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七章 突变

    美女纤纤细步走到银涯面前,盈盈一笑:“王爷可记得小女子?”那笑容,倾国倾城,院中花草皆失颜色。

  银涯眼露欣赏之色,颔首笑道:“紫玉宫主乃沧浪国,不,乃银星王朝的武林第一美女,本王早有耳闻,如今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他的回答怎么那么别扭呢?人家问的是“是否记得她”,而不是“是否听说过她”,这不是答非所问吗?

  果然,紫玉公主笑容敛住,秀眉轻耸,有些娇嗔的问道:“那王爷是否还记得与小女子之约?”

  银涯挑了挑眉,淡淡一笑:“本王不曾记得与宫主有何约定。”

  紫玉公主愣的盯着他的眼睛看,似乎想从他的眼中看出此话的真实度。半晌后,她似泄气的低下头,喃喃道:“看来传言并非虚假,王爷真的失去了记忆。”

  “本王的确失去了一年前的记忆。”银涯扫了院中白衣女子一眼,再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宫主此次前来,难道就是为了确认本王是否真的失忆了吗?”

  紫玉公主低头不语,似乎在思考着什么。

  水映月附在叶茹耳边小声说道:“我看这个什么宫主多半是冲着小银来的,而且两人肯定有着不一般的曾经,你可要小心咯~”

  叶茹不明,“我小心什么?”

  “笨,当然是小心你的夫君被她勾走咯!”

  叶茹白了她一眼,“你才笨,他又不是我真的夫君,勾走就被勾走,与我何干?”

  水映月也白了她一眼,“少来了,你不是对他有意思吗?”

  “我对他有意思?”叶茹鄙视的看着她,“那叫‘纯粹’的欣赏,懂不?就像欣赏一件艺术品一样,真不知道为何到了你的眼里,就变得那么不纯洁了。”

  这丫头分明是死鸭子嘴硬!水映月眼珠一转,看来得下猛药了。

  “还‘纯粹’的欣赏呢?你还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啊?今天你对着他一共红了十六次脸,我可是数得一清二楚的。你叶大小姐的脸皮比拐过弯的城墙还厚,可曾对着其他男生红过脸?”

  “水!映!月!”叶茹咬牙切齿的瞪着她,“你丫的没事数这些干什么?你是吃饱了撑着没处消化还是杂的?居然还说我的脸皮比拐过弯的城墙还厚!你是嫌日子过得太好没人帮你调节是不?我不介意帮你调节调节一下!”边说,边把手指扳得啪啪响,一副准备揍人的小太妹相。

  水映月连忙躲到云清逸身后,探出头来一脸谄笑:“好拉~我知道错拉~叶大小姐你大人有大量,就别和小女子我一番计较拉~OK?”嘿嘿~恼羞成怒了吧?还说对小银没意思,不过她还没胆大到敢在发怒的母老虎身上拔毛,先赔罪是最好的选择,识时务者为俊杰嘛!

  叶茹放下了准备施展的“天马流星拳”,从鼻子里轻哼:“这还差不多……”

  三个帅哥有些失笑的看着眼前两个女子,眼中皆闪过温柔。

  紫玉宫主这才发现在玉面王爷的旁边还有着两个“不起眼”女子存在。

  其中一个穿着大红的喜袍,头发有些碎有些短,刚好到肩,是没见过的样式。五官精致,长相甜美,尤其是脸颊旁的两个若有若无的酒窝,使她可爱中更添娇憨。这个因该就是天双公主了。

  另一个身着粉色纱衣,长长的黑发随意的披着,身上除了脖子上的银色项链并无其它饰物。虽然此刻她的脸色略显苍白,却并未让她俏丽的五官显得失色,尤其那双灵活的大眼睛,随时张扬着主人的古灵精怪,很容易让人亲近并喜欢上她。

  这个女子是谁?为什么王爷看她的眼神会变得不一样?还有她身边的男子是谁?居然和王爷的俊美不分上下,而且武功修为绝非一般。

  再看了眼两人握在一起的手,紫玉宫主脸上荡漾出最美的笑容,她眉目含情的看着银涯,吐气如兰:“既然王爷已经失去了过去的记忆,那么小女子只好帮王爷重新找回记忆了。”见到他眼中并无任何波动,她继续细声说道:“曾经,王爷与小女子约定过,王爷若在三年内未找到心上人并与之相守,那就回隐玉宫与小女子为伴。”

  什么?还有这么回事?所有人目光都齐唰唰的看向银涯,却见他长眉轻挑,笑得高深莫测。

  “哦?宫主确定有此事?”

