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夫人她演技过人
世子夫人她演技过人

世子夫人她演技过人

两块小饼干

古代言情/古代情缘

更新时间:2023-06-04 12:04:39

傅昭在她和定北侯世子陈锋的大婚之日重生了。 傅昭激动得直流眼泪,上一世她做了太多对不起陈锋的事,在大婚这日更是用一把匕首扎进了陈锋的胸膛,斩断了她和陈锋的缘分。 后来,傅家落难时,只有陈锋一人肯出面,悄悄救出了傅昭的小侄子和小侄女,护住了傅家的血脉。 临死前,傅昭才知道,她当初对陈锋的所作所为是多么的愚蠢! 重生归来,傅昭打定主意,她要报答陈锋,弥补上一辈子犯下的弥天大错。 头一件事,就是在人口众多的侯府里站住脚跟。 这日,陈锋早起去梅林练剑,隔着池子就看到傅昭带着丫鬟悄悄地往池子里洒了点什么东西。 翌日池子里种着的芙蕖都枯萎了,陈锋去练剑的路上看到三嫂正在哭天喊地,傅昭陪在一边好生安慰。 三嫂感激涕零:“世子夫人真是心善,我种的芙蕖不知怎么都死了,世子夫人愿意花重金帮我重新寻觅一批更好的芙蕖来。我当初做了许多对不起世子夫人的事,我不是人啊!” 傅昭笑得端庄正气:“三嫂不必客气,都是我该做的。” 陈锋突然记起前几日,三嫂在背后编排傅昭是个粗人,连朵花儿都养不活。 陈锋目光深邃:“昭昭最是心善纯良,不会和三嫂一般见识的。” 傅昭:……怎么感觉夫君话里有话
目录

9个月前·连载至350大结局

001大婚

  京城。

  定北侯府里张灯结彩,暮色四合,喜宴正到了最热烈的时候,但世子的院子里却一片寂寥。

  小丫鬟们躲在角落里,悄悄地说着话。

  “我刚刚听到新房里世子夫人在哭,哭得很凄惨呢!”

  “可能是想家人了吧,刚刚嫁过来,都是难免的。”

  那听到哭声的小丫鬟使劲地摇了摇头,“不是不是,不是想家人的哭,我听着像是……像是……像是死了家人的哭呢!”

  “你别胡说!大喜的日子里你说这个,小心被人听到告到夫人那里去!”

  新房里。

  才大哭过一场,傅昭的眼睛红红的,又肿了起来,好不狼狈。

  丫鬟良穗打了一盆热水来,“小姐,先擦把脸吧。”

  傅昭循着声音看过去,当看到年轻了好几岁的良穗,她才相信自己真的重生,回到了她和定北侯世子陈锋大婚的这一日。

  上一世,正是在这一日,她趁着陈锋不注意,将一把匕首刺进了陈锋的心脏。

  亲眼看到陈锋倒在血泊里,一直在闺阁中长大的傅昭,慌乱得逃回了傅家。

  第二日,傅昭才知道陈锋侥幸没有死,紧接着一纸休书送到了傅家。

  直到临死前,傅昭才知道她大婚那一日的举动有多么的愚蠢!她竟然信了别人的挑唆,差点杀了一个无辜的人!

  她记得,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在她出嫁前夕,告诉了她当初是陈锋……

  “小姐,世子来了。”良穗小声提醒道。

  傅昭从回忆里回过神来,果然听到了从院子里传来的动静。

  她突然有些心虚和惶恐,她害怕见到陈锋。

  但现在,她没有任何退路了,陈锋已经大步进了屋子里。

  傅昭抬起眸子,这是她两辈子头一次认真地打量陈锋。

  上一世因为过于紧张,她根本就没仔细看陈锋的模样。

  陈锋眉宇冷峻,目光深邃又坚毅,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势。

  他朝着傅昭走去,一声不吭地在傅昭身边坐了下来。

  傅昭的鼻尖闻到了自陈锋身上散发出来的浓郁的酒气。

  良穗见自家小姐一句话也不说,像是没有看到陈锋一般。她便走过去,悄声提醒,“小姐,您要不要帮世子更衣?”

