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寻忆)第三十七章 回

    韩宵的伤恢复得很快,归功于云清逸的精湛医术以及他自己的深厚内力。第三天的时候,他就能下床活动了。

  这期间,水映月都一直陪着他,给他讲述着各去所发生的事情,他只是静静的听着,没有发表任何评论。只是依然没有恢复记忆的任何迹象。

  水映月也死心了,不再期望他能恢复记忆,心中居然也没了原来的难受。看着他一天比一天的好起来,她的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似乎心中有块大石落下了。

  这天,她在厨房里忙活了半天,却突然听说花妖和师父要回谷了,人已经在马车上了。

  她连忙追了出去,发现天禹、韩宵、凌飞扬和楚寒都已经出来送行。掀开车帘,看到的是花妖苍白的脸,额头上渗出细汗,似乎在忍受着极大的痛苦。

  水映月觉得心中一阵钝痛,她怎么忘了,花妖是不能够离开鬼谷太久的,否则……可是他为了自己,为了替韩宵疗伤,一直忍受到现在。

  “花妖,你怎么了?”

  云清逸看着她只是轻轻的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师父,花妖他怎么了?不是说子时的时候寒毒才会发作吗?”水映月是又惊又急。

  黑阎王也是皱着眉头,一脸担忧与责怪。“哎~这孩子,我早就叫他先回谷了,他偏不听。现在可好,寒毒发作的次数越来越多,再这样下去,恐怕……”

  听到这里,水映月觉得自己的心脏像被利剑刺穿一般,痛得差点停止了跳动。

  “要不是今天我发现了他的异常,说不定他还会坚持留在这里……”

  水映月急忙抓住他的手臂,说道:“师父,我和你们一起回鬼谷,我和你们一起回去!我不能离开花妖,我不能离开他……”话还没说完,眼泪就掉了下来。

  是的,她不能离开他。因为,她爱他!

  不管过去她是如何的爱韩宵,但是那份爱已经随着她的“死”而被埋葬,唯一剩下的就是对他的关心与愧疚。毕竟他是因为她而断了只手臂,因为她而受了重伤。更何况,他已经忘了她,也不再爱她。

  这样也好,不是吗?至少他不会再因为她的离开而痛苦了。

  看着马车渐渐的消失在夕阳中,站在门口的四人久久不能移动。

  “这样,值得吗?”凌飞扬突然转头对韩宵说道。

  韩宵只是笑了笑,碧空般的眼睛闪着水样的光芒,长长的睫毛像脆弱的蝴蝶般扑朔着。

  “至少,她不会因为离开而痛苦。”

  众人不语,只是转身回到大厅,却看到丫鬟端来一个大大的蛋糕。

  丫鬟把蛋糕放在桌子上,施了个礼,对韩宵说道:“这个是水姑娘刚才做的,说是答应过韩公子,要让您尝尝‘天下第一美味蛋糕’。”

  脆弱的蝴蝶再次扑闪着,然后嘴角露出了最美的笑容……

  》》》

  天色渐晚,崎岖的山道上,一辆马车飞快的前进着。

  马车里,水映月紧紧抱住身体已寒冷似冰的云清逸,不断的帮他搓着双手。

  “花妖,我们快到鬼谷了,你一定要撑住啊!”

  云清逸躺在她的怀中,闭着眼睛没有说话,嘴角却有着异常美丽的笑容。

  车外传来黑阎王的声音:“丫头,云儿怀中有保命丹,给他再服下一颗!”

  水映月把手伸到云清逸的怀中,却发现他的心跳越来越弱,弱得似乎感觉不到跳动。她一惊,忙倒出一颗药丸放到他的嘴中,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流到了他的脸上、眼睛上……

  “师父,能再快点吗?花妖他……花妖他……”

  黑阎王皱了皱眉头,然后加重了挥鞭的力量,马儿吃痛,拖着马车更加快速的在山道上奔跑起来。

  云清逸睁开了眼睛,伸手替她擦着眼泪,温柔的说道:“月儿,别哭,我不想看到你为我流泪。”

  听了他的话,水映月的泪水掉得更加厉害。

  他的花妖,不希望她为他流泪,可是每次当她流泪时,都是他帮她轻轻擦掉。

  “花妖,对不起……我忘了告诉你,千年雪蕊全天下只有两朵,而且都已经用了……”

  云清逸温柔的一笑,然后用他清泉般的声音轻轻的说道:

  “月儿,你忘了我说过的话了吗?永远也别对我说对不起……”

  “月儿,千年雪蕊没了就没了吧,或许是天意……”

  “月儿,今生我能再遇见你,并陪着你,这已经是上天给我最大的恩赐了……”

  “月儿,我没有后悔离开鬼谷,相反,离开鬼谷的日子,是我最开心的日子,因为有你在身边……”

  “月儿,答应我,好好的活下去,快乐的活下去……”

  “月儿,我不期望你能永远爱我,但是我还是自私的希望你别忘了我……”

  “月儿,你能再抱紧点吗?我多么希望能够就这样一辈子在你的怀中……可是我知道,我已经没有这份福气了……”

  “月儿,能见到你,真好!能爱上你,真好……”

  “月儿,我困了,我想我要睡了……”

  “月儿,不知道我醒来的时候还能不能再见到你……”

  云清逸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嘴角挂着幸福的笑容。

  “花妖?花妖?”水映月惊恐的睁大眼睛,然后用颤抖着的手伸到他的胸口,又伸到他的鼻子前。

  没有心跳!也没有呼吸!

  水映月突然觉得浑身彻骨的寒冷,眼泪如断线的珍珠般大颗大颗的落下。她紧紧的抱住云清逸的身体,大声喊道:

  “师父!你快进来看看花妖,你快进来看看他!”

  听到她的哭喊声,黑阎王连忙停下马,掀开了帘子。

  车外,明亮的月光照了进来,照在满脸是泪的娇小人儿身上。

  居然是满月!

  看着黑阎王皱起的眉头,眼中是浓浓的悲伤,水映月心中一沉。

  “师父,花妖他怎么了?”

  “师父,你说话啊!”

  “师父,你说啊……”

  “师父,呜呜呜……”

  黑阎王满是心疼的看着她,“丫头……”却突然发现她的身体开始变得模糊。

  “丫头,你怎么了?你的身体怎么了?”

  身体?水映月连忙看向自己,发现她的身体开始慢慢的变得透明。

  “不!我不要回去!我不要回去!”

  她恐惧的大喊着,然后伸手去扯那条手链,却依然晚了一步,一阵光芒包围住了她。

  “我不要回去——”伴随着绝望的哭喊声,她从马车里消失了……

  灯火通明的城市正在狂风暴雨中挣扎。

  公园中,惨白的灯光下,一个身着月白色古装的女子,正对着天空大声的哭喊,声音凄厉凛冽。她的全身已经湿透,头发纠结在脸上脖子上,脸上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泪水。

  “为什么——”

  “为什么要带我回来?为什么——”

  “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为什么——”

  她抬起右手,手腕上有着一个用珍珠串起的有很多月牙形坠子的银色手链。

  她对着手链似命令似请求的叫着:“带我回去啊……带我回去啊……带我回去啊……”

  突然,她停止了哭喊,睁大了眼睛,眼中写满恐惧与不信。

  只见她手上的链子越变越细,越变越小,最后消失在她的眼前。

  “不要,不要,不要……”

  “不——”

(第一卷 寻忆)第三十七章 回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