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寻忆)第十三章 秘谈

    水映月率领着众人在王府内快速穿梭,最后几乎用小跑的速度,身后的人也只有跟着她加速,左拐右拐之后,她终于停下了脚步。大家抬头一看,赫然是“静兰轩”!云清逸和天墨心中一明,而燕王一脸茫然。

  看着水映月和云清逸已经往里面走去,天墨转头吩咐燕王:“天禹,传令下去,任何人不得进入静兰轩打扰。”然后也跟着走了进去。燕王心中虽有不解,但也马上调来王府侍卫驻守在院外。

  现在燕王的房间里有四人:水映月、云清逸、天墨、燕王。丫鬟上了茶水糕点后也被赶出了院子外。只见水映月一边吃着糕点一边打量着房间,还不时点头称赞;云清逸悠闲的喝着茶,脸上挂着懒懒的笑意;天墨也喝着茶,想伸手去拿点心,却被水映月打掉……

  燕王则一脸迷惑。这到底是什么情况?他们不是要去看司空流云吗?怎么跑到他房间里品起茶来了?这女子葫芦里到底卖着什么药?

  看他有一肚子问题想问又憋着的滑稽表情,水映月终于“噗”的一声笑了起来。

  “怎么,月丫头现在不生气了?”天墨打趣道,“刚才看你在大厅都快气炸了!”

  水映月喝了口茶,不慌不忙的开口道:“任谁被莫名其妙的说成奸细都会感到生气吧?不过我水映月是何许人也?气归气,也不至于气得分不清轻重。再说,刚才你和花妖不是没阻拦我吗?说明你们对我是有信心的,不是吗?”

  被提起的两人默然,互相看了一眼,很清楚的看到云清逸眼中闪过一丝讶异。或许他根本没想到,这个叫天墨的男子竟如此了解月儿。而天墨只是对他淡淡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什么?”燕王却惊得站起来,“你就是水映月?”

  水映月朝他调皮的眨眨眼睛,答非所问:“早知道刚好四人,预先做副麻将就不会这么无聊了。”然后转过头向云清逸解释到:“麻将是‘我们’家乡的一种娱乐工具,包你玩儿后会上瘾。”她强调“我们”意思是这里还有着她的“同类”。她所传达的信息云清逸一下就明白了,他转过头去对天墨微微点了下头,天墨也正微笑的看着他。

  燕王见她避而不答也不好发作,转眼一想,以她和王兄的相处情况可以看出两人交情非浅,王兄定是了解她底细的。从大厅到这里,她的情绪从激动到现在的平静,不免猜出其中定有内情。

  “天墨,你说!怎么回事?”水映月突然一本正经的问道。她的话成功的唤起另外两人的注意,纷纷看向正打算“偷袭”盘中点心的男子,男子尴尬的收回手摸摸鼻子,“怎么突然问起我来?”

  “你少装了!”水映月轻哼了一声,“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从你第一次看到那个上官美女的时候,我就觉得你的神情不对劲。”

  晕,这个丫头啥时候变得这么细心了?天墨心中暗自苦笑。

  “哎~本来打算给你个惊喜的。”天墨一脸惋惜。

  水映月则是一脸不屑,“我都被当成奸细了,还不够惊、不够喜啊?别卖关子了,快说吧!”

  天墨只好缓缓道来:“那个上官池本是前宰相上官青之女,这点天禹因该是知道的。以前王位之争的时候,上官青一心想把自己女儿嫁给当时最被看好的二王爷。为了增加自己的后盾势力,二王爷顺水推舟的接受了这门亲事。谁知道上官池竟然死活不依,原因是她对司空流云一见钟情,非他不嫁。后来二王爷失势,树倒猢狲散,上官青也被迫提前告老回乡,亲事也不了了之。”

  听到这里,水映月对那个上官池竟有了些好感,“想不到她居然是个敢于追求自己所爱的女子!”

  “可惜那个司空流云早有心上人,根本不理会于她。”天墨别有用意的看了她一眼,继续说道:“上官青虽已是无官之身,可毕竟是前宰相,一听女儿想嫁给天下第一庄的庄主,心里欣喜就来向我请旨赐婚。为了拉拢江湖势力,我也就准了旨赐了婚,谁知司空流云竟然抗旨!”

