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寻忆)第七章 鬼谷子

    江湖中最神秘最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是谁?你问十个人会有十一个人回答——五圣人鬼谷子!然后旁边帮着回答的那个小司会滔滔不绝的向你讲述这个五圣人鬼谷子:书画圣、剑圣、医毒圣、萧笛圣、棋圣,总之是个全面发展的人才。“五圣人”“鬼谷子”其实都不是他的真名,因为他住在鬼谷中,再加上“五圣”所以江湖人送了他这个尊称。因为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名字。

  传说从来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因为他每次出现都是以不同面貌示人;传说他心情好的时候可以让人起死回生,心情不好的时候可以让人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传说他所住的鬼谷是一个比地狱还可怕的地方,周围都是毒瘴的森林,没人能够进去……

  不过传说归传说,总有偏差的地方,比如目前有两匹马已经顺利穿过毒瘴森林跑到了鬼谷中。马上一白一蓝两个身影,仔细一看,还会发现白衣人怀中还躺着一个娇小的人儿。

  鬼谷里面也并不像传说中的那么可怕,相反的却是人间仙境。整个山谷都被各种鲜花覆盖,姹紫嫣红,随着清风醉了人的眼。谷中有一条瀑布,未见其形先闻其声,烟波渺渺如云似雾。谷中还有一条小溪流,清澈见底,不少鱼儿穿梭其中。放眼望去,就会看到五圣人鬼谷子的“云水居”正在水波萦绕中。

  而此刻马上的人都无心欣赏谷中美景,只是催促着马儿跑得更快一些。

  到了云水居前,凌飞扬抱着水映月下马,而楚寒已经迫不及待的去敲门。

  “谁呀?”随着一个询问的声音,一个老伯出来开门,见到门前两人先是一愣,然后用歉意的口吻说道:“凌公子,楚公子,不好意思,我家公子不想见客。”

  “什么不想见客,现在是救人不是见客!”凌飞扬沙哑的声音中透着一丝怒气,更多的是焦急。

  老伯依然不卑不亢的说道:“真是不好意思,我家公子已经有一年多不见客不出诊了,即使是曾经和他相交甚好的两位公子……”

  两人一听老伯的回话都愣了一下,然后互相交换了一个眼神。

  凌飞扬抱起水映月就冲了进去,用轻功飞到二楼直闯鬼谷子的房间,而楚寒在下面牵制着那个老伯。别看此老伯只是个看门人,却是当年江湖上有名的杀人不眨眼的“黑罗刹”,所以楚寒也得小心应付。

  撞开鬼谷子的房间,却看到一个素衣公子正背对房门负手而立,清傲的背影,黑白相间的发丝随意的披在背上。他对面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画,而他正痴痴的看着这幅画,仿佛除了这幅画外世间的一切事情都和他无关。就连凌飞扬撞开他的房门他也没有丝毫反映。

  凌飞扬把水映月放在床上,然后把那个素衣公子拉到床边,急道:“赶快给她解毒!”

  素衣公子的身体虽被拉了过来,视线却没有离开那副画。凌飞扬轻轻叹了口,站到了素衣公子和画的中间,成功的看到素衣公子用那双如幽谷般的眼睛瞪着他。

  凌飞扬用他这辈子最疲惫的声音说道:“云清逸,你看画有什么用?真人就在眼前,难道你认为画比真人重要?”

  听了他的话,素衣公子愣了一下,然后转过头来看了看躺在床上的水映月。下一刻,他已冲到床前替水映月把脉,然后从怀中抽出一包银针,取出一根轻轻的扎在她的手腕上,过一会儿又轻轻的把银针取出观察。

  “你快去叫福伯准备热水,我去取草药,马上给她驱毒。”云清逸一边吩咐一边冲了出去。

  片刻间,水映月所在的房间里多了个装满热水的大木桶,云清逸把大把大把的草药捣碎放到里面。

  “好了,你们都出去。”云清逸把凌飞扬和楚寒赶出了房间,然后把门关上。他小心翼翼地脱掉包裹在水映月身上的衣服,轻轻把她抱起再轻轻的放入木桶中,温柔得像捧着一个易碎的陶瓷娃娃。

  结合着水的热气以及草药的药力,云清逸用内力开始给水映月驱毒。

  隔壁房间,凌飞扬和楚寒没有对话。一天一夜的赶路两人本已疲惫,再加上过度的担忧使两人看上去更加憔悴。

  “两位公子喝点茶,吃点东西吧。”福婶——福伯的妻子端了两杯茶放到桌上,另外还放了三盘清淡的糕点。

  道了谢,两人也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是的,此时的他们更需要养足精神,以便面对以后的各种情况。

  莫约过了两个时辰,隔壁传来开门的声音,两人立刻冲了过去。只见云清逸站在床边,已经换了件青色的衣服,而水映月躺在床上,脸色虽然苍白却少了先前的黑青色。

  “多数的毒已经驱散出来,剩下的只需每天驱散半个时辰,十天后她体内的毒就能完全清除了。”

