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寻忆)第五章 武林大会(二)

    “好了,月儿,别闹了。难道你真想大伙儿把我们当奸细抓起来?”

  “好嘛,寒寒,我不说就是了。”

  司空流云觉得自己的心跳陡然加速,竟然有着莫名的紧张。月儿?她也叫月儿?真的是巧合吗?

  这时,从树上飘下一个白色身影,如飞花般轻落在擂台上,让在场的侠女们不自觉的染红了双颊。真是蓝颜祸水啊,水映月在心中忿忿的评论着。

  凌飞扬站在擂台中间,微笑着抱拳朗朗道:“在下凌飞扬,应司空兄邀请前来商讨除魔大计。先前只因舍妹顽皮,言语之间有所冒犯之处,还请各位英雄海涵。”一番话不卑不亢却也带着诚意。

  “原来是飞花公子啊,难怪内力了得。”

  “飞花公子行事洒脱,倒是我们以小人之心冒犯了公子。”

  “飞花公子一向不管江湖事,此次能应邀来参加扫除魔教大计,是大家的福气。”

  “原来他就是飞花公子啊,比武大会之前有幸见过却不认得,真是惭愧。”

  如炸开了锅般,议论之声不绝于耳,听得水映月浑身不自在。这些人,转变未免也太大了吧?而且那个凌飞扬居然有个那么女性化的称号——“飞花公子”,她还“逐月公子”呢!《飞花逐月》记得在小时候看过这个武侠电视。

  “既然飞花公子到来,想必逐月公子也在附近吧?”不知道谁说了一句,害得她一个后仰差点从树上掉下去,还好楚寒及时扶住了她。晕,还真有?难道……转头看向眼神带些责备的楚寒,“别告诉我,你就是逐月公子?”

  “在下不才,正是月儿所说的逐月公子。”楚寒回答得很肯定。

  “噢,MYGOD!”水映月右手拍打额头,身体向后仰去。楚寒赶忙把她扶住,用责备的口气说道:“月儿小心点,摔下去可不是那么好玩的事情。”

  水映月眨了眨眼睛,“有寒寒在,我会摔下去吗?”

  “你啊,真拿你没办法。”楚寒宠溺的用手揉了揉她的头发。

  “寒寒,你真像我哥哥。”水映月的话让楚寒一愣,随即展开了笑颜,“我就是月儿的哥哥啊。”

  “既然逐月公子也在,何不请他现身相见呢?”不知是谁道出了大家的想法。飞花逐月两个传奇人物很少在重大场合露面,有时即使擦肩而过也未必认得,所以此时目睹了飞花公子的真面目想当然也对逐月公子产生了好奇。

  凌飞扬只是笑而不答,大家随着他的视线看向刚才还恨不得砍掉的大树上。

  凌飞扬依然微笑着开口:“并非楚兄不肯现身相见,只因舍妹不懂武功,又想在树上一睹各英雄风采,故留在树上照顾她,以免发生意外。”一语双关,说得在场所有人都面露愧色。而水映月一听此话气得牙痒痒,不就说她爱惹麻烦吗?还说得那么好听!也不想想是谁不经过她的同意擅自把她挂在树上的?

  只见刚才那带刀大汉走到大树下,抱拳大声说道:“姑娘,刚才刘某卤莽,冒犯了姑娘,还请姑娘原谅。”

  水映月本不是小气之人,再加上先前她也并未吃亏,反而戏耍了下面的人,所以一听别人来道歉,心里反而过意不去,便用清脆的声音回答:“这位大叔,刚才是小女子任性,表达方式有所欠妥,坏了各位的比武兴致,还请大叔与各位武林前辈原谅。”左一句大叔右一句大叔叫得大汉心里开了花,再加上诚恳的语气也扫除了众人先前的不快。

  “姑娘如此爽快,刘某也不再推辞,接受了姑娘的歉意。姑娘为何不下来观看?”

