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限游戏:我靠氪金成神
无限游戏:我靠氪金成神

无限游戏:我靠氪金成神

谪仙七七

游戏竞技/游戏异界

更新时间:2023-08-01 23:13:19

新文《直播:我在无限游戏为国争光》已开坑。 本文文案:【女强】【快穿+金手指+氪金+空间+直播+虐渣+玄学+真假千金】
以命为筹码。 赢,则生;输,则死。
你,准备好了吗?
祁山先生沈文君之女在沈家惨遭灭门时进入了一个名为“大玩家”的游戏。
而游戏的奖励是一次复活机会。
命悬一线的沈茵义无反顾参加游戏。
自此, 一个个光怪陆离的世界在面前展开。 一个个阴谋也渐渐浮出水面。

沈茵:谢邀,人在游戏,刚下宝马/机甲/战斗机… 问我的通关秘诀?我的游戏秘诀就是──只要钞票花得多,没有关卡打不过。 ────── “大玩家”里最近有一只小队异军突起,据说他们所过之处寸草不生,连狗经过都会被薅下一层毛。 霹雳小队:这是造谣!我们从不薅狗毛,都是直接连狗带毛一起带走,嘻嘻。 (本文私设如山,欢迎宝子们留言讨论剧情。) 这是现言!(敲大声!!!)
目录

7个月前·连载至第469章 修仙世界

第一章 游乐园

  倾盆大雨毫无预兆落了下来。

  往祁山走的小路上,一行黑衣人正冒雨向建在半山腰处的一处山庄快速行进。

  他们的脚步声被掩盖在噼里啪啦的雨声里。

  宅院里,四十出头的男子立在廊下,垂眼看着地上已经积压起来的雨水。

  修炼到一定程度,任何事物都能用来起卦,比如这落在地上的雨溅起来的水花。

  一名穿着旗袍,长发半挽的女子拿着一件男士针织外套出现在他身后。

  “文君。”她轻声开口打破他的沉思,把手里的外套披在他肩上。

  沈文君回头看着自己的妻子,她脸上的死气已经浓得像一摊化不开的墨,遮掩住了她恬静的容貌,他心里突然就涌出一股浓烈的不甘心来。

  骨节分明的大手握住那只白皙的小手,微微用力。

  “对不起,我…会尽全力护着你和茵茵。”

  ————

  沈茵的房门突然“砰”地一声被撞开,她从睡梦中被惊醒,手脚麻利翻身坐了起来。

  看到妈妈披头散发,脸上和身上都是血迹,她被惊得脑袋发懵,一时之间做不出任何反应,她还从来没有见过妈妈这样狼狈的样子。

  妈妈仿佛没有看到她的呆滞,冲到床边把一柄匕首塞进她手里,随后不管不顾把她拉下床,塞到了一旁的衣柜里,手忙脚乱扯过堆积如山的衣服将她盖得严严实实。

  “茵茵,记住,一会儿无论听到什么声音,都不许出来。”林言雪甚至没有时间再仔细看看女儿的脸,堪堪交代完这一句,就关上了衣柜的门。

  沈文君已经死了,家里其他人也都被屠杀殆尽,接下来就轮到她了吧。

  她不怕死,只是可怜了茵茵,她还那么小,甚至刚刚中考完,还是今年的中考状元,本应该有大好的前途…

  罢了,如果她运气不好,也权当是一家人团聚了。

  林言雪自嘲的想,神色越发坚定。

  被关在衣柜里的沈茵此刻已经回过了神,家里一定是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她手里紧紧攥着匕首,压低呼吸缩成一团,努力控制住自己不发出一丁点动静。

  不到五分钟,房间里传来了两个人的脚步声。

  没一会儿,便隔着薄薄的木板传来利器扎进血肉的声音,那声音微弱,却没来由让沈茵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不用看也能猜到外面发生了什么。

  牙齿咬破嘴唇,血和着眼泪流进嘴里,又咸又腥。

  沈茵强忍恐惧与痛苦,默默屏住呼吸。

  她听到两道冰冷的声音。

  “都解决了吗?”

