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寻忆)第十二章 又成奸细?

    “咳!”

  某女还在掐……

  “咳!咳!”

  某女还在用力掐……

  “咳!咳!咳!”

  某女还在更加使劲掐……

  “咳!咳!咳!咳……”

  燕王嗓子都咳痛了,却发现那个“挂”在王兄背上女子居然没一点反应,只能求助的看向旁边的云清逸。

  而云清逸的表情也怪得很,只见他靠在花园边的柱子上,双手环胸,嘴角微扬,饶有兴趣的看着眼前“惊骇世俗”的一幕。

  终于,水映月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转过头发现云清逸正在看着自己,脸上是笑容,可周围空气杂那么冷呢?而旁边的燕王也是一脸古怪的表情。

  她再狠狠地掐了天墨的脖子一把才跳下来往云清逸跑去,“花妖,你忙完啦?” 满脸笑意,看不出半点愧色。

  “是,我忙完了,可是你好象还没忙完?”云清逸似笑非笑的看了天墨一眼,眼中有一闪而过的寒意。水映月没有发觉,但是天墨却准确的捕捉到了,只能摸摸鼻子苦笑。

  “我?我有什么好忙的?”水映月疑惑了一下,然后一把拉住云清逸的袖子,似抱怨似告状的说道:“这个家伙可恶得很,抢了我的最后一块点心,还厚颜无耻的吞了下去!”说完还狠狠的白了天墨一眼。

  云清逸叹了一口气,周围的空气奇迹般的恢复了温度,“饿了吗?”

  “恩!恩!”水映月连忙点头。

  这是什么情况?燕王的嘴巴张得快塞下一个鸭蛋了。感情刚才那一幕竟是为了一块点心?而王兄并没有责怪这个女子?连五圣人鬼谷子对她也是百般怜惜?这个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他连忙闭起嘴巴,再用自认为很平静的口吻说道:“臣弟已命人备好佳宴,还请皇兄与各位移架到大厅。”

  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娇小身影“嗖”的一下从他身前跑过,跑了几步又突然停下来,缓慢的转过身,一边搔着头一边不好意思的笑着:“不好意思,我……好象不认识去大厅的路。”

  “哈哈……月丫头……你呀……哈哈……”天墨笑得快岔气了,而云清逸只是摇摇头轻笑,似乎早已经见惯不惊。燕王则是彻底呆住了,嘴巴张得能装下第二个鸭蛋……

  刚进大厅,水映月就拣了个她最喜欢的菜色面前坐下,天墨也没表示任何异议的坐到她的左边,云清逸坐到她右边。燕王站在那里,表情难看极了。因为水映月坐的是“主座”,是该他皇兄——天月王朝的皇帝坐的地方,而她坐得一脸自然。

  看出了他的不满,天墨只是淡淡的说:“都是自家人,随意就行。天禹,你也快入坐吧,莫要让大家久等了。”

  “是……”燕王也入了坐,心里却百思不得其解:今天皇兄怎么那么反常?虽然知道皇兄平日里也不太拘于礼节,但是对于今天这种已经超出礼节范围的行为,他都是淡而处之,实在不像皇兄的作风。

  “月丫头,刚才不是喊饿吗?现在怎么只看不吃,难道用眼睛就能看饱?”看到水映月盯着菜却不动筷子,天墨就是忍不住调侃她。水映月撇了撇嘴,半天才从鼻子中哼出四个字:“太、奢、侈、了!”

  什么?她刚才说什么?他是不是有幻听?于是,某人很不知趣的问了一句:“姑娘刚才说什么?在下好象没听清楚。”

  “我说,太、奢、侈、了!四个人上十多道菜,不知道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吗?算了,吃吧,别浪费了农民伯伯们的辛苦劳动成果。”说完,不顾别人的目光径自大口吃起来。

  燕王郁闷极了,王府的饭菜可是按照天月王朝的皇室标准来做的,更何况,皇兄正在府上……想到这里,抬头看了天墨一眼,却发现天墨和云清逸也在努力的吃,自己不禁也怀疑起来:真的太奢侈了吗?

  整个大厅静悄悄的,只有碗筷相碰偶尔发出的声音,四个人都在努力的吃饭,没有人再说话,气氛显得异常压抑。

  “我想喝可乐!”水映月突然冒出一句。

  “我想喝咖啡!”天墨也突然冒出一句。

  其他人则以古怪的眼神看着他们。可乐?咖啡?什么东西?没听过。

  “天墨,皇宫里有没有牛奶?要新鲜的。”某女又冒出一句。

  “有!你要做什么?”某男很虚心的请教。

  “做蛋糕。”某女很认真的回答。

  “我要吃牛肉松的!”某男很无耻的提出要求。

  “又不做给你吃,我做给花妖吃的。”某女打击他。

  一听提到自己的名字,云清逸再也无法保持沉默了。“你刚才说做什么东西给我吃?”

  水映月朝他甜甜一笑,“秘密!”

  云清逸眯起眼睛,“什么秘密?”

  “不能说的秘密!”

