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寻忆)第三十一章 关于名字的辩论

    冥火教——

  一大早便有个气呼呼的女子直闯别人房间,然后对着斜靠在软塌上看奏折的男子抱怨道:“你说话不算数!”

  男子并没因她的失礼而生气,只是用那双漆黑的眸子打量着她。

  今天,她穿了一袭白色的纱衣,腰上坠着一个月白色的刺绣小包,漆黑的长发被一根白色缎带绑了个马尾。脖子上和手腕上戴着月牙形的银色项链和手链,除此之外再无任何饰物。整个人看起来清爽、俏丽又不失飘逸,就像一朵开在水中的白莲。

  想起昨天晚上的对话,他的眼中闪出一丝笑意。尤其是他唤紫衣进来带她回房的时候,她那因为吃惊而张开的小嘴,让他有着一亲芳泽的欲望。可是还不到时候,他要让她自愿的成为自己的新娘、冥火教圣女、吞日王朝皇后。

  “YYD你居然耍我!”当时,她说出这句话后就气呼呼的和紫衣一起出了房间。胆敢这样对他说话的恐怕只有她了吧,那表情实在有趣得很。

  “喂,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见他不语,水映月更加不满了。

  收回在她身上的目光,夜冥继续看奏折,头也不抬的说道:“你在叫谁?”

  “这屋里还有别人吗?当然是叫你咯。”水映月以一副你很白痴的表情看着他。

  夜冥依然没抬头,只是悠闲的翻着手中奏折,却用冷到极点的声音说道:“我不叫‘喂’。”

  呃~“那……BOSS,你听到我说的话没有?”水映月气势立刻矮了半截。没办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不是她没骨气,而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啊!

  夜冥挑了挑修长的眉毛,“BOSS?”发音非常标准。

  水映月连忙笑着解释:“就是头儿、老大、老板、首领的意思。”总不能告诉他,她早就把他当成终极BOSS了吧?要是他问,什么是终极BOSS啊?难道她要给他解释说,就是指游戏中最后被干掉的、最厉害的、最凶狠的、最变态的老大!可能她刚解释完,她就先被他干掉了!

  夜冥放下手中的奏折,用一只手支起头看着她,性感的薄唇中吐出一个字:“冥!”

  “什么?”她没听懂。

  “叫我冥!”

  哦~原来是这样。水映月恍然大悟,不过接下的话却一点也没自觉性:“我说冥BOSS啊,你就不能多说几个字吗?每次说话就给吐黄金一样,有那么舍不得吗?我听起来累你解释起来也累。”

  夜冥眯起了眼睛,“你刚才叫我什么?”

  “冥BOSS啊!”水映月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当看到他那双充满危险气息的眼睛后,又连忙解释着:“你让我叫你冥,而我想叫你BOSS,两者合并就是冥BOSS。怎么样?很好听吧!”

  “叫我冥!”不理会她一脸的讨好,眯起的眼中已经蕴满寒光。

  不好!BOSS要发威了!

  水映月心中暗喊不秒,可是她怎么叫得出口,她和他又不熟。

  别看她平时爱给别人取昵称,那都是基于增进朋友之间的亲密感。在她思想中,像称呼异性单名这种情况,一般都是出现在情侣之间,肉麻得要死。所以她都一直叫云清逸“花妖”,而不是什么云啊~清啊~逸啊~,想起来鸡皮疙瘩就掉一地。瞧,她多聪明,既和朋友之间的称呼明确分别开来,还不失情侣之间的浪漫。而且“花妖”还是她的专署称呼,就像盖了个防盗标签,不得侵权!

  “要不这样?”水映月转了转眼珠,谄笑着:“我叫你夜夜~呸呸呸~怎么听起来像爷爷,那我不亏大了?呵呵,你别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嘛,小女子怕怕。这样,我叫你冥冥,就像飞飞、寒寒他们一样,既亲切又不显得肉麻。”(某女跳出来反驳:“还不够肉麻?好好的一群帅哥被你叫得跟#¥一样。”水大小姐一脚丫子踹过去,“滚~”)

  “你觉得你有反对的权利吗?”夜冥的声音已经透出怒气,眼中的火焰非常明显。把他和那两个人相提并论?她当他夜冥是什么?

  看着他的眼睛,水映月心中的怒火也被挑了起来。

  燃烧吧~小宇宙!燃烧得更猛烈些吧!

