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寻忆)第十七章 啊?被绑架了?

    华灯初上,大厅里的商讨大会还没结束。水映月跑到厨房自己炒了几个小菜,还沏了壶小酒,叫丫鬟帮忙端到“静竹轩”。谴走所有的人,和花妖来了次浪漫的“烛光晚餐”。因为迟早要回现代的,所以边吃的时候,她边向花妖讲解现代的种种事情。

  饭后,两人到亭子赏月。心情大好,水映月便爬在栏杆上唱起了《但愿人长久》: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阕 今夕是何年?

  我欲乘风归去 唯恐琼楼玉宇

  高处不胜寒 起舞弄清影 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 低绮户 照无眠

  不应有恨 何事长向别时圆?

  人有悲欢离合 月有阴晴圆缺

  此事古难全

  但愿人长久 千里共婵娟

  唱到第二遍的时候,云清逸吹起了笛子给她伴奏。两人交换了一下眼神,幸福静静的流淌在其中。

  曲闭,身后响起了掌声。

  “好歌!好曲!美哉!妙哉!”不知何时,天墨、天禹、司空流云还有上官池已经来到院中。天墨还一脸陶醉状,而司空流云却一脸寒霜。

  白了天墨一眼,水映月没好气的说道:“好好的浪漫气氛都被你打断了!”

  “如此好的歌,如此好的曲,我是发自内心的赞美,怎么说是打断呢?”天墨边说边走到亭中坐下。其他几人也依次坐下。

  “月儿……”司空流云似乎有千言万语却又欲言又止。

  上官池的肩膀轻微的抖动了一下,云清逸只是弯着嘴角一脸的淡然。

  “司空盟主有话请讲。”

  “月儿,你怎么叫我司空盟主?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司空流云语气中透出恐慌。

  奇怪,司空流云说话不都是“冷”“很冷”“非常冷”吗?这会儿怎么像完全变了个人?难道说对自己喜欢的人再冷的男人都会变得温柔?

  想到这里,水映月叹了口气,放柔了语气说道:“对不起,一年前的事情我真的已经忘记了。现在的你对我来说是个‘武林盟主’,只能称呼你为司空盟主。”

  司空流云愣住了,不知道该如何开口。那个不顾他反对,一直叫他“小流云”的月儿已经把他忘记了……现在想起来,他宁愿她叫他“小流云”而不是“司空盟主”这个疏远的称呼。

  “司空盟主……”见他不再说话,水映月主动开口道:“上官姐姐对你一往情深,你因该好好珍惜才是。何必为了个忘记你的人而放弃眼前的幸福呢?”

  听了她的话,司空流云脸色一沉,冷冷道:“这是我的事情,还轮不到你来管!”

  水映月看着他的脸色再听着他的声音,火气一下就冒了上来,一巴掌拍在桌子上,站起来吼道:“YYD!好心当成驴甘肺,谁愿意管你这个冰块的事情!”

  所有人都被她的气势镇住了,接着——

  “哈哈哈哈——”司空流云大笑起来。

  这个人是不是有毛病?被骂了还这么开心?水映月在心中嘀咕着。而其他人也一脸怪异的看着他。

  “这才是我认识的月儿啊,你那狮子吼的功力丝毫不退色啊!”司空流云边笑边说道。其他人听了他的话也都笑了起来,一下就化解了刚才的尴尬气氛。

  “对了,你们的应酬怎么这么快就完了?”水映月感到奇怪,按理说,古人都喜欢“对酒高歌”“不醉不罢休”才是,怎么这么快就完事儿了?

  其他人不懂“应酬”是什么意思,但是天墨懂。于是他回答:“大家都要为大战做准备,所以早早的散了。”

  “哎~到时候不知道又要死多少无辜的人……所以我才讨厌打打杀杀,一点意思都没有。”水映月满心感慨与无奈。

  “月儿心存仁厚,但这场战争是不可避免的。”天禹安慰她道。

  心存仁厚?她才没有呢!她只是不习惯这种把人命当草菅的事情。虽然在现代也有战争,也有死亡,但是,至少大多数生命是受到保护的,是被尊重的。

  天墨知道她的想法,也感到无奈。但生存在这个时代,随时都有战争和死亡,只有强者才能站稳天下,只有强者更强才能平安天下。所以有些牺牲是必须的。

  所有人都陷入了各自的沉思。

  耳边突然响起了优美的笛声,笛声跌荡起伏,江湖中的刀光剑影,朋友之间的深情厚意,情侣之间的儿女情长以及最终的淡泊名利都表现得淋漓尽致。

  “好一曲《笑傲江湖》,正是适合了当下的心情!”天墨拍手称赞,“不用说,又是月丫头教你的吧?”

