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佬她被迫做妻主
大佬她被迫做妻主

大佬她被迫做妻主

银狼夙

古代言情/女尊王朝

更新时间:2023-12-10 21:55:08

魔罗是最强的女杀手,可惜阴沟里翻船因为叛徒丢了性命。 本想着死了就死了,可没想到死也不能安心死 她穿越到了一个做卧底时被黑老大的亲闺女逼着看的一本古言小说里面—— 这是一个女子为尊的世界,就连皇帝都是女人当家 而自己魂穿的这位女子....已为妻主... 魔罗:告辞! 夫婿:你给我回来!!!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玄门前门主

第一章 来到异世界

  北市熙熙攘攘,在中心的楚伶馆外,一群人围在门口指指点点。

  人群中大多为女子,穿着麻衣布衫者居多,而被围绕在中间指点的人,是个奇丑无比的女人。

  那女人是被楚伶馆中的几个打手拖出楚伶馆的,只见那些人骂骂咧咧的将这丑女人推搡出来。

  “万魔罗!你都有七个夫郎了还来我这里作甚?而且你没钱就别来我蝶郞这温香软玉的地方!”

  为首的是个穿着花绿色衣裙的男子,面上涂着厚厚的白粉,妆容艳丽,自带着一股子风尘气息,那些五大三粗的女打手将她围绕在身边,好不气派。

  而这被打出楚伶馆的丑女人正是蝶郎口中的万魔罗。

  可此时的万魔罗却只是抱着头整个人蜷缩成一团。

  魔罗觉得自己的脑袋似乎是被打进了一颗冲击力极强的枪子,却没有爆开,而是在自己脑中酝酿。

  这般疼痛的感觉让魔罗死死地抱住自己的脑袋,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感觉到有一丝的缓解。

  随着头痛欲裂之感的褪去,身边吵嚷的声音逐渐的传入魔罗的脑袋中。

  魔罗只觉得自己似乎被人围绕在中间指指点点,很多双眼睛正在盯着她。

  她自儿时起便对人类的恶意感受的尤为明显,如今更是感受到了无数的恶意。

  作为一名杀手,魔罗一下子就感受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一股杀气。

  那是来自蝶娘的女打手的,她强迫自己睁开眼睛,果不其然见到其中一个女打手拿着胳膊一般粗的木棍子就要朝着自己轮过来。

  魔罗来不及多想,一个闪身翻滚,避开了那女打手的进攻,身后触碰到了看热闹的吃瓜群众,魔罗滚过去的地方人群一哄而散向四周。

  借着这一翻滚,魔罗顺势起身,虽然现如今脑子依旧是晕晕乎乎的,但却要比刚刚头疼的都站不起来要好得多。

  根据魔罗的经验,自己的这脑袋一定是收到了攻击。

  下意识的伸出手放在后脑,果然感觉湿乎乎的,是血。

  那女打手没想到万魔罗可以躲开,怔楞了一下之后恼羞成怒,大吼了一声便朝着魔罗的方向扑了过来。

  面对突如其来的攻击,魔罗稍一闪身,那女打手的身法并不快,魔罗闪躲的也是轻易,随即一把抓过了挥舞过来的木棍子,用力一扯之下那女打手措手不及整个人身子向前倾倒。

  魔罗也不客气,一拳便打在了那人的面门之上,瞬间那人鼻梁塌陷,鼻血瞬间喷涌而出,整个人向着后面仰倒。

  吵嚷的人群似乎没有想到会看到这样一幕,众人突然没有了声音,四周都变得静悄悄的,只是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魔罗。

  差异的、吃惊的、恶毒的、不屑的、看热闹的.....

  魔罗将那女打手击倒之后才有心情注意四周的动静,扫视一圈却不禁心中疑惑更重。

  她是个穿梭在世界各国的女杀手,为杀手组织服务,魔罗记得她此次的任务是去刺杀一个有头有脸的人物,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却发现跟她行动的同伴早就投诚那人物。

  反过来给了自己一枪子儿.....

  想她魔罗,自幼便是杀手组织中数一数二的杀手,立下过无数功劳,是组织里面KPI完成最好的人....

  却不想阴沟里翻船,被自己人打死了....

  所以,她不是死了吗?

  魔罗看着周围跟自己格格不入的众人,心中不禁疑惑:

  为什么现在她却在这里?

  脑海中似乎有什么回忆要喷涌而出,就在这时,一个娇媚的声音开口了:

  “呦,万魔罗,你可以啊!”

  那声音虽然娇媚,但却是十足十的怒气。

  说话的人正是刚刚将魔罗丢出楚伶馆的男子碟郎,此时他正十分厌恶的看着魔罗,手中的青色帕子一甩,上前几步说道:

  “大家来给我评评理!”

