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寻忆)第三十二章 身世

    水映月拿到令牌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确定凌飞扬和楚寒的平安,于是她飞快的向大牢跑去。可是当她左转右转之后发现了一个重大的问题——她,迷路了!

  哎,谁叫这个冥火教修得跟迷宫似的,哪条路看起来都一样,哪间房子看起来都很眼熟,现在紫衣不在身边,这不是难为她吗?

  不行,这样乱转还不如找个人来问问。

  “喂~前面那个穿黑衣服的帅哥,等一下!”运气不错,刚想完就看到个路人。

  黑衣停下来,转身看着这个大喊大叫的女子。

  “圣女!”他低头恭敬的称呼着。

  “别‘剩女’‘剩女’的叫了,我家的确只有我这一个女儿,又不是剩下的!”水映月不满的挥了挥手,然后又笑着说:“我叫水映月,你可以叫我月儿。”

  “属下不敢越矩!”

  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水映月心中很不爽。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弄得给块木头似的?看守监狱的两人也是,整天板着张脸累不累啊?她看着都累。这个冥BOSS,训练肯定是出了问题。即使是军人,在平时也可以有自己的喜怒哀乐,可这冥火教的人,个个都喜怒不形于色,虽说看上去酷酷的很有派头,但是长久下去肯定会落个心理不正常。

  冥BOSS啊,你简直就是在摧残国家的幼苗嘛!

  “不知圣女叫住属下有何吩咐?”黑衣见她一脸同情和忿忿的表情,完全猜不出她的想法。

  水映月眼珠一转,故意露出严肃的表情:“我是圣女,我的命令你是不是该听从?”

  “圣女的命令属下定当听从!”黑衣恭敬的回答。

  “那好,”水映月一笑,“那我命令你从此以后不要叫我圣女,而叫我月儿……嗯~看你一脸为难,那就退一步,叫我水姑娘好了。”总比叫那个该死的圣女好,会让她想起“奸细”这顶大帽子。

  “这……”黑衣的确很为难。

  “嗯?”水映月板起了脸。

  “那属下只有越矩了,水姑娘。”

  “嘿嘿,这还差不多。对了,帅哥,你叫什么名字?”

  “属下黑衣!”

  “哇,果然人如其名,酷!昨天冥BOSS派了个叫紫衣的姑娘给我做伴,难道你们的名字都是根据衣服来命名?黑衣,紫衣,那是不是还有什么白衣、红衣、绿衣、蓝衣……”还没说完水映月就呵呵的笑了起来。私底下,她还是称呼夜冥为冥BOSS,反正他又听不到。

  当听到红衣名字的时候,黑衣眼中闪过一丝痛苦,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常态。

  “不知道水姑娘叫住属下有何吩咐?”

  “吩咐不敢当,就想请黑衣帅哥帮个忙,带个路。”

  “不知水姑娘欲往何处?”

  “大牢!”

  看到黑衣的犹豫,水映月连忙掏出令牌给他看,表示她是得到上级许可的。

  黑衣看了眼令牌,再看了她一眼,二话没说就带着她向大牢走去。

  大牢——

  “飞飞——寒寒——”

  “月儿?”

  看着飞奔而来的白色身影,牢中的两个男子又惊又喜又忧。

  “月儿,你怎么会在这里?”

  “先别管我,你们先告诉我,那个‘奸笑虎’有没有虐待你们?”水映月边说边对两人全身上下进行雷达试的扫描。还好,还好,虽说两人神情有些憔悴,但没少胳膊少腿,身上也没“满清十大酷刑”的伤痕,行动也算正常。

  “奸笑虎?”两人不解。

  “就是那个夜冥嘛,笑起来那么奸诈,称他‘奸笑虎’一点也不为过。”

  那个夜冥会笑?两人互视一下,眼中闪过了然。

  楚寒露出温和的笑容:“他只是把我们关了起来,到没为难我们。”

  水映月大大的松了口气,“那就好,那就好……”然后很古怪的看着他们,“你们武功不是很厉害吗?怎么不想办法逃出去?”