  大厅再次恢复安静,四个人继续埋头苦吃,看得旁边的丫鬟仆人都心惊胆颤的。

  “吃完饭打麻将?”某女声音再次响起。

  “哪里来的麻将?”某男声音也响起。

  “找人做呗!”某女的声音充满嘲讽。

  “做好都天亮了!”某男不甘示弱。

  “那当我没提过。”某女耸耸肩膀。

  天啦!他们说的是汉语吗?我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燕王一脸困惑,而其他人的表情和他如出一辙。

  “我……”某女刚要再次出声,就被另一个声音打断:“禀王爷,司空盟主求见。”一个男子站在大厅前恭敬的请示。

  燕王看了一眼天墨,见他点了点头,便说:“快请!”男子领命而去。

  这下水映月乐了:“现在好了,多来个人,桌上的菜也就多一份力量解决了。”

  过了一会,司空流云走了进来……不对,是在一个黄衣女子和刚才那个男子的搀扶下“拖”了进来。他的头低垂着,看不清他的脸,依然是紫衣、长发,却有说不出的颓废感。

  “怎么回事?”见到司空流云这个情况,天墨和燕王都站了起来。而水映月和云清逸则在很优雅的喝着茶。饭后喝杯茶,有利于消化,不容易肥胖。

  “盟主他……”黄衣女子话还没说完就哭了起来,似乎忍了很久的悲伤终于能够宣泄一般。

  天墨皱了皱眉头,似乎有些不耐烦。燕王察觉到了,连忙吩咐下人把司空流云抬到客房去诊治,那个黄衣女子也跟了去。

  这时候云清逸突然开口问道:“月儿可有吃好?”

  水映月点了点头,“我吃好了。不过俗话说:饭后百步走,活到九十九。要不咱们出去散散步?”

  “好建议,以前怎不你见提出?”云清逸笑得很愉悦。

  “以前我才没那份散步的心情呢!”水映月则是皱了皱小鼻子,因为以前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出谷计划。

  天墨有点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两个讨论散步的人,似乎刚才发生的事情他们都没见到一般。

  这个时候,那个黄衣女子重新回到大厅,眼睛还红红的,但看样子已经平静了下来。只见她款款的行了个礼,开口说道:“小女子上官池,刚才有所失态的地方还请各位见谅。”

  “原来是盟主夫人啊……”天墨的语气怎么听上去怪怪的?有点嘲讽的意味。水映月看了看天墨那一脸高深莫测的表情,再看看这个上官池,瓜子脸,淡眉凤目,不点而朱的饱满丰唇,是个标准的古代美女代言人。

  “小女子还未与司空盟主成亲,盟主夫人这一称呼实在不敢当。”上官池顿了一下,接着缓缓开口说道:“小女子听说此次围剿魔教,是由燕王爷亲自带兵,故斗胆想请王爷帮个忙。”说完,看了看燕王又低下了头。

  不会吧?那个病恹恹的燕王带兵?那岂不是去白送小命?水映月狠狠的瞪着天墨,意思是:你做人恁不厚道呢?而天墨只回了她一个无辜的眼神。

  “不知道上官姑娘所指何事?”燕王淡淡的开口道。

  “找一个人。”

  “找谁?”

  上官池咬了咬嘴唇,半晌后几乎用咬牙切齿的声音说出一个名字:“水映月!”

  啥?啥?啥——什么情况?怎么扯到她身上来了?

  云清逸和天墨都同时看向水映月,只见她一脸茫然。

  “不知上官姑娘找这个水、姑娘,所谓何事?”天墨开口询问。

  上官池再次咬了咬嘴唇,然后回答道:“并非是小女子要寻她,而是司空盟主要寻她,听盟主说她与冥火教关系非浅!”

  水映月气结!谁来告诉她,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啊?她和冥火教关系非浅?的确,差点被他们的“品牌代言”火云镖毒死,那算不算关系“非浅”呢?YYD!上官小姐,拜托你说话不要说得那么含糊行不?要知道,这年头流言是可以杀死一头牛的。

  “不知道上官姑娘所说的关系非浅是指什么?”天墨勾起了嘴角,饶有兴趣的问道。

  上官池看了看燕王又看了看问她问题的男子。只见燕王没有开口,只是用眼神示意她说下去,她便继续开口道:“据说,她本是冥火教的圣女,若现身于天月王朝,定是奸细!”

  去TMD圣女……很好!居然说她是奸细!这个司空流云不想活了,是吧?老虎不发喵,当她是病危?哼哼哼……嘿嘿嘿……哈哈哈……

  看着水映月笑得越来越诡异的笑容,云清逸和天墨头上同时开始冒黑线。

  “咳~上官姑娘既然要寻人,那可知这个水姑娘的大概相貌?”天墨轻咳一声问道。

  上官池微微皱了一下眉,然后低下头说道:“我并未亲眼见过她,不过我听司空盟主形容过她的容貌……”

  这时,水映月突然走到上官池的面前,拉起她的手对她甜甜一笑:“上官姐姐,不知司空盟主现在情况可好?”好的话,给他一刀,让他不好;不好的话,再补上一刀,让他更不好。

  上官池看着这个有着甜美笑容的女孩,一下有点愣冲了,不过又很快的反映了过来,然后也回了一个微笑:“有王府的大夫悉心照料,自然是好的。”

  “那我就放心了……”水映月笑得好不可爱。接着,她眯起了眼睛,声音提高了三度:“花妖,天墨 ,走,我们一起去探望探望司空盟主。燕王,给本小姐带路!”说完,率先走在前面出了大厅。云清逸和天墨很配合地跟着她走了出去,燕王先是愣了一下,也跟着走了出去。

  上官池惊呆了,这个女子到底什么来头?居然要堂堂燕王爷给她带路?还有,如果刚才没听错的话,那个问她问题的男子叫天墨,也就是当朝国君,而她,居然走在他的前面?

(第一卷 寻忆)第十二章 又成奸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