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衫烟雨客,似是故人归
青衫烟雨客,似是故人归

青衫烟雨客,似是故人归

S纳兰雪

短篇/短篇小说

更新时间:2023-07-29 19:36:48

一个普通的夜晚, 男生寝室决定玩一个关于朋友的游戏, 由此揭开了这个世界不为人知的一面, …… “你知道彼岸花的花语是什么吗?” …… “你猜” …… “彼岸花的花语是——绝望的爱” …… “我曾看你笑着退场了七十二次,所幸这第七十三次轮回,我向老天争到了一次机会。” …… “答应我,我们永远在一起好吗?” ……
目录

1年前·连载至第五章,绝境

第一章 深夜恐怖故事

  “鲁迅,原名冰心,后改名步惊云,恶魔果实能力者,传说中的三忍之一,曾大闹天宫,后改邪归正,统一三国,传说他有108个弟兄,个个铜头铁臂,面目狰狞,这便是羊村的起源,她生平淡泊名利,后遇到高人琦玉·凡达的指点,打死了白雪公主,与七个小矮人去小镇上卖火柴的时候遇到了正在追捕大灰狼的柯南一起吃掉了小红帽。”

  “逗死我了,哈哈,这真是个人才!”

  月光宛如银霜一样散落在107寝室里,寝室里还时不时传出阵阵欢快的笑声。

  已经十一点多了,时间还真是宛如林间谢了春红一一太匆匆啊!

  玩手机的时候,就总有一种时间不顶用的感觉。

  魏洋看到了一张极为搞笑的贴子,笑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而同身为寝室里一员的刘旺则与魏洋不同,他安安静静的躺在床上,侧身拿着手机浏览翻看着一个名为灵异论坛的网站。

  刘旺的床在月光照不到的角落里,角落里唯一的光源就是他的手机,手机屏幕的光映射在刘旺的脸上。

  像是黑暗当中浮现出的一张惨白的脸,而且还是看不见身体的那种。

  只见手机上灵异论谈发布了这样的一则帖子。

  丄课时,你同桌突然死了,你怎么办?

  而下面则是网友们的神回复。

  1楼:默默的盖上白布,当做没有事发生。

  2楼:以为他睡着了,不打扰他。

  3楼:为了抢救同桌,不顾自己名节,义无反顾做人工呼吸。

  4楼:把他挂在校门口,警示同学不要太刻苦,否则死在课桌上。

  5楼:把它种在操场上,明年就会有好多同桌长出来,可绕地球两圈。

  6楼:把椅子踹倒,拿起武器喊道“你妹的,又死一个,弟兄们和老师拼了”,然后揭竿起义。

  7楼:无语的看着同桌“妹的,又克死一个”

  8楼:很遗憾的对他说"你要死的晚点”又能多听两个重点了。

  9楼:嚎啕大哭,"你走了下午的考试怎么办,呜呜呜”

  ……

  而这个所谓的灵异论坛则是由五年前一个灵异爱好大佬突发奇想创建的。

  专门供那些灵异探险家或者是灵异爱好者聚在一起讨论一些有关灵异事件的事件或者是经历。

  而刘旺也是其中的一员,截止目前该论坛已经发布了近千件灵异事件或者是个人的奇闻经历。

  而且这个网站最近一段时间相当火热,网友多达数百万,其中各种职业年龄段的都有。

  不过大部分都是凑过来看看热闹的,并不是真的爱好这种带有一丝神秘甚至是迷信的网站。

  “要不,睡前给你们讲个恐怖故事吧!”同为该寝室的杨情深这时从床上冒了出来。

  “哦?什么滴故事,说来听听。”魏洋刚准备钻入被窝的脑袋又露了出来。

  “其实吧,与其说是故事,倒不如说是一个游戏。”杨情深顿了顿又开口说到“一个关于玩具熊的游戏!”