  紫玉宫主严肃的看着他,“小女子岂敢拿自己的名节开玩笑。”

  “那宫主也因该知道本王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心上人。”

  紫玉宫主眼神微颌,一股淡淡的哀伤随之而来,“小女子自然知道王爷在两年前已找到心仪的姑娘,王爷也正是因为那个姑娘而失去了一只手臂。”

  水映月心中一痛,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可惜那个姑娘也在两年前香消玉陨了。当时王爷为那个姑娘化名夜叉为之复仇,小女子也并未阻拦,因为小女子深知王爷的痴情与决心,不敢也不想勉强王爷。”

  水映月双眼蕴满泪水,过去的一幕幕在眼前不断的重放:

  韩宵断了的手臂躺在地上,鲜血染红了周围的草地……

  韩宵被打下悬崖,绝望又疼惜的看了她最后一眼……

  韩宵脸戴银色面具身背黑色长剑,空空的袖管随风飘荡,他说,他叫夜叉,复仇夜叉……

  韩宵扑在了她的身上,面具滑落,鲜血染红了她的眼……

  “月儿,对不起,我总是给你带来痛苦。”

  “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似乎连道歉的资格都没有……”

  “月儿……对不起,忘记我……忘记痛苦……忘记仇恨……”

  “姑娘是谁?”

  “姑娘,你为什么哭?刚才我醒来看到你也在哭。你怎么了?没事吧?”

  ……

  一只手轻轻的帮她擦着悄然而落的眼泪,她懵的抬头,是花妖,他正用疼惜与不忍的目光看着她。

  都过去了,是的,一切都过去了。她对他粲然一笑,然后把头埋在了他的怀中,把他的衣服当成洗脸帕,使劲擦着倾泻而出的眼泪,幸福溢满于怀。

  “可如今,王爷已经放弃了夜叉之名,也放弃了为那位姑娘复仇,那为何迟迟不回隐玉宫?甚至还与天双公主成婚?”

  银涯当然注意到了水映月神情的变化。他闭上眼睛,长长的睫毛如蝴蝶般脆弱的扑闪着……再次睁开眼睛,一切恢复了平静,清澈得毫无杂质也毫无温度。

  他冷冷的看着紫玉宫主,淡淡的开口道:“既然本王已失去记忆,怎会记得与宫主之约?与天双公主的亲事乃两国陛下为了两国利益而做的安排,难道宫主认为此亲事有所不妥?”

  紫玉宫主幽幽说道:“小女子怎敢有所异议?这不是来为王爷大婚贺喜来了吗?”接着又露出美丽的笑容:“衣绯,快把本宫的贺礼献上!”

  一个蒙着面纱的白衣女子抱着一架古琴出现在众人面前,当她看到水映月时,眼中有着一闪而过的恨意。

  她把古琴放入紫玉宫主的手中,附在紫玉宫主耳边说了一句话,紫玉宫主的眼神马上变得凛冽,然后快速的扫视了水映月一眼。

  “王爷,此瑶琴乃沧浪国传世之宝,如今就赠与天双公主,作为小女子为两位大婚所献上的薄礼,还望公主笑纳!”说完,便把瑶琴双手举到叶茹面前,脸上带着蛊惑人心的笑容。

  她的笑容让叶茹看痴了,抬起手就要去接,却被人轻轻一推,接着,一把长剑劈向瑶琴,顿时,瑶琴一分为二掉到地上。

  所有人都被突如其来的情况惊住了,纷纷转头看向拿剑的男子,只见他有如冠玉的脸上已被寒霜笼罩,碧空般的眼睛已被杀意占满。

  云清逸忙把水映月和叶茹护到身后,袖中玉笛已滑落在手上。天禹收起了折扇,眼神冰冷。王府的侍卫都重新握紧了手中兵器,紧张气氛一触待发。

  紫玉宫主并未惊慌,脸上依然带着倾国倾城的笑容,她柔声道:“王爷若不喜欢小女子的礼物,小女子重新准备一份便是,何必如此大动干戈?好好的一把瑶琴就这样被糟蹋了,真是可惜啊~”

  话音刚落,地上的瑶琴从断口中开始冒出白色的烟雾,迅速扩散到四周。

  “小心!有毒!”

  场面开始骚动起来。不少王府侍卫已吸入白烟,眼神开始变得涣散,纷纷放下手中武器,不停的对天狂笑。顿时,整个王府都笼罩在一片刺耳的笑声之中。

  “大家快屏住呼吸!”

  银涯与天禹同时向紫玉宫主出手,快如闪电,却在半途瘫倒在地。两人一凛,忙盘腿坐起,用内力逼毒。

  “没用的,”紫玉宫主笑了起来,笑的得意,“隐玉宫特制九魂香,是直接渗入人体皮肤的,你们别做无谓的挣扎了。”

  云清逸从怀里掏出一个青色瓷瓶,从里面倒出四粒药丸分别放入水映月、叶茹、银涯与天禹的口中。

  那你呢?水映月见他并未服药,用眼神询问他。

  云清逸给了她一个安心的笑容,然后拿起玉笛缓缓的吹奏起来。

  笛声清澈悦耳,响彻王府,盖过了刺耳的笑声。慢慢的,中毒的侍卫开始停止狂笑,然后昏迷过去。

  紫玉宫主脸色突变,欲举手攻向云清逸,这时,空中又响起了一阵琴声。

  琴声与笛声互相撞击,卷起地上花瓣在空中不停的旋转,院中花草树木皆“簌簌”直响。

  紫玉宫主觉得胸口一阵翻江倒海般的疼痛,张口吐出鲜血。而她身后的白衣女子纷纷惨叫倒地。

  她知道是两个内力远在她之上的人正在用音律进行对抗,忙坐下运功提气护体。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七章 突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