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寻忆)第四章 武林大会(一)

    虽说昨晚很早就入睡,可是一想到武林大会,水映月就兴奋得睡不着。所以第二天一大早,她就顶着双熊猫眼出现在楚寒和凌飞扬的面前。

  昨天凌飞扬帮她定购了两套衣服在今天早晨送了过来,居然都是她喜欢的淡色。所以凌飞扬在她心中的形象一下从负转到正,而且很乐意的一口答应和他共乘一骑。

  坐在马上,没有预期中的害怕却多了些兴奋,不过这种兴奋持续不到十分钟她就去和周公下棋去了。凌飞扬和楚寒同时放慢马速,看着她酣睡的模样,笑容都深深的埋在了眼底。

  天下第一庄不愧是天下第一庄,光门前的气势就足够让水映月咋舌半天。他们算是来得比较晚的,所以里面早已是人山人海了。

  各色各样的江湖人士让水映月惊喜不已,这里蹦蹦那里跳跳,看看这个带刀疤的脸,再瞅瞅另一张刺着刺青的脸……而楚寒和凌飞扬只能跟在她后面充当“护花使者”,生怕以她的好奇性格一不小心惹出什么事端来。

  “庄主到——”

  随着一个响亮的声音,整个“会场”安静下来。这时,一个紫衣男子出现在对面二楼高台上。由于站的太远,所以水映月看不清楚他的长相,只觉得他衣决飘飘,长发飘飘……哇噻,这气质做个飘柔广告太合适不过了!正思考间,突然觉得身体一轻便落在了一棵大树上。刚要呼叫绑架,耳边传来凌飞扬熟悉的声音:“一会儿会有比武大赛,在这里看得比较清楚。”

  大树很浓密,很好的掩藏了他们的身体,却又能很清楚的看到场地正中的比武擂台。不错,视线很好。但是重点是,这个家伙连声招呼都不打就把她抱着“飞”起来,万一她有恐高症,那不被弄个精神分裂也会落下个后遗症吧?于是,她狠狠的白了凌飞扬一眼,“拜托你下次带我飞之前打声招呼好不好?万一被你吓出心脏病找谁负责去?”

  “就找他负责吧。”楚寒调侃的声音从左边传来,他也“飞”了上来和她并排坐着。

  “找他负责有什么用,他又不会治病。”水映月嘟哝着嘴。

  “月儿,你的嘴巴都可以挂几斤猪肉了,难道赶着明天上称?”凌飞扬调侃的声音不减,气得水映月拎起拳头狠狠得打向他的胸口,却不想被他抓住轻轻的握在手心里。

  YYD,这个登徒子居然吃姐姐我豆腐!水映月赶忙把自己的芊芊玉手从凌飞扬的魔爪中抽出来,不忘再附送一个超级大白眼。凌飞扬只是笑着看着她,并没多说什么,只是那眼神有些灼热,灼热得让她有点无所适从。

  “快看,比武快开始了。”楚寒的一句话把她从尴尬的气氛中解救出来。水映月瞪大双眼,感觉自己全身细胞都活跃了起来。比武哦,不是小说,不是电视,也不是电影,而是真真实实的武侠世界中的比武哦。

  在来天下第一庄的路上,她虽然小睡了一会儿,也多少了解了些这次武林大会的目的,说是推举出新一届的武林盟主,然后带领所有正派人士铲除魔教“冥火教”。

  武侠小说和电视电影看得不少,所谓的魔教不过是一些习俗或行事与正派人士有所不同,从而被强加上去的称呼而已。不过,听寒寒说,这个“冥火教”近一年来的行事确实太过嚣张,而且心狠手辣,从不留一个活口。

  “狗急了还跳墙呢,说不定正是被你们这些所谓的正派人士逼的。”当时她做了一个自认为很中肯的评断。寒寒和飞飞也并未反驳她,只是眼神中透露出一种古怪,所以以她的聪明才智以及不输于柯南的侦探细胞推理,这其中肯定有内情!

