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四章 穿帮

    “狼原”——

  吞日王朝军营,最大的帐篷内,一个俊美如天神的男子正斜靠在软塌上听下属报告军情,嘴角若有若无的泛着冷笑。

  突然,他感到从左臂传来一股锐痛,像是被利器狠狠的划了一刀,虽然只是短短一瞬间,却让他确定刚才那股锐痛并非错觉。

  “陛……陛下?”看到他眉头轻耸,眼中寒意甚是骇人,正在报告军情的人心中一阵惶恐,难道自己说错了什么?

  软塔上的男子用左手支起头,右手在软塌边缘轻轻叩着,似乎陷入了沉思,眼中寒意未减。

  半晌后,性感的薄唇才吐出两个字:“继续!”

  “是!”

  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以为自己刚才就要丢掉小命的人,更加谨慎的向男子报告。

  玉王府——

  被红绸挂满的镂雕镌刻长廊上,此时正站着两个人。

  “什么?公主遇刺?”

  银涯挑了挑眉,平静的问着眼前的侍卫,看不出任何担忧之色。

  侍卫一惊,连忙跪下请罪:“请王爷恕罪,属下刚才因为情急所以没说清楚情况!”

  “说吧,怎么回事?”语气波澜不惊

  “不是公主遇刺,而是另一个姑娘遇刺,手臂受了伤!”

  “姑娘?”再次挑了挑眉,“她受伤何必如此大惊小怪,找个大夫给她瞧瞧便是!”

  “这……”侍卫脸色有些为难。

  银涯眼神一凛,“到底怎么回事?马上说清楚!”

  “刺客目标本是公主,却被那个姑娘挡了一刀,刀上有毒,还好在场正好有一个大夫,正在给她清理伤口。”

  帮公主挡刀?那定是她的丫鬟了。但是此刻,新房内因该不可能有别的人,那个丫鬟为什么会在那里?而且还有一个大夫?

  “现场有哪些人?刺客抓住没有?”

  “现场就只有公主、燕王、那个姑娘与那个大夫以及门口两个和亲侍卫。刺客当场就服毒自尽了。”

  燕王?他怎么也在那里?

  银涯眉头轻耸,“王府出现刺客之事马上对外封锁,不许任何外人知道!另外,把皇上与和亲使者请来,顺便把王府的御医也叫来。”交代完就大步向“水月轩”走去。

  身后传来侍卫的声音:“属下遵命!”

  》》》

  “哎哟!轻点……痛!痛!痛!……”

  水映月靠在床头,不满的对正在给她清理伤口的云清逸抱怨。她的脸色已经苍白,额头上全是汗。

  云清逸抬头看了她一眼,眼中有着怒气。“现在知道痛了?刚才怎么那么不小心?”

  “当时的情况哪容得我多想啊!”水映月觉得委屈极了,“若不是我及时抱着小叶子滚到一边,那受伤的就是小叶子了,而且还不是这么简单的轻伤!”真是的,人家好不容易当一次见义勇为的英雄,不好好夸奖一番就算了,怎么还责怪起她来了。

  “小月儿,对不起,若不是因为我,你就不会受伤了。”叶茹觉得又感激又内疚,泪水一直在眼睛里打转,眼看就要掉下来了。

  水映月用右手拍了拍额头,一副受不了的模样,“晕~你可别哭啊,你明知道我最受不了美女的眼泪了。受伤的可是我呢,我都没哭,你哭什么?再说,这种情况换作是你,你肯定也会这样做的,对吧?”

  叶茹连忙点头,认真的说道:“那是当然,我怎么可能对好友见死不救!”

  “那不结了?”水映月以一副你很白痴的表情看着她。

  叶茹破涕而笑:“你个死丫头,人家担心你,你还不领情!”

  “我……哎~哟!!!!花妖,你就不能轻点吗?痛啊……”水映月现在非常确定,眼前这个男子在生气,而且不是一般的生气。

  “伤口很深,当然会痛,更何况伤口上还有毒!”云清逸瞳孔收缩,隐约露出杀气,手上的动作依然没慢下来。

  听了他的话,叶茹和天禹的脸上都露出了担忧,水映月却不以为然。

  “又中毒?我还以为自己早就百毒不侵了,看来还没达到那个境界……呵呵~你们别这样看着我嘛,我知道你们担心我,但别忘了,这里还有花妖这个大师级医生在呢,是不是,花妖?我看好你哟!!”说完还对他甜甜一笑,心里却想着,轻点啊,大哥,真的很痛啊!

  看着她因为痛而失去血色的唇,此刻还露出笑容来安慰大家,大家都心疼得无法言语。

  云清逸当然知道她很痛,他也恨不得能代替她去承受这份痛,如果可以,他也想点了她的穴道再给她清理伤口。但是,她的伤口实在太深,几乎已经见骨,若要点穴,就必须点重穴,那样对她的身体伤害会更大。

  大家都不再说话,默默的看着云清逸帮她清理伤口,叶茹在旁不停的替她擦着汗。不知过了多久,毒终于完全清理干净,开始在伤口上涂药,再缠上绷带,大家才松了口气。

  云清逸的额上已渗出不少细汗,他缓缓的开口说道:“别再碰到伤口,也别让伤口碰到水,过段时间就会复原了。”

  水映月用右手抹了抹从额头再次渗出的汗,脸上露出了解脱般表情:“偶滴神啊~佛祖耶酥以及圣母玛利亚啊,终于结束了!”