  只见她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喷火:“YYD,不就一个名字吗?坚持个P啊!夜夜、冥冥、BOSS、冥BOSS或者是‘喂’,自己选一个!其他的恕姐姐我、就、不、叫!”喷完一屁股坐在板凳上,端起茶来喝,一副“你奈我如何”的模样。

  夜冥没有吭声,似乎被她的火焰山震住了。半晌后,他才发出无可奈何的声音:“那就冥BOSS吧……”他可不想把他叫得和那两个人一样。

  “这还差不多。”水映月以“早知如此,何必当初”的眼神扫了他一眼,然后抬起高傲的头颅,斜视着他:“不知冥BOSS叫我来有何吩咐?”好不容易胜利一局,她怎能不骄傲?

  夜冥漆黑的眸子一闪,“我有叫你来吗?”

  呃~对哦,好象是自己来找他的。

  “啊——”水映月大叫一声跳起来。夜冥只是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继续看奏折。他现在心中可很不爽!

  笨啊!笨啊!水映月在心中不断的骂自己,怎么忘记她来是有事求他的?现在局面被搞成这样,她怎么好意思再开口?

  眼睛一转,她再次挂上谄媚的嘴脸,声音柔得快滴出水来:“我说冥BOSS啊,您这样英明神武,又是一教之主,一国之君,说过的话定是一言九鼎吧?”

  “嗯~”夜冥轻哼一声,并没抬头。

  “那您说今天我能见到飞飞和寒寒是真的咯?”水映月继续柔得掉渣的声音。

  “嗯~”不痛不痒的一声。

  “可是那两个看守牢房的木头不让我进去。”声音变得十分委屈,以便博取同情。

  “是吗?”不为所动。

  “是啊,是啊,他们非说要有教主的什么令牌才能进去。”开始投诉。

  “不错。”监牢重地,岂能让人随便进入。

  “可是你没给我什么令牌啊?”开始抱怨。

  “你有给我要吗?”

  水映月提高声音,“我不是不知道吗?”降低声音,配合着谄笑,“您能给我吗?”

  夜冥抬起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我觉得你叫我冥比较好。”

  哎,这孩子,怎么又扯到名字上了?真是文不对题!要是放在现代,应试作文肯定不及格。

  “我们好象在讨论关于‘令牌’的问题,而不是已经‘结束了’的名字问题吧?”她非常好心的提醒他。

  只见夜冥从腰间掏出一个黑色镶金边的牌子,在她面前晃了晃,她的脑袋也跟着晃了晃。

  嘴角勾起邪笑,“你说的是这个?”

  “对!对!”她点头如磕蒜,然后伸手欲拿,却被他飞快的收回。

  干嘛?耍她啊?水映月不满的瞪着他。笑笑笑,笑得那么奸诈,肯定有问题。

  果然——

  “我还是觉得你叫我冥比较好。”

  威胁!这是赤果果的威胁!

  瞪着他,小宇宙,再次燃烧吧!

  看了眼他手中的令牌,小宇宙,还是熄灭吧……

  忍!再忍!绝对不能意气用事,别忘了她的使命。等救出飞飞和寒寒后,等找到千年雪蕊后,她就不用再整天对着这个“奸笑虎”玩脑筋急转弯的游戏了。

  深呼吸,再深呼吸,脸上努力挤出笑容,然后用着她自己听起来都发麻的声音轻轻喊道:“冥……”喊完,不自觉的颤抖一下,妈呀,还不是一般的肉麻。

  “你刚才喊什么?我好象没听清楚。”某人得寸进尺。

  握了握拳头,她只好再喊道:“冥!冥!冥!冥——”越喊越大声,到最后几乎是用吼的。

  “好了,我听到了!”夜冥忙打断她,怕她再喊下去,整个冥火教的人都以为他出什么事情了。

  他把令牌放到她的手中,慎重的说道:“这个令牌代表我的亲临。有了它,无论是在冥火教还是在吞日王朝都能畅通无阻,无论是冥火教众还是吞日王朝的大小官员都会听其差遣。现在我把它送给你。你,好好的使用。”

  哇,整一个“万能金牌”嘛,有了它万事好办了。水映月在心里偷偷乐着,一扫刚才的不快。想不到这个家伙对自己蛮好的,好感度为你上升十点。

  “谢咯!”一把抓住手中的令牌,水映月转身就跑,脸上大大的笑容正昭告着她此时非常十分极其特别愉快的心情!

  看着她消失在房间的倩影,夜冥眼中闪出一丝温柔,更多的是复杂。

(第一卷 寻忆)第三十一章 关于名字的辩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