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五章 请叫我月女王

    “怎么回事?”少年天子皱起眉头问叶茹。

  叶茹完全不知所措,事情来得太突然了,她还没来得及做好心里准备。她低着头,绞着手中的喜帕,正思考着如何开口时,一个清脆却带着些疲惫的声音响起:“怎么回事?正如你所看到的,新娘子是假的,真正的新娘子已经逃婚了。”

  叶茹转头看向声音的主人,后者只是对她一笑,给了她一个安抚的眼神。她的心也就逐渐平静下来,开始镇定的面对眼前的状况。

  “逃婚?怎么可能?”吴准大声反驳,“公主不可能不知道此次联姻的滋事体大,怎么可能逃婚?”他可无法接受这个说法,要知道,公主逃婚,错在天月王朝,那是关系到自己国家名声的问题。

  水映月把身体靠在叶茹的身上,依然用平静的声音说道:“怎么不可能?事实已经摆在了眼前,公主确实已经逃婚,而这个假新娘只是一个头脑突然发热的笨蛋无辜代罪羔羊而已。”说完责备的看了叶茹一眼,叶茹朝她不好意思的吐了吐舌头。

  银涯看着两个女子,眼中泛出有趣之色。

  吴准可并不觉得有趣,“一派胡言!什么事实?就凭你说的话?要我说,肯定是你们挟持了公主!说,你们到底把公主藏到哪里去了?你们的目的是什么?”说到最后,几乎已经肯定了自己的猜测,额头上青筋毕现。

  和亲团使者A跟着附和:“对,公主深明大义,绝对不会做出有辱国家名声之事!”

  和亲团使者B再接再厉:“正如吴将军所说,肯定是你们把公主挟持了!”

  和亲团使者C做出总结:“你们的目的是不是为了挑拨天月王朝与银星王朝的关系?说!”

  厉害,厉害,分析得头头是道!水映月忍不住想拍手叫好了。

  “吴准将军何必动怒?要知道经常生气的人比较容易老,对身体也不太好。我劝你还是先做几个深呼吸,缓缓情绪,不然后面的问题可不好办咯!”水映月突然觉得好佩服自己,在这种情况下不但能保持镇定,还能为对方身体着想,真是善良啊!

  吴准一惊,“你是什么人?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然后仔细的打量着她,悠的瞪大了眼睛,语气迅速缓和下来:“原来是水姑娘,恕吴某刚才眼拙!”

  他的话又让在场人一惊,纷纷把目光转移到水映月身上,猜测着她的身份。

  水映月对着叶茹调皮的眨了眨眼睛,叶茹帮她擦了擦额头的汗,眼中有着深深的担忧:小月儿的脸色更加苍白了,额头上的汗也越来越多,看得出,她是在极力忍受着痛苦。

  这时,房间又进来两个人。

  和亲团见来人都向前行礼:“参见燕王!”

  天禹只是对众人点了点头,然后把手中托盘放到了桌子上。云清逸则快速走到水映月身边,替她把了把脉,眼中闪过怒气。

  “哇~终于可以开饭了,饿死我了!”水映月自动忽略某人的不快,高兴的跳了起来,却被四只手同时按了回去。四只手的主人,背向众人,从左到右:叶茹、云清逸、天禹、银涯。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其他人都懵了!天月王朝的燕王,银星王朝的玉王,对这个水姑娘都如此关心?难道她真有着特殊的身份?有的人已经转头看向吴准,用眼神向他询问,可他只是低头不语,似乎正在思考着什么。

  水映月哀怨的扫了头顶四人一眼,只好乖乖的做个饭来张口的合格伤员。没办法,势单力薄,头上四座大山压着,想翻身都难啊!

  “各位,”一直都保持沉默的叶茹开口了,她笑吟吟的看着屋内的人,“由于我方律师以及我方证人需要补充能量,所以我建议先休庭,等能量补充足够后,我们再继续开庭。如何?”

  众人面面相觑,完全不懂她意思。

  “她的意思是说,”水映月笑着接口,“等我们先吃了饭再讨论。”

  “这……”吴准有些为难的看向燕王,只见他正命令着和亲团使者ABC把桌子搬到床边,根本没甩他,不过用意已经十分明显。他又把目光投向玉王,人家正在专心的照顾某女子吃饭,没空理他。最后,他只好把目光求助的透向少年天子,还好这个主儿有所表示,虽然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对他来说也是如获大赦。

  》》

  晌午的玉王府显得更加热闹了。婚宴酒席已经开始,桌上的山珍海味,各式名贵菜色让人食指大动。面对美食,却没人敢擅自动筷。那是因为当朝皇帝与新郎玉面王爷以及和亲使者都未现身。主人没发话,做客人的只好继续等待,更何况还是他们顶上的几个大主儿呢?