  蝶郎手中的帕子朝着吃瓜的群众甩动着,一句话的当眼中就含着眼泪,似是有万般委屈无从诉说:

  “这无赖隔三差五就来我楚伶馆寻欢作乐,上次将我最新得来的伶倌侥幸得了去之后,还屡屡来我这吃霸王餐!”

  “大家都来给奴家评评理~”

  四周围观的人群中大部分都是女子,魔罗扫视了一圈,这群女子多数都很高挑,即便是穿着古代时候的粗布麻衣也可以看出身材修长。

  只是对她的态度属实是不太友善,更有些脾气不好的毫不顾忌的对着她指指点点。

  而面前那叫蝶郎的男子穿着一身花花绿绿的衣服,人如其名像一只花蝴蝶一般,声情并茂的在诉说着魔罗的恶行。

  魔罗虽然不是很清楚现在的情况,但是却能猜得到自己现在这般情况,想必是穿越了。

  穿越这件事情,在魔罗的那个世界偶尔会有发生,作为杀手组织收集的情报中魔罗就遇见过一个,那是她做好准备要刺杀的一个人,就那样活生生的消失在魔罗的面前。

  对于穿越的人,杀手组织会判定为不可抗力因素,所以当时魔罗的KPI也没有收到影响。

  “我说你!!!到底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魔罗一走神的功夫,回过神来的时候,蝶郎那张画着精致妆容的脸就已经凑到了她的面前。

  只是她身上有着浓郁得另魔罗作呕的香气,魔罗皱皱眉头,将蝶郎那张并不怎么精致的脸一把推开。

  许是力气大了些,蝶郎向后踉跄了几步之后不可置信的看着魔罗。

  “万魔罗!你竟敢打我!!!”

  蝶郎被她气得直跺脚,回身冲着那些打手说道:

  “你们都是死人吗?!没看到我被人欺负了?!还不快给我上!!!”

  那几个女打手犹豫了一下,目光不自觉的看向了鼻梁被打断的打手,最终都举着棍子冲了上去。

  在他们眼中,万魔罗是个不折不扣的草包。

  经常出没在这楚伶馆之中,却很少给钱,上个月还将老鸨最新招来的伶倌靠中奖赢走了。

  长得丑,人还偶尔像是犯了癔症一样痴痴傻傻,偶尔又暴躁易怒,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没什么战斗力的疯傻子。

  却不知是有什么艳福,断断续续的取了七个夫郎。

  也正是因为这样,众人才对这万魔罗更是不满,与其说是不满,更多的是羡慕....

  在这物资匮乏的平水镇,能娶上一个夫郎便是幸运了,这万魔罗除了第一个夫君,剩下的几乎都是生抢豪夺良家妇男,名声恶劣,真是让所有镇上的人都好不生气。

  那几个打手转眼间便已形成合围之势,势必要将万魔罗打倒。

  从前万魔罗虽然人傻,但力气却大,他们这些人因着万魔罗经常白嫖早就想好了对策,每次都屡试不爽。

  只是此时的万魔罗已经不是过去的万魔罗,这幅不怎么样的身体里面的芯子早就已经是换了。

  魔罗灵活的躲开了几个人泰山压顶的攻击,顺手拐走一个打手的棍子,几棍子下去精准打击在她们的腰眼之上,几个人瞬间就站不起来了。

  这是魔罗在杀手组织中被训练过的技能,以最快的速度解决面前的敌人。

  面对这几个初级的小菜鸡魔罗并不在意,只是一个闪身到了蝶郎的面前。

  蝶郎没有想到一向痴痴傻傻的万魔罗此时竟然如此的灵活,那双平时便混沌的眼睛此时清清冷冷的看向蝶郎。

  “你...你要做什么?”

  魔罗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将自己手掌中的鲜血伸到蝶郎的面前。

  这确实是蝶郎命打手打的,他眼神闪烁,嘴上却不肯放松:

  “那是因为你不给钱...”

  面对着此时冷眼相待的魔罗气势却是低沉下来。

  “住手!”

  就在二人僵持不下的时候,楚伶馆中的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

  随着这声音的响起,原本半掩着门的楚伶馆打开了,那些躲在门后看热闹的伶倌和客人们纷纷让出了一条路。

  从门里走出来的男子,身穿着轻薄的粉纱衣袅袅而出,一张巴掌大的脸上写满了无辜与清纯,秀发被随意的挽了一个髻。

  他婀娜的走到了魔罗的面前,轻咬下唇面色郁结的看着魔罗说道:

  “万主儿....”

  魔罗看着这人的姿态和架势,感受着铺面而来淡淡的香气,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