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6 流鼻血了

  “怕什么,雪巧姐又不是男人。”

杜雪巧皱眉,都是姑娘家的有什么好害羞的?再磨蹭下去,水都凉了。

燕福生不语,依然固执地将手捂在胸前,配上娇艳欲滴的俏模样,让杜雪巧好无奈,“那你自己快些洗,不然水要冷了。”

燕福生长吁口气,如水双眸却在杜雪巧和门之间来回地看。

杜雪巧翻个白眼,这是在赶她出去呢,有钱人家的姑娘果然毛病多。

转身出门,听身后房门在她出来后‘啪’的一声闭紧,若是走得慢了脚都要被夹上了,又听到房门被插上的声音,杜雪巧更觉得燕福生太害羞了。

照这样下去,待燕福生洗过之后,水必是冷了,大冷的天她可不想洗冷水,还是再烧一锅水来得实际。

燕福生将房门插好后,这才真正地松了口气,望着还冒着热气的木桶,三两下脱光身上的衣服,露出一副少年才有的单薄身躯,在昏暗的灯光之下越发显得瘦弱了。

燕福生跳进水中,左看右看也没看到往常用的香胰子,只旁边放着一块粗糙难看的东西,想必是用来搓洗身子的,虽然觉得用起来不会很舒服,倒也没有别的办法,只能极快地搓了起来。

待洗得差不多,燕福生才觉得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疼,胳膊更是累的抬起的力气都没有了,从小锦衣玉食的他哪里遭过这罪啊。这样担惊受怕的日子还不知什么时候是个头。

燕福生握紧拳头,他还是太弱了,从前虽有练武,可仗着侍卫多,哪里肯下苦功夫?也就花拳绣腿的,事到临头才知自己连个女人都不如。

想到杜雪巧轻轻松松就扛起一头熊的蛮力,燕福生好不羡慕,若是他也有这一身力气,何苦被追的像没头苍蝇一样地逃?

到最后逃的护卫都不知丢哪去了,这一次若能平安回去,他一定要加倍努力习武,再不会让今日之事重演。

想到杜雪巧,燕福生的双颊不禁飞起两片红霞,虽然只是十二岁的少年,生长在那样的环境下,因年纪小,很多都没真正经历过,可什么该懂不该懂的也都懂了。

一个少女被看光了身子,若传出去可非同小可,既然人家救了他一命,他也不能太没良心了,回去就派人过来提亲吧,虽说小门小户的出身不好娶了做正室,当个妾室他还做得了主。

虽说相处时间不长,可杜雪巧时而温柔,时而火爆的模样却映在心上,这样的女子自然不同于他从前见过那些世家贵女、金枝玉叶,少了那些千篇一律的端庄秀雅,却别有一番让人心动的魅力。

娶回去做妾,他的日子也许就不会总那么无聊了吧。

打定主意之后,燕福生的心情说不出的好,这几日被追杀的郁闷也一扫而空,满脑子都是杜雪巧那两只雪嫩嫩、白花花,充满活力的小兔子。

原本还因看了不该看的不敢乱想,可一旦认定那是属于自己的,燕福生再想起来全无压力。

就是不知杜雪巧一旦知道他是他,而不是她时会不会冲动地揍他一顿,燕福生不觉得自己的头比起那只被砸的面目全非的黑熊更硬啊。

不过,那对小白兔真是可爱……燕福生越想越激动,一不小心两行鼻血就喷了出来。

016 流鼻血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