  “我个子矮啊,怕看不清楚。”

  众人露出了笑意,对这个言语洒脱的姑娘竟多了些好感。

  “好了,各位武林前辈不要因为小女子耽搁比武才行,想必后面的比试会更加精彩吧?小女子可是迫不及待的想看呢!”一句话提醒了众人,都纷纷看向擂台。

  此时擂台上站有两人,关中大侠杜君铭以及飞花公子凌飞扬。只见杜君铭抱拳道:“刚才小弟已经败在凌兄手上,所以这场比试是凌兄胜出。”他言语所指刚才的暗器对决,众人莫不点头。

  什么?还没打就认输?太没骨气了吧,我鄙视你!水映月对着杜君铭做了个鄙视的动作,不管他看不看得到。

  “还有谁愿意上来挑战飞花公子?” “裁判”大声询问。

  擂台下众人像炸开锅似的议论着,却没有人敢上台。

  这时,从对面二楼高台上掠出一人,紫衣飘飘,长发飘飘,不是司空流云还有谁?

  看着来人,水映月兴奋不已。先前因为距离太远一直看不清楚他的长相,现在可以慢慢观察了。只见他菱角分明的脸孔有如刀削般,漆黑的眼睛如同两枚上等的墨玉,高挺的鼻梁下是一张冷漠的薄唇,漆黑的长发随意地披在肩上,更增添了几分狂野气息。

  不错,是个美男子。这是她的第一个评论。头发那么长,不怕打架的时候被夹住?这是她的第二个评论。

  擂台上两人对视着并未说话,一紫一白的两身影让台下所有人都停止了呼吸。

  静,出奇的静!在众人眼中,眼前似乎不是比武擂台,而是一副画,一副风华绝代的画。紫色的冷傲,白色的潇洒;紫色的妖娆,白色的俊美;紫色的深邃,白色的淡定……强烈的对比又奇迹的般的融和,水映月甚至看到了两人眼中擦出的火花……

  不会吧?难道两人喜好男男,而且一见钟情?那不伤透万千少女心?不行,不行,为了众女性同胞的幸福着想,绝对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在她的面前。于是她拉开嗓子打破安静:

  “飞飞,加油!”

  这一声有如平地惊雷般的加油成功的唤醒了众人的痴迷,而凌飞扬和司空流云都转头看向她的方向。

  看什么看,快打啊!

  只见凌飞扬抱拳微笑道:“凌某只是应邀前来商讨除魔大计,自认没有司空兄的谋略与才智,此次比武,在下甘拜下风。”说完,不顾众人的惊讶,纵身飞回大树。

  什么?又不打?放水太明显了吧!亏她还那么兴奋的期待一场惊天地,泣鬼神的美男决斗呢。

  难道先前她的猜想正确,两人一见钟情,所以凌飞扬舍不得下手?如果不是碍于现场人太多,说不定两人此时已经已经手牵手,唱着:“你是风儿,我是沙”然后“缠缠绵绵”的“到天涯”了。难怪耽美那么流行,看着两个帅哥刚才一副“你侬我侬”的画面还真是美到了极点!既然自己都承认美了,那还有什么资格去阻止呢?不,不但不该阻止,她因该举双手双脚支持才对。古代人思想封建,他俩的爱情肯定会受到重重阻碍,所以她这个来自于二十一世纪的新新人类,更该站出来,捍卫他们薄弱的爱情!

  看着时而皱眉,时而迷茫,时而高兴,最后像下定什么重大决定似的表情,凌飞扬和楚寒暗自好笑——这丫头,想法都全写在脸上了!

  水映月抬头对着凌飞扬甜甜一笑,“放心吧,飞飞,我会支持你的!”

  面对她的笑容,凌飞扬有一刻的失神,不过很快就恢复了惯有的淡定,“不知月儿所指何事?”

  “我知道你不好意思说出来,也理解你怕说出来会遭到非议的心情。但是,你放心,我是站在你这边的。”说完,水映月还用手拍拍凌飞扬的肩膀,一副“放心,有我”的神情。

  这下弄得两个帅哥更加迷糊了。

  “月儿,我还以为你会因为凌兄没和司空兄过招而生气呢?”