  凌飞扬苦笑,“这里的门柱都是用千年寒铁打造而成,纵使武功再高强的人也不能轻易逃脱。”

  晕,感情这古代都流行“王八级”的玩意儿?先是“千年雪蕊”,现在是“千年寒铁”。

  “对了,月儿,你还没告诉我们你怎么会在这里?”楚寒一脸担忧的问道。

  水映月撇了撇嘴,委屈的诉苦:“还不是被那个‘奸笑虎’请来的。”看见他们两个眼中闪出怒气,她又连忙安慰着:“其实是我自愿来的,因为我想救你们……还有,还有,我要找千年雪蕊给花妖解寒毒,听说‘奸笑虎’手中有一朵。”怕他们因为自己的话内疚,她连忙补充着后面一段。

  两人听了她的话都神情复杂,既感动又汗颜。何时,他们“飞花逐月”竟沦落到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相救了。

  “丫头,你也在找千年雪蕊?”一个略显低沉的声音突然从后面传来。

  三人徇声看去,发现对面的牢房中坐着一个满头白发的男人。虽然他头发胡子都白了,可脸上并没几条皱纹,双眼炯炯有神,看上去因该只有四十多岁。年纪轻轻的怎么头发胡子都白了呢?难道是传说中的走火入魔?

  “我问你话呢,丫头!”见她只是打量着自己没有回话,男人再次开口。

  水映月这才把思绪拉回来,看着 “白头发”回答:“对啊,因为花妖需要它。难道你也在找?”如果没听错的话,他刚才说了个“也”字,那说明他也在找。

  “你口中的花妖是谁?”男人不答反问。

  水映月心中虽不悦,但是“尊老爱幼”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虽然这个男人看起来并不老,但至少也是自己的前辈吧。所以她只好乖乖的回答:“我口中的花妖就是五圣人鬼谷子。”

  男人激动的跳了起来,“你说的是云儿?”

  云儿?她有说过这个人吗?等等,难道他说的云儿就是云清逸,她的花妖?

  “前辈,你怎么认识我的花妖?”眼睛突然一亮,“难道你就是花妖的师父,黑阎王?”

  听到“黑阎王”三个字,凌飞扬和楚寒的神情都一凛。传说,十年前,黑阎王因心爱女子之死而发了狂,从此再也没出现在江湖上,很多人都猜测他已经死了。没想到他不但没死,而且还和他们关在了一快儿。

  男人露出了笑容,“看来你和云儿关系非浅,他会把我的事情告诉你,说明他完全信任你。丫头,你叫什么名字?”

  这算不算丑媳妇见公婆?虽然地点不对,但水映月还是略显羞涩。

  “前辈,我叫水映月。”

  “别前辈前辈的叫了,我有那么老吗?你就和云儿一样叫我师父吧!”黑阎王佯装生气。

  水映月看着他故意板起的面孔,忍不住“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好好~您不老,您依然年轻帅气。师——傅——”

  这一声师傅叫得黑阎王心里美滋滋的,他大笑着:“好一个嘴甜的丫头,我喜欢!云儿真是有眼光!”

  水映月也跟着呵呵的笑。看来长辈这一关是过了?嘿嘿,她水映月果然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

  她却没想到,他们的对话听到另一人的耳中有多难受。

  看来她和云清逸之间已经互生情愫,那他该怎么办?

  一只手轻轻的搭在他的肩膀上,他转过头去看到的是楚寒温和的笑容,他也回了个淡定的笑容。

  “对了,师父,您怎么会在这里?”

  “哎~” 黑阎王叹了口气,“自从馨儿走了后……”他的眼中闪过痛苦,然后转换话题:“我是来为云儿找千年雪蕊的。”

  “那师父怎么会被……被关在这里?”水映月小心翼翼的问道。

  “哼,要不是因为我当时正走火入魔,十个夜冥也不是我的对手,我也不会被他关在这里整整五年!”