  听了云清逸的话,两个人才松了口气。

  “她……真的是月儿吗?”云清逸突然冒出一句。

  “我想,你比我们都更加清楚吧?”凌飞扬只是淡淡的回答。

  三人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盯着床上的女子。

  十天,说快也不快。

  十天里,水映月偶尔醒来也是迷迷糊糊的吃点药膳又昏睡过去。虽然她体内的毒已经渐渐清除,但她的身体却一天比一天清瘦,看得所有人都心疼不已。

  然而正是这十天的昏迷,让水映月错过了一次满月回家的机会……

  》》》

  水映月觉得自己做了好长好长的一个梦。

  梦中她的身体似乎掉入了一个无尽的深渊,耳边风声呼呼作响。闭上眼睛,能感受到身体失重带来的恐惧;睁开眼睛,能看到狭小的天空中有一轮银盘似的满月。于是,她开始期待,期待死亡的到来……

  终于着地了,没有预期中的疼痛,却闻到阵阵花香。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片花的海洋:红色、黄色、紫色、白色、蓝色……而她,正躺在这片花海中,隐隐约约还能听到远处传来瀑布的声音。

  深深呼吸一口花香,她再次闭上眼睛不愿意醒来。如果死亡是如此美好,她宁愿在此沉醉……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有个男子正坐在她的面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她。看不清楚他的长相,却能感受到他目光的灼热。

  她没有惊讶,只是努力想看清楚男子的长相,却怎样也看不清楚。

  终于,男子开口说话了:“你终于来了。”语气是温柔的。

  然后男子非常霸道的取下父母送给她的手链放入怀里,拿出一条和手链样式相似的项链戴在她脖子上,擅自宣布:“我们已经交换了信物,你我已经互定终身!”气得她跳起来直呼拐卖妇女儿童……

  场景突然换了,她和那个男子正在一个湖面的亭子赏月,她说:“这个亭子该叫映月亭。”然后她眼前突然黑了……

  再次醒来,她发现自己正在一个厨房中做东西吃,而灶中的火却窜了出来,窜到了旁边的干柴上,接着整个厨房都燃烧起来……

  场景再次转换,她正在一间淡雅的房间里写着什么,这时候进来一个穿着紫衣的男子,依然看不清楚他的脸。

  她拿着手中的本子蹦蹦跳跳的跑到那个男子面前,一脸得意的说道:“我算过了,这两个月来闲人居的收入比以前多出了三倍,也就是说我的债务还清了,现在你该还我自由身了吧?”

  紫衣男子没看她手中的本子,只是伸手把她紧紧的抱入怀里,口中似命令似恳求到:“不要离开我……”

  场景再次转换,她正在湖边小吃摊吃着东西,突然看到一个白衣男子掉入水中。她本能的跳下水中想去救他,却在跳下水后才想起自己根本不会游泳,于是,她在水中不停的拍打。这时,从岸边跳下一个蓝衣男子,把她和那个白衣男子同时拽上了岸……

  场景转换,官道上,她和那个白衣男子共乘一匹马,蓝衣男子骑着一匹马,两马并躯前行。他们三人笑着,闹着,唱着,那一刻,她的能清楚的感受到自己的快乐……

  场景突然转换,夜晚深山中,不知道为什么,她在和那个白衣的男子在争吵,蓝衣男子在旁边劝阻。她一气之下上马直冲树林,身后传来白衣男子和蓝衣男子的呼喊声,她没有回头,反而加快马的速度在树林里越跑越深……

  终于,成功甩开两人后她发现自己在树林里迷路了。深夜的树林,说不出的恐怖。她下马拉着缰绳寻找着出林的路。

  突然,从林中传来一阵悦耳的琴声,她随着琴声来到林中湖水旁,发现一个金边黑袍的男子正坐在湖边大石上抚琴。

  深夜,树林,却有一男子在此抚琴。若在平时她定会觉得古怪,但是此时的她只觉得琴声悲伤,声声都敲打在她的心里。

  于是,她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放任泪水在琴音中肆无忌惮的落下……

  一曲完毕,她擦干泪水向那个男子走去,不管他是谁,至少他让她找到理由痛快的流了一次眼泪。

  “你会弹《发如雪》吗?”她问道。

  那个男子没有说话,只是看着她,眼神冰冷。是的,梦里面的人她都看不清楚长相,所以她也不再去探究,但是她能清楚的感受到对方的眼神。

  “我真笨,你怎么会呢?”她自嘲的笑起来,然后对那个男子说:“不如我唱一遍,看你能弹奏不?”

  于是,她不管那个男子同意不,就轻轻的唱了起来:

  狼牙月 伊人憔悴 我举杯 饮尽了风雪

  是谁打翻前世柜 惹尘埃是非

  缘字诀 几番轮回 你锁眉 哭红颜唤不回

  纵然青史已经成灰 我爱不灭

  繁华如三千东流水 我只取一瓢爱了解 只恋你化身的蝶

  你发如雪 凄美了离别 我焚香感动了谁

  邀明月 让回忆皎洁 爱在月光下完美

  你发如雪 纷飞了眼泪 我等待苍老了谁

  红尘醉 微醺的岁月 我用无悔 刻永世爱你的碑

  你发如雪 凄美了离别 我焚香感动了谁

  邀明月 让回忆皎洁 爱在月光下完美

  你发如雪 纷飞了眼泪

  ……

  没想到,等她唱完,那男子真的弹奏起来。

  等男子弹完,她又唱了几首她喜欢的歌曲:《离歌》《三生三世》《如果爱下去》《蝴蝶》《青花瓷》……

  每次当她唱完一首,男子就重新弹奏一遍,一直到天色泛白……

(第一卷 寻忆)第七章 鬼谷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