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寻忆)第二十六章 这次不算绑架?

    待水映月出去后,天禹谴退了丫鬟仆人,准备商讨剿魔大计,却见夜叉面向云清逸,开口询问:“这位是?”

  咦?他们不是见过面吗?怎么会不认识?天墨和天禹心中不解,转头看向司空流云。

  他们哪里知道,云清逸去接月儿时只在夜叉的帐篷中露了一面,并没交谈。而司空流云知道他的性格,也不好擅自给夜叉介绍。

  “这位是五圣人鬼谷子……” 天禹刚开口却被打断。

  “在下云清逸。”

  在场人莫不吃惊!吃惊的是他们第一次听说五圣人鬼谷子的真名,因为平时月儿都只叫他花妖,所以他们也只能称呼他为鬼谷子先生;吃惊的是他会主动的说出自己的名字,因为平时他对人总是淡淡的,不冷不热,保持着距离,所以大家也不好开口询问他的名字。

  面对众人的吃惊,云清逸只是弯着嘴角淡淡的笑着,看不出任何情绪。

  夜叉暗忖:五圣人鬼谷子吗?曾经月儿中百日香的时候,他本想送她到鬼谷找他医治,可月儿宁死不肯,说什么她若去了便不再自由。那他们现在怎么会在一起?看来这当中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对于这次的计划……”天墨开口打断众人的吃惊。见他开口,大家只有进入正题,开始热烈的讨论。而云清逸自始至终都只是在旁边悠闲的喝着茶,静静的听着,并不开口,眼神却不时瞟向夜叉,而夜叉也不时瞟向他,当两人眼神交会时,眼中都闪出不易察觉的寒光。

  享受了水映月的大餐后,几个大男人在大厅继续商讨。水映月则拉着上官池到“静竹轩”的亭子中,对她灌输现代女性的新新思想,听得上官池既惊异又佩服,心中顿生向往。用完晚膳后,几个大男人还在大厅商讨,水映月也依然拉着上官池来到亭子,对她继续灌输着现代女性的新新思想。

  是夜,有些凉意,空中被浓云布满,遮住了星空也遮住了月光。亭中烛台的四盏烛光,把两个说到兴奋处脸色嫣红的人儿映衬得更加娇美。

  “上官姐姐,我把我的主打歌唱给你听吧。”为了让上官池变成新新女性,水映月可是使出了全身解数。

  “什么主打歌?”上官池不解。今天她听到了太多的新鲜名词,也了解到女人也可以有全新的生活方式,对眼前的女孩是既喜爱又佩服,对于自己过去所犯下的错误是悔恨不已。

  “就是随时放在心中,能够鼓励自己的歌曲。”水映月简单的解释,“这首歌叫《隐形的翅膀》,最近才荣升成我的主打歌的,要是以前,嘻嘻……”以前她心中的主打歌可是《姐姐妹妹站起来》,唱出来肯定会把上官池直接吓晕过去。

  清理了下嗓子,清甜的歌声在“静竹轩”响起:

  每一次 都在徘徊孤单中坚强

  每一次 就算很受伤也不闪泪光

  我知道 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 飞过绝望

  不去想 他们拥有美丽的太阳

  我看见 每天的夕阳也会有变化

  我知道 我一直有双隐形的翅膀

  带我飞 给我希望

  我终於 看到 所有梦想都开花

  追逐的年轻 歌声多嘹亮

  我终於 翱翔 用心凝望不害怕

  哪里会有风 就飞多远吧……

  唱完,水映月调皮一笑:“上官姐姐,虽然这是我的主打歌,但自认为还做不到歌中那么坚强。因为有些东西是我无法舍弃的,有些东西是我无法控制的。我也会害怕,会有恐惧,甚至是绝望,所以我希望在害怕、恐惧、绝望的时候想起这首歌,至少能给自己带来一些勇气。就怕真到那个时候,早就把歌词给忘了,呵呵~”

  上官池动容的抓住她的手:“谢谢你,月儿。你给了我太多的震撼与感动,也给了我全新的勇气,我,我会努力试着去改变的……”

  水映月知道,其实有很多思想是上官池还无法接受也无法理解的。没办法,隔个时代,隔座大山,更何况她们之间隔着的还不只是一座呢?能让上官池说出“努力试着去改变”已经很不错了。

  一阵凉风袭来,水映月觉得有些凉意,忍不住用手搓了搓双臂,上官池发现了。

  “月儿,眼看天色已晚,我们还是早点回房吧。今晚说不定会有场大雨。”

  抬头看了看已经黑压压的云层,水映月点了点头,然后两人各自回房。回房不久,果然就听到窗外下起了暴雨,夹杂着狂风猎猎与电闪雷鸣。

  这是水映月这次穿越所经历的第一场暴风雨。说来好笑,她水映月天不怕地不怕,就怕打雷和闪电。

  花妖他们还在讨论吗?是不是已经回房了?要不要去找他?可是,她已经知道花妖的寒毒完全是靠他自己运功压制,其实并不需要她这个暖炉后,她怎么好意思再去找他?

  缩在床角,水映月把被子拉来盖住头。

  不是说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吗?老天爷,赶快停止你的发飙吧,姑娘她怕怕啊!

  “打雷啦,下雨啦,赶快收衣服啊!”在被中喊出经典台词为自己壮胆,却听到一声闷笑。

  有人!是谁?

