啊?那个时候有这么小的电池吗?还是要找不同的地点再试试,你知道哪里没信号吗?”

  “没信号的地方?”杨昭皱着眉头想了一下。

  “小阳山上就没信号,吃完饭后咱俩可以去那里试试。”

  “行,就去那。那姐把你那个太阳能充电宝也拿着。”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