  水月轩新房内,此时本该只有新娘子一人的屋子里现在却有着一大群人。

  补充完能量后,水映月的脸色也不再那么苍白了,叶茹也来了十二分的精神。

  “对了,小叶子,我好象忘记给你介绍了……”水映月拉着叶茹的手给她做介绍:“这位是天月王朝的燕王天禹,我因该给你提起过吧?这位就是韩宵,不,现在该称呼为玉面王爷银涯,想必你已经猜到了。至于花妖,我不用介绍你也该十分了解了吧?”

  叶茹点了个头,然后站起来笑着说道:“你们好,我叫叶茹,你们可以叫我小叶子或者小茹,以后还请多多关照。”说完,朝四人行了个优雅的西洋礼。

  果然是物以类聚,月儿的朋友也是如此有趣。三个帅哥都对她友善一笑。

  “好了,我们继续刚才的话题吧!”叶茹转身面对屋里所有人,淡淡开口道:“小月儿刚受了伤,不宜多说话,后面的就让我来说吧。”

  众人错愕,想不到这个女子也是如此有胆识。

  “那好,就请姑娘给我们一个交代!”吴准的口气也恢复了严厉,他知道水映月与皇上交情并非一般,他也并不是不相信她说的话,只是此事非同小可,他无法接受公主逃婚之说。

  “首先,小女子先向各位道个歉。”叶茹款款的施了个标准的古代礼,“小女子考虑所有欠缺,所以才助公主逃婚,只因小女子不忍心看到公主终日以泪洗面。”

  “哦?是吗?”少年天子终于开口了,“叶姑娘的意思是公主对这门亲事并不满意?”

  叶茹当然明白此话的含义,所以她慎重的说道:“公主长年深居宫中,自然对宫外之事了解甚少。玉面王爷是人中龙凤,相信也是众多女子心目中的最佳夫婿人选,可公主却并不知道。但小女子认为,这与知不知道并无任何关系。”

  “此话怎讲?”少年天子挑了挑眉,一副少年老成状。

  叶茹转头看了眼水映月,只见她给了自己一个鼓励的微笑,于是她也微笑着回答:“每个人都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利,男人女人都一样,当然,公主也不例外。”

  “你的意思是公主认为这门亲事不会给她带来幸福?”

  “小女子当然不是这个意思。公主与王爷并未见面,自然不能妄下断定。这也正是先前小女子道歉的原因,是小女子考虑欠缺。”

  “既然不能妄下断定,那公主为何还要逃婚?既然逃婚,就表示公主认为这门亲事并不会给她带来幸福,也就是说公主并不满意这门亲事。”少年天子语气虽然波澜不惊,却咄咄逼人。

  晕,问题不是回到原点了吗?叶茹没想到这个小P孩居然这么难缠,一时不知如何反映。

  “小P……哦,不是,是皇上说得非常有道理!”水映月却笑着开口了,说出的话却让所有人一惊,连叶茹都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她。这不是拆她的台吗?小月儿是什么意思?

  水映月并不理会众人的目光,依然慢条斯理的笑着说:“按照皇上的意思,就是已经相信了公主是逃婚而不是被我们挟持了,对吧,皇上?”说完还朝少年天子眨了眨眼睛。

  少年天子一愣,然后笑了:“不错,朕相信公主是逃婚而不是被两位姑娘挟持了。”

  众人这才明白了她的用意,不禁对她多看了几眼。

  不过,后面的问题就不是那么容易解决了。众人脸上露出担忧,尤其是和亲使者,脸色已经非常难看。和亲公主逃婚,他们难逃失责之罪,更何况这个问题并不仅仅是关系着他们是否失责,还关系着自己国家的名声。

  天禹的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他是天月王朝的王爷,和亲公主正是他的亲妹妹。如今,妹妹逃婚,他这个做哥哥的责任更是重大。

  水映月却一脸轻松,喝着花妖倒的茶,眼中闪出促狭。

  云清逸对这些事情当然不关心,不过他的眼神已越发深幽,看不出情绪。

  叶茹已回身坐到床边,继续帮好友擦着额头上的汗。

  银涯看了看三人,然后把目光琐在水映月身上,长长的睫毛如蝴蝶般脆弱的扑闪着。

  “水姑娘……”吴准有些艰难的开口,眼中全是请求与期待。虽然他早已猜测到事情可能会发展成这样,但是依然让他有些不知所措。如今,他唯一能指望的就是这个曾经助六王爷登上皇位的姑娘了。

  水映月悠闲的喝了口茶,慢慢的扫了吴准与和亲使者ABC一眼,突然大声说道:“和亲使者听旨!”