  “愿闻其详。”

  刘旺也放下了手机,打算听听这位室友的恐怖故事,因为他曾经在灵异论坛上好像也看到过一个有关玩具熊的贴子。

  至于具体的内容,刘旺也忘的差不多了,大概是几年前的贴子了,记不清才是正常的。

  107寝室虽然有足足十个床位,足足可以容纳20个人一起住,但是整间宿舍却只有3个人。

  所以三个人即使在宿舍里说话,也并不会影响到其他人睡觉。

  这间宿舍是一楼比较靠近厕所的地方。

  平时又潮还带着一丝来自厕所独有的骚酸味道,难闻至极。并且经常有人往厕坑里扔易拉罐和饮料瓶导致下水道堵塞。

  屎尿混合物经常流到走廊里,溢进离得近的宿舍中,让人难以下脚。

  所以没人愿意住在这间离厕所最近的“风水宝地。”。

  总之,就是107寝室只有杨情深,刘旺和魏洋三个人住在了这里。

  但是在不久前107寝室还是有五个人的。

  其中一个跟宿管阿姨是亲戚,另一个是跟班主任是邻居。

  然后他们就找理由调到了其他寝室。

  整个宿舍楼一共有五层,男生宿舍楼座落在女宿舍楼的对面。

  只要站在窗户口上遥望,在不拉窗帘的情况下,基本上就是互相坦诚相待了。

  且说这女生宿舍楼完美的挡住了男生宿舍楼的阳光,三层以下太阳照不进来,根本照不进来。

  所以靠近厕所的寝室就更加难受了。

  “水汽”多,十分地潮湿。

  这就导致每次晚上放学回来往床单上一摸就是黏黏的,实在是让人不堪入目。

  “我最近在网上淘到了一个十分诡异的玩具熊。”

  杨情深说完故作神秘的爬在床边上将床上焊接的铁柜子打开,从里面取出了一个破破烂烂脏兮兮玩具熊。

  玩具熊纽扣做的眼睛有一只还开了线,一只熊腿和肚子交接处还隐隐露出棉絮。

  “就这?”魏洋吊起来的好奇心顿时荡然无存。

  “你这几分漫不经心的表情是怎么回事,可不要小瞧了这个玩具熊。”

  “难不成,这是王维诗里的玩具熊?”魏洋开完笑般的随口说着

  “那个,可以让我看看吗?”刘旺扶了扶鼻梁上的眼镜,宝贝似的看着这只破旧的玩具熊。

  “这东西又脏又破,有啥好看的”魏洋不能理解刘旺的行为

  “行,给你看看。”杨情深朝魏洋翻了一个白眼,没有理会他,小心翼翼的把玩具熊递给了刘旺。

  刘旺双眼放光地接过玩具熊,仔细地观看着,破旧的棉絮中露出一节指甲,表面呈暗红色,一枚纽扣制成的眼睛总是给人一种被注视的奇怪感觉。

  趴在上面深吸一口气,甚至传来淡淡的血腥味和动物尸体腐烂的味道。

  这些都让身为资深灵异爱好者的刘旺感到沉醉,这东西实在太符合刘旺心中对灵异物品的想象与期待了。

  “真是好东西,情深在哪儿弄到的,我也想要。”刘旺依依不舍的将玩具熊还给杨情深。

  “你们听说过,江西九江的新世纪乐园里的鬼屋吗?”杨情深接回玩具熊,看到刘旺痴汉一般的眼神,打算回答他的问题。

  “略知一二,不就是国内鬼屋排行榜的第一名吗?”魏洋插嘴道。

  “不错,而且有人说这个鬼屋是真的闹鬼,里面的很多道具都是从死过人的旧市场上弄过来的。”

  “怎么可能,鬼屋真的闹鬼,那还怎么可能对外开放,况且说不定这些说法都是鬼屋老板请的拖。”

  “不不不,你不了解这座鬼屋的恐怖之处,曾经就有一队法医学生去哪所鬼屋参观,仅仅只是一个最初级的一星级场景,就把他们吓的走不动路全部都是被鬼屋老板抬出来的”

  “不信,根本不信,法医不是经常解剖人体,和尸体打交道,还会怕一个小小鬼屋?”