  当然,她对谁当武林盟主并没多大兴趣,虽然听说已经“内定”了人选,也就是天下第一庄的庄主叫什么司空流云的,但是为了公平起见,还是举行一下形式性的比武大会。总之最后胜利那一个再和司空流云过过招,承认他武功如何高强,为人如何厚道,领导方针如何出色就行了。

  万恶的黑社会啊,腐败啊!水映月在心里狠狠的鄙视了那个司空流云和所谓的正派人士一把,然后还是欢欢喜喜的等着比武大会的开始,反正她只要有的热闹看就行。

  首先看到一个“裁判”模样的人站在台上说了一大串废话,无须就是什么点到为止啊,别伤和气什么的,然后比武大会就在一声锣响后开始了。怎么还敲锣?算了,就当自己看猴戏吧。至于那司空流云的长相,不好意思,距离依然是遥远滴,形象依然是模糊滴。

  天下第一庄后山

  此时,本该无一人的后山上却停着一顶软轿。这顶软轿比一般的软轿大数倍,红色金边的轿顶被四根火云簇拥的金柱固定着,轿身由月白色的轻纱组成,风一吹,说不出的飘逸同时又带着说不出的诡异。

  隐约可见,轿中有一黑色的人影,一动不动,似在沉睡,似在思考。

  一轿,一人,却不见轿夫。

  不知何时,轿前出现一黑一红两个身影。黑似墨,红似火。两人都戴着面具,虽看不出长相却能很清楚的知道是一男一女。

  两人同时跪在轿前:“恭迎教主!”

  轿中人依然一动不动,也没开口说话。

  黑衣人开口道:“启禀教主,一切安排妥当,随时等候教主指令。”

  红衣女子也开口道:“红衣也已准备妥当。”

  “恩!”轿中人终于开了口,简单的一个字,声音却寒冷至极,使得轿前两人身子不由一颤。轿中人轻轻挥了挥手,轿前两人同时退下,只是一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了踪影。

  依然是一轿,一人,静得让人怀疑刚才出现的人和对话都是幻觉。

  天下第一庄内

  水映月一边看着擂台上的交手,一边手舞足蹈的进行着评论。

  “喂喂,那个拿大刀的,怎么那么笨啊,进攻啊!进攻啊……”

  “那个脸上有疤的大叔,拜托有点气势好不好,亏你有着和剑心一样的疤痕,却连他百分之一的镇定都没有……”

  “那招叫什么?佛山无影脚?哇塞,真够绝的……”

  “噢,NO!死金刚,亏我那么看好你,居然被一个白脸书生给秒了……”

  凌飞扬和楚寒看着这个手脚并用恨不得亲自上场助威的小妮子,看她因为兴奋而闪闪发光的眼睛以及因为激动而丰富多彩的表情,都不由自主摇摇头发出会心的微笑。

  终于,比武进行到了最后阶段。目前的胜利者依然是水映月口中的“白脸书生”。

  “这个人是谁啊?看他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想不到挺厉害的。该不会是大家看他身子骨弱就故意放水啊?还是他是某个大官的亲戚?”

  虽不明白“放水”的意思,但也大概理解了她的想法,于是楚寒解释道:“此人叫杜君铭,人称关中大侠,师出名门,内力深厚,虽然年轻却已是江湖上顶尖的好手。”

  虾米?关中大侠?咋听起来那么熟悉呢?对了,《武林外传》里面的那个吕秀才不也是关中大侠吗?水映月便把那个吕秀才和眼前这个杜君铭重叠一下,想象这个杜君铭每次出招前都来句“子曾经曰”,先把对手曰晕再出手,那岂不是战无不胜功无不克?想到这里,便哈哈大笑起来。

  “月儿何事如此开心?不如说出来也让大家分享一下。”明知她的脑袋里装的都是些奇奇怪怪的东西,但凌飞扬还是忍不住想知道她的想法。

  水映月边笑边解释到:“我只是想起我以前认识的一个关中大侠,不会武功,开口就是‘子曾经曰’。我在想,这个杜君铭会不会和他一样,开打前先来一长篇的子曾经曰,直接把对方曰倒在地就不用动手啦!哈哈……”