  “司空流云本有心上人,抗旨是正常的。你的做法未免也卑鄙了一点吧。”水映月白了他一眼。

  天墨苦笑道:“做皇帝也有皇帝的难处,江山难得更难守这点你该是明白的。再说,我赐旨的时候司空流云喜欢的女子已经去世了。”

  听到司空流云喜欢的女子已经去世,水映月竟替他难过起来:“司空流云到是个痴情之人,为了已经去世的心上人抗旨。不过既然人已经死了,他因该接受事实才对,总不能总沉迷于过往。新的生活,新的感情才是他该追求的。毕竟,以后的路还长,死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我想他的心上人也希望他能忘记自己,好好生活才是。但是,你也不该硬塞一个女子给他啊。”说完深深的看了云清逸一眼,然后对天墨说道:“我想,因该还有下文吧?”

  天墨点了点头继续说道:“司空流云虽然抗旨,但是圣旨一下岂能收回?所以上官池一直以他未婚妻自居。她本想司空流云的心上人已死,而且有了圣旨,两人迟早会结为连理。谁知,前段时间,司空流云竟然派出大量人找寻一个女子的下落,听说这个女子无论声音,语气还有身边的人,都和他死去的心上人如出一辙。”

  说到这里,天墨再看了一下水映月,并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女人的嫉妒心是可怕的。上官池也派人寻找那个女子,并想抢先一步除掉她。谁知这个女子竟然突然失去了踪影。就在她暗自庆幸的时候,这名女子突然出现在了离远镇……”说到这里,他就没再继续说下去,只是定定的看着水映月,只见她用手指着自己,瞪大眼睛说道:“你的意思是,司空流云的心上人、上官池的‘情敌’就是我?”

  云清逸的脸色突然沉下来,而燕王更是张大了嘴巴,只有天墨一脸悠闲。

  “不是你还有谁?你不是失去了一部分记忆吗?想必在你失去的那部分记忆里,有着和司空流云的某种交集,只是你没想起来而已。”天墨很中肯的分析到。

  还有什么消息比这个更让她吃惊的?她哪里来的魅力,惹了那么多风流债?一个云清逸就够了,还来个司空流云。等等,天墨刚才说她身边的人也和司空流云心上人身边的人一样,也就是说飞飞和寒寒本来就认识她的,而她竟然一直被蒙在鼓里。难怪他们两人会主动带上她,并一路细心照顾。天啦,她上次穿越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啊?

  “这些事情你怎么知道得这么清楚?”水映月疑惑的看着天墨,然后突然点头说道:“我明白了,无论是司空流云,上官池还是其他各个地方,都安插了你的眼线,对不对?”

  “哈哈哈……”天墨大笑道:“月丫头果然聪明。普天之下,莫非王土!若想坐稳江山,就必须随时掌握各种重要信息。”

  水映月则满脸不屑,“切!这种小道绯闻你都感兴趣。”

  “不是我感兴趣,而是因为对象是你,所以我特别注意。”天墨认真的说道。

  “那我该感谢你咯?那你说说看,那个上官池干嘛说我是冥火教的奸细?还说我是什么圣女?要知道,我差点被冥火教的火云镖毒死。还好花妖医术高明,我才能拣回这条小命,要不然,我现在正和上帝下西洋棋呢!”

  “什么?你中了火云镖?”天墨的脸色突变,眼中盛满怒气。

  看他为自己生气,水映月心中一热,连忙安抚道:“我说了花妖救了我,现在已经没事了。”

  “那就好,想不到他会对你下手!”天墨松了口气。

  “你说什么?‘他’是谁?”水映月一脸好奇,“还有,你还没说上官池为什么说我是冥火教圣女。”

  天墨苦笑道:“因为你本来就是冥火教圣女。”

  如一个重弹般,一句话震得在场所有人都变了色。水映月跳了起来,一把抓住天墨的衣领吼道:“YYD!我啥时候成了那该死的冥火教圣女了,你给姐姐我说清楚!”

