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十五章 女孩儿的心事

    清晨的银都,空气更显清新,还带着悄悄步入初秋的微凉,轻轻呼吸一口,便沁人心脾。

  早起摆摊设铺的人们都不自觉的停下手中动作,纷纷看向街道中间一行气质不凡的人。

  四马,一车。

  马是骏马,马上是四个俊美如玉的男子。青衣公子绝美脱俗,白衣公子潇洒飘逸,蓝衣公子温润儒雅,最后一个身材略显娇小,身着白底黑纱,长长的黑发被绑成马尾的样子。只见“他”俏丽的脸上透着古灵精怪,一双灵活的大眼睛十分讨人喜欢。

  车是奇车,车身极大,外观精美,被两头通体雪白的高头大马驾着。架车的居然是个身着紫色纱衣的年轻公子,一对修长凤目闪着高贵又睿智的光芒,又带着几分俏皮,嘴角正噙着愉悦的笑容。

  一行人似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胜过银都万千美景,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小叶子!”娇小公子转身对马车喊道,一脸的兴奋,“这个场景让你想到了什么?”

  马车里传出一个同样兴奋的声音:“十里长街送总理!”

  娇小公子立马呆住,只觉头上无数乌鸦飞过,脸上顿时布满黑线。

  “YYD,死丫头,你活得不耐烦了是不?撇开你这句话的不适宜外,居然敢拿我最尊敬最崇拜的周总理来说事,还是在他老人家去世之时,你——”显然“他”气得很不轻。

  “好啦,我知道错啦!我也是脱口而出的,不是有心的。”马车里立刻传来道歉的声音。

  “哼!”娇小公子别过头去,不理会某人的道歉。马车里的人也不再说话,似乎正在反省刚才的过错。

  其他人只是笑着摇摇头,眼中皆有轻快之色。有了这对活宝,以后的行程会更加精彩吧?

  马车刚驶出城,一个清甜的嗓音便响起:“我送你离开,千里之外,你无声黑白。沉默年代,或许不该,太遥远的相爱。”接着,车中另一个嗓音响起:“我送你离开,天涯之外,你是否还在?琴声何来,生死难猜,用一生去等待。”

  认真听完两人的歌声后,白衣公子笑道:“歌虽是好歌,却伤感了一点。”蓝衣公子也赞同的点点头。

  “这样啊?”娇小公子眼珠一转,然后对马车喊道:“小叶子,你都听到了吧?他们说我们的歌太伤感了,那我们就换一首。”

  “我知道了,嘻嘻~”

  “那好,准备……三、二、一!”

  “十个男人七个傻,八个呆,九个坏,还有一个人人爱,姐妹们跳出来,就算甜言蜜语把他骗过来,好好爱,不再让他离开……”

  “扑通~”某人直接摔倒在马车上,而马上三人也是同时身形一个踉跄,差点直接从马上摔下去。

  “哈哈哈哈……”两个很不客气的笑声响起,回荡在山道中久久不能消失……

  夜幕降临,因为天气极好,所以水映月提议露营,居然被一致通过了。原本有点担心天双会吃不了这种苦,没想到她居然是一脸的兴奋。这丫头,混江湖,有前途!

  找了片干净的空地,男性同胞们都去干分配到手的体力活,而三个大小姐则是坐在一边吃着糕点,聊着八卦。

  “天双丫头,老实告诉姐姐,你是不是对飞飞有意思?”水映月一开口就命中核心。

  面对如此直白的问话,天双的脸“唰”的一下就红了,慌忙低下头,双手绞着手帕不知所措。

  “哎呀~小丫头,有什么害羞的?喜欢一个人是很正常的事情,尤其像我们这种花般的年龄,哪个女孩子没有做过关于白马王子的梦?”

  “白马王子?”天双抬起头来,怯怯的问道,两脸依然红扑扑的,煞是可爱。

  “这个啊,是一个童话故事。话说,很久以前,有一个国王,就是所谓的皇帝,他的王后怀孕了,王后看着窗外洁白的大雪……”

  水映月开始绘声绘色的讲《白雪公主》,讲到最后,天双已是一脸的憧憬。世间真有如此单纯如此美妙的爱情吗?

  每个故事都有一个教育意义,这不,水映月开始说教了:“听着,丫头,既然喜欢,就要主动去争取,毕竟所有的白马王子都不可能像故事中一样,对你一见钟情。”

  “可是……”主动争取?意思就是要她主动去追求心仪的男子咯?这可是于礼教所不符的,她可没这么大胆。

  “别在可是可是了,我们常说的缘份,缘份,什么是缘份?上天让你们遇见了就是‘缘’,而自己能抓住这个机会就是‘份’。如今,上天已经给你创造了这个‘缘’,能不能抓住个这个机会,能不能完成‘缘份’,就要靠你自己了。”

  见天双还是一脸犹豫不决,水映月又继续说道:“你连婚都敢逃,难道还怕那些所谓的世俗礼教?要知道,幸福是要靠自己争取的。”

  天双一愣!是啊,她连婚都逃了,她已经做出最让世俗所不容的行为了,还有什么世俗礼教是能束缚她的了?

