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四章 欺负

    那天晚上,洛鑫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屋子里,只觉得晕晕乎乎的,如同在云里雾里一般。那个紫色萱草铺成的世界,仿佛也只是梦幻,大概在她一觉睡起来时就会消失无踪吧。而那个立在萱草丛中牵着她手的男子,也一定是她的幻觉吧!

  洛鑫用被子紧紧蒙着自己的脑袋,强迫自己回到现实中来。

  “睡觉,睡觉,明天一早就清醒了。对了,我晚饭的时候喝了几杯米酒,一定是在做梦,一定的。”她对自己说着,闭上了眼,脸上还是热热的、红红的,均匀的吐了几口气,终于,她睡着了。

  第二天早晨清醒时,她还以为自己仍在那个旧屋子里,想了半天才想起已经搬进了凌韵阁,这时丫鬟青青已经端着洗脸的东西进屋了。

  她梳洗完毕,早餐也端进了卧室外的小客厅。

  “昨天傍晚,北宫公子……是不是来过凌韵阁?”洛鑫试探着问青青,她要证实一下,因为昨晚的感觉实在太像是做梦。

  “啊?北宫公子?我也不知道诶。”青青摇头,等她吃完,收拾了餐具出去了。洛鑫奇怪了,她没见到,那是不是证明昨天傍晚都是做梦呢?可是不对,她摇着头琢磨着,她不会无缘无故做一个有北宫殇的梦啊。

  想到这里,她飞快的出门,循着记忆的路线寻找那片紫萱丛。

  “真的有!”洛鑫瞠大了眼,眼前的紫萱丛在清晨的照样下盛开着、清风吹来,摇曳生姿,充满了勃勃的生机。

  “不是做梦!”

  “什么做梦?”

  “啊?”洛鑫回头,北宫殇已经站在她的身后,用熠熠的星眸望着她。他现在没有穿紫色的外袍,而是穿着一袭洁白的修身长袍,额上微微有些细小的汗珠,在阳光下闪闪发光,手里反握着一把银光闪闪的长剑,看那模样,倒像是刚刚练完剑一样,微微出汗的模样,少了往日的冰冷,更显得神采奕奕、玉树临风。

  “呃……”洛鑫仰面望着他,在他的面前,她显得有些小只,不由得郁闷,可是一想起昨晚,那不是梦诶,是真的?!可是……可是他为什么要牵我的手?怎么会突然牵我的手呢?

  洛鑫疑惑不解,心里有些紧张,犹豫了片刻,还是不要问的好,先闪为妙。

  “呃……练功是吧……那……你好好练吧,呵呵,我走了,拜拜。”洛鑫脸上浮起敷衍的假笑,脚下已经踏出几步,想要开溜。

  北宫殇微微蹙眉,有些不悦,淡淡道:“怎么?洛总管也有怕人的时候?”她那副模样,就像老鼠见了猫,他有那么可怕吗?每次见到他,她总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溜走,次次都看到她落荒而逃的背影,真的让他很不爽。

  一只有力的手臂拦在洛鑫的面前,挡住了她的去路,隐隐的汗味和淡淡的幽香从他的身上传到洛鑫的鼻中。

  洛鑫一愣,她搞不懂这个北宫殇,究竟搞什么鬼嘛,昨晚是那样,今天又是这样,老是在她眼前晃悠干吗?

  “我没怕你诶!你别以为你是老板就欺负人哈,我……我也会发飙的哦!”洛鑫仰头转向他,遇到他凌厉的眸子却愣住了。

  她心里哆嗦了一下,看吧,这厮又变脸了,果然是个货真价实的怪人,真不知道他脑袋里面除了他的生意还装着什么?

  “欺负人?”北宫殇扬起嘴角,对这个字眼异常的不爽。这个女人果真是忘恩负义外加狼心狗肺,他救她那么多次,她居然说他欺负她?

  “欺负人不是这样的。”他低声在她耳边道。

  “什么……”洛鑫发飙似的扬起头,脸转向了他。

  “呃……”洛鑫彻底震撼了,他在干什么……

  他的脸在洛鑫的面前渐渐放大,单手抬起了她的下巴,对准了,准确的契合……

  这是第二次。北宫殇心里想着,眼前的女子愣起来真是傻傻的,似乎还蛮有趣的。

  轻轻的碰触,带着小力的吸吮,洛鑫身子猛的一颤,仿佛被通了电一样。

  她猛的向后一退,差点摔倒,惊愕的眸子盯着他的脸,因为太过惊讶,竟然忘记回手和反抗。

  北宫殇放开她,顺手拦住了她的腰以免这只呆愣的兔子后仰摔个脑震荡,微扬嘴角,似乎眼里还有些得意,语气却依旧淡漠,仿佛犯错的是洛鑫而不是他一样。

  “记住,欺负是这样的。”他轻描淡写的说了一句话,言罢,放开她,转身飘然而去。

  “你……你……”洛鑫舌头打着结,她拍了拍自己红得跟番茄似的脸,懊恼极了,她刚才怎么就知道发傻,没回他一巴掌?气死了,气死了!

  他欺负她,说欺负就欺负呢,她现在该怎么办?找他报仇,砍他成八块?可是……可是他是我老板诶,而且貌似武功也不错。

  “不行,我不能就这么算了!”洛鑫极其懊恼刚才的呆愣和软弱,她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哼,北宫殇,你等着瞧!

第一百二十四章 欺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