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寻忆)第三十六章 失去记忆

    整个燕王府成了一个偌大的收容所,众多受伤的武林人士都在里面养伤,有轻伤的也有重伤的。天墨谴人从皇宫中送来不少药材也派来不少帮手。

  几天后,受伤的武林人士都纷纷转移了,燕王府也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司空流云也带着上官池回天下第一庄了。这几天来,他已经非常明白,月儿心中根本无他,他何必再自讨无趣?涂增伤心罢了!他司空流云乃堂堂武林盟主、天下第一庄庄主,拿得起,放得下。

  转头看了看身后的上官池,或许月儿说得对,“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不是他的他不会再强求,是他的他自然会珍惜。

  韩宵还留在燕王府养伤。他伤的是头部,伤势严重,不宜再移动。自然,水映月、云清逸、黑阎王以及凌飞扬和楚寒都留了下来。

  开始几天,韩宵的情况非常糟糕,一会儿身体发冷,一会儿又发高烧,弄得众人的心也跟着他忽冷忽热的。后来,他的情况渐渐平缓下来,只是还处于昏迷状况。

  “熬过了这几天,等他醒过来就脱离危险了。”

  花妖的话一直在水映月脑中回响。醒过来就没危险了?为什么他还没醒过来?

  “韩宵,你会醒过来的,对吧?上次你摔下悬崖都活了下来,这次怎么会被这点小伤打败?千万别忘了,这里还有个人在等你,等你回来……”

  “韩宵,你会醒过来的,对吧?还记得那次我们在恒风山吗?龙卷风把我整个身体都卷了起来,你一直抓住我的手不放,撑了一天一夜,直到风势减小。那时候你都没把我扔下,这次,你怎能把我扔下……”

  “韩宵,你会醒过来的,对吧?你不是一直很想知道我的家乡在什么地方吗?只要你醒过来,我就告诉你,告诉你关于我家乡的一切……”

  “韩宵,你会醒过来的,对吧?你不是最喜欢听我唱《蝴蝶》这首歌吗?等你腥过来,我每天都唱给你听。不,我现在就唱给你听,希望你听了后就能醒过来。”

  人为什么凭感动生死相许

  拥抱前离别后是否魂梦就此相系

  人为什么有勇气一见钟情

  人海里这一步走向另一段长旅

  给你承诺一句如果生命在这秒化灰烬

  可还我原来天地在相爱的那一季

  梦里蝴蝶翩然舞起

  我也愿意因感动生死相许

  拥抱前离别后与你魂梦就此相系

  我也可以凭勇气一见钟情

  人海里这一步走向另一段长旅

  给我承诺一句就算生命在这秒化灰烬

  可还我原来天地我们相爱那一季

  梦里蝴蝶翩然舞起

  继续我要我们的爱在明天

  继续就算流泪也在所不惜

  有多少四季能浪费在

  思念和犹豫后来此恨绵绵无尽期

  给我承诺一句就算生命在这秒化灰烬

  可还我原来天地我们相爱那一季

  梦里不只蝴蝶翩然舞起……

  水映月一直守在韩宵身边,对他说着很多话,一遍又一遍的唱着《蝴蝶》,看在众人眼里既心疼又难过。

  这些天来,她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两个熊猫眼是又黑又肿,大家都劝她去休息,可她依然坚持守着韩宵直到他醒来。

  “云儿,你出谷多久了?”

  药房里,黑阎王心疼的问着他的徒弟。

  这些天来,他是看在眼里又痛在心里。这孩子也同那丫头一样,几乎没有休息过,既要替韩宵上药换药,还要照顾安慰那个丫头。这几天,他晚上寒毒发作的次数逐渐增多,怕是出谷已久了。

  云清逸一边捣着药一边淡淡的回答:“回师父,已经半个月了。”

  “什么?已经半个月了?”黑阎王瞪着他,“你怎么这样乱来?你赶快先回鬼谷!那小子的伤我来就行了!”

  “师父,我没事的,还能撑上一段时间。您就让我再多陪陪她吧,因为时间不多了……”是的,快到月圆了,他已经不可能和她一起回去了,所以他只想好好的陪着她,然后把韩宵的伤治好,好让她无牵无挂的离开……

  “哎!”黑阎王只是重重的叹了口气,然后端着药来到韩宵的房间。

  水映月已经趴在床边睡着了,他走过去把药放在桌子上,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叹了口气离开房间。

  》》》

  韩宵睁开眼睛,第一个看到的就是爬在床边睡着的水映月。他只是静静的看着她,没有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水映月抬起头来,看到的就是他那双有如碧空般的眼睛。

  “韩宵,你醒啦?你终于醒了!”她高兴的跳了起来。

  韩宵依然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然后突然用略显沙哑的声音问道:“姑娘是谁?”

