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九章 无缺公子

    就在水映月又惊又急的时候,叶茹已经拿着云清逸的包袱跑了过来。

  “小叶子,先别管我。”水映月阻止叶茹给她上药的动作,“你帮我听听,琴声是从哪里传出来的?”

  叶茹愣了一下,看到水映月从包袱里拿出一个瓶子,倒了颗药丸放入自己嘴里,抬起头来看着她的眼睛里有着坚持。

  叶茹点了点头,然后静下心来认真的辨别琴声的来源。

  半晌后,她指了指屋顶,“在上面!”

  水映月皱了皱眉。叶茹问道:“怎么了?”突然眼睛一亮,“我知道了,交给我吧!”

  “可是……”水映月非常担忧。

  “如今这里就我一个人能自由行动了,难道还指望别人?”见她还是一脸担忧,叶茹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安啦~你对我要有信心哦!”

  看着她自信的笑容,水映月点了点头,“那你可要小心点!”

  “放心吧,我自有分寸!”

  院子里,云清逸用内力凝聚的旋涡越来越大,不少沙砾石子已被吸入其中,形成旋涡的一部分。

  叶茹小心的走到院子边缘,从外围晕迷的侍卫手上取下弓箭,把箭搭在弦上,然后转身面对琴声的来源。

  她半眯着眼睛,全神贯注的盯着目标,用尽全力拉开弓……

  “嗽——”

  箭离弦而出,她的心也跟着箭飞了出去,却在半路被硬生生的打落到地。

  她愣愣的看着地上碎成几截的断箭,一时不知如何反映。

  “小叶子!”走廊里传来水映月的声音,她循声望去,见她对自己做了个加油的动作。

  不能灰心,对,不能灰心!

  于是,她再次拿起箭,瞄准,拉弓,射击。

  “嗽——”

  没想到,还是在半路被打落。

  她咬了咬牙,再次拉弓射击。

  “嗽——”

  “嗽——”

  “嗽——”

  就这样,一次次被打落,又一次次用尽全力射击,琴声依然没有停止。不过,在场的高手已经敏锐的察觉到,琴声开始出现细小的波动。虽然是非常细小的波动,却对抚琴之人来说,是十分危险的,也是致命的。

  果然,随着突然变得尖锐的笛声,琴声嘎然而止,笛声也马上停止。紧接着,几条身影同时从四面串出。

  一条红色的身影直扑紫玉宫主,把她从半空中拍落到地。

  一条金色的身影直扑叶茹,抱着她躲开了几个隐玉宫宫女的致命一击。

  一条素色的身影直串屋顶,与抚琴之人对峙着。

  云清逸淡淡的打量着眼前的人,月光下,只见他一身白衣似雪,头上戴着斗笠,四周坠着白纱,看不清楚面貌,虽然胸前有着斑斑血迹,清峻脱俗的气质却未减分毫。

  这个人并未开口说话,也同样只是淡淡的打量着云清逸。半晌后,他对云清逸点了个头,然后抱着琴翩然而去,眨眼间,就消失了踪影。

  云清逸没有追,因为这不符合他的个性。

  人,他已经见过了,这样就足够了。

  “无缺公子”吗?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

  云清逸纵身回到院中,却四处不见水映月的身影。

  “月儿呢?”

  叶茹正在紧张的看着天禹与几个隐玉宫宫女的打斗,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

  她拍了拍胸口,转身面对云清逸,抱怨道:“你走路不出声音的吗?知不知道人吓人,会吓死人的?”

  云清逸不理她的抱怨,依然淡淡的问道:“月儿呢?”

  “啊!瞧我的记性!”叶茹一把拽住他的袖子,拉着他就往走廊跑,边跑边说道:“月儿受伤了,还没上药,她在走廊里。”

  话音刚落,本来还在她身后的人已经落在了走廊中。

  高人啊!叶茹一边赞叹着,一边快步跑到走廊,却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

  空空的走廊里除了云清逸外再无其他的人影,连衣绯的尸体都不见了。

  “怎么回事?”云清逸眼中闪过寒光。

  叶茹也急了,“刚才她还在这里啊……她被那个叫衣绯的宫女刺了一刀,还没上药,不可能到处走的啊!”

  “衣绯?”

  看着他眼中的杀气,叶茹连忙说道:“衣绯已经服毒自尽了。”顿了下,皱起眉头,“可是,真奇怪,她的尸体怎么也不见了?”

  云清逸没说话,伸手摸了摸地上的血迹,又转头看了眼散落在墙角的包袱,然后对叶茹说道:“我去追月儿。”话音刚落,人已飞出王府。

  天月王朝有个五圣人鬼谷子!

  银星王朝有个无缺公子!

  传说,两人的音律造诣,登峰造极,普天之下,无人能及!

  传说,两人的武功修为,天下罕见,却从不过问江湖之事!