  凌飞扬和楚寒听了她的解释再看看楚君铭那个书生样,也都不约而同的笑起来。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水映月笑得太大声太张扬,所以引起了下面一干人士的注意。

  “什么人鬼鬼祟祟的躲在树上?”一个带刀大汉吼道。

  一句话把在场所有人的视线都转移到了大树上。大树啊大树,想你种在这里几十年了,从来没享受过如此“注目礼”吧?今天是真是托了我水映月的福了。想到这里,水映月又自顾地轻轻笑起来。

  “不知树上是哪位英雄?如此遮遮藏藏岂是君子所为?” 杜君铭的口气听起来温和却带着明显的不善。

  只听从树上传来一个脆生生的声音:“小女子并非什么英雄,只是子曾经曰:站得高,看得远。所以为了一睹各位英雄的风采,小女子只好牺牲形象借此树之高来满足小女子对各位英雄的崇拜之情。”说完又笑起来。

  “小丫头油嘴滑舌,分明是不敢以真面目视人。说,是不是冥火教派来的奸细?”带刀大汉擅自下了定论,而这个定论却在人群里引起了共鸣。

  搞什么?奸细?拜托这些人有点脑子好不好?她水映月连冥火教是圆是扁都不知道,居然就这样三言两语的定了她的“罪” ,还正了她的“身”。你们要问,我偏不回答!

  见树上人并未反驳,“奸细”这个想法在大家心中更加巩固了。杜君铭从扇上取下一片刀片,“姑娘,得罪了。”随着话音,刀片如闪电般飞向水映月,却在半路被打落在地。

  大家心中一惊,杜君铭内力深厚是大家有目共睹的,虽然没用十成内力,但想要挡下他的暗器,内力定要相当了得。再看看打掉杜君铭暗器的居然是一片树叶,所有人心中不免一凛,纷纷变了脸色。

  “哇,吓死我了!这些人真不讲道理,怎么说动手就动手?还搞偷袭!飞飞,刚才是你帮我挡了那个小刀片?真看不出来,你还有两把刷子!”脆生生的声音再次响起,透露着兴奋。

  树下人莫不面面相觑,看来树上并非只有一人,而他们竟然没察觉,可见功力何其了得。

  只听树上再次传来那脆生生的声音:“飞飞,要不你下去帮我弄个武林盟主玩玩,看他们一个二个的不讲道理,分明就是疏于管教!”

  听到这里,所有人都露出愤怒之色,纷纷握紧手中兵器,紧张气氛一触待发。

  “哈哈,瞧你们变脸比翻书还快。刚才只是小女子的玩笑之话,我想各位都是江湖中有名的英雄豪杰,气度自不是一般,因该不会与小女子一番玩笑计较吧?”水映月一边欣赏着变脸表演一边咬文嚼字。

  凌飞扬和楚寒只有苦笑的份。这丫头,真会给他们找麻烦!看来再不下去解释一番,这群武林英雄真要把他们当成奸细杀之而后快了。

  而此时,在水映月一番挑衅的话中唯一镇定的人便是司空流云了。他只是静静的盯着那棵大树不发一言,看不出表情。

  这声音,这语气,分明是他所熟悉的……但是,不可能,伊人已不在,徒留伤心人。

  明知大家的做法有点过份,有违正派作风,但他并未阻止。因为他也很想知道,树上那个有着让他日夜思念的声音的主人到底是谁?更何况,在她身边的人是凌飞扬——天下间能那么轻松打掉杜君铭暗器的除了凌飞扬还有谁?既然凌飞扬在,那么楚寒肯定也在,两人是有名的焦不离孟。以前,“她”的身边不正是这两个人吗?

  想到这里,司空流云的双眸中居然露出一丝期待,到底期待什么?难道真的期待是“她”?

(第一卷 寻忆)第四章 武林大会(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