  寒寒啊,你怎么那么单纯啊?难道刚才你没发现他们两人眼中暗生的情愫?还是在你眼中那中事情是绝对不会发生的?可怜的寒寒,你真是一朵洁白的小花,在这个世风日下的世道中还能保持那份纯洁,真是太不容易了。放心,你的单纯由我来保护。

  水映月在自己心中再次下了一个重大的决定,于是她装做毫不在意的样子说:“生气是没有,不过不失望是假的。但是我想飞飞潇洒惯了,肯定对武林盟主不感兴趣,所以没和那个司空流云过招也在预料之中。”

  “想不到月儿如此了解我。”凌飞扬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水映月却自信满满的想到:装吧,装吧,总有一天你会在我面前现出原形的。

  于是,三人在树上各怀心思的笑起来。

  “还有谁愿意上来挑战司空庄主?”“裁判”的声音还是那么洪亮。

  太假了吧,人家是内定人选,正主都出来了还有谁敢上来?果然,台下再也没人自告奋勇充当英雄了。再看那个司空流云站在台上,那气质,那气度,那气势,真那么——按照水映月的说法,真挺武林盟主的!

  “既然没人上台挑战,那么我宣布,新的武林盟主就是司空……”

  “等一下!”“裁判”的话还没说完便被一个娇声打断。

  随着众人的讶异,一个红衣女子飞到了擂台上。只见她身材娇小,娇美的脸上有双灵活的眼睛,神情和水映月倒有几分神似,却多了些冷漠。

  “哇!美女!”看到突发事件,水映月再次兴奋起来,忙睁大眼睛盯住擂台,生怕漏掉一点环节。

  而其他人并没有她那样的好心情,突如其来的情况弄得众人有点措手不及。凌飞扬和楚寒交换了一个眼神,各自轻轻向水映月靠了靠,把她保护在他们的安全范围中。

  “不知姑娘尊姓大名?打断在下有何目的?”不愧是“裁判”,见识的场面多,一点都不惊慌。

  “小女子只是江湖无名小辈,至于尊姓大名不敢当,说出来大家未必知道。我只是想问问,这个武林盟主是否武功高强者得?”红衣女子一开口便挑衅味十足。

  介于先前水映月的情况,众人虽有不满却不好发作。只听“裁判”回答:“当然,武功高强是必要条件,但,具备令人服众的才能自是不能少。”意思是,你一个小姑娘,没人会服你的,赶快回家吧,别来这里捣乱了。

  “那感情好,就让你们看看本姑娘有没有这种才能!”红衣女子话未说完,就已抽出缠在腰间的红色长鞭直攻司空流云。

  “哇塞!这个女子真有胆量,行动派呢!不过,她如此行为定要招来众怒了。”水映月一边兴奋的看着擂台中的打斗一边进行着评论。

  你没资格说她!凌飞扬和楚寒同时在心中呐喊,却只能互看一眼摇头苦笑。

  擂台上,红衣女子长鞭挥得如行云流水般,却招招狠辣,直攻司空流云各大死穴。司空流云却没有攻击,只是闪躲。

  “你们说,那个司空流云武功是不是很菜啊?怎么只躲不攻呢?”水映月的语气中透出失望。

  凌飞扬笑着说道:“你看司空兄可有露出疲惫之色?你再看看那个红衣姑娘。”

  水映月仔细一看,那个司空流云不但没有流露出疲惫之色,反而让人觉得他是在玩游戏般轻松,连滴汗水都没流。反观那红衣女子,鞭子虽然舞得霍霍直响,却已是香汗淋淋。甚至就连她这个外行都看得出来,那个红衣女子越来越急躁,挥出的鞭子没了先前行云流水般洒脱,再这样下去,落败是迟早之事。

  果然,不到半柱香的时间,红衣女子的长鞭已乱了章法。司空流云近身压上,抓住红衣女子握鞭的手腕,反手夺下她手中长鞭。

  “好!”人群中爆出叫好的声音。水映月虽然出于对那红衣女子惺惺相惜之情,心中实有不忍,却也对司空流云的气度和武功感到佩服。想不到,这个司空流云对于挑衅他的人只是夺取兵器而并未下重手。

  “姑娘现在可有异议?” “裁判”很恰当的询问。

  红衣女子咬咬嘴唇,看出她实有不甘,却倔强道:“没有!”

  “那么,在下宣布新的武林盟主就是司空庄主!”

  人群中爆出欢呼声,司空流云的表情却未变化,似乎当不当盟主对他来说并未影响般。

  把长鞭扔给那个红衣女子,司空流云转身就走。

(第一卷 寻忆)第五章 武林大会(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