  “无一活口。”

  “还是没有找到玄刺?”

  “应该还在这里,再仔细找找。”

  大颗大颗的眼泪流出眼眶,但她不敢动,也不能动。

  母亲的意思她明白,她要活下去,只有活下去才能为今天死去的所有人报仇。

  脚步声渐渐远去,沈茵轻轻松了一口气,轻手轻脚扒开盖住自己的衣服,用生平最小心的动作把匕首塞进袖子里并推开了衣柜门,然后便正对上一双漆黑的眼睛…

  匕首划破喉咙的瞬间,剧烈的疼痛蔓延开来,沈茵感觉到自己整个人都变得十分轻盈,灵魂仿佛脱离了肉身,晃晃悠悠飘到了半空。

  她看清了杀她的那个人,亦或者是杀害她全家的凶手。

  突然,一道冷冰冰的机械音在脑海中响起:“亲爱的玩家,‘大玩家’竭诚邀请您参加游戏,本局游戏获胜者可以获得一次复活机会,请问您是否愿意参加?”

  没有人比沈茵更需要那所谓的复活机会,哪怕她根本不知道什么是机械音里说的所谓的“游戏”。

  “愿意!我愿意!”在心里迫不及待地大声回答,怕对方听不见,沈茵甚至重复了许多遍。

  “您本局游戏模式为1V1,对手是玩家328号,您需要杀死他才能赢得胜利,否则将会被抹杀,在游戏过程中一旦被对手玩家杀死,也会被直接抹杀,祝您有一个愉快的游戏体验。”机械音冷冰冰,没有多余解释,连一丝缓冲时间也不给,沈茵感觉自己脑袋一阵眩晕,最后看了一眼倒在血泊里的妈妈,紧接着就陷入一片黑暗。

  ————

  偌大的游乐园里空空荡荡,只剩零散几个工作人员在收拾东西。

  他们的脸色都不是很好,写满了苦大仇深。

  沈茵双手抱着半人高的牛皮箱子站在广场中央,忽然被人从身后撞了一下,差点一个趔趄扑倒在地,紧接着就是一道骂骂咧咧的年青男声。

  “磨磨蹭蹭做什么!还不赶紧的!耽误了我的事有你好看!”

  脑袋里闪过无数纷乱的片段,还没有把那些片段拼凑完整,沈茵的嘴比脑子更快的开口,“知道了,安德鲁。”

  甩甩头让自己清醒些,她无暇再想其他,用尽全力抱着沉重的箱子快步跟上已经将她甩开十多米的男人。

  男人一头金色长发,穿着一身华丽的黑色长袍,戴着西式礼帽,袍子在夕阳下闪着点点亮光,不知道是上面织了金线还是洒了金粉。

  快到游客接待处的时候,里面疾步走出来一个穿着西装秃了半个脑袋的中年胖子,胖子面上的焦灼在见到沈茵和她身边的男人后顿时转为喜色。

  “您终于来了!”他快速整了整领带,向男人鞠了一躬,又殷切的请二人去办公室入座。

  安德鲁骄傲的扬着下巴,像一只开了屏的孔雀,任由中中年胖子点头哈腰的领着他往办公室的方向走,看也没看身后的沈茵一眼。

  馥郁的红茶香味里,中年胖子向安德鲁说起最近游乐园里遇到的怪事。

  沈茵规规矩矩坐在一旁,借着手里牛皮箱子的遮挡,一边整理脑袋里的游戏剧情碎片,一边分心提取胖子话里的重要信息。

  她现在的身份是法师协会刚入职的法师助理,在三天前被分配到一级法师安德鲁身边做事,而她的游戏任务就是在三天内杀死对手玩家328号,相应的,也要避免自己被对手杀死。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