  天?关了五年?难怪头发胡子那么长了都没打理。(某女再次跳出来:“拜托,你就不能想点别的吗?”水大小姐藐视了她一眼,“哼,不是一个境界的。”汗~~~~`)

  “云儿虽然性情孤僻,但为人也算得上正派。这个夜冥,冷酷无情、阴狠毒辣和我有得一比。明明是亲兄弟,差别怎么那么大呢?”黑阎王像在自言自语,却清楚的落入了在场三人的耳朵中。

  他刚才说什么?他说她的花妖和夜冥是亲兄弟?她有没有听错?

  水映月转头看向凌飞扬和楚寒,见两人也是一脸震惊。

  “师父,您刚才说什么?您说花妖和那个……那个夜冥是亲兄弟?”

  黑阎王一愣,显然刚才的话他是没经过思考说出来的。

  “师父,您说话啊?”

  黑阎王知道逃避不了,便叹了一口气说道:“云儿与夜冥是同父异母的亲兄弟。”

  轰——

  天,还有什么消息比这个更具爆炸性?

  水映月瞪大了眼睛,然后满脸兴奋。

  “师父,到底是怎么回事?”嘿嘿~有故事听了,有故事听了。

  黑阎王看着她,发现她闪闪发光的眼中除了好奇就是期待,并没半点惊慌紧张之色。

  真是个有趣的丫头,反应也不同于常人。

  于是,他开始慢慢的叙说那个在心中埋藏已久的故事:

  “馨儿……也就是云儿的母亲,在她还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少女时,无意中遇到一个自称是商人的男人。在那个男人采用各种手段,百般追求下,两人相爱了。”言语中透出对那个男人的不屑。

  “可是那个男人竟然骗了她!”黑阎王眼中露出恨意,声音也变得愤怒,“那个男人骗馨儿说他是一个云游的商人,一生只爱她一人,可他居然是吞日王朝的皇帝,后宫佳丽三千,怎么可能一生只爱她一人?”

  自古无情帝王家!身为一个皇帝,怎么可能一生只拥有一个女人?身为皇帝女人的悲哀水映月已经不想再多做评价。

  黑阎王缓了缓气,眼神开始变得温柔。“馨儿是一个坚强又独特的女子,她不想成为那个男人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她不想自己的一生都被困在皇宫中,于是,她毅然的离开了他……那时候,她已经怀了云儿。”

  好一个坚强的女子,好一个有魄力的女子,水映月立马对那个馨儿充满敬意。不愧是花妖的母亲,行事作风不输于任何现代女性。

  黑阎王叹了口气,“馨儿本来体质就不好,加上怀孕后连夜奔波逃避那个男人的追踪,所以在极度劳累下受了寒就种下了病根,并把寒毒带到了云儿身上。”

  “云儿是个苦命的孩子,从小就要受寒毒的折磨。虽然我把鬼谷改建成能抑制他体内寒毒的药谷,但毕竟不是长远之计,他不可能一辈子都被困在谷中,那对他太不公平了。所以,我出来给他寻找千年雪蕊……却没想到,我黑阎王,竟会沦落到成为别人的阶下囚!”说到最后,已经分不出是悲哀还是愤怒。

  水映月心中充满感动,眼前这个男人,虽然半点没提他对花妖母子的付出,但是从他的言语中她已经深深体会到了他的痴情与用心良苦。

  “师父,花妖并不苦命。”水映月笑着安慰他:“他有一个爱他的坚强母亲,一个对他百般疼爱的师父,当然,还有飞飞和寒寒以及我这个温柔善良纯真可爱美丽动人的朋友,很多人羡慕他都来不及呢!”

  黑阎王听了她的话再看着她的俏皮样,忍不住笑了,“你这丫头,哪有姑娘家那么直白的夸自己的?”眼神突然一闪,语气变的清幽,“和她还真像呢……”

  和谁很像?看他的神情难道是说她和那个馨儿很像?

  嘿嘿,缘分啊缘分,看来她不仅和花妖有缘,连同与他的母亲和师父都是缘分非浅。

  “师父,您放心,我一定会找到千年雪蕊替花妖解毒的。还有,我一定会救你们出去的!”

(第一卷 寻忆)第三十二章 身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