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瓜贵妃的自我修养
吃瓜贵妃的自我修养

吃瓜贵妃的自我修养

暗香

古代言情/穿越奇情

更新时间:2023-12-15 13:31:20

封奕登基之前没有人想要嫁给他这个没存在感不受宠的皇子,登基之后后宫里塞满了朝中重臣的女儿。   看着伤眼,处着心烦,宠幸她们都觉得自己脏了自己的龙体。   他决定选一个性子泼辣嚣张跋扈爱吃醋的女子进宫,替他将这些垃圾全都打进冷宫。   宋云昭穿到古代十四年,一直猥琐发育,苟着度日,就等着剧情开启,然后化身嚣张跋扈泼辣善妒的恶女,等到落选好挑一个夫婿逍遥快活的过日子。   后来,宋云昭看着对着她笑的十分宠溺的陛下说道:“昭昭,过来。”   宋云昭只觉得大事不妙,脚底发凉,狗皇帝面带温柔眼神冰冷,分明是想拿她当刀使!
目录

2个月前·连载至583:余生有你

001:楚贵妃死了

  楚贵妃死了!

  定南伯府的天要塌了!

  陛下悲痛欲绝,罢朝三日。

  定南伯府感动不已,决定再送一女进宫,哪知道楚家里里外外扒拉一遍,没有适龄女子,于是就把主意打到了姻亲的头上。

  定南伯夫人是宋三夫人的胞姐,立刻写信让妹妹带着外甥女火速进京。

  宋云昭得了消息一口茶喷出来,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尖锐的疼痛让她瞬间回归现实。

  穿越十四年,终于开始走剧情了吗?

  她这个恶毒女配要奔赴火葬场了?

  就……跃跃欲试。

  降香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家姑娘,瞧着姑娘面上阴晴不定的神色,以为姑娘又在伤心,小心翼翼地劝说道:“姑娘,您不用担心,这回夫人肯定不能压着你不参选,老爷也不会同意的。”

  降香很心疼自家姑娘,夫人自打三姑娘出生就不受待见,虽然是嫡出的,这日子过得也就比庶出的二姑娘好一点点,跟大姑娘却不能比。

  她们做丫头的心都要碎了,更何况姑娘了。

  宋云昭浅浅一笑,对着降香柔声说道:“我知道你是心疼我的,不过这样的话在外头不要说了,免得被人抓了把柄。”

  降香以为她伤心,她其实一点也不伤心,蔡氏没把她当女儿,她自然也不会把她当娘,这要不是穿到古代孝道压在头上让她很是被动,早就想法子自立门户了。

  这十几年的猥琐发育,终于等到了这个机会,还是个顶好脱身的机会。

  “姑娘,眼下该怎么办?”降香虽然嘴上安慰自家姑娘,但是心里却无比焦急,若是夫人坚持不肯带着姑娘上京去定南伯府怎么办?

  入宫参选的大好机会可就没了!

  “怎么办?”宋云昭轻笑一声,“降香,你将消息悄悄地传到长房大伯母身边的赵妈妈那里去。”

  降香眼睛一亮,“对,奴婢真是笨,怎么就没想到这个法子?奴婢这就去。”

  大夫人眼里不揉沙,这样好的机会肯定要争一争,只要大夫人肯出头争,就算是为了跟大房那四个还没出嫁的姑娘比个高低,三夫人肯定要带上她们姑娘。

  降香急匆匆地走了,宋云昭妙目微转,随即痛快地笑了一声。

  书中原身的亲娘,宋三夫人蔡氏为了能夺得先机,瞒着宋家其他两房,偷偷摸摸带着她的宝贝大女儿宋清菡上京。根本没带上她这个三女儿,可是大夫人的父亲乃是礼部侍郎,身在京城自然消息灵通,蔡氏还没抵京,大夫人这边就收到了蒋家的信,立刻就带着长房嫡庶四个女孩追了上去。

  结果自然是大闹一场,大夫人愣是凭着不要脸的功夫挤上了定南伯府这艘船。这次,她就是要借这个东风,这次大选她一定要去,这是她等了十几年的机会。

  “姑娘,姑娘,夫人院子里的银朱过来传话,夫人让您过去一趟。”茜草掀起帘子就急匆匆的说道。

  宋云昭不急不缓地起身,一身素色袄裙略显寡淡,完全不像是嫡女富贵做派,她也没打算更衣,就直接抬脚往外走。

  走到半路,就听到有人叫她的名字,转过头就看到宋锦萱追了上来。

  “三妹妹,你也去母亲那里吗?”