  云清逸掏出手帕,轻轻的帮她擦着额头以及手心里的汗,眼神深幽得看不出任何情绪。这时,两个很不争气的声音响起,而且还是二重奏:

  “咕噜~咕噜~”

  “咕噜~咕噜~”

  演奏二重奏的两人脸不红,气不喘,同时转头看向两个大男人,用着非常严肃的表情,异口同声的说道:“我们饿了!”

  “噗~”天禹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云清逸也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当银涯赶到新房门口的时候,正好看到从里面出来的天禹与云清逸,他一惊,心里揣测着:他怎么会在这里?难道他就是侍卫口中的那个大夫?那么受伤的那个姑娘……

  “燕王,云兄。”他朝两人点了点头。

  云清逸看着他,冷冷的说道:“银兄即使再不满意这场婚事,也不该让王府侍卫有所懈怠吧?”

  银涯心中一凛,云清逸从不轻易动怒,难道受伤的那个姑娘真的是她?

  “是在下的疏忽!”说完径自走进房间。

  云清逸和天禹也没多做追究,因为他们目前还有一个非常重大的任务要完成——找食物,要清淡的,味道好的,当然少不了饭后点心。

  当银涯走进房间的时候,叶茹是彻底的石化了。

  天,才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她就连续看到三个不同类型的大帅哥。当她看到云清逸的时候,还以为这个世上再也找不出比他好看的男子了,没想到眼前这个和他是不分伯仲。最最最重要的是,还是她喜欢的类型!

  “小叶子,怎么了?”水映月看了眼呆住的好友,随着她的目光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银涯。

  “嗨~韩……银涯!”她笑着打招呼,顺便用右手推了推还在石化状态的叶茹。

  叶茹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刚才明显是在犯花痴,下意识的摸了摸嘴角。这个动作没逃过水映月的眼睛。嘿嘿~这小妮子春心大动啦!

  银涯看着水映月苍白的脸色,眼中闪过心疼,却用平静的声音说道:“月儿,在下听说这里有人受伤了,想不到是你,是王府的疏忽,还请见谅!”

  水映月笑容不减,“没事,反正不是什么大伤,花妖已经帮我处理过了,休息几天就好了。”

  银涯点了点头,然后转向叶茹,“天双公主可有受到惊吓?”

  叶茹连忙头手并摇,“我没事,我没事……”她可不敢忘记现在扮演的角色。

  银涯温柔一笑,“那在下就放心了。”

  天使!?

  叶茹瞪大了眼睛,如果她没看错的话,刚才他的笑容美如天使,就像三月的春风,七月的雨露,十月的阳光,让人觉得无比舒畅。

  天使?天使?难道……再看了眼他穿的大红喜袍以及揪痛人心的左边空空袖管,她转过头看着水映月,水映月对她点头一笑,笑得暧昧极了,她的脸“腾”的变得通红。

  看着她红得像西红柿的脸,水映月再也忍不住大笑起来:“哈哈哈哈……你呀~哈哈……哎哟~痛痛痛……

  “怎么了?”银涯快步走到床边,脸上的担忧之色再也掩盖不住。

  水映月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没事,笑得太厉害,扯到伤口了。”

  “怎么那么不小心?”叶茹有些责备的看着她,然后轻轻帮她擦拭额头上的汗。

  “对不起嘛,谁叫你刚才的表情那么可爱,我就忍不住……”讲到这里,水映月又忍不住想笑,却在好友凌厉的眼刀下,乖乖的收住。

  银涯看着两个女子,心中甚感奇怪。两人看起来交情非浅,不,因该说感情非常好。他怎么不知道月儿还有这样一个朋友?此女子穿着新娘服,理当就是天双公主,但是天双公主才十五岁,这个女子看起来却和月儿年龄相仿。而且有哪个养尊处优的公主会有这么细心,这么懂得照顾人?他早就听说天双公主非常胆小懦弱,但是眼前这个女子怎么看也不是个胆小懦弱之人。到底怎么回事?

  “对了,银涯,”水映月突然很认真的看着他,“有件事情还要请你帮个忙,就是天双……”

  “皇上架到——”

  随着一个又尖又细的声音,少年天子与和亲团使者走进了房间。水映月心中暗喊不妙,叶茹也白了脸。

  “参见皇上!”银涯微微低下头。而坐在床上的两个女子并未动身行礼的意思。

  在少年天子身边的太监还来不及叱责的时候,和亲团“领队”吴准已经用手指着叶茹,又惊又怒的问道:“你不是公主?你为何穿着新娘服?”然后转头扫了眼房间,并未发现天双公主的影子,又怒道:“公主到哪里去了?快说!”

  他的话震得在场人都呆住了!

  怎么回事?新娘子是假的?

  所有人都把目光聚集到叶茹身上,只见她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四章 穿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