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落荒而逃

  “是这样的······”凌睿将送东西的经过再次细细地讲述了一遍。

听完骆天刑沉默不语。

“天刑,你再担心什么?”被骆天刑凝重的表情,吓的心里没底的凌睿担忧地问。

“阿睿!你觉得这像王爷的作风吗?”

“呃!”凌睿一愣!“是啊!王爷是有点儿奇怪!我看见他的时候,他是站着的,可没待我到跟前,他居然衣服都没脱就跳进了池子里。还背对着我,似乎有······”

“一定是有什么难言之隐!”骆天刑惊叫。

只见人影一晃,屋里的俩人瞬间闪了出去······

温泉里

满腹怒火想惩罚穆静染的轩辕赫,渐渐迷失在她的甜美里。气恼的穆静染被男人雄壮的气息和野蛮的掠夺吓得忘记了挣扎,迷迷糊糊地被强烈的感官刺激主宰了所有的心智!

“王、王爷!”

飞驰而至的骆天刑和凌睿傻眼地看着温泉里,忘情地抱在一起的两人。

“走!”理智悉数回拢的轩辕赫低吼。

池边相视一眼的俩个人,狼狈地拔腿便跑!

这下倒好!刚刚只是被这个可恶的男人吃了一点豆腐,现在一整块豆腐都被吃干抹净了!最可气的是自己居然完全沉溺其中!眼泪无预警地纷纷落下。

轩辕赫烦躁地摸了摸脸!“哭什么,大不了嫁给我!”

“你、你······”这男人不情愿的语气让穆静染又羞又怒!“我、我不嫁!”

“哼!反正都被我摸光光了,嫁不嫁随便你!”说完的轩辕赫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

“你、你、你你······”气的直哆嗦的穆静染眼睁睁地看着男人扬长而去。一阵夜风吹来,冷的上下牙齿“咯咯”作响的穆静染,一边问候男人的七爷爷八姥姥,一边抖抖索索地穿上衣服。火大地提着风灯,东张西望地寻找回去的路径······

阴暗的角落里,男人的被昏暗的灯光映亮的星眸若有所思!

* * *

一觉醒来,穆静染看看屋外已经天色大明,糟了!昨晚洗了澡后太放松了,舒舒服服地比平时起床的时间晚了好多!

“穆小姐、穆小姐,您醒了吗?”屋外传来昨晚妇人的轻呼。

“婶婶,我醒了。”听见声音,穆静染急忙穿好衣鞋打开了门。

“穆小姐,这里有套干净的衣服,您先将就着换换,对了,这盆水是给您梳洗的,要不要我帮您?”

“婶,没事!我自己来就行!”穆静染赶忙拒绝,眼前慈爱的笑脸,让她想起离开的妈妈。眼圈一红,泪水蓄满了明媚的大眼。

“穆小姐,你怎么了?是不是老奴准备的不周?”中年妇人吓得直搓手。刚刚可是王爷亲自吩咐,好生伺候着的,这怎么一下子就哭了呢!

“婶,静染看着您不由想起失去的母亲,所以一时情不自禁,请您不要见怪!”穆静染边擦拭眼泪边道歉。

“唉!可怜的孩子!”虽然自己不懂这世事纷争,但是,丰富的人生阅历让她明白,眼前女孩的伤心。眼角挂上泪花的妇人上前将穆静染搂在了怀里,轻轻地抚拍着······

“哎!老太婆,你干什么呢,还在磨磨蹭蹭的,不知道王爷他们正等着呢!”昨晚的管家一进屋,见两人抱在一起,不由焦急地催促!

第二十六章 落荒而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