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寻忆)第二十八章 吞日夜冥(一)

    从母妃那里得知,我出生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极度的寒冷使得她差点难产而死。现在想来,那时候母妃若真能死去未尝不是好事。那晚,我该称呼为父皇的人没有来看望这个为他生儿孕女的女人,以及他刚出生的儿子。

  他是一个俊美的男人,美得让众多女人为他甘之如饴。他又是一个冷酷的男人,冷酷的把那些为他全心付出的女人当成工具,当成皇家开枝散叶的工具。他的子女很多,多得无需他去费神记住他们的名字、相貌、甚至是何人所生,何时出生。他只是坐在高高的王座上,冷眼的观看着他的子女们明争暗斗,就像在看一出戏,一出与他无关的折子戏。

  自我懂事以来,每天面对的都是各宫妃子和所谓“兄弟姐妹”的冷嘲热讽,以及母妃流不完的眼泪。每晚,那个女人都会抱着我诉说着她的痛苦,诉说着她对那个男人的依恋。我感到非常的厌恶,厌恶到极点。若真那么喜欢他,为什么不想尽办法把他抓在手中?若真那么离不开他,为什么不除掉所有挡住自己的障碍?

  当我把想法告诉她的时候,我看到了她那双充满恐惧的眼睛。她在害怕,她在害怕她的儿子。她像看怪物一样的看着我,然后突然笑了,笑得疯狂。她用凄厉的声音对我大吼大叫,她说,你是他的儿子,你同他一样是个魔鬼!魔鬼!

  魔鬼?我在心里轻蔑的笑,被她称为魔鬼的人正是她的丈夫与她的儿子,是她生活的全部。

  笑完之后她又抱着我哭,她说,你们竟然如此相象,不知以后是福是祸,她只希望她的儿子能够平淡的过完一生。

  生在帝王家会有平淡的一生吗?我冷笑着看着她,你是一个女人,你的懦弱我可以理解,但是我绝不能步你的后尘。说完这些话我就离开了她的寝宫,我不是一个依靠她才能生存的人,我要寻找自己的出路。

  那一年,我七岁。

  我学习最残忍致命的武功,我学习最阴狠毒辣的手段。我学习音律,并不是因为喜欢,而是为了让自己冷静,冷静的思考下一个将被除掉之人。

  父皇,你想看戏是吧?那我就为你上演一出最为精彩绝伦的兄弟残杀之戏。

  十五岁那年,我建立了冥火教,做为自己在宫外的势力。我亲手挑选我的手下,对他们进行最残酷的训练。

  十九岁那年,我起兵逼父皇退位。

  他坐在皇位上没有惊慌,只是冷冷的看着我,或许这是他第一次认真的看他的儿子。他本想看一出与他无关之戏,可现在,我把他也拉到了戏份当中。他笑了,笑得骄傲,他说,不愧是朕的儿子!然后他问我,你叫什么名字?我说,我叫夜冥。

  夜冥,夜冥……他重复着我的名字,或许这是他第一个记住的自己儿子的名字。

  很好,夜冥!从今天起,你就是吞日王朝的皇帝!他大声的宣布,眼中竟有着似解脱般的神采。

  现在,我可以亲自去找她了,可以亲自去寻求她的原谅了。他最后说了一句让我听不懂的话,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居然发现了他眼中的温柔。

  他不是一个冷酷的男人吗?他怎么会有这样的眼神?他要找的人到底是谁?为什么一提起他(她)眼神竟会变得如此怪异?这不是一个帝王该有的眼神,是什么呢?

  我不想去探究这个男人的秘密,因为此刻,我只想杀了他!

  这个男人,从来没把我当成他的儿子,他只把我当成他戏中的一个戏子;而我,也同样从来没把他成我的父亲,我很合作的为他演着一出精彩的戏。现在,戏要落幕了,我必须让它落得完美。

  手中的剑刺入他心脏的一刹那,我看到了母妃充满绝望与仇恨的眼睛,她用那双眼睛看着他的儿子。或许她从来没把我当成她的儿子,她只是把我当成她所爱的男人的代替品。如今,这个代替品把她真正爱的人杀了,她怎能不恨?

