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卷 寻忆)第四十章 花中月

    每天一休课,水映月和叶茹就往校外跑,寻访叶茹说的所谓的“高人”。

  这些“高人”,十有八九都是“半瞎”,要嘛戴着墨镜要嘛翻着白眼,装模做样的摸着下巴上故意留出来的稀疏胡须,开口就是:“依老夫的推算,两位小姐定是遇到了什么为难之事……”

  YYD,谁会有事没事的来找你们这些江湖术士啊?还有这位大叔,你看起来也不过三十来岁,怎么就称自己为老夫?要装也麻烦先在脸上画几条皱纹嘛!

  水映月和叶茹看着眼前第十三个自称“老夫”的大叔,对看一眼,终于忍不住大笑起来。

  “对不起,小月儿,我不知道那些‘高人’都是这个模样。”坐在路边的花坛上,叶茹愧疚的道歉。

  水映月对着她一笑,然后认真的说道:“别说对不起,我因该感谢你,感谢你那么努力的帮我。我是说真的,谢谢你,小叶子。”

  “小月儿……”叶茹动情的扑了过去,谁知水映月身形一闪,叶茹就扑到了花坛里。

  “哈哈哈哈……”水映月大笑起来,“活该,大热天的居然想吃姐姐我豆腐!”

  叶茹爬了起来,看了眼身上的泥土,再看了眼漆黑的两手,然后嘴角露出邪恶的笑容。“今天我就是要吃你水大小姐的豆腐!”说完就张开魔爪,如恶狼扑食般的向映月扑去。

  “不要!!哈哈哈哈……”

  “站住,别跑——”

  这天,水映月把叶茹约到家里来,把古代带来的首饰都拿出来给她看,希望能从中找到点回去的线索。

  叶茹一看到那两颗猫眼大的珍珠就爱不释手,然后她又看了眼那根白玉簪,啧啧称道:“不错,不错,正宗的古董!想不到小月儿居然是个小富婆!”

  “嘿嘿,你就流口水吧。”

  叶茹眼睛一转,水映月暗喊不秒。果然——

  “小月儿……” 叶茹撒娇的向水映月身体靠去,“你这么多宝贝就不能送我一样啊?”

  水映月把屁股往后面挪了挪,白了她一眼,“你都知道这些东西是别人送我的,我怎么能再转送给别人?”

  “我哪里是什么‘别人’啊?我是‘自己人’。” 叶茹甜笑着再靠上去,“我当然不会要你的花妖送你的项链,这根白玉簪子看起来也很贵重,不如你就把这两颗珍珠送我吧?”

  “不送!”水映月意志坚定,不被她的“美人计”所诱惑。

  “那就一颗?拜托,就送我一颗嘛,我真的很喜欢呢!”叶茹用着小狗的眼睛,眼巴巴的看着她。

  “不送!”

  “拜托~拜托啦~” 叶茹的眼中已经闪出泪光。

  晕,明知道她水映月最受不了别人的眼泪,居然给她来这一招。

  再看看叶茹已经泪光涔涔的眼睛……

  她投降,她投降行了吧?拿起一颗珍珠没好气的放到叶茹手里,言语里满是威胁:“好好保管,千万别弄丢了,否则我把你先五马分尸再大卸八块!”

  “谢咯!”叶茹连忙抓住珍珠,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眼中哪有什么泪水。

  失策啊失策!她居然被这丫头的‘苦肉计’骗了!水映月在心中是悔恨不已。

  “对了,小月儿,怎么不见你戴这根白玉簪?现在不是很流行复古吗?把头发挽起来插根簪子再配一套唐装,绝对淑女!”叶茹边说边拿起簪子就要往水映月头上插去。

  水映月笑着跳开,把桌上的“古董”都重新放入刺绣小包中。“我才不要呢,又不是喜欢的人送的。再说我又没有唐装,习惯了马尾,插上去不是不伦不类吗?”

  “试一下嘛,就试一下嘛!”叶茹不依不饶,再次进攻。

  “不要!”水映月只好摆开架势进行防守。

  于是两人在房间里打闹起来,突然——

  白玉簪扎到了水映月的手背上,马上流出了鲜红的血,在白玉簪的衬托下显得异常刺目。

  “对不起,小月儿,我不是故意的!”叶茹是既内疚又难过。

  水映月大气的挥了挥手,“没事儿,这点小伤算什么?想当初我中了天下最毒的百日香都能活下来,还怕这点区区小伤?”说完,打开背包,从里面拿出创口贴贴在伤口上,也顺便把那包“古董”塞进去。

  “小叶子,我们该回学校了。”水映月边说边把背包背上。

  叶茹没有说话,只是看着手中的簪子瞪大了眼睛。

  “怎么了?”见她没回话水映月觉得奇怪,这丫头啥时候变文静了?