  宋锦萱是庶出的二小姐,车姨娘生的,车姨娘在家里受宠,连带着生的一子一女都很有些脸面。

  宋云昭淡淡地点头,并没有搭理她的意思。

  车姨娘跟宋锦萱母女俩心机深沉,知道蔡氏不喜她,但凡是车姨娘要跟蔡氏打擂台,总要拿着她做筏子,宋锦萱跟自己的生母一唱一和,三年前宋云昭狠狠地出了一招,让母女俩丢了个大丑,这才不敢再轻易对她下手。

  宋锦萱仿佛并没有看到宋云昭的冷淡,笑着开口说道:“也不知道母亲叫咱们过去有什么事情。”

  宋云昭懒得搭理她,直接向前走,看都不看一眼。

  宋锦萱瞧着宋云昭的样子,脸色微微一僵,看不起谁,还不是夫人讨厌的孩子,心里这么想但是嘴上也不敢直接说出来,咬咬牙还是追了上去。

  进了蔡氏的院子,满院的花草开得正盛,打理得整整齐齐,屋檐下立着两个刚留头的小丫头,瞧着她们过来赶紧打起帘子。

  宋云昭站在廊檐下还未走进去,就听到了大姐宋清菡开心的笑声,隐隐还传来蔡氏慈爱的声音,她似是没听到一般直接走了进去。

  宋锦萱知道宋云昭性子古怪,又直又莽,夫人虽然不喜她,但是若是委屈了她,她总是会想法子去父亲面前告状,一来二去的夫人虽然依旧厌恶她,却也不好面上留人把柄。

  宋云昭一进屋,蔡氏脸上的笑容就收了起来,嫡姐宋清菡倒是笑吟吟地说道:“三妹妹来了。”

  宋云昭跟蔡氏见过礼,对着宋清菡点点头,然后直接一屁股坐下了。

  蔡氏瞧着就是一阵气闷,自己这个女儿就是来讨债的。

  宋锦萱乖巧地随着宋云昭行礼安安静静的坐下,眼睛却在宋清菡与蔡氏的身上滑过,然后低头不语。

  蔡氏板着脸看着二人说道:“明日我带着你们大姐姐上京,你们两个留在府里不可乱了规矩,若是有人请你们出门做客,一律给拒了,凡事等我回来再说。”

  宋锦萱一愣,夫人要带着大姐上京?

  怎么这么突然?

  她下意识地去看宋云昭,却见宋云昭眼皮也不眨一下,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她的心里就有些烦躁起来。

  夫人跟宋清菡笑得这么开心,肯定有好事发生,但是这种好事显然夫人并不想带上自己。

  这怎么行?

  宋锦萱眼珠一转,立刻开口说道:“母亲,此行前往京城山高路远,只有大姐姐在身边服侍,只怕累着了她,倒不如女儿随着一起既能在母亲跟前尽孝,也能替大姐姐分担一二。”

  宋锦萱长这么大就没去过京城,但是她知道嫡母的娘家就在京城,虽然那位外祖父只是六品官,却在武选司做主事,是个有实权的官职。

  宋清菡眼皮一抬温声细语地说道:“二妹妹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听说车姨娘又中了暑气病倒了,这个时候妹妹还是多照看些车姨娘,再说这一路上有丫头婆子随侍,倒也累不到我,你不用担心了。”

  宋云昭依旧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蔡氏对上女儿晚娘般的脸,只觉得分外堵心,越看越是不喜。

  到底谁是谁的娘?

  正想要训几句,就听着外头有吵闹的声音传进来,她正要开口,就听到大嫂蒋氏的声音传了进来,瞬间就有了一种不太妙的预感。

版权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