  她抱住那个男人,然后把心脏对准那把刺穿男人心脏的剑,当她闭上眼睛的同时,我居然看到了她的笑容。那是我从来没见过的笑容,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只有她的眼泪,令人厌恶的眼泪。而现在,在她死去的一瞬间她居然在笑,那个笑让我觉得十分刺眼,因为我无法判断那个笑的意义,就像我无法判断那个男人眼中的温柔一样。

  我成了吞日王朝的皇帝。我把后宫中的所有妃子都赐给那个男人陪葬。生前不能得其所好,还不如死后跟着他。我觉得我这个决定太过仁慈,可我却看到了身边黑衣与红衣刷白的脸。哼,看来我的训练还不够严厉。

  我终究发现了那个男人的秘密。是在他原本的寝宫中,居然有着一幅女人的画像。一个美丽的女人,却不一定胜过他后宫的众多妃子,甚至还没我母妃美丽的一半。但是不同的是,这个女人的眼中有着别样神采,透着一股灵气,是和后宫中的女子、和母妃不一样的眼睛。画像的旁边有着一句话:情难求,爱难留,松开你的手,放你飞得更自由。

  我一下就明白了。这个男人,这个冷酷的帝王,原来也有着自己的无能为力,竟然是为了一个女人,一个离他而去的女人。

  哈哈,太好笑了!太可笑了!父皇啊父皇,你冷酷的对待着你的每一个妃子,竟因她们不是你想要之人。你冷酷的对待着你的每一个子女,竟因为他们不是你所要之人所生。你掌握着一个王朝,却抓不住一个女人,还说什么“放你飞得更自由”,既然是想要之人,为何不抓在手中?原来你竟同母妃一般懦弱,你竟会如此无能。

  倘若是我夜冥想要的东西,不管采取任何手段,我都会牢牢的抓在手中!就如这个皇位!

  花了五年的时间,我安定了这个国家。既然要做,我就要做一个最出色的皇帝。

  我把冥火教安排在天祥王朝的交界处,教内事物交给黑衣管理,目的只有一个:扰乱天祥王朝的武林。因为,我想要的不只是一个吞日王朝,而是整个天下。我要结束三国争霸的局面,我要统一天下,我要成为最至高无上的君王。

  一年后,冥火教已经成功的在天祥王朝引起混乱。与此同时,天祥王朝的皇帝病重,皇帝的儿子们正斗得如火如荼。

  真是天助我也!我决定亲自到天祥王朝走一趟,探察敌情,准备随时吞掉这个王朝。

  可是,我却没想到,在我进入天祥王朝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一个让我改变一生的人。

  那晚,在冥火教一个据点外的树林,我抚着琴,思考着这次的“吞天”计划,冷静的分析着天祥王朝的局势,以及我吞日王朝的兵力。

  那天月色很好,倒影在湖中,竟让我想起母妃那双流着泪的眼睛。虽说她不爱我,但她生养了我。她一直活在思念与痛苦当中,死的时候却笑得幸福。幸福?我现在才终于明白了她那时笑的含义。

  可悲的女人,可恨的女人,一生为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把自己的儿子当成一个代替品。

  哼,女人,果然只适合当成一个工具。

  有人在靠近!我听到了树林里的马蹄声以及脚步声。在我思考问题的时候,任何教众都不敢打扰,那定不是本教之人!没关系,不管是什么人,我都会让你因打扰我而付出代价!

  曲毕,我转头看向那个一直停在远处没再近身的人。居然是一个女人,确切的说是一个女孩,看样子只有十五六岁的摸样。

  月光下,她穿着一身月白色的衣服,漆黑的长发被一根同色缎带绑成马尾的样子,脖子上戴着一根银色的坠着很多月牙的项链。我很奇怪,我怎么会认真的打量一个还称不上女人的女孩。这个女孩眼中带着泪水,脸上还有泪划过的痕迹。哼,女人,只会哭!

  她突然向我跑过来,脸上的泪痕已被擦干,但是眼睛依然水光泠泠,我甚至从里面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你会弹《发如雪》吗?”她开口问我。如此深夜,如此林中,她居然不怕我?

  “我真笨,你怎么会呢?”她自嘲的笑起来,然后对我说:“不如我唱一遍,看你能弹奏不?”

  不等我开口,她就径自唱了起来。

  她的声音十分清甜,唱的歌曲是我从来没听过的,却另有一番风味。我认真的听着她唱,然后记下曲调。在她唱完之后,我马上重新弹奏了一遍。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做,但是当我看到她听我弹奏后一脸兴奋的表情,心中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这种感觉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是什么呢?

  接着,她又唱了几首歌曲,都是我从来没听过的。歌词很大胆,但是在她唱出来却觉得非常美好,甚至有些感动……感动?我到底怎么了?

  就这样,她唱了一晚,我也弹奏了一晚。天色泛白的时候,她靠在石边沉沉睡去。

(第一卷 寻忆)第二十八章 吞日夜冥(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