  “@#¥%……”叶茹用手指着簪子,说不出话来。

  怎么了?这么奇怪?水映月看了她一眼,然后一把抓过簪子,放在阳光下仔细的观察。

  阳光下,原本通体雪白的簪子里面居然有两股血丝在进行着纠缠,不一会儿,两股血丝慢慢的融合在了一起。

  两人瞪大眼睛看着眼前惊奇的一幕,接着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簪子越变越红,越变越红,最后居然是血般的颜色。紧接着,簪子在水映月手中慢慢的消失,最后化成了一道红光把两人包围住……

  “啊——”

  “啊——”

  在发出两声尖叫声的同时,屋中的两个人连同那道红光一起消失了……

  》》》

  天月王朝三年

  在这一年里,依次发生了几件大事:

  第一件大事:冥火教从江湖上消失了,从此江湖上再也没有冥火教,也没有冥火教主——夜冥,有的只是吞日王朝的皇帝——夜冥!

  第二件大事:天下第一杀手——韩宵从江湖上消失了,独臂将军——夜叉也从银星王朝消失了,却出现了一个玉面王爷——银涯!

  第三件大事:曾经叱诧江湖的黑阎王离奇死亡。传说,他是为了救他的徒弟五圣人鬼谷子,把自己的血换给了他,从而长眠在心爱女子的身旁!

  第四件大事:天下第一庄庄主、天月王朝武林盟主司空流云与前宰相之女上官池,在当朝皇帝的见证下举行了隆重的婚礼!

  第五件大事:夜冥亲自率兵攻打银星王朝,天月王朝派兵相助银星王朝,带兵之人正是九王爷——燕王。

  鬼谷——

  映月亭中站着一个素衣男子,他只是静静的看着湖面,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温柔。

  突然,他笑了,绝美的笑容里带着淡淡的忧伤。他从怀中拿出一支通体碧玉的笛子,慢慢的吹奏起来,顿时,整个鬼谷都笼罩在优美又悲伤的笛声中。

  一个中年妇女端着茶水走了过来,她把茶水轻轻的放在桌子上,然后擦着眼泪默默的离开。

  曲毕,男子深深的叹了口气,转身大步的走出映月亭,走出云水居,走向那个他每天都会去的地方。

  今天,她会来吗?今天,她会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然后笑着和他打招呼吗?

  他知道,她已经回去,回到属于她的世界去了。

  可是,在他的心中,总是存在着一点点的幻想,幻想着她会突然出现在他的眼前,就像以前一样……

  明知道这种可能性是微乎其微,但是他依然每天都来到这个她曾经突然出现的地方,幻想着她的突然出现。

  一年了,这一年来,他每天都在期待着一个奇迹,期待着上天赐给他一个奇迹。

  突然,他呆住了,然后睁大了眼睛看着躺在花海中的女子。

  是她吗?是她吗?她回来了吗?她回来了吗?

  他静静的看着她,贪婪的看着她,怕这真的只是他的一个幻觉,一个因为思恋而产生的幻觉。

  良久,花海中的女子依然没有消失,他才一步一步的向她走去……

  水映月睁开了眼睛,发现自己正躺在一片花的海洋中,红色、黄色、紫色、白色、蓝色……花香扑鼻,醉了她的眼,远处传来瀑布飞流而下的声音,丁冬丁冬的像一首美妙的歌曲。

  她的面前,正坐着一个眼如幽谷般的男子,遗世独立的绝美面容,不食人间烟火的清雅气质,黑白相间的长发随意地落在他肩上洒落在花间。

  男子只是静静的看着她,目光似水。

  她的眼睛突然蕴满泪水,脸上却露出了最灿烂的笑容。

  “嗨!帅哥!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头发酷毙了!”

  帅哥也笑了,然后伸出双手把她紧紧的抱入怀中……

  远离了红尘幻影,难忘你盈盈笑容

  昨夜小楼寻旧梦,剑侠情缘任我行

  花开花落几重重,江湖儿女也多情

  对镜女儿初长成,指间青丝斩清风

  从此后,不问人间情多浓

  只愿有,只愿有你过一生

  刀光剑影伴行程,饮不尽几多柔情

  多年后,试问当年梦初醒

  剑侠情,剑侠情缘侧耳听

  梦中事当不得真,回首看斜阳正浓

  ——《剑侠情》

(第一卷 寻忆)第四十章 花中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