  众人一惊,然后看到了她手中的令牌,和亲使者连忙跪下高喊:“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哇哈哈…想不到这个牌子恁好用,她水映月也有如此威风的时候,哈哈哈哈……

  心中乐歪了,表面上却装出严肃的样子。

  “公主逃婚,当务之急并不是追究谁的责任,而是快速找到公主,以确保她的平安。吴将军,请你马上派人回天月王朝通知皇上公主逃婚之事。”

  “是!属下马上派人回国通知皇上!”

  “公主是今早逃的婚,人不可能走太远,命所有和亲团的人在城内以及城郊附近秘密搜索。注意,是秘密搜索!找到公主后先不惊架,只是暗中保护。”难得天双出一次宫,就让她好好玩玩,顺便增长一下她的见识。天双啊,你的月姐姐对你很疼爱哦!

  “这……”吴准有些不解,按理说,找到公主后因该送回玉王府或者皇宫的。

  “怎么?有何异议?”水映月晃了晃手中令牌。

  “属下不敢!属下这就传令下去!”

  水映月点了点头,然后转向少年天子,“请皇上下令封锁公主逃婚之事,另外还请皇上在银星王朝帮忙寻找公主。”

  少年天子高深莫测的看着她,然后点了点头,“朕答应你的请求,不过公主已逃婚,那此次联姻……”

  “当然算数!”水映月打断他,勾起了嘴角,也学着他那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我想,天月王朝的诚心并不会因为公主‘个人’逃婚而有所影响吧?不然,天月王朝的燕王也不会亲自带兵来协助银星王朝了。这点,相信皇上是非常清楚的吧?”

  少年天子颔首道:“天月王朝的诚心朕与银星王朝的百姓自然是非常清楚的。”

  水映月满意一笑:“既然皇上对天月王朝的诚心并无怀疑,那小女子也就直接打开天窗说亮话了。天月王朝与银星王朝想要的只不过是一次联姻罢了,至于新娘子是真公主,还是假公主,真有那么重要吗?真公主有可能变假公主,假公主当然也有可能变真公主,真真假假只在一念之间。我想……最重要的是,是否能够顺利完成两国联姻,安定两国民心吧?若皇上觉得新娘子的身份真有那么重要……”她是适打住。

  少年天子自然明了,“那,按水姑娘的意思……婚礼继续,只不过新娘子换个人?”

  水映月调皮一笑,“这个啊,我可做不了主。”见他一脸迷惑,她又说道:“要问新娘子和新郎官的意见。”她可是很尊重人权的。

  “那皇兄的意思?”少年天子转向银涯。

  见水映月不停的对自己眨着眼睛,银涯一笑,“就按月儿所说的,婚礼继续。”

  “那叶姑娘?”少年天子又转向叶茹。

  “小女子没任何异议。”她当然明白小月儿的用意,假结婚嘛,简单!

  少年天子很明显的松了口气,笑了:“那好,一切就按水姑娘的意思!明晚,朕在皇宫设宴,为各位使者接风洗尘,到时,还请水姑娘与你的朋友务必光临!”看来,他并不是如表面上所表现出来的那么镇定,其实早在心里急翻了。

  水映月与叶茹相视一笑,眼中交流着同样的信息:小P孩就是小P孩!

  这时,众人吊到喉咙口的心才真正放了下来。看来,事情算是圆满解决了。

  水映月笑着下逐客令:“那就请皇上、新郎官、燕王以及各位和亲使者回婚礼现场吧!”

  众人明白她的意思,于是也没做多留,都依次离开了新房。

  “月儿,你先休息一下。刚受了伤,还说那么多话,也不好好保存体力,万一发烧怎么办?”

  待众人离去,云清逸便开始教训这个不知病人需要休息为何物的小妮子。

  自知理亏,水映月乖乖的爬上床躺下,不过嘴巴上还是要抗议一下:“我哪有那么娇气啊……”当看到花妖那双饱含怒气的眼睛时,她只好乖乖的闭嘴。

  “我亲爱的小月儿,我发现你很有当女王的潜质哦!”叶茹一脸崇拜的看着她,似乎在她眼前的是一个头戴王冠,身穿泡泡裙,胸前披着绶带,手持权仗,全身闪闪发光的伊丽XX女王!

  不愧是小叶子,有眼光,太有眼光了!

  只见水映月潇洒的甩了甩头发,抬起高贵的头颅,嘴角露一个优雅无比的微笑:“请叫我月女王!”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五章 请叫我月女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