  脑中迅速做出两个反应后,她赶快掀开被子,发现不知何时在她房间多出一个人。老天爷很合作的划出一道闪电,使她看清楚了此人的面貌:天神般俊美面孔,一袭黑色金边长袍,漆黑的长发在后面用一条黑色缎带随意绑着。他那双漆黑的眸子正带些玩味的看着她,浑身散发出危险至极的气息。

  这人看起来如此熟悉,不就是上次在云鹤楼看到的“黑队”老大吗?他怎么跑到她的房间里来了?不对,上次看到他的时候也觉得非常面熟,好象在更早的时候见过他。是什么时候呢?

  见她一脸迷惑的沉思,他挑了挑修长的眉。在这种情况还下还能那么镇定的思考,真不知道该说她是勇敢还是迷糊?

  半晌,“啊~我想起来了!”水映月抬起头用手指着他,“你就是那个在天下第一庄后山和飞飞寒寒打斗的人。”然后瞪着他,“你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跑到我房间里来了?快说!”完全一副审问犯人的口吻。

  玩味的眼眸中闪出一丝笑意,“在下夜冥!”

  “什么?”水映月“腾”的跳起来。接着,咚!“哎哟,我的头!”

  眼眸中的笑意更浓了,他慢慢向她走去。

  “你你你你别过来,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吗?”水映月一边揉着被撞痛的脑勺,一边拉起被子盖住只着单衣的身子,一边还要发出意正言辞的声音。

  夜冥在床边三尺停住了脚步,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你不会是来绑架我的吧?”她觉得这句话问得有些多余。废话,人都在你房间里了,不是来绑架你的难道是来串门子的?

  “不是。”

  “什么?不是?”她有没听错?

  “我是来‘请’你到冥火教做客的。”

  那和绑架有什么区别?说得好听。水映月不满的撇了撇嘴,“要是我说不愿意呢?”哼!只要她大吼一声,立马就会有一群高手来解救她这个落难公主,她才不怕呢!

  “凌飞扬和楚寒也正在冥火教‘做客’。”夜冥的声音没有任何波澜,眸子却闪出寒意。

  “什么?”水映月瞪大了眼睛。飞飞和寒寒被他绑架了?难怪她一直觉得奇怪,为什么他们说来帮司空流云,却一直不见他们的身影。她还以为他们去办别的事去了,想不到居然是被这家伙给绑架了!

  “呵呵~,既然是在你那里做客,那你要好好的招待他们,可别怠慢了。”她打着哈哈。

  “当然有‘好好的’招待他们。不过,若你不肯赏光,那只有‘更好的’招他们了。”夜冥的嘴角勾起了邪笑,全身散发出寒冷至级的气息。

  水映月心一沉,她怎么忘记了他是一个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之人。若她不去,飞飞和寒寒肯定会受到残酷的折磨,以他的性格,定不会心慈手软。

  “怎么样?考虑好了吗?”夜冥再次挑了挑修长的眉,眸中寒意退却。

  水映月咬了咬牙……“我去!”声音比哭还难听。她能不去吗?她不能让飞飞和寒寒因她而受到伤害。更何况,这也是找出千年雪蕊的大好机会。

  于是,她很自觉的打算起身着衣,却发现夜冥正在看着她,一脸的高深莫测。

  “呃~你能不能转过身去?我要穿衣服!”

  半晌,见他还没有转身的意思,她不满的抱怨,“难道你要我裹着被子去贵府做客?”

  夜冥的眸子闪出笑意,“我不介意。”

  可我介意啊!水映月在心理呐喊着。但是,一想到他是个说到做到的人,说不定真会把自己裹在被子里抗着出去……所以,没办法,她只好窝在被子里穿衣服。古代的衣服本来就难穿,更何况还是在又黑又窄又闷的狭小空间里呢?足足穿了十多分钟她才穿好,却早已是满头大汗,满脸通红了。

  掀开被子,正对上夜冥那双带笑的眸子,她有一刻的失神,然后起身慢慢的收拾行李。

  “你在干嘛?”夜冥的声音透出丝不耐烦。

  “收拾东西啊,我不是去你那里做客吗?当然要收拾好衣物和日用品咯。”她回答得理所当然,似乎是要出去度假旅游。

  “不用收拾了,我会给你准备的。”

  “哦~”她停止了动作,突然想到夜叉送给她的刺绣小包,便拿出随她“穿来”的两颗珍珠和白玉发簪放到里面,然后把它别在腰间。

  见她还在磨蹭,夜冥的眸子中闪出怒意,却在看到她拿出的白玉簪时,怒意被错综复杂所代替。是的,此时漆黑的眸子中装着的全是错综复杂,看不出端倪。

  “好了吗?”

  “呃~能不能让我留张字条?”她争取最后的权利。

  “……”

  窗外,暴风雨已经停止,露出了稀疏的点点星星。借着微弱的星光,一篇洋洋洒洒的“字条”在水映月笔下完成:

  各位我最亲爱的朋友们:

  我被夜冥“请”到冥火教做客去了!别担心,我一定会吃好喝好睡好等着各位来“接”我的。

  PS:花妖,还记得小溪边的谈话吗?放心,愿望一定会实现的。

  PS:天禹,早就建议你加强王府防范了,还不信?

  PS:天墨,牛奶不新鲜就不能吃了,等送到后就直接喝了吧。

  PS:夜叉,只有等下次再做蛋糕给你吃了,放心,我绝不会食言而肥的。

  PS:司空流云,“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PS:上官姐姐,加油!我精神上支持你!

  PS又PS:任何人不准擅自单独行动,否则本人代表月亮鄙视你!

  在落款处画了个她的Q版头像,大大的笑脸,双手比着“V”!

(第一卷 寻忆)第二十六章 这次不算绑架?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