  传说,两人皆是不染风尘,清峻脱俗,飘渺诋仙的翩翩公子!

  可惜,一个总是足不出鬼谷,一个却总是四海漂泊,见过他们真面目之人是少之又少。

  要是江湖中人知道两个传说中的人物同时出现在玉王府,而且还用音律比试了一番,不知道会造成多大的骚动。说不定会当选近十年来的“武林第一八卦新闻”,成为茶饭余话中谈论最多的话题。

  可惜,玉王府早已封锁此条重大新闻,江湖人是没那个荣幸知道了。

  闲话少聊,再回到水映月失踪的当天晚上。

  当琴声停止的时候,她悬吊的心一放,人也就跟着晕了过去。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趴在一张竹床上。青色的丝枕,青色的纱幔。她转头打量着房间,一张竹桌,一方书案,一小妆台,桌上放着檀香,案上放着纸笔,台上放着铜镜,一切那么简约,又那么典雅。

  这里绝不是玉王府,也绝不是哪个客栈,那这里到底是哪里呢?而她,为什么会在这里呢?

  她挣扎着起身,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件淡青色的衣裙,宽大的袖子。左臂上的伤口已被重新包扎,不用猜,后背上的伤口也肯定被处理过了,少了先前的锐痛。

  她忙摸了摸脖子,还好,花妖送她的项链还在。扫视了一下床头,月白色刺绣小包也正安静的躺在那里。呵呵~看来自己真的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

  走出房间,一大片青翠朝她席卷而来,满眼都是绿色的翠竹。

  清风扫过,竹浪翻飞,竹叶纷纷而下,说不的静谧又说不出的舒畅。

  在篱笆围成的小院子里,一个身着蓝色衣服的小姑娘正在熬药,见她出来,连忙上前扶住她。

  “姑娘醒了?为何不多休息一下,这么快就下床了?”

  水映月调皮一笑,“趴久了不舒服,还不如起来活动活动。”顿了一下,“对了,我叫水映月,看年龄我因该长你几岁,不如你就叫我月姐姐吧。你呢?你叫什么名字?”

  小姑娘不好意思的笑笑,“我叫林铃,月姐姐就叫我铃儿吧,公子也是这样叫我的!”

  “公子?”

  “是的,姑娘正是被我家公子救回来的。”

  救回来的?那就不是绑架咯!

  这个叫林铃的女孩因该就是她口中公子的丫鬟了,但并不似一般丫鬟般以奴婢自称,说话的语气神态也甚是自然,也不像一般丫鬟般小心翼翼。看来,她口中的公子因该是个体恤下人,不拘小节之人。

  “月姐姐,药快熬好了,不如,你先进点粥再喝药吧?”

  经她一提醒,水映月才发现自己的肚子已在唱空城计了。经过和花妖的相处,耳濡目染,她也知道受伤之人只适清淡的食物,于是笑着点了点头,“好的。”

  “那我先帮月姐姐梳洗一下。”

  “麻烦你了,铃儿。”

  林铃抿嘴一笑,“月姐姐真客气,一点都不麻烦!”

  这丫头,还真是可爱。

  水映月在林铃的搀扶下重新回到房间坐下,简单梳洗后,林铃就出去帮她盛粥去了。

  把玩着胸前的辫子,水映月这才发现屋子也是用翠竹建成,散发着淡淡的竹子清香,竟与花妖的云水居有些相似。

  一想到花妖,她就担忧起来。他因该得知她的失踪了吧,他肯定很担心吧,他会不会已经出来找她了?还有小叶子他们,肯定也在为她担心吧。

  这时,屋外传来林铃的声音:“公子,您回来啦?您的伤不要紧了吗?”

  接着,一个带着笑意的好听声音响起:“让铃儿担心了,已经不要紧了。对了,那位姑娘醒了吗?”

  “醒了,我正要给她送粥去呢。”

  “让我来吧,你先去把药凉一凉,一会儿同蜜饯一起送进来。”

  “好的,公子。”

  听了他们的对话,水映月对这个公子更加好奇了。看来他不但是个不拘小节之人,还是个细心之人。

  不一会儿,门口就出现了一个年轻公子。

  只见他一身淡紫纱衣如雾如幻,浓眉天生含情,一挑一蹙风情万种,一对修长的凤眼闪着高贵又睿智的光芒,又带着几分俏皮,挺直的鼻梁下是略显苍白的唇,此时,嘴角正噙着愉悦的笑容。

  “姑娘,粥来了。”他边说边把手中托盘放到桌子上,快速的张罗着。

  “谢谢!”水映月的嘴角也不自觉的往上勾。这是一个让人一见就心生愉快的男子。

  公子笑容不减,没再说话,只是安静的看着她用膳。

  水映月也没再说话,难得安静的用着膳。

  窗外的竹林奏出欢快的沙沙声,愉悦又静谧。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九章 无缺公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