  逃婚,后悔吗?除了对两位姐姐的愧疚之外,她一点都不后悔。更何况,要不是因为逃婚,她也不会遇到他——让她脸红心跳的心仪男子。

  月姐姐说得对,幸福是靠自己争取的,她要主动的去争取这份幸福。

  “谢谢你,月姐姐,天双明白了。”天双的眼中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整个人看起来像天上的星星一样耀眼夺目。

  水映月赞赏的点点头。这丫头,就是讨人喜欢,觉悟高,懂得举一反三,完全不会浪费她的口舌。

  解决了一个,还剩另外一个,于是她又转向叶茹,“还有你,小叶子!”

  “我?”叶茹不解。

  水映月白了她一眼,“你真以为我看不出来啊?你是喜欢小银的,对吧?”

  叶茹沉默了一下,然后认真的说道:“是的,我是喜欢他,从你给我讲他为你断了一只手臂的时候,我就喜欢上他了。你知道那时候我的心有多痛吗?”

  水映月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睛。什么?那个时候就已经喜欢上他了?

  叶茹苦笑,“或许你会觉得我傻,就连我自己都觉得很傻,我居然喜欢上一个‘故事’中的人物,而且这个人物还深爱着我的好友。但是,”神情一凛,“喜欢就是喜欢,有什么好逃避的?”

  水映月赞同的点点头,“对,喜欢就是喜欢,不但不该逃避,更因该勇敢的面对。”就像她对花妖一样。

  叶茹一笑,“以前我在想,我和他是生活在不同时空的两个人,就让这份喜欢变成一份美好的记忆吧。所以,我才硬是向你要了一颗他送你的珍珠。因为,我也想拥有一样与他有着实际关联的东西,至少,不只是一个虚无的故事。只是没想到,我居然也和你一起穿过来了,并遇到了他的真人,而且还是在那样的情况下……”

  “这就是缘啊,小叶子!”水映月一语道破玄机,露出了笑容。

  叶茹也笑了:“是的,这就是缘。正如你所说,我要把握住这个缘,即使他的心中……”

  “小叶子,别多想了,他已经忘记了,忘记过去的一切了!”水映月打断她,心中却泛起一丝疼痛。他会失去记忆,还不是因为自己。

  叶茹喃喃道:“真的忘记了吗?”小月儿失踪的那几天,她是亲眼目睹他有多么的慌张焦虑,他每天都会亲自出去寻找,天还没亮就出门,半夜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那是他真实的一面,毫无隐藏的一面,他对小月儿的感情绝对不亚于云清逸。

  “你说什么?”水映月没听清楚她的话。

  “没什么……”叶茹一笑,笑中带着点酸楚,“我决定了,在我回去以前一定要向他表白,不管他接受不接受,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是的,她已经见过他了,和他说过话了,还和他一起生活了几天,已经足够了。她是不会去勉强一份不属于自己的感情的,更何况还是不同世界的两个人?她叶茹再怎么说也是“花”级别的人物,等回去后,排队任她选的帅哥多的是。她从来没有嫉妒过小月儿,可是,她的心,为什么会这么痛?

  见她脸露落寞,水映月以为她是想家了。“小叶子,你有想过,若是你回不去了怎么办?”

  “怎么办?”叶茹想了一下,然后恢复了常态,“大不了你们两口子养我呗,你们家花妖不是很有钱吗?”

  “不行!没听过,亲兄弟明算帐吗?”水映月极力反对,眼露调皮,“看来,我得早点帮你找个如意郎君,把你嫁了,就不怕没人养你了。”

  叶茹装模做样的思考此法的可行性,“嗯?这到是个好办法……那你就预祝我表白成功吧!”虽然明知道可能性几乎为零。

  “其实没成功也没关系。”水映月笑嘻嘻的看着她,“因为,我知道有人会自愿养你一辈子的,嘻嘻~”

  “什么意思?”叶茹不解。

  “嘿嘿,这个啊,你自己去发现吧,迟钝女!”

  “什么?你居然说我是迟钝女?”叶茹跳起来,一个粉拳挥过去,水映月笑着跳开,一边拉开距离一边拉开嗓子大叫:“你就是迟钝女,叶茹是迟钝女,迟钝女,迟钝女……”

  “水!映!月!”叶茹火了,向她追去,“你个死丫头,给我站住!看我不打得你满脸桃花灿烂,你是不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

  “哈哈……我好怕怕哦,有本事就来呀……”水映月边笑边往几个大男人身后躲去,而叶茹也毫不示弱的围着几个大男人追逐起来,一时间,整个山谷都充满了愉快的笑声,打破了夜晚的沉寂。

  就这样,一路上打打闹闹,离银星王朝边境城市“于关”越来越近了。

  这期间,水映月有事没事的让凌飞扬把马背分一半给天双,美名其曰:马车坐久了理当多透透气。而凌飞扬对此安排,先是不解,然后是不自在,最后也就习惯了。不用她开口,每天一到傍晚,他就会自觉的把天双抱上马。而天双,从先前的害羞变成了现在的有说有笑。看来,两人发展空间还是很大滴!

  唯一让她觉得有点奇怪的是,她的视线开始变得时而清晰时而模糊,有时候还会突然一黑,什么东西都看不到。虽然只是一瞬间,却让她感到很恐慌。

  花妖给她检查了一下,说是天气热,中暑了,再加上前段时间受伤,所以血亏,也就是贫血。她也就没多在意了。

  不过,花妖的神情却越来越肃穆,看来正如寒寒所说,边境的状况并不如想象中乐观。而那个圣山,定不是那么轻易就能上去的。

(第二卷 血之契约)第十五章 女孩儿的心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