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寻忆)第十九章 不眠夜

    夜已深,燕王府依然灯火通明。

  大厅中,在座的人都面色凝重,没有人进行交谈。他们都在等,等一个消息。

  终于,一个青色影子掠入大厅,朝天墨跪下。居然是一个劲装的女子,只见她娇好的容颜却面如寒霜,眉目间透着英气。她的声音也是冷冷的,听不出情绪。

  “主人,水姑娘是被冥火教的人劫走,却在半路又被另一方人劫走。青蛇追踪受阻,没能追上。”

  听到水映月是被冥火教的人劫走的时候,所有人心都一沉,又听说又被另一方人劫走的时候,心又吊了起来。

  “可知道对方来历?”天墨淡淡的问。此刻的他看不出任何表情,全身散发出王者气息。

  “是银星王朝的独臂将军!”青蛇的回答得很肯定。

  天墨微微皱起眉头,然后挥了挥手。“继续查!”青色影子马上消失在大厅中。

  “独臂将军是何许人?”云清逸没听说过这样一个人物。

  天禹回答:“独臂将军是近一年来在银星王朝掘起的人物,没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与背景。听说武功甚是高强,只因断了只手臂,故有此称号。此次银星王朝派来与我们合作的人就是他。”

  “既然是友非敌,那他为什么不把月儿送回来?”上官池小声的道出了所有人的疑惑。

  没人回答她的问题,所有人都陷入沉思。

  半晌后—

  “天禹,可知独臂将军的营地?”天墨问道。

  “知道。在离远镇外交界处,独臂将军和他的两千精兵都驻扎在那里。”

  “备一份厚礼,明天我们去拜访拜访他!”

  “这……”天禹有些为难。

  “怎么?有何不妥?”天墨挑了挑眉。

  “独臂将军驻营的地方是个敏感地带,而您是天月王朝的天子……”天禹没再说下去,他相信皇兄能够明白他的意思。

  果然,天墨皱起了眉头,不再说话。

  这时,司空流云站了起来,“既然皇上和燕王不便出面,就由在下出面,如此甚好?”

  “可是,你的伤……”天禹有些担忧,虽然与银星王朝有着临时合作关系,却难保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冲突。

  “区区小伤,何足挂齿?”司空流云看来已下了决心。

  “在下同司空盟主一块去。”云清逸淡淡的笑着。当他知道月儿暂时没生命危险的时候,已经放下心来。接下来,就只需想办法把她“接”回来就行了。

  “那好吧,明天就麻烦两位跑一趟了。”天墨最后开口道。

  “不麻烦。”云清逸依然笑得淡淡的。她的月儿本来就是一个麻烦专家,他已经习惯了她周围的麻烦。

  “不麻烦!”司空流云的口气却是疏远的。救月儿是自己心甘情愿的,何必说得像是因为他的命令似的。

  天墨只是挑了挑眉,眼中有着一丝嘲讽,不过掩饰得很好。而上官池是既担忧又难过。担忧的是月儿的处境与司空流云的伤,难过的是司空流云何曾如此待过自己。

  “对了,在下尚有一事请教司空盟主。”云清逸突然说道。

  “什么事?”司空流云感到很诧异,这个鬼谷子居然会主动和自己说话。一晚的相处下来,觉得他对人总是淡淡的,不冷不热,总是保持着距离。

  “在下的好友飞花公子与逐月公子,可知其下落?”

  司空流云犹豫了一下,随即道出了一段有辱自己名声的事,语气却并无波澜。“在下本与凌兄、楚兄约在离远镇见面,却在镇外树林发现他们正在被冥火教围攻,在下前去帮忙……没想到,夜冥的武功竟然精长得如此神速,在下被他打伤后就失去了知觉。至于凌兄和楚兄,多半已落在他的手里。”

  “为何抓了凌兄和楚兄反而放走司空盟主呢?”云清逸眉头轻蹙,过一会儿又弯着嘴角笑了,笑得嘲讽。“夜冥用心真是良苦,可惜计划却被独臂将军打乱了。”

  “什么意思?”司空流云觉得他的笑有点刺眼,好象什么事情都逃不出他的眼睛似的。

  云清逸但笑不答,反而说了另一句话:“凌兄和楚兄被冥火教抓住之事,还是别让月儿知道的好。”

  其他人听了他的话都一愣,但很快又明白过来。

  夜冥抓住凌飞扬和楚寒,无非想以此要挟月儿自己回到他身边。不然大战当前,他不会故意放走司空流云,只为了从他口中转达两人被抓之事。也许他更早的计划是抓住两人中的一人,但司空流云的出现使他临时改变了计划。

  但他却没想到司空流云居然被上官池下药,一直昏迷,所以消息一直没被传出。于是改变计划,派人在晚上将儿掳走,却万万没想到半路杀出个独臂将军,再次将他的计划打乱。

  太多的没想到对一向自视甚高的夜冥是个不小的打击吧?所以云清逸笑得嘲讽。不过,以后得寸步不离在月儿身边才行,除非这些人真的有本事彻底铲除冥火教,甚至推翻吞日王朝,不然他的月儿还是会受到夜冥的威胁。

  夜冥是爱着月儿的,这点,他也知道。但是,夜冥的爱太过霸道,太具伤害性。他已经害“死”过月儿一次,所以自己无论如何也不能把月儿交到他手中。

  拿定主意后,众人都各自回到房间。

  躺在床上,想起昨晚月儿对自己说的一切,云清逸觉得心里甜甜的。

  “花妖,我已经不想也不能离开你了。所以,我想,若你愿意,等我把这里的事情解决后,我们一起回去。你……愿意吗?”

  这算是她的告白吧?

  有了她这番话,即使离开鬼谷后,体内的寒毒一到子时就发作;即使离开鬼谷后,他最终将会被寒毒所侵蚀……

  她不想呆在鬼谷,她渴望更广阔的天地,所以他陪着她出谷……

  若最后,她愿意回到鬼谷,那他,将是最幸福的人。但是,可能吗?

  已经足够了。他已经听到了他最想听的话。他只要好好守护着她,直到她回家的那一刻……

  自己能撑到那一刻吗?以前出谷寻她之时,最大限度也是半个月。

  但他希望自己能陪她到那一刻,至少能亲眼看到她平安的回家……

  所以,自己必须撑到那一天!必须撑到那一刻!

  云清逸一边坚持着自己的信念,一边运功压下体内开始上串的寒毒,绝美的脸变得苍白,额头上不断冒出细汗……

  月凉如水,轻轻的抚摩着所有痴情的人儿。

(第一卷 寻忆)第十九章 不眠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