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粥甜人更美(一)

    废话小飞不想多说,更新才是硬道理……

  虽然重写,依然不断爆发,明日起,斩天剑每天至少五更。

  只要大家继续支持,小飞坚决把斩天剑写好!!!

  ————————————————————————

  漆黑的夜里,圣京城外一道银白色的光团极速划破天幕,飞行了大概有几里路的样子,便缓缓地坠落下来。

  易峰望着胸口已经没有了光彩的灵符,却是如何也记不清刚才倒底发生了何种变故,只是知道自己有过一段失神的状态,而变故肯定也是在这段时间理发生的。

  周身的灵光已经消敛一尽,在灵光的沐浴下,易峰的一身伤痕全部复原,就连一丝被损害过的痕迹都没有,原本浑噩的大脑也无比清醒。

  忽地,耳畔有雷鸣响起,远处的天际也光芒大耀。抬起头来,易峰看向悲鸣寺的方向,好一会儿愣神后,才回想起了些事情,连忙迈步再次向悲鸣寺奔行而去。

  受到灵力滋润后的易峰,既没有了倦意,也没有了饥饿的感觉,快速奔行起来,宛如山林中猎食的斑豹一般轻盈迅捷,一点都不似那饥一顿饱一顿的小乞丐。

  这种感觉,就像是电影里的武术高手在施展轻功水上漂一般爽快,可一段时间后,易峰也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沉重,似乎那灵力盈身的效果正在逐渐减弱。

  待易峰坚持跑到了悲鸣寺旁边后,却是只见到了黑夜中的一片瓦砾残砖,斗法的一男一女根本不知去向。

  空气里依然飘荡着浓郁的腥味儿,但是,却没有了之前的幻象呈现眼前。

  “哎!可惜了,那两人怕是已经走远了。”易峰心中叹息,但依旧在悲鸣寺的废墟中寻找,期望能够找到些什么蛛丝马迹。

  皇天不负有心人!在近半个时辰的搜寻中,还真让易峰找到一件色泽黯淡的手镯。那手镯直径约两寸,品质易峰看不出来,但却是正好能够套到他的手腕上。

  “这是什么东西呢?”易峰细细地观量了半天,毫无头绪,也看不出半分端倪。

  “不管了,能在那般大战之下完好保存下来,应不是凡品,说不定是仙器或神器呢。”易峰没有去多想,YY一下后,便带着手镯向圣京城行去。

  ******

  自上次悲鸣寺惊魂之夜已然过去了一个月有余,天气也变得愈加寒冷,呼呼的寒风以及鹅毛般的大雪将易峰冻得瑟瑟发抖。还好的是,自己胸前挂着的灵符,虽然看似灵力耗尽,但却依然时不时透出点暖流。也就是凭着这丝丝缕缕的暖流,易峰才得以在寒风萧瑟中,在食不果腹下健康活着。

  隆冬的酷寒,却是无法掩盖圣京城的繁华,尤其是朝圣节将至,大街上一片喜气洋洋,家家户户张灯结彩,热闹空前。而这段时间,帝国各处前来帝都朝拜皇帝以及寻访亲友的客旅也渐渐多了起来,其中不乏出手阔绰者对路边行乞者施舍些银钱。

  这段时间,同样是乞丐们收入的高峰期,就算是冷风如刀,就算是衣衫单薄,他们依然勤奋工作,见到貌似初来帝都的富人就拦下乞讨,每每都有不错的收成。

  然而,在众乞丐中,却是有易峰这么一位从不伸手的特例。他只是蜷着枯瘦的身躯,闷闷地依偎在墙根,身前的破瓷碗也只有那么一两枚铜钱,甚是可怜。

  “小兄弟,今天是不是又要去凌王府喝粥啊?”那个经常忽悠小孩子的老乞丐,几乎天天都要来找易峰聊上几句,同时还不断推销他的那几本根本无人问津的破书、烂书。

  “哼!”易峰别过头去,根本不理会这形容邋遢的老乞丐。

  “哈哈,你看其他人都是沿街拦路乞讨,每日都有不少收入,嘴皮子高明的,只凭这半个月的乞讨便可保半年衣食无忧,偏偏你视若无睹,却是为何?”老乞丐貌似很感兴趣地问道。

  “臭老头,别把小爷和他们归在一类,小爷日后可是有大成就的人。算了,与你也说不明白,我们根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小爷我去凌王府喝粥去了。有的吃,小爷可不会自甘堕落!”易峰一副鄙夷之色地道。

第五章 粥甜人更美(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