  云清逸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看了一眼水映月,眼中尽是温柔。

  “想不到月儿在词曲方面有如此造诣,真让在下佩服!”天禹真挚的说道。

  水映月的脸一下就红了。这哪里是她的“造诣”啊,全是窃取的……天墨在旁边憋住了笑,整张脸都扭曲起来。

  水映月瞪了他一眼,说道:“想笑就笑,也不怕憋出内伤?”

  “哈哈哈哈——”听她一说,天墨毫不客气的大笑起来,笑得一亭子的人莫名其妙,气得水映月牙痒痒的,恨不得扑上去咬他一口。

  这个时候,一个仆人走过来,手中拿着包东西。天墨一脸兴奋的接了过来,放在桌子上。一看,居然是一副麻将,用玉石打造的,比现代的麻将还要精美。

  看着大家迷惑的表情,水映月高兴的解释道:“这个是麻将,是我们家乡的一种娱乐工具,包你们玩后会上瘾。正好,大战前放松下心情。”

  刚要给他们解释如何玩,又进来一个仆人,说是皇宫中的快马把牛奶送来了。

  看着大家又一脸迷惑,水映月再解释道:“是我要的牛奶,一会儿给你们做天下最美味的蛋糕!”说完神秘的一笑,然后转过头对上官池说:“上官姐姐,要不你和我一块去,等你学会了也可以做给自己喜欢的人吃。要知道,想套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套住他的胃。”上官池的脸一下就红了起来。

  “好了,你们刚好四个人,玩麻将正好合适。我和上官姐姐去给你们做蛋糕吃,都要乖乖的别乱跑哦!”说完,拉着上官池一蹦一跳的往厨房跑去。

  四个帅哥被她的话弄得哭笑不得。而后,天墨很详细的解说了麻将的玩法,于是,半晌后,一个皇帝、一个王爷、一个武林盟主再加一个最神秘的五圣人鬼谷子,就开始麻将大战咯!

  来到厨房后,水映月便挽起袖子,做她的“天下第一美味蛋糕”。上官池也挽起袖子帮忙。而厨房里的丫头、仆人、厨师们都看得满脸兴趣,主动的帮她们和面,打蛋……在大家的帮助下,很快,三个大大的蛋糕出炉了。因为没有奶油,所以放了些肉松在上面,做成了肉松蛋糕。

  真是便宜天墨那小子了!水映月在心中恨恨的想到。

  留了一个蛋糕给厨房里的人,当做帮忙的谢礼。两个女子一人捧个大蛋糕快乐的向“静竹轩”走去。

  水映月一边哼着歌,一边满意的欣赏着自己的作品。她真是一个天才啊,一会儿包准让那群家伙吃得赞不绝口。想到这里,便加快了速度。

  “月儿,你慢点,等等我……”上官池在后面“小碎步”的跑着。可水映月越走越快,然后拐了个角,消失在上官池的视线中……

  月儿被绑架了?

  听到上官池的哭叫声,一群人来到水映月消失的拐角。

  地上,还有着刚做好的,已被摔破碎的蛋糕,只是那个俏丽的身影已经不见了……

  冥火教——

  此时,一个有着天神般俊美的男子正躺在软塌上,整个人庸懒极了。一个戴着面具的黑衣人无声的走了进来,跪在他的面前。

  “请教主责罚,教主要的人半路被劫走了!”

  “被劫走了?”男子眼神一凛。“何人能从你黑衣手中把人劫走?”

  “禀教主,是一个戴着银色面具,断了只手臂,手持长剑之人。因该就是银星王朝的独臂将军。”

  软塌上的人没再说话,只是微微眯起了眼。突然,他手一挥,黑衣的身体直接撞到墙壁上,然后滑落,嘴角流出鲜血。

  “谢教主不杀之恩!”

  “记住,下不为例。”

  “黑衣明白!”

  “出去吧,没我的吩咐,任何人不得打扰。”

  “是!”黑衣领命出去。

  软塌上的人闭上了眼睛。独臂将军吗?真是够胆,居然敢和我夜冥抢人!

(第一卷 寻忆)第十七章 啊?被绑架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