  看她那么激动,云清逸忙把她的手拉下来,微笑着说:“你别急,让他把话说完。”其实他的心里也很好奇,她出谷后到底经历了些什么?虽然知道她以前是恨冥火教、恨夜冥的,因为韩宵的死……但是不知道她怎么成了冥火教圣女的。

  天墨理了理被抓变形的衣领,慢条斯理的说道:“曾经,冥火教主夜冥爱上一个女子,执意取她为妻,但是这个女子却不肯。夜冥何许人也?他想得到的东西定会不择手段的得到手。于是他向外宣布,此名女子乃他冥火教圣女,是他的未婚妻,想以此逼迫她在天月王朝没有立足之地,从而乖乖的回到他身边。然而他却没想到,欣赏此女子的人大有所在,而且那些人,无论在武林正派还是在朝廷都是举足轻重之人。所以,那些不利于她的消息都被压了下去……”

  “你是说,那名女子就是区区在下我?”水映月再次瞪大眼睛用手指着自己。

  天墨笑着说:“不是你水大小姐还有谁?”

  晕了,晕了,彻底晕了~不但晕了,头还开始痛了。水映月用双手按着太阳穴,今天来的震撼足够她用一辈子来消化了。云清逸则一脸担忧的看着她,“怎么了?不舒服?要不先休息了,剩下的明天再谈。”

  水映月挥了挥手表示她没事,示意天墨继续说下去。

  天墨喝了口茶,风清云淡的说了下面的情节:“后来冥火教与武林正派、朝廷的矛盾激化,发生了各种事端。然而就在某个事端中,你‘香消玉陨’了。两方都认为你的‘死’是对方造成的,所以两方的仇恨越来越深,深到不剿灭对方不甘心的地步。我想那个上官池肯定是查出你以前的事情,所以趁乘司空流云受伤的时候,想借天禹的手除掉你。因为天禹并不认识你,所以对你并不了解,定会把你当成奸细处置。但是她千算万算就没算到,她要找的人正在燕王府,还拉着她的手叫她姐姐;而她更没算到我正是给她赐婚之人,对她的事情掌握得如此透彻;而她最最没算到的是我与你本是旧识,还是你帮我登上皇位的,哈哈……”

  水映月现在没空理会他那份好心情,她现在满脑子想的就是早点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什么司空流云,什么冥火教主,什么空白记忆,她统统不想想起。这里不是她的世界,这个世界太复杂,不是她能应付的。她只想回家,回去过她平凡的学生生活。

  但是天不遂人愿啊,离月圆还有整整二十一天。二十一天,谁知道这期间又会碰到哪些“故人”,又发生哪些事情?

  水映月站起来拉起云清逸的手,“花妖,我们走!马上离开这里!”。天墨则拦住了她的去路,认真的对她说道:“有些事情是必须面对的,你不能一直逃避下去!”

  水映月瞪着他怒道:“我就是不愿意面对,我就是想逃避,这里不是我的世界,为什么要我来承担?”

  “既然上天安排你回到这里,你就更该珍惜这个机会,把所有的事情重新解决。你可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但是其他人却并不这么认为,因你而起的纷争还会继续下去。”

  “别把我说得那么‘伟大’,我只是一个平凡的二十一世纪女生,你们朝廷还有江湖上的打打杀杀都与我无关。我现在只想回家。对,回家!反正月圆的时候我就可以回去了,谁管你朝廷还是江湖,还是那该死的冥火教!”

  听了她的话,天墨愣住了。而云清逸却感到异常恐惧,他捏住水映月的肩膀,把她扳过来面对自己,用颤抖的声音问道:“你刚才说什么?月圆的时候你就要回去了?”

  看着云清逸,水映月心中一痛。既然早晚都要知道,那不如现在就让他要有心理准备的好。于是水映月看着他的眼睛,用很平静的语调说道:“是的,月圆的时候我就要回去了。所以花妖,记着我刚才说的话,即使我不在了,你也要好好的生活,”

  看着她平静的表情,云清逸心中一寒。放开了她的肩膀,重新跌坐在凳子上,用手撑起额头喃喃道:“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一直从头看到尾的燕王对情况已经有了大概了解,于是他站出来说道:“水姑娘,现在天色已晚,你们就此离开也不能找到歇息的地方。不如今晚先在王府住下,一切明天再做打算?”

  水映月看着云清逸痛苦的表情,心中很是不舍,又听燕王的话也有道理,便点头答应:“好吧,今晚就不走了,我也有好多事情需要想想。麻烦你叫人带我们去客房,不过别安排在司空流云的附近。”

  燕王自然明白她的意思,便亲自带他们去客房。

(第一卷 寻忆)第十三章 秘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