  魏洋一脸的不信,让杨情深很无语,并且表示不想理他。

  “我这个玩具熊就是一位游客从里面偷偷顺出来的鬼屋道具。”

  “仅仅只是一个道具,就做成这样,我实在难以想象,真正进入那家鬼屋会有多刺激。”

  刘旺面色潮红,像发了春的小母狗,越说越激动。

  “我以前竟然不知道世上还有这种地方,此地,我非去不可!”

  “不好意思,刚才有些激动了,情深你继续说。”刘旺按下躁动的心灵,认真的看向杨情深。

  杨情深也毫不吝啬,分享起这个玩具熊的游戏规则。

  “关于这个玩具熊还有一个单独的游戏名字叫做一一捉迷藏!!”

  “内容是这样的:

  在午夜凌十二点之时,将自家电视机打开。

  并且关闭所有灯源。

  把玩具熊剪开,然后把玩具熊的填充物掏出,换成自己的指甲和大米。

  然后把玩且熊缝好放入盛满水的浴缸中。

  对它说“我是鬼!”

  接着你就走到电视机前默数十秒钟。

  默数完后找一把刀,再回到浴室,把刀插入玩具熊的身体里并且大声对它说

  :找到你了,现在换你来当鬼!

  最后你就在房间里找个地方藏起来,静静地等着它来找你就行。

  如果它两个小时之内没有找到你,或者是你想结束游戏时。

  你只需要调制一杯盐水,喝一口唅在嘴里,吐到玩具熊身上,再把杯子中剩余的盐水泼到玩具熊身体并且对它大声说三遍

  “我赢了。”

  “但是玩完这个游戏后,不论你是否找到朋友都需要把玩具熊烧掉。”

  杨情深侃侃而谈地介绍完了这个关于玩具熊的恐怖游戏规则,随后一脸敬畏且深情地看着眼前的破旧玩具熊,就好像是一位慈祥的父亲。

  寝室内明显安静了几秒钟,仿佛就连周围的气温也下降了不少,魏洋深手上已经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背后被冷汗浸湿。

  弱弱地开口道“这么邪门?”

  “搞笑,根本不信”

  但很快,魏洋还是硬着头皮口是心非的不信。

  “少忽悠人了?也就只有刘旺这种资深灵异探险爱好者才会信这种鬼话了。”

  “不信?那你可以玩一下这游戏,你敢不敢。”刘旺听到魏洋提到了自己,一脸笑意地看向魏洋说道。

  “当然敢!一个游戏而已。”魏洋面对刘旺挖的坑,毅然决然地跳了进去。

  “今天晚上怕是不行了,那就明天晚上吧,放学后你跟值班老师请假回家,把玩具熊带回去玩儿,到时候我和杨情在学校里跟你连视频远程监督你怎么样?”

  “没问题……”

  晚上杨情深将玩具熊放在了枕头旁边,深深的睡去。

  大约凌晨四点钟的时候魏洋迷迷糊糊的起身如厕。

  下床的时候一眼瞥见靠坐在刘旺墙边的玩具熊,寂静的夜色中,玩具熊的表情有些诡异,看上去就跟一个活人似的。

  但是那里诡异魏洋又说不上来,暝暝中有一股窥伺的感觉自玩具熊身上传来

  “我好像记得,晚上睡觉的时候这玩意在杨情深手里吧,它什么时候跑到刘旺床上了?”

  又盯着玩具熊看了一眼,什么都没有发生,魏洋也不再去想这件事,自言自语道“脑袋晕呼呼的,可能是我睡傻了吧。”

  说完,魏洋就一磆碌滚到床上,又睡了过去。

  凌晨五点,杨情深也起来上厕所,无意间瞥见了自己放在枕头边的玩具熊。

  突然,杨情深感觉玩具熊笑了一下,困意顿时被吓的退了大半。

  “卧艹?”

  杨情深仔细地又盯着玩具熊看了一会儿。

  仔细盯了好一会儿,玩具熊都没有动作,杨情深的耐心也被消磨完,不再关注玩具熊而是穿上拖鞋向厕所走去,嘴里还小声低估着

  “奇怪,难道是看错了?”

  再次回到床上后,困意袭来,杨情深很快就把玩具熊会笑的念头抛之脑后了。

  

版权信息

加书架
立即阅读
新人免费读10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