  水映月愣住了!他怎么了?他怎么会不认识她?他接下来的话直接把她打入谷底。

  “我又是谁?我叫韩宵吗?”

  她连忙回答:“对,你叫韩宵,‘天下第一杀手’韩宵。我叫水映月,你平时都叫我月儿。你真的不记得了吗?”

  水映月满脸期待的看着他,希望他能从她的话中想起一点来。可是,他只是看着她的眼睛,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泪,从她眼中渐渐滑落。

他不记得她了……他忘记她……

  原来被人忘记的感觉竟是如此难受……

  韩宵看着她的泪水,眼神一闪,然后又恢复了平静。

  “花妖,师父,他醒了!韩宵醒了!”

  水映月冲到药房中,拉起两人的手就跑。

  他一定只是暂时失去记忆!书上电视上不是常有的吗?一般因为头部受伤而失去记忆的人,等伤完全好后就会恢复。他会想起来的!他一定会想起来的!

  在房间门口遇到了天禹、凌飞扬和楚寒,几人便一块儿进去。

  云清逸替韩宵把了把脉,看了看他头部的伤,然后嘴角勾起了淡淡的笑容:“韩兄已经脱离危险了,只要再修养几天就能痊愈。”

  听了他的话,众人都松了口气。不过韩宵的话却让众人一惊。

  “你们是谁?”

  云清逸皱起了眉头,“韩兄,你……”

  “我真的叫韩宵吗?我刚才听到这位姑娘是这样叫的。还有,我怎么会在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

  泪,再次从水映月的眼中滑落。

  “姑娘,你为什么哭?刚才我醒来看到你也在哭。你怎么了?没事吧?”

  水映月连忙胡乱的擦了擦眼泪,笑着对他说:“我没事,我没事。”然后端起药走到床边,“先喝药吧,其他的以后再说。”

  韩宵欲伸手接过药,却发现左手臂抬不起来,他低头看了看空空的袖管,只是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水映月坐到床边,用勺子一口一口的喂着他吃药,他也没反对,任她慢慢的喂着。

  其他人都悄悄的离开了房间。

  “哎!”黑阎王又重重的叹了口气,楚寒与天禹脸上露出忧郁,凌飞扬却一脸高深莫测,云清逸只是淡淡的笑着,眼中闪着复杂。

  夕阳夕下,染红了天际。整个燕王府都笼罩在一片火云下,美得不真实。

  看着从房间里出来的水映月,云清逸叫住了她,“月儿……”她一愣,然后向他走去。

  这些天来,她一直都在担忧着韩宵的伤势,还没和花妖好好说过话。

  云清逸有些艰难的开口:“韩兄,他好点了吗?”

  水映月点了点头,“嗯,刚睡下了。”

  接着,就是漫长的沉默,两人都不知道如何开口。

  水映月首先打破沉默:“对不起……”

  云清逸心疼的看着她,幽幽的说道:“别再说对不起,也不用说对不起。月儿,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没有谁对谁错。”然后伸出手把她抱在怀中,“想哭就哭吧。”

  听着他轻柔的声音,闻着他身上熟悉的淡淡花香,水映月再也忍不住的在他怀中大哭起来:“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想到被人忘记的感觉竟是如此难受……我不该忘记你们,我不该忘记大家……对不起……对不起……”

  这就是报应吗?曾经,她忘记所有的人,却依然活得那么开心,完全没考虑过大家的感受,还想一度的逃避。如今,她想起来了,想起了和大家发生过的点点滴滴,却被别人忘记了,被她曾经所爱之人忘记了……

  抱着怀里痛哭的人儿,云清逸眼中闪出痛苦。

  哭累了,心也平静下来了。水映月自嘲的笑道:“我发现这几天流的泪,比我十八年来流的泪还要多。真没想到我的泪腺居然这么发达。”

  云清逸帮她轻轻的擦着泪,嘴角勾起淡淡的笑容,打趣的说道:“眼泪这么多,只怕以后有人要被淹在泪缸子里了。”

  水映月只是对他一笑,没再说话。

  两人都转过头去看着远处的夕阳,任由时间在他们的沉默中静静流淌。

(第一卷 寻忆)第三十六章 失去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