  傅昭微微摇了摇头,“世子恐怕是喝醉了。”

  她话音刚落,只听“嘭”的一声,陈锋已经倒在了床上,睡了过去。

  “你先出去吧。”傅昭吩咐道。

  “是,奴婢去门外守着,小姐要是有事,就喊一声。”良穗出去了。

  傅昭瞧着陈锋安详的睡颜,再一次陷入回忆之中。

  上一辈子,她就是在这个时候,拿匕首刺进了陈锋的胸膛之中。

  匕首扎进去,滚烫的血液喷了出来,溅了傅昭一身。

  陈锋虽然侥幸没死,但是也落下了病根。

  自那之后,陈锋的身子再也好不了了,他成了一个病秧子。

  定北侯是马背上打下的爵位,但陈锋被傅昭害得再也骑不了马了。

  最后,陈锋失去了世子之位,成了家族的弃子。

  饶是如此,陈锋最后竟还愿意帮助傅昭。

  想到此,傅昭好不容易止住的眼泪再次流了下来,她还带着温度的眼泪滴在了陈锋的手背上,陈锋又苏醒了过来。

  陈锋喝了不少的酒,原本脑袋都要炸开了一样,但被傅昭的眼泪弄得清醒了一些。

  “怎么哭了?”陈锋的声音低沉又冷淡。

  傅昭赶紧用袖子擦眼泪,“没事,我就是想家了。”

  傅昭胡乱擦干了眼泪,抬起水汪汪的眸子,只见陈锋不知什么时候坐了起来,正盯着她瞧。

  傅昭面皮一红,忙低下头去,声音细如蚊讷,“你……你看我做什么……”

  她的余光瞄到了正燃着的大红喜烛,今天到底她和陈锋的大婚之日。

  来之前,妈妈告诉她,大婚之日是要行……

  傅昭的脸上滚烫滚烫的,她的手脚都不知道该怎么放了。

  重生后,她是绝对不会伤害陈锋的。既如此,那她和陈锋就不用和离,她该履行作为一个妻子的责任。

  “替我更衣。”陈锋盯着傅昭鲜艳欲滴、粉里透红的脸蛋,眯了眯眼。

  酒劲上来,他的胸膛里就跟燃着一团火一样。

  傅昭颤颤巍巍地伸出手,去解陈锋的衣裳。

  因为太过紧张,好半天都没解开。

  眼看着傅昭将要哭出来了,眼眶和鼻尖都红红的,陈锋不再逗她,直接扑了过去。

  一阵天旋地转,傅昭再睁开眼时,眼前是陈锋放大的俊脸。

  傅昭抿了抿唇,又认命似地闭上了。

  这一关,迟早都是要经历的。

  她感觉到陈锋的气息喷洒在她的脖颈处,弄得她的脖子锁骨那边痒痒的。

  “夫人今晚还准备了别的节目?”陈锋戏谑地道。

  傅昭疑惑地睁开眼,对上陈锋一双冰冷的眸子。

  陈锋手上拿着的,正是她准备用来刺死陈锋的匕首。

  傅昭心虚地想要别开眼,但是她强装镇定,对上陈锋的眸子。

  要刺死陈锋是上辈子的事了,这一世,她不会再做出这等愚蠢至极的事来。

  傅昭的眸子黑白分明,因为哭过几场,杏眸里还带着氤氲水汽,她轻声道:“这是我兄长留给我的最后一点念想,世子不要误会。”

  陈锋清楚傅家的情形,他见傅昭神色认真,不像是在撒谎。

  他将匕首还给了傅昭,随后起身。

  傅昭松了一口气,她双手握住匕首,这一关算是过去了。

  想起兄长,她的眸子里泛起滔天的恨意。

  隔了两辈子,兄长的模样在她心里依旧清晰,这一世,她一定要查清楚到底是谁杀了她的兄长!

  陈锋起身后,拍了拍手,他院子里伺候的丫鬟依次进来了,伺候陈锋更衣洗漱。

  良穗也进来了,她走到床边,看到傅昭手里的匕首顿时吓了一跳。

  “小姐,危险,快给奴婢!”良穗低声道,并将傅昭怀里的匕首抢了过来,藏在她自己的怀里。

  良穗不知道,傅昭是怎么背着她弄到这么一把匕首的,今天大婚还一直藏在身上。

  想到此,良穗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若是被定北侯府的人知道这事,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

作家的其他作品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